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循環換氣』

文:孫沛元  2000/01/10


說到了循環換氣,大家一定會想到嗩吶。當然,這項技巧原本是嗩吶所獨有的,並且也是演奏時的一項風格。但是時至今日,這項技巧已經應用到其他的樂器上面了。除了笛子以外,也已經運用在西洋長笛,甚至於薩克斯風上面了。

循環換氣的原理很簡單:就是預先把氣息儲存在口腔中,然後在吸氣的瞬間,將口腔中的氣息以口舌等將之排出,然後才接續到正常的呼氣排出,這樣就完成了一個循環呼吸的週期。

嗩吶上面的循環換氣最早出現,因為這個技巧在嗩吶上面比起其他管樂器要來得簡單些。因為嗩吶有氣牌輔助,可以鼓腮存氣吹奏(目前也有不鼓腮以維持形象的),而且哨口的實際出氣量很小。由於上面這幾個原因,所以循環換氣這個技巧,在嗩吶上面已經是運用的極為廣泛了。民間藝人嗩吶的演奏,有許多時候幾乎從頭到尾都沒有間斷,使用循環換氣一氣呵成演奏到底的。

以我目前教學的經驗,在我的嗩吶學生之中,國中生資質較好的就可以練起來了。

我個人練嗩吶比較晚,可以說是從大學快畢業的時候才真正有練一些。那時還只能吹長音,如百鳥朝鳳中間華彩段那個最高音 a 。不過那時候已經覺得練到這樣就很有收穫了。

後來到了國劇隊服役,有一次演出吹了十幾分鐘的『吹打』(曲牌),是用循環換氣無限反覆一段曲牌,這才把逼著自己把一個重要的關鍵突破了。這個關鍵是什麼呢?就是要能在循環換氣的同時,手上的旋律還是要持續進行,不能受到影響。這才是真正實用的循環換氣。

單吹長音的循環換氣,除了有著炫耀的作用外,老實說對於音樂本身幫助並不大,因為大多數的音樂都是有呼吸起伏句子等等結構,一個單純的極長音就好像是唱歌不停歇換氣一樣,聽多了是會讓人難受的。但是如果能自如的穿插運用在旋律之中,那就不同了。有些嗩吶演奏家,演奏時經常把此技巧運用在較長的樂句之中,但是由於完全沒有影響到旋律的音準、節奏、音量、流暢,因此得以不著痕跡,加強了樂句表現的能力。

例如最近正在練習的山西吹打『大得勝』,嗩吶的旋律雖然不是沒有地方換氣,但是地方很少也很緊湊,有的地方如果要等到有空檔才換氣的話,非得暈倒不可。這時就得運用循環換氣了。除了需要吐音或者休息、斷奏的地方以外,其他只要是吹奏中途的地方,不論是長音還是連奏一些音符,都可以用循環換氣。

有些獨奏樂譜以及練習曲,會特別註明在哪裡作循環換氣的動作,而且多半也是標注在長音的位置。但是我個人卻沒有採取這樣的方式,而是完全根據氣息的使用情況來換氣。

所以說,如果覺得氣息急促不順的話,我有可能一個小節裡面就換兩次氣,讓自己得到一些喘息的空間,如果氣息充裕,也可以吹一大段不換,等到氣息用得差不多了才換。

憋氣的感覺,相信大家都有體驗過。循環換氣演奏大段樂曲,最重要的就是要盡量減少憋氣的感覺,也就是盡量有足夠的新鮮空氣能補充到肺部,這樣演奏起來就會更為從容不迫,對身體也比較好。肺活量比較小的人,換氣的頻率就要比較密集些,才能達到這個要求。

所以,練循環換氣,如果能夠解決長音不斷之後,就要開始讓手上旋律與換氣的動作完全獨立開來,互不影響。這樣才能實際運用在各種樂曲之中。

其他樂器的循環換氣,難度就比較高了。除了口風控制、苦練以外,我覺得也有些先天的條件。像我自己拿笛子來練,由於不能鼓腮,容氣量較小,因此必須加快換氣的過程。可是當我加速吸氣時,平時老是過敏鼻塞的鼻子就會以鼾聲回敬我的急速吸氣,也阻斷了氣息的順利進入,實在令人頭痛。

目前幾乎大部分的專業笛子演奏者,都掌握了笛子上面的循環換氣甚至於循環雙吐的技巧,真的是相當令人佩服。嗩吶方面則應該是沒有人不會的了。如果各學校中的嗩吶手,自行摸索後仍無法突破的話,建議可以找個時間去旁觀一下民間紅白事的嗩吶,看看他們是怎麼吹的。雖然演奏風格大異其趣,但是就循環換氣這個技巧來說,仍然可以從民間藝人身上得到許多啟發。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93

回到鼓吹一族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