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飛天』

文:火神居居士 (此文章於1998年完成)


上高三以後沒啥事可以做,只能聽聽CD.
嗯....來談談 " 飛天 " 這首曲子吧.

首先引一段別人的文章.....

*************************************************************

作者 lalala.bbs@tiger.hcht.edu.tw (找朋友~~~), 看板 ChinaMusic
標題 想介紹一片cd....
時間 華梵人文科技學院•阿育王 (Mon Jan 27 19:26:48 1997)
───────────────────────────────

最近聽到一片cd...好久都沒聽的那麼爽快了..
那一片是王永吉先生指揮上海電影民族樂團的演出 cd的title是 " 飛天 "
以前就曾看過網友的推薦 如今聽到真覺得.....爽快!

在我聽到這一片之前 對於指揮王永吉可說一無所知
倒是對上海電影民族樂團印象深刻
(因為在這之前就聽過了這樂團演出飛天的另一版本...指揮是誰就不清楚了)
王永吉先生的節奏明快 這是聽到第一首 " 飛天 " 就可以感受的出來的..
而且具帶動的力量 從中間一段由古箏帶動的慢起漸快 彈撥再來拉弦
帶動整個樂團狂飆起來
我想問說這一段是不是在描寫飛天壁畫裡那舞越跳越快的情景呀?
我覺得我有點像是要快飛出去的感覺說....
然後就帶入了整曲的高潮 再帶入結尾
真覺得一氣呵成 少聽了哪個地方 這畫就看得不完全了

*****************************************************************************

<樂曲介紹)
樂曲根據敦煌壁畫中著名的 " 飛天 " 形象為題材創作而做.
高亢悠揚的口笛,把人引入虛無飄渺的仙境,優美的飛天舞姿凌空飄逸,婆娑起舞.
笙管齊鳴,絲弦高奏,似彩帶錯落,五彩繽紛,猶如眾神歡樂狂舞.樂曲結尾再現了開始情景,婀娜多姿的女神悄然隱去,景象如初.一幅璀璨的敦煌擘畫重新呈現在人們眼前.
本曲首獲全國第三屆音樂作品(民族器樂)評選二等獎.
~ 鈔自 雨果.<飛天> ~


這首曲子第一次聽到名字的是在國樂比賽高中組中有兩個學校用來做自選曲.不過因為比賽順序的關係,很可惜,並沒有聽到.
後來到社辦聽完CD後覺得這首曲子感覺很棒,就跟別人借錄音帶來錄,過了不久又買了CD.這首曲子在市面上看過三、四個版本.其中有些是跟佛樂排在一起,有點怪怪的,不敢買,所以我想就 " 福茂 " 跟 " 雨果 " 的版本來做比較.

基本上 " 福茂 " 跟 " 雨果 " 的錄音品質有差,以 " 雨果 " 較為清晰,但有些部份可能因為樂器的特性而音散掉,或互相掩蓋住.所以不代表你去聽音樂會時就能聽到這個品質.後面會提到兩個因錄音效果的差別而產生不同之處.另外兩個版本的配器有些不同,待會兒也會提到.

在剛開始的引子, " 雨果 " 可以清楚的聽到笙的長音(or花舌?)而 " 福茂 " 聽不太出來.襯底的音在樂曲氣氛的營造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尤其在只有幾項樂器演奏的時候,所以我認為能清晰一點會比較好.當然,這可能是錄音的關係.
" 福茂 " 的引子要比 " 雨果 " 的快許多.快或慢我覺得各有氣氛.但 " 福茂 " 揚琴的下行音中末兩音有加重,因為末兩音是和絃關係( " 雨果 " 的似乎不太一樣,只有單音.),故我覺得加重較佳.

(時間以 " 雨果 " 版本為準)
1:36~2:10 笙主旋律部份.襯底擦弦的顫弓 " 雨果 " 很清楚, " 福茂 " 則不清楚.(註:這裡
的清楚是指對比的關係,要不把音量調大就都很`清楚`了.)我覺得清楚較好.不清楚的原因可能有三:一、指揮要求.二、在樂團的音量控制上沒做好.三、錄音.不過可以感覺到 " 福茂 " 在顫弓上行音階時有稍稍變強.

