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春齡的笛子演奏藝術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 (2001/11/11)


陸春齡是我國南派笛藝的傑出代表之一,被國內外聽眾譽之為“魔笛”。他7歲即向一位皮匠師傅學笛,對笛藝懷有濃烈的興趣。十幾歲即參加了民間絲竹團體“紫韻國樂社”,1940年與友人組織“中國國樂團”。青年時期的陸春齡,為生活所迫,曾開過汽車,踏過三輪車。生活的辛勞並沒有壓倒他。他除了借笛子排遣胸這的積鬱外,還借開車、踏車之便,尋師訪友,磨礪自己。1952年,陸春齡參加了上海民族樂團的籌建工作,此後便成了獨奏演員,1978年調上海音樂血緣任教。

陸春齡是笛子演奏家,又是音樂教育家。他所教過的學生遍及海內外,不少中青年笛子演奏家都受過他的指導其中有些人在海內外樂壇、教壇上享有一定的聲譽。他還是一位多產的民族器樂曲作家,他改編和創作的眾多笛曲,已成了笛子演奏家們常常演奏的曲目,深受聽眾喜愛。

陸春齡的笛子演奏已有60個春秋,他在笛苑內辛勤耕耘,不斷開拓,形成了他那濃鬱的風格。“江南絲竹”是陸春齡竹笛演奏藝術成長的沃土,江南絲竹所具有的清新活潑、韻味雋永的特色,便成了他演奏風格的基調。而他又將江南絲竹樂曲改編成受人歡迎的笛子獨奏曲。

陸春齡是我國灌制唱片、錄製音帶最多的笛子演奏家。各個時期,他對樂曲的處理都有明顯的不同。50年代初期,他的演奏醇厚、質樸,但已充分顯示出擅長以生動的音符塑造音樂形象、刻畫意境和渲染氣憤的功力。這從50年代灌制的唱片《小放牛》、《歡樂歌》和《鷓鴣飛》中就能領會到。人們聽著他的演奏,常會隨著笛聲展開想象的翅膀,沈浸到他所創造的意境中。

《小放牛》原是戲曲中的“吹腔”。樂曲可分成兩個部分。前一部分以民間樂曲《老六板》為引子,緊接著的旋律舒緩而自由。聽著這優美的旋律,人們不難想象出牧童橫騎牛背,迎著陽春三月撲面而來的熏風,手執短笛、引吭高歌的情景。樂曲前一部分為羽調式,樂句多用重復。重復的樂句通過力度對比,描繪了牧童和村姑一問一答、一唱一和的歡娛場面。樂的後一部分轉入徴調式,同前一部分形成了鮮明的調性對比。這一部分,由於音調移高了四度,音色更加明亮,再輔之以連音和頓音的相互交織、映襯,場面也就顯得更為熾烈,充滿活力。《小放牛》被陸春齡用笛聲勾勒出了一幅春牧圖,一幅江南水鄉的風俗畫。

《歡樂歌》和《鷓鴣飛》,原是江南絲竹樂曲。江南絲竹樂曲答都有它一定的程式:慢板、中板和快板。快板是樂曲的原型,這板和慢板則是樂曲原型的放慢、加花。改編成獨奏曲的《歡樂歌》,刪去了中板,僅留華麗流暢的慢板和活躍歡樂的快板,顯得更為緊湊。

《鷓鴣飛》原是湖南民間樂曲。傳入上海以後,於本世紀初即衍變成江南絲竹樂曲,並成了當時上海絲竹團體國樂研究社的保留節目。1924年6月24日晚的廣播音樂會上,國樂研究社就以13人的陣容合奏此曲。1926年嚴箇凡編的《中國雅樂集》亦收有此曲。《鷓鴣飛衍化成江南絲竹樂曲以後,也就同別的絲竹曲一樣,有了慢、中、快三種板式。不過,合奏時為了避免冗長,常常刪去中板。

《鷓鴣飛》是陸春齡錄製音帶和灌制唱片次數最多的一首樂曲。每一版本的演奏儘管都不完全一樣,但都同樣保存著江南絲竹的基本風格:旋律華麗而流暢,多用贈音,主義南方曲笛的韻味,就連慢板同快板的銜接處的節拍由慢而快的過渡,也是江南絲竹的轉板形式。儘管如此,陸春齡演奏的《鷓鴣飛》,同絲竹曲卻有著明顯的區別。他著意形象的刻畫和意境的創造,從而使每個版本都有新的發展。從《鷓鴣飛》每個版本的演化中,不難看出他對竹笛藝術的探求。

