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北市國2001年巡迴音樂會「六畜興旺」

文/孫沛元 (2001/06/09)


這場音樂會筆者參加的是2001/6/7於高雄至德堂演出的場次。北市國每次來高雄演出,筆者都會前往欣賞,以下就是這場音樂會筆者的一些想法。

此音樂會的副標題是『北市國之星的拿手絕活』,而從曲目的規劃,節目單封面的設計,都可以看出北市國力捧明星團員的策略。而從節目單內容各個團員的介紹,篇幅也的確是相當大。這樣的策略,似乎也是時勢所趨。

曲目方面,先作個簡單的個人報告,不算是樂評啦:開場第一首是大合奏『山村的節日』,算是熱身的節目,筆者比較注意的是兩位同行用C調嗩吶而非小F海笛,這是比較出乎我的意外的。

第二首是笛子『故鄉的圓月』,由元老級的北市國演奏家呂武恭先生擔任笛子。這首曲子是相當優秀的一首笛子曲目,呂先生笛子的演奏音色飽滿中氣十足,唯獨在音準以及部份樂段出現瑕疵,是美中不足之處。

再來是大合奏『喜訊傳邊寨』,正好當天早上我們樂團也有演出此曲。北市國用的是閻惠昌先生配器的版本,而我們樂團用的是楚世及配器的版本,也就是以前福茂出版由黃安源指揮廣播民樂團演奏的那個版本。基本上我是比較喜歡楚世及這個版本,比較有民樂的風味,也比較熱烈些。

第四首是二胡協奏『長城隨想的三四樂章』,由景雅菁小姐擔任二胡獨奏的部份。以前筆者還在唸書時,景雅菁小姐就嶄露頭角,不過當年還是個小女孩,現在已經頗有大將之風,簡歷也是洋洋灑灑一整頁。而在樂曲部份,由於我對此曲閔惠芬版相當熟悉,而景小姐在不少地方,特別是獨奏華彩部份,確有著有相當多不同的詮釋,初聽之時有出人意料之感,後來卻覺得另有一番情趣。這是這次聽長城的最大收穫。

第五首為彈撥樂的『採蘑菇的小姑娘』,是大家相當熟悉的曲目。演奏技術上是沒有問題,但是最嚴重,也最普遍發生在所有演奏此曲的問題,也就是木琴的音準與樂隊嚴重脫節情況。幾乎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

第六首是絲竹室內樂『慶神醮』,這首曲子雖然很有特色,不過中間那段我個人是不太喜歡,覺得沒有重點的感覺就是了。嗩吶的部份有朋友覺得似乎是北方風格而不是台灣的風格,這一點我倒是沒有注意到。

第七首也是絲竹室內樂『密林深處』,此曲演奏者相當投入,身兼數職,也是很精彩。只是笛子音準也是頗為失常,讓人提心吊膽。

下半場第一首是擂琴的『六畜興旺』,由張舒然小姐擔任擂琴獨奏。張小姐也是出道很久了,不過上台卻還是有些靦腆的模樣。而此曲可能有不少觀眾沒有聽過,當然是紛紛交頭接耳了。演出效果相當好。

再來是琵琶協奏曲『花木蘭』,由鄭聞欣小姐擔任琵琶獨奏的部份。琵琶的表現相當穩健,較之湯良興老師的演奏,覺得更為女性化些。此曲樂隊的張力表現也是可圈可點。

第三首是鼓的『奪豐收』,由謝從馨小姐擔任鼓樂獨奏。謝小姐的演奏乾淨俐落,力度方面則還是是有些不過癮,大鼓段似乎還是需要身材較為壯碩的人來演奏比較能夠震撼人心。另外一提的是,大鼓段沒有用梆子,而用了替代品,相當不習慣,而且距離遠,兩邊也套不上。

最後一首是大合奏『童年的回憶』。此曲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除了次中嗩好像進錯了之外,大致上樂團表現得相當好。只是此曲結尾是弱收,拿來壓軸覺得氣氛有些不太對就是了。

安可曲第一首是西樂中奏的『馬刀舞曲』,相當熱烈,而且由於北市國編制大,聽起來氣勢不凡。特別是中嗩相當突出。

安可第二首則是北市國的招牌『頑皮豹』,蔡兄的低管以及王兄的墨鏡中嗩,都是吸引全場目光的焦點,也是相當成功。

最後在百年難得一見的觀眾熱情安可聲中........音樂會還是結束了。

 

下面,針對我在這場音樂會中的一些雜感,提出來與大家分享:

編制

北市國在目前是各樂團中經費最充裕的,也是固定編制最龐大的。比高市國多了大約 33 % 的人數。

由編制的分佈來看,主要的差異在二胡,嗩吶,以及低音聲部,因此可以發現,在交響性方面,這樣的編制相較於高市國,就有著明顯的優勢。

例如『花木蘭』有一段弦樂的部份,或者『童年的回憶』裡面全奏的部份,人數夠的弦樂才撐得起來,並且富有張力。而人數夠的嗩吶聲部,也能夠奏比較完整厚實的和聲,融入樂隊中。

