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劇《為奴隸的母親》與作曲家許如輝

文:許文霞(2003/12/3)


去年2月15,16兩日,北美《世界日報》連載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滬劇今昔》.內有如下一段文字:

滬劇就是上海戲,在上海,觀眾最多的戲並非京劇,而是越劇與滬劇.

滬劇中很少悲旦,勤藝滬劇團的楊飛飛是唯一以演悲劇人物出名的.她的《賣紅菱》,《為奴隸的母親》,《茶花女》,《妓女淚》都曾名噪一時,久演不衰.在《妓女淚》中,她有八段獨門設計的委婉而低沈的曲子十分感人.這就是滬劇史上有名的”楊八曲”.

這些曾經轟動上海灘,蜚聲海內外的《為奴隸的母親》,以及滬劇史上有名的《楊八曲》等劇目的悲情音樂,均為著名的戲曲音樂家水輝所作.

戲曲音樂家水輝,本名許如輝,浙江嵊聕白沙地人,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其實是中國曆史上一位重要的流行歌曲,有聲電影作曲家.去年4月,作曲家陳鋼主編,上海辭書出版涉出版的精美圖書《上海老歌名典》中,列出了許如輝小傳,並收錄了他的流行歌曲代表作《永別了,我的弟弟》,《賣油條》和《女權》.

上溯到20年代中期,許如輝是國樂大師鄭覲文先生主持的我國第一支民族交響樂團,上海大同樂會的演奏員.他長期擔任33人大樂隊《國民大樂》中的打擊樂手,以及7人合奏《春江花月夜》中的古箏演奏員.這些演出紀錄,30年代均製成過電影.

1926年,許如輝創作了第一首歌曲《四時吟》,該支歌後來批夏佩珍灌成唱片,進入歌曲流行領域.夏佩珍是中國默片電影時代著名的武打影星,拍攝過16集《火燒紅蓮寺》,當年正紅得發紫.1929年,許如輝在上海呂班路蒲柏坊136號成立《子夜樂會》,弘揚民族音樂,繼續創作流行歌曲,最終成為中國最早的流行歌曲詞曲家之一.《四時吟》後,許如輝還譜寫了《永別了我的弟弟》,《擱樓上的小姐》,《賣油條》,《縫窮婆》,《儉德歌》等一大批平民歌曲.這些歌曲批江曼莉,餘靜,夏佩珍,包庸珍,潘云云等中國早期播音歌星,在靜安寺百樂門歌舞廳,以及永生,合組,李樹德堂等民營電臺唱紅,又經音樂家任光協助,被百代,麗聲,痙利等唱片公司灌製成唱片,發行至全國,流傳到東南亞一帶.

1931年,許如輝21歲時,加入張石川主持的上海明星影片公司,成為中國有聲電影第一位基本作曲.在明星公司7年,他為張石川,鄭正秋,程步高,歐陽予倩,徐欣夫,李萍倩,徐卓呆等編導的《香草美人》,《女權》,《劫後桃花》,《桃李爭豔》,《生龍活虎》,《翡翠馬》,《兄弟行》,《清明時節》《夢堸悟[》等名片作曲.此時,影星胡蝶,顧蘭君,顧梅君,談瑛,葉秋心,朱秋痕,謝添等,是演唱許如輝電影歌曲最多的人,影後胡蝶一直尊稱許如輝是她的音樂師.

在明星影片公司其間,許如輝還譜寫了大量民族器樂曲,尤其是他在1935年創作了中國民族交響樂《壯志千秋》和《新胡茄十八拍》.據上海《申報》報道,《壯志千秋》在上海公開演奏過,時間是1935年10月14日,地點是在上海召開的招待全國運動會參賽選手的遊藝大會上.據國內音樂史研究學者考證,《壯志千秋》將是到目前為止發現的中國最早的一部民族交響樂.1935年的上海《申報》上,另有數則消息,報道許如輝還積極籌備以《子夜樂會》64人大樂隊編制,公開演奏《新胡茄十八拍》.

