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亭》俞遜發笛藝選粹音樂會

文/孫沛元 (2002/07/23)


好久沒寫文章,算算竟有一年的時間了。自從家裡人口增加後,工作以及生活的型態都改變了,加以腹中墨水有限,所以愈來愈難以下筆。現在站長只能盡量做好吹鼓吹的管理工作,其餘的部份,則要靠各位網友多多幫忙充實內容了!

 

牡丹亭

這場音樂會是在2002/7/21晚間於高雄國立中山大學逸仙館舉辦的,樓下觀眾約有六七成左右。

個人學國樂這麼久以來,雖然買過不少笛子玩玩,不過一直都沒有很認真去學,算是個肉腳。而在笛子曲的欣賞方面也是大概聽聽而已。主要還是以胡琴和嗩吶碰的時間比較多。

不過最近由於一些機緣,所以也逐漸開始花較多的時間在笛子方面。這次的音樂會,應該算是第二次聽笛子專場音樂會了,上次也是俞遜發老師,與台南市立民族管絃樂團合作的音樂會。

這次音樂會的曲目,有『匯流』,『秋湖月夜』,『牧民新歌』,『揚鞭催馬運糧忙』,『姑蘇行』,『三五七』,『瑯琊神韻』,『牡丹亭組曲』。安可曲有『寒江殘雪』,『五梆子』,『喜訊傳來樂開懷』。

其中除了『牡丹亭』組曲是台灣首演之外,其他的曲目應該都是大家相當耳熟能詳的著名曲目。

俞遜發老師笛子演奏部份,維持一貫的穩定水準,只是相較於上次聽的感覺,沒有那麼精彩,瑕疵較多些。也許是觀眾人數的影響吧?

知名曲目部份,可能是由於麥克風音效的關係,有很多地方音色音量變得比較多,欣賞起來比較辛苦些。而就演出效果來看,兩首活潑小品蠻不錯的。而就這幾首曲目來說,我個人還是最喜歡秋湖月夜,聽起來最舒服平靜。

新曲目『牡丹亭』,裡面有些不錯的效果,例如以笛子模擬旦角的小嗓拖腔(解說裡面提及是模擬魂魄縹緲的感覺),或者是用塤來營造幽冥陰森的氣氛,效果都相當不錯。而曲子方面,可能一來是第一次聽關係,二來可能是崑曲旋律的關係,感覺上五個樂章下來的前後呼應比較少,而敘述性比較強。而觀眾於樂章之間的鼓掌也影響了情緒的連貫。

順帶提一下,算是題外話:其中有一段是 CELLO 帶頭的樂段,聽起來真像是從古裝的蘇州跑到了現代的上海十里洋場。當然跟那段的旋律和聲也有關係,不過我想要是用革胡組會好些。(現在人工皮膜二胡已經出來,如果做成革胡,對於革胡的價格以及雜音等等應該會有改善)

樂隊的部份,整體來說表現不錯,音準方面頗佳,打擊音量如果能控制些會更好。雖然團員們都相當年輕,感覺不脫稚氣,但是專注的神情,倒是值得專業樂團學習。

安可曲部份音效更糟糕,古箏和笛子的音色都幾乎失真。喜訊的第二部笛子吹得相當不錯,我猜應該是編寫節目單附冊(談俞遜發竹笛藝術的音樂美學與哲學)的黃裕鈞先生吧?

 

小巨人絲竹樂團

其實,這場音樂會,最引起我興趣的,是樂團部份。

小巨人絲竹樂團,這個名字以前從沒聽過,結果到了現場一看,這大概是最有規模的絲竹樂團了吧?以這樣龐大齊全的編制(比高市國大了不少),應該叫國樂團了。

以樂團的演出來看,素質不錯,嗩吶組和打板鼓的小女生特別引起我的注意。我並不知道團員的組成,不曉得是一般大專學校學生組成的,還是也有科班生在裡面?如果是以沒有科班背景的為主的話,那麼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議。(所以我推測應該有不少是具有科班背景的)

我很仔細看了小巨人樂團的介紹以及後記。對於團長陳志昇先生的理念頗表認同,而且相當佩服他能夠成立這樣一個樂團。不論在經費,人事,訓練,演出,行政等等方面,能夠組織這麼具有規模,且具有活力的演藝團體,是相當不簡單的事情,也難怪稱為小巨人了。另外,又要順帶一提,團長簡歷中提到的二胡啟蒙老師歐陽志剛老師,算來也可以算是我所接觸的第一個二胡老師。不過那時歐陽老師是我們學校的社團指導老師,而我是在拉 CELLO 的,所以有沒有上過他的二胡課,我也不太清楚。

最近高市國面臨轉型,走向與北市國截然不同的模式(公辦民營 VS 公務員)。隨著經費的不斷縮減,在樂團未來的經營方面,其實有很多難題必須克服。這其中,如何推廣紮根,是相當重要的一環。與學校合作,就是一個重要的方向,也是未來經營樂團的一個主要課題。

前一陣子參與國樂集訓,與一位學生聊到這方面的事情,他也提供我一些建議,也是針對於開發學校社團方面的想法。這種作法,可以說是積極把餅作大,不論是對於專業樂團的票房市場,或者對於科班畢業生的出路,都有正面的效益。

所以,當我參加小巨人樂團這次音樂會,發現這樣的事情已經有人在作了,真的是相當高興。除了知道有人已經在為國樂的推廣做耕耘的工作之外,也對於未來我們能做的事情,有了更清晰的輪廓。

希望國樂的推廣發展,在遭遇瓶頸的現在,能夠逐步成功轉型,繼續向前邁進!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