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一曲驚四座

——六十年前衛仲樂的一次演出前後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 (2002/06/01)


衛仲樂教授擅長琵琶、古琴、二胡、簫和笛的演奏,就是小提琴也有很深的造詣,是我國著名的國樂大師,享有琵琶大王的美譽。一九三八年赴美演出,飲譽美國。美國聽眾認為衛仲樂在琵琶上的造詣,堪與當時世界頗負盛名小提琴演奏家克萊斯勒媲美。衛先生一生從事民族音樂事業,無論條件如何困難,都未曾退出民族音樂陣地一步,因此深得國樂界的欽佩。

衛仲樂先生自幼酷愛民族音樂,一九二九年加入大同樂會後,更充分顯示出他的演奏才能,因此深得大同樂會主任鄭覲文先生的器重,成為樂會的主幹力量。參加大同樂會以後,在上海樂壇上造成重大影響的一次演奏,是一九三三年五月二十一日晚在剛剛改建成的大光明戲院舉辦的中西聯合音樂會上的一曲琵琶獨奏《十面埋伏》。衛先生以他那僂籅漣犍屆A磅礡的氣勢和對楚漢戰爭場面惟妙惟肖的描繪而藝驚四座。此事距今雖然已隔六十春秋,衛先生已是耋耄老人,但每述及那次演奏,仿佛如昨。衛先生那次登臺演出,還有著一番波折。

衛仲樂先生加入大同樂會以後,對藝術的執著追求,贏得同行的讚賞,很快就同滬上著名青年音樂家沈知白、陳歌辛結成知己。又通過沈知白先生結識了俄國著名作曲家阿隆·阿甫夏洛莫夫。阿隆·阿甫夏洛莫夫在中國已生活了十年。他很喜歡中國的民間音樂,當年寫成了第四交響曲——《北京胡同印象記》、啞劇《琴心波光》和獨唱曲《晴雯絕命詞》,請上海工部局管弦樂隊演奏。為籌備這場音樂會,阿隆·阿甫夏洛莫夫盛情邀請梅蘭芳導演《琴心波光》,並請梅蘭芳于演出時登臺介紹劇情,邀請本市大同樂會出一檔國樂節目,還竭力舉薦衛仲樂先生擔任琵琶獨奏。

在議定節目時,工部局管弦樂隊隊長梅百器對衛先生的琵琶獨奏有異議。他覺得在大光明戲院這樣的場子和這種場合,讓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與享有遠東第一樂隊盛譽的工部局管弦樂隊同台演出很不放心,要求對衛先生的琵琶獨奏進行審查。衛先生得知這一消息後當即表示,要審查就不參加演出。衛先生認為,工部局管弦樂隊搞西樂,自己搞國樂,國樂不應該比西樂低一等,大家是同行,理應互相尊重,自己所代表的是大同樂會,梅百器沒有資格審查。這件事充分體現了衛仲樂先生的民族自尊心。

為了打破僵局,沈知白先生建議阿隆·阿甫夏洛莫夫開一個茶話會,大同樂會和工部局管弦樂隊各出幾個小節目。這樣既可以滿足梅百器的要求,又不損害各自的自尊心,還可以聯絡感情。這個好主意為大家所接受。茶話會上,衛仲樂先生的演奏,使梅百器心悅誠服。

五月二十一日晚,衛仲樂先生的母親、姐姐和妻子,專程去聽音樂會。這是衛母首次聽衛先生公開演奏。當她看到衛先生演出獲得如此巨大成功時,既激動,又內疚,決心日後全力支援兒子的事業。衛仲樂先生的妻子任仲英女士聽了這場音樂會也深受感動。衛仲樂先生日後對民族音樂事業所作的卓越貢獻中,也有著任仲英女士的一份辛勞。

(原刊《文匯報》19993年1月31日第七版)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樂人樂事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