到了1937年,日寇入侵,上海淪陷,明星公司被大火燒盡而關門歇業,許如輝撤離上海,投奔大後方重慶.在重慶8年,他曾任職重慶中央廣播電台,譜寫了《寒夜聞柝》,《原野牧歌》,《憶別》等器樂曲;並為何非光編導的電影《東亞之光》;以及郭沫若的《屈原》和《棠棣之花》,歐陽于倩賀孟斧編導的《忠王李秀成》,冒舒湮袁叢美編導,秦怡主演的《董小宛》等話劇作過曲.1945年5月1日,許如輝在重慶抗建堂和銀座,推出他自己編劇作曲,蘇怡陶金導演,楊薇主演,連滿33天的大型抗戰音樂劇《木蘭從軍》.

在40年代重慶時期,許如輝還譜寫了《大同之聲》,《大同樂》,《伯仲曲》,《歡樂樂章》,《凱旋樂章》等大量民樂曲,以及24章節的《國家典禮樂章》.

抗戰痙利後,許如輝回到上海,受聘于柳中浩主持的國泰影片公司特約作曲,為徐欣夫導演的《呂四娘》,楊小仲導演的《釵頭鳳》和《十步芳草》,譜寫了影片插曲和音樂.

1950年,經夏衍介纏,許如輝進入華東文化部戲改處任音樂專家,與陶雄,蔣星煜,袁斯洪,徐以禮等文人共事.在華東文化部期間,許如輝還擔任過華東越劇實驗劇團的音樂教師,為袁雪芬,吳小樓主演的越劇《柳金妹翻身》,《借紅燈》任音樂設計(與陳捷合作).1952年,許如輝正式從華東文化部調入上海戲曲界,開始了他30餘年的戲曲音樂全職生涯,在為中藝滬劇團筱愛琴主演的《白毛女》,《羅漢錢》作曲時,啟用了筆名水輝.滬劇《白毛女》音樂,獲得了在北京召開的全國第一屆戲曲會演(1952)”紅花獎”.

在上海滬劇界,許如輝與楊飛飛合作時間最長.楊飛飛幾乎所有的成名作,均批許如輝擔任音樂設計.是許如輝獨具匠心的古典音樂旋律,烘托出楊派唱詞腔細膩,醇厚,悲涼的特有韻味,給上海觀眾留下了大量經典唱段.《楊八曲》,《梨花落,杏花開》,《一輪明月挂中央》,《不要哭,我的小星星》等段子,直到今天,依然在上海民間和戲迷中傳唱.除了《賣紅菱》,《為奴隸的母親》,《茶花女》,《妓女淚》外,許如輝的戲曲音樂作品還有《家》,《龍風花燭》,《王魁負桂英》,《陳化成》,《兩代人》,《白鷺》《紅菱記》,《劈山救母》,《南海長城》等.若論涉會影響,則非感心動耳,《為奴隸的母親》音樂莫屬.

滬劇《為奴隸的母親》,根據柔石同名小說改編,鞭撻了二十年代初期,中國南方(浙江)一度盛行的典妻制度,1954年首演於上海黃河路上的明星大戲院.該劇批水輝(許如輝)作曲,楊飛飛飾春寶娘,丁國斌扮張根生,趙春芳演溫秀才,趙素英飾沈大娘.丁國斌離團後,張根生批毛羽飾演,沈大娘批顧秀玲擔綱,溫妻批宋小琴扮演.這幾位性格演員,個個演技精湛.而楊飛飛詮釋的春寶娘,淒涼悲苦,感動了數代人.

《為奴隸的母親》整齣戲,既無豪華布景,又無亮麗服飾,劇中人物有名有姓,除了”根生,春寶,春寶娘”一家子,便是”溫秀才,沈大娘,黃狼叔,阿章嫂”等旁人,全部人物加起來還不到十個,完全是一出鄉土化的農民戲,但卻是上海戲曲舞台上滿台生輝,被反複上演次數最多,最優秀的滬劇保留劇目.該劇最高紀錄,曾連滿9個月.如今,滬劇《為奴隸的母親》已上演50年,近千場次了,單劇中小春寶的扮演者,已前後換了10位.

1962年,上海天馬電影制片廠指派導演葉高,前來擔任《為奴隸的母親》舞台劇的導演,准備日後搬上銀幕.許如輝對全劇音樂再度潤色.無奈,因文革運動日漸逼近,上海文藝界”山雨欲來風滿樓”,拍攝計劃中途夭折.90年代初,上海音像公司出版過3卷裝的滬劇《為奴隸的母親》,收錄的正是音樂最精采的1962年舞臺演出實況.

