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賞析—對於「節慶歡舞」

文/陳如祁 (2001/04/21)


     這首國樂合奏曲現在已經是相當流行而且頗受大家歡迎、好評的演奏會曲目了。當然從前年(87學年度)訂為台灣區音樂比賽大專組國樂合奏指定曲,到去年(88學年度)又被選為高中職組指定曲,這個因素已使得這首曲子廣為流傳。但樂曲本身的結構完整,曲調流暢,整體效果好,更使得它在各層次的音樂會被頻繁演奏,也頗受聽眾的喜愛,藉此機會,來談談我對它的一些看法、想法,提供作為演奏、欣賞的參考。

     就作曲者盧亮輝先生所提出的樂曲說明如下:

     「這首作品表現人們在歡慶佳節時載歌載舞的喜悅心情,全曲共分三段:第一段以熱烈的場面表現人們喜悅的情懷,第二段以敲鑼打鼓迎佳節的熱鬧場面引出一段慢板,表現青年男女共舞的抒情場面。第三段以快速的連接句再現第一段的主題,最後以熱鬧的場面結束全曲。」

     這段文字其實已經描述了整首樂曲的概況了,以下讓我們對樂曲作更深入、詳細的探討。
就曲式來說,如盧老師所言,是一首三段體的結構,是由快、慢、快三段所構成,也是常見的A.B.A.曲體。在分段上是三段,實際上則是有所謂的引子,快板、鑼鼓樂段、行板、再現的快板及尾聲六個部份,是有引子、有尾聲的三段體,結構相當完整,而且當中增加了一段鑼鼓樂段,更是畫龍點睛的表達了曲名的意義,以下分段敘述。

一、引子:(樂譜第1小節至17小節)(如有可能請參閱總譜)

     快板:在一開始樂曲就埋下兩個調式(G調的宮調式及羽調式,或Do調式及La調式,但絕非G大調與e小調)的動機,以宮調式進入,兩小節下行模進至羽調式。在此或被視為模進的過程而已。但我認為在快板及慢板樂段的調式上,都明顯呼應作者在引子所預先埋下的伏筆,應不僅是過程而已。當然曲調也由此繼續向下模進,至第8小節一房半終止作為前段,經反覆後進二房全終止在宮調式上作第一樂段,第10小節開始的第二段,馬上以羽調式展現。一小節的動機,緊接一小節的加花變奏,經過移高四度的模進一次,並再減值至二拍的切分音節奏音型,快速的以五聲音階上行模進至第17小節又在宮調式上終止第二段,並結束了第一大段一「引子」。在演奏上,音量固然可以參照音高的上、下行來安排。但更重要的,不要忽略兩個調式的呈現,第10小節的第二段轉為羽調式時,在音色上一定要抓緊些,使與第一個宮調式有所區別,才能表現出兩個動機要素的作用。另在打擊樂器方面,因這段使用定音鼓,故應搭配西洋大鈸(軍鈸)才能使音色協調,不要用大獅鈸使打擊音色顯得衝突不搭。

二、快板第一主題樂段:(總譜第18小節至67小節)

     由引子G調宮調式轉入D調宮調式。對於這個轉調的安排,雖然D調是G調的屬調,是近系調;曲調開始的A音也只是由前段調式主音的G音上行移高一個大二度,看似頗為平滑、順利。可是我總覺得轉得稍嫌勉強。此點在慢板(行板)之後,D.C.反覆跳時以同調(G調)進行來對照,就可比較出來,當然也無可厚非,也無須太計較。

     盧老師在樂譜上提示「歌唱地」,旋律由高笙及新笛擔任,在演奏上如能注意音色放鬆、及配器音量的平衡,倒也不難達成,只是每次演到這裡,心裡總是有一點嘀咕罷了。

     這個主題是由16小節四句的歌謠曲式所構成。四個小節一句,兩句到達半終止(在級、徵音上),四句完成全終止(級,宮音上),結構完整清楚,演奏上的處理相當容易,線條也可以拉得很順、很美。按照一般所謂「起、承、轉、合」的作法即可。在第34小節處主題再奏一次,由梆笛、曲笛演奏旋律,弦樂先以和聲及插句伴隨,再進入主題,最後與管樂結合,又一次完成快板主題,所要表現的重點是由於重覆及配器上的安排所造成的層次作用,應不難做到。