而北市國本身弦樂組,二胡的比例是比較高的,相較之下,高胡聲部顯得略有不足。例如童年的回憶一開始二胡奏完主旋律後,換到高胡以及全體樂隊時,便明顯發現反而不若只有二胡組時的力度夠,反而覺得似乎掉下來了。如果是我的話,在同樣的人數下,我會把二胡裡面抽調至少兩位來拉高胡。

低音部份,在高市國棄守之後,北市國成為碩果僅存,堅持使用革胡倍革胡的樂團了,在音量上,還是不太夠。在音色上,就很有特點。高市國以前倍革胡也是像低音提琴一樣,坐高腳椅演奏,北市國則幾乎是躺著演奏,看了十幾年,還是覺得很不習慣,不雅觀。

外觀

就外觀上來說,北市國比較符合國樂團的風格。主要有幾點:一是演奏服裝為傳統中式的,高市國就比較新潮些,而實驗似乎常用西式的服裝。

另外是樂器的使用以及擺設。低音部份由於使用革胡系列,因此不會像其他樂團那樣看到一大片的 Cello,Bass,視覺上面大幅減少了西化的元素。(有時候演管絃絲竹,就要另外解釋為什麼用的是Cello,Bass.....北市國演來就名正言順啦)

而擊樂的擺設,大部分西洋擊樂器都被管樂擋住了,而露出來的低鑼,堂鼓等等,使得採用大量西樂擊樂器的事實被巧妙掩飾了。

所以整個外觀上來看,北市國相較於其他樂團,西方的成分要低許多,也就更有民族風格了。

管樂

因為筆者也是管樂的,對於管樂組向來是比較注意的。

北市國新近添購的低音台笙,是第一次見到,不過我很努力想要在樂曲中辨認它的威力,卻得到頗為失望的答案。看來似乎還是低音抱笙的音量音色比較好些。另外有些地方中笙吹到走音破掉,也是令人納悶的事情。

嗩吶組編制齊全,而且音準統一,所以在和聲厚度方面,有相當好的表現。只是不知道是因為指揮的要求還是為了和諧度起見,在音量方面似乎多所克制,大部分時間是顯得小聲了些。不過這樣在樂隊總奏時,才聽得到其他聲部(特別是弦樂)的聲音,也有它的好處。

笛子組在早期的樂團以及學校社團,向來是人滿為患,近年來專業樂團中反而大都減少編制,可能也是主要出於和諧度的考慮(笛子組之間音色音準都容易互相打架)。笛子音準是許多樂團的問題,這次北市國也是有這個問題。

樂隊訓練

這場音樂會,有相當多的地方,出現指揮與樂隊脫節,或者樂隊與獨奏者脫節,或者不同聲部間脫節的情況。

而有些地方,則是似乎指揮的要求與樂隊出來的效果,並不一致。

陳中申先生在指揮台上帶起樂團來似乎比較吃力,感覺總少了那麼些默契。不知是因為排練時間不夠,還是演出太多等等因素所致?

以北市國編制的齊全,經費的充裕,應可聘請一位以上的駐團指揮吧?(還是也受到編制所限?)而演出場次以及排練時間的安排若能適度調節,應該能有更好的表現。畢竟已經培養出不少優秀北市國明星,整體的演奏實力是還有相當潛力可以發掘出來的。

其他

有些小組曲目,人員分散各處原位,並未依據縮小的編制而集中。這樣一來畫面凌亂,二來也容易脫節(特別是擊樂與前面的樂隊),這是覺得比較奇怪的作法。

在音色方面,嗩吶,高胡,板胡,高笙,笛子等,都與我們樂團有相當大的不同,有點不習慣。

彈撥組的琵琶柳琴也是感覺音量小些,音色也軟些,不知是否樂器不同(柳琴)所致?揚琴雖只有一台,倒是反而頗突出。

 

後記

這次音樂會,看上面寫了一些問題,是否覺得不好呢?其實不然。應該說上面的切入角度是我個人的,有愛之深責之切的成分,也有專業檢討的性質在內。(希望北市國諸位同行不要因此把我列入黑名單.....)

如果以一般觀眾的角度來看,則這場音樂會,無疑的是難得一件的成功音樂會。因為我也在場觀察了一般觀眾的反應,相當熱情,評價也很好。高市國的編制小,有部份曲目演起來的確無法有北市國這樣編制的豐富氣勢,所以聽覺上面,就相當過癮。而且市國之星對於南部觀眾來說,多了一分新奇與期待,而且也不負眾望,表現不凡。所以這是一場相當成功的音樂會。

相較於北部音樂會的場次氾濫,南部的國樂演奏顯得較少也不夠多元。所以北市國來演出這樣的正式音樂會,顯得格外重要也有意義。況且這次音樂會很成功,對於南部的觀眾以及我們樂團來說,都是個開拓視野的好機會。光是我們樂團的團員就有將近一半的人去聽了。

北市國成立以來,一直維持著真正公立樂團的身份以及經費,成為台灣國樂的重鎮。希望未來北市國能夠繼往開來,更上一層樓。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