再談樂隊的嗩吶聲部

文:孫沛元  2000/03/19


記得以前筆者曾為文寫了『談談樂隊的嗩吶組』,最近又有些想法,在這裡提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由於我們樂團的嗩吶嗩吶聲部,編制只有兩人,是目前各專業團體中最少的。所以人手不足的情況,經常上演。

每當新樂曲排練時,新的樂譜一發下來,筆者就很頭痛了。有時包括中嗩,次中,低嗩,管等等,以及各聲部還分一二部,加起來可能有六到八個聲部,光是要判斷在樂曲中,哪一段甚至於是哪一拍,哪個音比較重要,就是一件頗費功夫的事情。

或者指揮不瞭解樂器特性,要嗩吶兼吹管。結果原本休息的地方,變成沒得休息了,相當累人。如果有看過西洋樂器的樂器法的話,可以看看關於雙簧管的部份,都會提及作曲加必須給雙簧管適度的休息,不能像弦樂那樣長時間持續使用。

然而編制就這樣,只好繼續當超人,拼命了。

偶而有比較重要的音樂會時,樂團會找兼任的嗩吶演奏員加入陣容,這時稍微可以分擔一下上述忙不過來的窘境,但是也會出現新的問題,也就是合作的問題。

我所謂的合作,倒不是只工作態度方面的,而是指從合奏為出發點的一些要求如默契、音色、演奏法等等的統一以及融合。

其實現在嗩吶演奏的水準普遍提高很多,而在經費充裕、編制比較齊全的樂團,嗩吶聲部更是人數眾多。但是目前看來,人多似乎還是無法解決問題。以不久前的新加坡華樂團與北市國聯合120人大樂團來看,人數加倍不見得就比較好,反而容易呈現出力量分散的情形。

從以往的經驗,臨時合作通常都比較容易出現一些步調不一的狀況,不論是樂團與獨奏家的合作,與客席指揮的合作,或者是與兼任團員之間的合作皆然。而由於嗩吶聲部音量大,個性強,這個問題也就特別顯著。

所以即使是很優秀的演奏員,臨時參與其他樂團,也很難一下子就進入情況。

以前曾聽說,早年中廣排練,是首席帶著組員,一個一個音面對面跟著練,直到練到完全一致為止。這樣或許有人會認為喪失了個性,但是以目前國樂合奏來說,個性已經蠻多的了,而共性太少,正需要這樣的磨練來使樂團的意志統一起來。

節奏、音準,然後是表情、音色,一步步把所有人納入規範之中,才能集中力量,顯現出群體的能量來。

以嗩吶組來說,音準的要求當然不可少,只是音色的統一、音量的平衡,才是真正能集中整個聲部力量的主要原因。而這些在演奏過程中的自我調整,必須透過相當時間的經驗累積,才能互相有合作的默契。

所以一個知名樂團,往往要數十年的時間才能逐漸成熟起來,就是這個道理。

目前有些學校社團,也比照專業樂團的模式,採用整組的嗩吶。不過嗩吶人才不容易培養,要在學校中訓練出一批素質整齊的嗩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比賽時就可以聽到整首樂曲從頭到尾相差小二度的兩把嗩吶齊奏,這樣還不如只用一個嗩吶來得好些。

學校嗩吶組的人員,必須考慮到其樂器的特性、困難度、以及破壞力。必須以較高的標準來建置,而不能一味求人數的眾多。

而專業樂團的嗩吶組,則必須有相當時間的合作經驗,以及較為統一的演奏法,才比較容易將整組嗩吶結合為一體。這時,也才能對於整個樂隊的演奏效果,有更多的貢獻。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96

回到鼓吹一族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