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台南藝術學院絲竹雅集音樂會

文/孫沛元 (2003/11/04)


今晚在高雄市音樂館演奏廳欣賞了這一場樂壇新秀的音樂會。

這個絲竹樂團是由一群台南藝術學院六年級在校生所自發組成的樂團,這次的演出也是由學生自己籌畫並募款自費演出,可以說是相當不容易。團長朱育賢當年就讀於高雄市前金國中時曾是站長的嗩吶學生,也是極為突出富有上進心的優秀學生。

該團的成員都是具有豐富科班經歷的老手,也大都是各項音樂比賽的優勝者,而為了這次的音樂會,成員們也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準備樂曲的排練以及默契的培養,相當認真。

音樂會

開場是一首客家八音吹打樂『大團圓』,由團長記譜並擔任吹奏,別開生面,相當熱鬧。客家八音在嗩吶的運用方面有相當豐富的曲目,值得學習。

接下來的曲目,皆由南藝的賴錫中老師擔任串場的講解。

『行街』是江南絲竹的代表作,樂團的表現也相當好,特別是笛子部份聽來相當舒服,游刃有餘。

『雨打芭蕉』是廣東音樂的名曲,經重新編配後較為豐富,不過高胡的部份雖然音準節奏等等都沒有問題,總覺得還少了那麼點廣東味兒,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上四套』是北管細樂,採用了很多民間樂器如殼仔弦,大廣弦,小三弦,小揚琴,十六弦箏等等,在音響效果以及整個音樂的氣氛營造,都有很好的效果,不過就是曲子長了點....

『陽關三疊』以及『歡樂的夜晚』是胡登跳老師編曲的絲弦五重奏,也都是音樂會的常客。團員們演奏相當投入,音樂也相當生動。只有胡琴聲部有少部份地方出現瑕疵。

下半場先是『桃花過渡』(郭哲誠編曲)以及『丟丟與他的銅仔』(吳宗憲編曲)兩首以台灣素材所編創的樂曲,由於曲調熟悉,編曲手法也比較接近大眾欣賞的角度,因此也獲得了觀眾的共鳴。

接著是『趕擺會上』(周成龍作曲),是一首富有少數民族特色的樂曲。技術難度高,樂團來仍能駕輕就熟,可見每位團員的基本功相當紮實,整首樂曲一氣呵成,相當精采。

壓軸是『竹影』(楊青作曲),是現代音樂的手法創作的樂曲,也是文建會民族音樂創作大賽的獲獎作品。此曲想像空間很大,演出也相當專注投入。不過個人覺得如果不是放在最後一首可能更好些。

雜感

最近幾年絲竹室內樂逐漸普遍,不論是學校比賽,以及各地興起的業餘團體,這方面的發展相當蓬勃。站長也自己籌組了一個小團,對這方面的議題也比以往要注意些。

以這次音樂會而言,首先觀眾的部份絕大部分是親友團,師長團,而一般的樂友則相對顯得很少。這和演出者的名氣,宣傳動員等等都有關係。但是站長同時也在思考一個問題,這樣的演出內容,對於一般的愛樂者,吸引力有多少?

同樣的問題,也適用於大型國樂團的音樂會。

再來是曲目的問題。小團面臨的曲目問題遠比大團嚴重,起步時間短,團體多,但是曲目很少。所以只要是性質類似的團體,演出的曲目很大一部份會雷同。大團的國樂音樂會也有這情形,不過畢竟累積大型合奏曲目的時間長,情況不如小團嚴重。

所以小團組團容易,但是要開發曲目真的是一件大工程。

演出方面,站長注意到整場音樂會只有兩首較長不好背的傳統曲目有看譜,其餘都是背譜演奏。很明顯的,背譜演奏的曲目整體表現要優於看譜,音樂的流暢度,團員之間的心神交會,都與看譜有關連性。

這一點站長在想,是不是長久以來在樂團大量新曲目視奏的訓練下,我們變得視奏反應很快,但是極度依賴樂譜,眼光寸步不離?看過一些西樂室內樂的演奏,雖然也看譜,但是並不會死盯著譜看,演奏者之間仍能有相當程度的交流互動。

對絲竹雅集還有一點小小的建議之處,就是每一首曲子開始時,應該多培養一下情緒再開始。不論是演奏者或是台下的觀眾,鼓掌完沒幾秒,有部份演奏者似乎還沒準備好時,樂曲就開始奏了,這樣會對整個樂曲的氣氛情緒有減分的作用。

說了一些建議批評的話,最後則是要說,其實就演出的水準來說,這批樂界生力軍已經具有專業演出的水準,算是素質相當整齊的新興團體。假以時日,定能有所成就!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