2:47~3:40 弦樂主奏.伴奏反覆音形的部份 " 福茂 " 是用柳琴, " 雨果 " 則用琵琶.(高低
八度)柳琴穿透力強,因此會感覺 " 福茂 " 的伴奏較清晰,每個音都很清楚.而 " 雨果 " 則有點跟主旋律`糊`在一起.
我覺得用柳琴來做伴奏效果比較好,雖然伴奏不能搶主旋律的風頭(控制音量應該就可以解決),但兩者還是都能清晰聽到比較好.<理論上>再者,有提琴、阮做低音(同是伴奏,音形不同)此時疊上高音會更立體.<實際上>我聽 " 福茂 " 這一段感覺確實較好.

5:06 彈撥主旋律轉弦樂主旋律. " 雨果 " 造原速, " 福茂 " 突快.這一段旋律加快很流暢,
在屬華采部份我覺得這種處理不錯,但會跟後面的旋律起衝突.
5:37 弦樂主旋律,彈撥做慢一小節的覆奏.這一段我聽 " 雨果 " 在聽 " 福茂 " 就覺得怪怪的,好像少了什麼一樣.再經比較,原來是照 " 福茂 " 用`飆`的速度就聽不清楚彈撥覆奏的旋律,只能聽到弦樂中挾著一堆叮叮噹噹的聲音.反倒是 " 雨果 " 旋律分明.
在這種情況,我猜作曲者應該是想將旋律一前一後的表現出來,所以我覺得 " 福茂 " 的手法就不太好了.我覺得<原速-加快-原速>可能就可以攫取兩者的優點(當然要實際試驗才知道.).

6:00 古箏solo. " 雨果 " 由慢漸快. " 福茂 " 一開始就快,無速度變化.我喜歡 " 雨果 " 的方式.
6:37~6:48 這裡是將古箏旋律轉移給其他樂器的最後一段,已經是最後一階段的漸強. " 雨果 " 定音鼓較小聲, " 福茂 " 則擊出<強-弱>(但第二聲還是清楚).這部份我覺得 " 福茂 "
做得很棒,鼓的每一聲都很能震撼人心.從樂曲的進行來說,定音鼓的漸強確實能樂曲推向高潮.就飛天來說,定音鼓還同時能將音量放大,對嗩吶的出現做一個準備,而不是突然爆出嗩吶.就此而言, " 雨果 " 顯得不夠有魄力.

6:14~7:14 " 雨果 " 真的是用`飆`的,比 " 福茂 " 快很多.我看以前談飛天的文章中提到,
他覺得王永吉對樂團的控制力不夠,讓嗩吶一開始就太出來,不如 " 福茂 " 是一層一層加音量上去.但我仔細聽之後,我覺得兩者其實音量上並無很大的差別,畢竟在樂曲`強的部份` 又要`嗩吶`做漸強是非常困難也不明顯的(據經驗,笛子也是...)所以我覺得關鍵是在`速度`,因為 " 雨果 " 的實在很快,而造成的....錯覺?!不過快也滿過癮的啦.. *^^*

7:19~8:07 同樣的旋律演奏四次,襯底音一、二次為弦樂, 三、四次為彈撥.這裡襯
底音造成的旋律起伏跟管鐘配在一起製造一種不穩定的感覺.暑假校友團在練這段時跑到台上聽,尤其弦樂做的效果令人印象深刻.不過他們表演,我在台下聽就沒有那麼立體, 實在很可惜,許多表演就因為這個原因而成果大打折扣.

9:00~9:12 嗩吶旋律,琵琶(或許還有其他樂器)以掃做伴奏音形. " 雨果 " 還聽得到琵
琶的聲音,而 " 福茂 " 就只能聽到嗩吶的聲音,不過這應該是錄音的問題.這個問題實際演出時,或許在座位的安排上花點功夫會有一點效果吧.感覺上琵琶似乎是很容易讓音散掉的樂器,在合奏曲中樂器一起出來時就聽不見了.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去聽文大在國家音樂廳演`春`的時候,琵琶主奏的主題`春遊`居然聽不到半點聲音,真是可怕..

10:06 " 雨果 " 用得是大提琴. " 福茂 " 用得是中笙.可見配器不同.

以上是我對飛天的感覺和比較,內容甚雜,請多包涵.其中有許多寫不出來音樂專有名詞,若有更好的說法,還煩請訂正一下,謝謝~~~~~~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56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