陸春齡演奏《鷓鴣飛》,刻意在“飛”上下功夫,因此,樂曲起始5小節4個長音的引子,全用顫音演奏。把實指顫音同虛指顫音(即手指在音孔上方快速扇動)巧妙地結合起來。再配合僂籅漱f風所奏出的選綠,使人產生鷓鴣奮翮高飛的聯想。慢板部分節奏平穩,曲調悠揚,音色渾厚、圓潤,時有直接表現鷓鴣振羽的穿插。最引人注意的是,慢板中段第二泛音“7”、“6”的運用,更是渲染了展翅飛舞時靜謐空明的環境。快板部分的旋律委婉酣暢,亦是鷓鴣翱翔神態的生動描繪。末尾兩小節的顫音,不僅同引子的顫音遙相呼應,人們也仿佛望見那鷓鴣遠逝天際的景象。

《鷓鴣飛》是陸春齡所改編的傳統樂曲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曲目。聆聽此曲,刻意林光輝到他的捫笛風格和高超技巧:口風精妙,音色純淨,指法奧妙,風格濃鬱。此曲不僅聞名於世,而由他灌制的唱片也榮獲了中國首屆(1949—1989)金唱片獎。

陸春齡創作的笛曲,以《今昔》、《喜報》和《江南春》更為膾炙人口。

《今昔》作於1957年。樂曲分三段。首段以優美的山歌般的樂句為引子,以抒發新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讚美之情,情緒歡快、酣暢。中段乃是對痛苦往事的回憶,同首段形成強烈對比。前四個樂句的旋律為音色比較含蓄、暗淡的中低音區,加上滑奏技巧的運用,音調更顯得深沈、淒婉。旋律的上行,速度的逐漸加快,表現了情緒的激奮和反抗的決心。陸春齡這一段奏得含蓄、厚實,充分顯示了他吹奏南方曲笛的堅實功力。末端是首段的反復,由於音調提高了四度,因加花而使音符變得密集。,氣氛也顯得更為熱烈。

《喜報》作於1959年。當時陸春齡到山東、安徽深入生活,全國人民為建設祖國所表現出的積極向上精神,激勵了他的創作熱情,便創作了這首歌頌人們建設祖國的讚歌。樂曲受北方風格影響,技巧上較多地運用了曆音、吐音和滑音,再輔之一充沛的力度,樂曲顯得激越高亢、熱情奔放。

1962年春,陸春齡到上海郊區金山衛體驗生活,與曾加慶合作創作了《江南春》。這是陸春齡演奏曲目中篇幅最答的一受樂曲。樂曲的基本素材為《四答景》。前奏中兩聲杜鵑啼叫,加上笛子奏出的江南農村田歌音調的引子,江南水鄉的旖旎風光即已呈現眼前。樂曲中八度的跳奏、頓音的運用,充分呈現了水鄉春耕繁忙的喜人景象。

上面的幾首樂曲雖不足以囊括陸春齡笛子藝術的全貌,但也足可窺見他演奏風格的精髓。

1954年起,陸春齡曾作為中國人民的友好使者,先後出訪過歐、亞、非30個國家和地區。在出訪期間,陸春齡從未放過向外國同行討教,學習各國民族民間音樂的機會,並將他們改編成笛曲。這些外國民間音樂,經過他的表演,也都注入了新的血液,具有新的風貌,成為陸春齡笛子藝術的一部分。

陸春齡笛子藝術的獨特風格,首先體現在運氣上。他受昆曲影響很答,講求“氣沈丹田”。這種運氣的方法是,呼吸借助腹肌和腰肌強勁的支援力,使吹氣時氣息答小緩急得以控制自如。除了運氣之外,他還特別注重用上手拇指向內頂,下手拇指向外推,以保持笛身的平衡,並藉以協調風門的遠近、口風的鬆緊和力度答小的對比。正因為這樣,他吹出的音色優美而醇厚,堅實而飽滿,強而不躁,弱而不虛。

其次,陸春齡在他改編和創作的樂曲中,經常使用別人不答用的第二泛音(即十二度超吹)。因為在笛子上吹奏第二泛音,笛膜幾乎是不震動的。此時笛子的音色不僅純淨,而且而且音量小,極容易表現靜謐的氣氛。

此外,在裝飾旋律的指法技巧方面,陸春齡除多用江南絲竹常用的贈音和打音,以增強樂曲的韻味外,十分注重小顫音和指震音的運用。

小顫音的運用,可以使樂曲更加華麗、活潑,使旋律更加流暢。但是小顫音所占的時值很短,要求手指顫動得戲迷而又均勻,難度比較大。由此可見,陸春齡在指顫音上是下過以番苦功的。

美化、潤飾音色的一個重要手法,便是實用震音。震音有兩種,一種是氣震音,一種是指震音。笛子弱奏時,為保證音色的純淨,是不宜用氣震音的。為了避免單調,陸春齡常常借用指震音來美化音色。此外指震音既可以用單指,也可以用兩三個,甚至五六個手指,加上手指扇動方法不同,以及手指距音孔遠近的不等,都會造成不同的效果,從而豐富了樂曲的表現力。在欣賞陸春齡的演奏,或者學習他創作與改編的樂曲時,這一點是應該細加體味的。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樂人樂事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