     第50小節開始是這一段的第二小段,是個間奏樂段、插入段。作用是要引回第一個引子主題,在這裡前述兩個調式的變化就凸顯出來了,曲調轉入羽調式(還是D調音階),使樂段作用非常明顯,特別是在前一小節(第49小節,前段主題的最後一小節)的第四拍,在和聲上就已經作了一個羽調式的級,而且是:“>”重音,(並非b小調的級,因為A音不升高到#A音)。使得轉換樂段非常明顯,容易,有效果。轉進羽調式後,第二小節作一個答句,完成模進的基礎,然後以這個基礎提高四度模進,已經展現轉下屬調,準備轉回引子主題(G調)的跡象,馬上回到本調(D調)作一個五聲調式的上行模進,又立刻轉到下屬調(G調)以相同的五聲調式呈現,此處已完成轉調的準備,事實上已轉成G調了。接著以G調五聲調式的下行,上行模進進行。

     到了第60小節回到第一個引子主題,樂譜才改回G調調號記譜。這一段在演奏上的安排,也一樣可以以模進音型的狀態去作音量及音色上的處理,轉折會相當清楚,也很容易銜接到下一樂段。第60小節開始是本段的第三段,也是將引子主題再現的樂段。但僅呈現引子的第一段,而且僅僅是後半段(只有8小節,全終止樂句),作為整個快板樂段的終止式。


三、鑼鼓樂段:(總譜第68小節至94小節)

     在前面提到本曲在快板中安排了一段鑼鼓樂段,具有畫龍點睛之妙,即是這一段。樂曲曲名叫做「節慶歡舞」,而在我們的文化表現上,什麼畫面最能展現傳統的民族性節慶的意義?當然是舞獅,舞龍了。固然現在的慶典場面也可以看見鼓號樂隊、儀隊、花車遊行,甚至施放煙火,但是舞獅、舞龍、踩高蹻、跑旱船等等傳統民俗遊藝,才真正是我們民族的文化表現,則無疑義。

     在這一段,盧老師以民俗遊藝的聲響來表達是具有民族傳統的節慶意味,用意非常明顯。

     第68小節起的8小節以大鼓的鼓聲、鼓框聲及大獅鈸來表現舞獅,自76小節起的四小節的小鑼鼓及大鑼來表現民俗遊藝,而自80小節開始的反覆5小節,用大鼓及吊鈸的漸強漸弱來表現舞龍時的游走、靈動,則更是傳神。第87小節由4/4拍子的節奏改為3/4拍子,實則為傳統鑼鼓的「馬腿」6/8拍子的典型表現。而後將舞龍、舞獅、民俗遊藝等等的聲響再次呈現,結束本段。在在都將樂曲指向是民族的、傳統的節慶歡舞,是國樂的「節慶歡舞」。盧老師的取材雖然通俗,平易,對整首樂曲來說,卻是切合主題、恰當表現,值得喝采。

     要特別提醒在演奏上注意的是,前段以定音鼓搭配西洋鈸,本段切記要以大獅鈸搭配大堂鼓,才能具體表現舞獅的意義不得有誤。


四、抒情的行板:(總譜第95小節至148小節)

     就算標題是「節慶歡舞」,如果只有熱烈、歡樂的快板表現,美感也是太單一,是不足夠的,因此有這麼一段慢的、優美的、舒暢的樂段,是有絕對必要,不可或缺的。可使樂曲的表現更多樣、更有對比、而更具美感。

     在這一段除了速度轉為較慢的行板外,節奏型也轉為3/4拍子,另外曲調調式也轉為C調羽調式,才能與前段及後段再現的快板,4/4拍子的節奏以及G調宮調式的曲調,形成明顯的對比。由這樣的對比形成不一樣的美感,而使整首樂曲的美感作用提高。盧老師這種手法,也是相當有效果的,特別是曲調選擇羽調式,使我認定在引子樂段時,已經預作安排。是有經過考慮、設計的。使得整首樂曲前後呼應,整體性提高,能夠一貫的表達,不會覺得是不相干的,硬湊出來的樂段。

