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正生小傳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 (2001/10/08)


陳正生﹐音樂學家﹐簫笛製作家。1937年2月出生於江蘇南京。1954年加入“南京樂社”﹐向南京藝術學院甘濤教授(原中央電臺國樂組長)學習二胡、琵琶演奏﹐以及律學和音樂聲學知識﹐向吳造峨先生學笛﹔1956年夏﹐經甘濤介紹﹐向朱虎雄先生(原北京樂器學會秘書長)學製簫笛。讀中學期間﹐曾任南京市第五中學國樂隊隊長﹐南京市中學生藝術團國樂隊隊長。1959年考入上海音樂學院民族音樂系﹐向江南絲竹笛王金祖禮和著名笛子演奏家陸春齡學笛﹐向山東著名嗩吶藝人孫玉秀學嗩吶。現從事音樂理論研究﹐在市級以上和臺灣音樂刊物上發表律學、音樂聲學、音樂史學、樂器工藝研究﹐以及音樂考古等方面的論文百餘篇﹐深得國內外專家的好評。現為中國音樂家協會、中國律學學會、東方音樂學會會員﹐上海民族樂器一廠顧問。其傳記收入《優美的旋律飄香的歌──江蘇歷代音樂家(續集)》、《世界華人文學藝術家名人錄》、《中國專家人才庫(二)》、《世界藝術家名人錄》等。

其研究以笛律和簫笛製作研究所取得的成績最為顯著。在律學研究方面﹐《朱載堉“異徑管律”分析》一文﹐專家評論該文“雖然未經實驗過程﹐但分析存在的矛盾﹐提出前人沒有注意的複雜性問題﹐是能折服人的。”因此獲上海藝術研究所1987年藝術研究成果獎﹔《黃鍾正律析──兼議律管頻率公式的物理量》﹐論證楊蔭瀏先生通過“律管頻率計算公式”計算出來的“歷代黃鍾正律音高”不可信﹐日本著名學者岸邊成雄先生對此文深感興趣﹔《三分損益律算式》被認作“揭開古代神秘律學研究的序幕”﹐也為弄清三百六十律各律之間的關係提供了方便。特別是對《晉書》所載“荀勖笛律”的研究﹐不僅弄清“泰始笛”的形制﹐同時也弄清了唐初呂才所設計的尺八乃是對魏晉長笛的改進。對“泰始笛”的多次和多種樣式的製作﹐不僅證明《晉書》對“荀勖笛律”記載的正確性﹐也為揭開這一千七百多年前的笛律和樂器製作之謎提供了根據﹐也證明一千七百多年千前我國對複雜的管口校正問題之研究﹐達到了相當的高度。

對簫笛的製作﹐研究相當深廣﹕對簫笛的成聲條件﹐音域增寬和音色改進的方法﹐各種新型簫笛的設計﹐古代簫笛的複製﹐以及舊式勻孔笛的製作工藝﹐都取得了相當滿意的效果。他曾設計過“分孔型加鍵笛”和“分孔型八孔笛”﹐這兩種笛只有八個音孔﹐卻能奏全十二個半音﹔“分孔型加鍵笛”的設計﹐曾獲得賀綠汀先生的贊許。他所製作的舊式均孔笛﹐能轉全七調﹔所製作的簫笛﹐發音敏銳﹐音域也比較寬﹔近年還摸清了已無人製作的“籌”的音律情況﹐能製作出不同律制的籌。

最近﹐又對蘇北農民樂手周壽榮所發明的竹塤進行了潛心研究。他充份發揮熟稔音律學、音樂聲學知識﹐有豐富的簫笛製作經驗的優勢﹐初步解決了竹塤製作中的音律健全和規範﹐音域的增寬等高難度問題。

就音樂聲學所涉及的開管與閉管問題﹐最近作了比較深入的探討﹐初步認定決定管樂器究竟是開管還是閉管這一重要聲學性質的﹐乃是管子的兩端管徑差。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樂人樂事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