滬劇《為奴隸的母親》這出農民戲之空前成功,除了演職人員的忘情投入外,許如輝(水輝)創作的音樂,實居功厥偉.作曲家擯棄了戲曲音樂僅為演員伴奏的陳規,以譜寫歌劇音樂的手法,使全劇音樂充分戲劇化,旋律化,民族化.《為奴隸的母親》的音樂內涵,豐蘊異常,甸厚深沈,作曲家嫻熟地揉合了《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楚歌》等中國古典曲風於其間,他還親自寫就20餘首合唱詞和合唱曲,作幕間過度,貫穿全劇,以讓觀眾的情緒保持高昂.許如輝首創為演員的大段清板唱段,譜寫長篇氣氛音樂,這種作曲手法,後被行家稱之為”基本調加音”.如《為奴隸的母親》中,春寶娘和根生一段《典妻》的對唱:《我也不能埋怨你》,即為”基本調加音”的實例,這些充盈了民族風味的間奏曲,是可作為管弦樂單獨演奏的.又如《為奴隸的母親》第四場《離別》的音樂,從開場到結束,綿延不斷,前後長達四十分鍾,極為感人.而第八場春寶娘《回家》的音樂,同樣催人淚下.每次公演,劇場座無虛席,觀眾唏噓哭泣.滬劇《為奴隸的母親》的音樂,折子戲,和春寶娘的唱段《離家》,《思家》,《歸家》,一直是戲曲演唱會的保留節目,在海內外廣為流傳.

許如輝的多年合作者,直至今日,都以尊敬的語氣,盛贊他,懷念他,並對《為奴隸的母親》的音樂,作過高度評價:

《為奴隸的母親》每個音符,都是水輝(許如輝)用”血”寫成的.

《為奴隸的母親》的編劇金人,主胡樂師陳錦坤先生在緬懷作曲家時,異口同聲認為:

許如輝對各地民歌很熟悉,對浙東農笴山區的貧困生活,伐會非常真切.他寫的氣氛音樂很獨特,對戲曲貢獻很大,音樂是大師級的.

看過滬劇《為奴隸的母親》的觀眾,不在少數,他們一定記得當年演出時的轟動情況.

遺憾的是,一生為平民謳歌的許如輝,自己的一生,卻坎坷異常,不幸成為現代文化史上遭埋沒的倒楣音樂家之一.但許如輝生前早有預感:

歷史是不會被抹煞的.

如今,跨世紀懸案總算”撥雲見日”.2001年11月20日,北京中央文化部召開了紀念黎錦暉先生討論會,被批判了幾十年的流行歌曲話題,首次在學術會議上提起.會上,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所長喬建中研究員特別指出:

這不是簡單針對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涉及到整個20世紀,特別是在世紀之初,進行文化啟蒙的過程中,一些歷史人物的評估問題.

這場討論會的紀要,已批音樂學博士李岩先生整理成文:《冬來了,春還會遠嗎?》,迅速在中國音樂界一級刊物,北京《中國音樂學》2002年第1期發表出來.同期刊物中,還登載了另一篇長達2萬餘字的學術論文,全面闡敘了作曲家許如輝創作中國早期流行歌曲始末,這在一年前,還是不可想象的事.一個真正珍重曆史,緬懷前輩,景仰音樂家的文藝複興時期,即將來臨.

盡管許如輝已故世十餘年了,誠如上海著名劇作家傅駿先生所言:

這樣的人,這樣的豐富人生,這樣的藝術經歷,這樣的作曲成就,他應該是不會被遺忘的,也是不能被遺忘的.

而今,又喜見海外僑民抒發了對江南滬劇情有獨鍾,對悲劇名作念念不忘之情,可預料,被深埋的作曲家許如輝和他所有的音樂作品,破土而出之時,為期不遠了.

這位在上海文藝舞台耕耘了一個甲子,一度轟動社會的流行歌曲《永別了•我的弟弟》的詞曲家,滬劇《少奶奶的扇子》的劇作家,戲曲音樂《為奴隸的母親》的作曲家,不是旁人,正是我的慈父許如輝(水輝)先生.

(原載《上海戲劇》,2003年1期,本此發表筆者對內容又作了補充)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樂人樂事

【吹鼓吹小站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