     樂段的主題也是四句型歌謠曲式,但是帶有覆奏變化的後段,也就是由四個四小節的四句,再加上兩個有變化、重覆的四小節的兩句,總共24小節作為一段。然後整段再完整重覆一次,在配器上作淡濃不同的安排,使有層次上的作用,最後加上二句尾句漸慢而跳進快板完成本樂段。
曲調的調式雖為羽調式,但羽之外,其次重要的音階則為商。此點在半終止處(兩句完成處)可以見到。因為這種調式實有大陸西南少數民族(如:貴州、雲南等)音調風格,有點「茶山情歌」的韻味,並不是古典傳統的羽調式(如:木蘭辭),也不是台灣高山族(如阿美族月舞曲)的羽調式,也算別有一番風味呢。而第一次主題由高笙演奏,在音色上也更凸顯這樣的韻味表現。主題旋律在演奏的安排上,可隨著音調的高低銜接作圓滑自然的流動即可,特別要注意音色的放鬆,如此不僅能表現所謂的抒情、柔美,更可以和前段樂段的熱烈、歡快有對比性的美感。而在第113小節,有變化的重覆樂段,我的想法,更刻意的安排強、弱的對答句表現,使樂段的變化加大,凸顯本樂段中的對比作用,誇大它的美感表現,則是樂譜中沒有註記,純粹是個人的想法、作法,希望盧老師不會反對。

     自第121小節起是整段主題的重覆,由於配器上的安排、調配,使第二次較先前的第一次當然會有層次提高的表現,餘和第一次同即可,最後在主題末句反覆、漸慢、漸弱中跳進快板而結束本段。


五、再現的快板:(自總譜149小節起到154小節,然後D.C.重頭再奏,到17小節跳至155小節往後到186小節)

     由149小節至154小節的間奏樂段,是要解決由C調羽調式轉回G調宮調式的過程。盧老師仍用五聲調式模式的手法及最後d小和絃轉D大和弦作為G調的級轉回G調來完成。

     一開始是C調羽調式,由羽模進上宮,然後整小節轉調至F調五聲羽調式,經過下行、上行到羽(即d作為羽),再將d羽(d小三和弦)轉為D宮(即D大三和弦)作為G調的級和弦,完成D.C.重頭再奏轉回G調的準備。演奏上仍然按音型高低安排鬆緊、強弱即可。D.C.重頭再奏與第一次狀況相同,或者可將演奏速度調快些,(例如:=144調為=152,仍不須快到=160,留待尾聲再上即可)音量及力度也可稍加強些,到第17小節後跳至155小節,再奏至186小節,進入全曲的尾聲樂段。

     這一段在曲調上與第一段主題(18小節至49小節)相同,唯一差異是仍維持G調,並不似第一次轉到D調。在調的進行上,雖然旋律大跳五度音程進入,但感覺上較第一次級進大二度轉進屬調(D調)更有作用,表情上也顯得更有精神、更興奮、更有「節慶歡舞」的表現。相比之下,第一次轉屬調則感到精神稍有不濟,好像不是那麼「歡慶」了。當然在配器上曲笛、高笙、彈撥樂、中胡、革胡的撥奏,以及鈴鼓在二次旋律進行時,加強了節奏作用,也是使表情轉變的重要因素,也不可忽略。不過調的作用仍然是很大的影響,畢竟五度音程是跳了一大步呀!

     整段在結構上與第一段時相同,也是演奏兩次旋律。還是那一句話,不要忘了層次上的安排與表現,不僅是兩次之間,更要與第一樂段能有明顯區別,才能達到「再現」的作用。

六、尾聲:(總譜第186小節至200小節全曲結束)

     本段是全曲的結論樂段,並沒有具體的曲調主題,僅是將全曲的主題動機─宮調式的五聲音階─作一番展現與舖陳而已。以G調宮音進入,模進到四度音程上,接著以G調五聲調式作下行、上行到第192小節將引子的主題動機引導出來,然後在低四度音程上的屬調作了一個答句,二者又重覆一次。然後在宮音上作旋轉,和聲也回到級和弦上,僅在低音作主音、屬音急速的輪替,再加上切分音節奏增加強度,進入一個主和弦的長音,最後在三個急促的八分音符強音上結束了全曲。

     這一段在音響上可以有幾個作法:一是可將速度提昇到急板(=160);而音量及音色則依舊可依音型高低作上下跳動連接,只有在192小節至195小節主調、屬調對答時,安排了一個對比性的表現;即主調上又大聲又強,屬調則小聲稍放鬆,呼應在配器上的大鈸(西洋鈸)與小鈸的對比安排,而後依樂譜提示由小聲逐漸推高,越後越強幾乎可達到音量音色上的飽和,使全曲在極度熱烈激動中急促結束。最後當然「節慶歡舞」了。

 


註:1999年古帛唱片公司出版的國樂合奏CD唱片「難忘的潑水節」專輯中,收錄本曲。是由筆者指揮,蘇文慶先生監製,北京中央民族樂團演奏,可提供參考。

(原文刊登於「繞樑」實驗國樂團雙月刊第八期)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