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聽十大名曲(一)《悲歌》

文/cplin (2002/01/27)


以下是最近重聽劉天華先生十大名曲的一些心得。
我也不知道能寫幾首。
不過還是先擺上來,請大家指教吧! :)

***

在十大名曲中,《悲歌》有點特立獨行的味道。這首曲子幾乎全由散板構成,又蘊藏著無盡的情感。拿古典音樂比較,我才驚覺似乎沒有與其對等的曲子。因為古典音樂總是在一個固定的節拍下流動,即使是華彩段增加的自由其實也很有限,通常不過是小樂段之間自由的呼吸和留白而已;但觀察《悲歌》之中的時間流動,卻似乎是時時停滯的:音樂在時間中劃出一道軌跡,然後是靜默,然後,對比的或相似的動機又重新啟動了時間。每一句之中更充斥著延長音、漸快漸慢、音型的模進等等。可以說,時間在《悲歌》中是以一種獨特的方式被體驗的。而詮釋的關鍵或要害就在於「沒有詮釋」的片段----音符之間靜默的片刻----,它負擔起銜接不同主題或情緒的重責大任。時間流動的中斷必須有情緒銜接的效果。《悲歌》當然還有各式各樣的困難,但是時間流動的張弛應該是第一要求。沒有體會到這點,也就談不上詮釋這首曲子。

拿這首民初的曲子來對照後來無數的二胡曲,甚至對照古典音樂,你才會發現它的獨創與大膽。一如想不出創意和技巧可以和《空山鳥語》相捋的二胡曲一般。有個哲學家曾感嘆,許多哲學家在自己的路上走到最後,才發現黑格爾在終點耐心地等著他。跨過一個世紀,國樂無數的創作實驗,會不會到最終才發現劉天華先生已經在我們辛勤摸索出的路上前進得很遠了呢?

然而,我卻不曾聽過《悲歌》的現場演奏。而且不止《悲歌》,還有好多首十大名曲從來沒聽過現場演出的。我想,對二胡而言,這十首曲子地位應該不亞於巴哈的平均律、貝多芬的奏鳴曲之於鋼琴吧!在古典音樂的節目也的確可看到有人演全套巴哈無伴奏、全套貝多芬鋼琴奏鳴曲等等。相較之下,為什麼我們能聽到的「個人獨奏會」永遠只能是一盤雜碎呢?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