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台北柳琴室內樂團音樂會

文:孫沛元 (2000/12/09)


這場音樂會於2000/12/8晚間於新落成的高雄市音樂館音樂廳舉行。曲目有:彩雲追月、安童哥買菜、落水天、月光變奏曲、西班牙舞曲、劍器、火把節之夜、拍鼓翔龍、塔吉克舞曲、週二聚會、異想天開、陽光照耀著塔什庫爾干、莫斯科近郊的晚上、雨後庭院等等。

在網路上與Liuqin兄討論國樂議題多時,今天倒還是第一次見面。Liuqin兄也是理工科出身,但是無論是演奏或者理論方面,都已經是專業水準的音樂人了。在他的引導下,參觀了一下該團所使用的幾種改良樂器。

樂器

台北柳琴室內樂團,主要使用的樂器是柳琴以及阮咸。中大阮應都是阮仕春先生改良製作的,柳琴則有高、中、次中等種類。

之前Liuqin兄曾專文介紹了『雙共鳴箱柳琴』。這次樂團中所使用的,不知道是否都是這種改良柳琴,不過在音色上面,的確較之傳統柳琴改善不少。

中阮的改良個人看法則有些保留。此種改良中阮音箱的尺寸整個縮小了許多,音色上偏向明亮,目的則是與柳琴靠攏。從這個角度來看,的確是成功了,而且在擔任某些中阮聲部為主的樂段時,比傳統中阮要來得突出。

不過如果一般國樂團用的話,個人覺得就不很合適。中阮在幾位知名人士努力推動下,不斷朝向獨立性能的獨奏樂器發展,但是這樣的音色發展,會使得原本已經缺少中間聲部的國樂團,更加缺乏中音聲部,降低融合性。而且在某些程度來說,等於又增加了一項有個性的樂器聲部,也就是樂團會更不易諧和。

當然,上面的說法,乃是根據和聲、和諧等等的審美角度,來作切入的。如果是以新一代作曲法的音色追求來說,則上述看法就不成立。

個人對於大樂團的觀念,還是比較偏向於要追求和諧性。所以減少高音樂器打架的可能,充實中低聲部,就是個人比較支持的作法。例如新笛的採用、減少高音笛、以及樂器音色的選擇。嗩吶要盡量厚實有共鳴,中阮也要渾厚......諸如此類。

所以,可能變成像高音笙類似的情況,樂團最好有兩種高音笙,無擴音和有擴音的,以便於不同場合時運用。同樣的,中阮也是一樣,演奏獨奏部份與演奏中間聲部的部份,可能也要採用不同性能規格的中阮才辦得到。

另外則是低音阮還沒有研製成功的樣子,如果有了的話,應會更能使樂團整體音響效果更厚實些。

樂曲

這次音樂會的曲目,風格相當多樣化,也彌補了樂團本身音色技法同質性高、組合變化較少的問題。

每一首樂曲都有其特點,當然還是以劉星先生的兩首作品較為突出。以樂器的組合來看,可以說為中阮又開拓了新的可能性。而演奏者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一般樂團不見得都能找到素質如此整齊的演奏者。

然而若從樂曲本身的旋律、節奏、和聲等等來看,劉星先生這兩首樂曲,可以說很難以歸類為一般觀念中的『國樂』。參雜了相當大量的西方流行音樂的手法,或許可以歸類為新音樂吧?

而其他的曲目,真要算起來的話,屬於傳統國樂類型的曲目,大概還不到一半。由這裡可以看出該團的走向,比較偏向於發展樂器組合性能,而不是與傳統接軌。這個問題,也是日前研討會曾提出的一種觀點。

從這裡來看,這樣的作法的確是更具有市場性以及國際性的。

安可曲第一首是日本卡通魔女宅急便的插曲,由於我們樂團也常演大樂團的版本,印象深刻。相較之下,大型國樂團的組合變化以及表現力,還是要大得多,所以感覺會有些不夠過癮。

第二首是馮少先先生的月琴『馴鹿』,柳琴室內樂團伴奏。由於馮老師的肢體動作以及面部表情很豐富,因此風采迅速壓過了樂團,曲終也讓觀眾們有意猶未盡之感。

表演

先說說Liuqin兄吧!雖然是個大塊頭的男生,卻是全團演出最放得開的一位,八成得到了馮老師的真傳......改良縮小的中阮,在他手上就像是玩具一樣。而他的演奏很放鬆有把握,這是相當不容易的境界。

而首席柳琴陳怡蒨的表現也是極為出色。雖然她的動作比較含蓄,沒有Liuqin那麼瀟灑,但是整個演奏方面相當俐落,在音樂線條方面也是很流暢。

而整個樂團的演奏,表現出來一種向心力以及專注,這是一般職業團體頗為缺乏的,也是值得學習之處。

還有一點小問題,就是音準的問題。觀念上似乎彈撥類樂器是音準比較好的,不過由音樂會可以發現,有部份是因為定弦不準或者演奏中途跑音了,而更多的則是由於個別的品位不準,或者演奏力度關係造成的不準。以致於整體聽起來,在音準方面還是不甚統一。

形式

柳琴室內樂團成立有其背景。這樣的演奏形式,也的確讓人耳目一新。

最後一首加入了揚琴,大部分是演奏分解和弦。這時可以看出,柳琴室內樂團基本的形式是創新的,樂器同質性高雖然是其特色,但是也是其限制。

舉個例子,琵琶或者柳琴版本的梁祝,最容易暴露缺點令人不耐的,就是把弦樂長音的部份全都用輪音替代,而大量使用輪音(搖指等亦同)。而在此次音樂會中,某些曲目也有這樣的情況發生。而少數曲目則能減少這個問題,可見在樂曲編寫方面,有不少的問題必須解決。

除了輪音以外,由揚琴的例子來看,同種類樂器的優點固然是容易統一成群組音色,但是如果這樣樂器欠缺某些性能,那麼整個團也就會欠缺某種性能。所以一般彈撥樂團的編制,包含大樂團所有彈撥樂器以及低音,性能就比較完整些。

所以目前柳琴室內樂團的樂器本身的演奏手法比較少,唯有靠著曲目以及組合形式的多樣化,來加以彌補。Liuqin兄編配的幾首都蠻能發揮這個樂團的樂器性能的,也可見未來的重點不是在演奏技術而是要開發更多量身訂作的曲目。

想法

這是一場相當成功的音樂會,觀眾們都是滿足的表情離開的。

在大型樂團之外,各種組合形式的小樂團已經是個趨勢,不論是在開拓新領域方面、發展某類樂器方面、或者是在樂團生存經營方面、開拓觀眾群方面,小型多樣化的團體,較之大型團體能有更多的發揮空間。

以電視為例,二十年前只有三台可看,現在有好幾十台可以選擇。觀眾的口味已經變化了,只有多樣化的內容才能滿足觀眾的需求。

所以,在一方面討論大型樂團的編制標準化、作曲手法方向等等之外,衍申出來的各種小組組合形式,似乎是值得嘗試的方向。

西方古典音樂發展過程中,室內樂是相當重要的一個環節。國樂團創建的過程是跳過了中間的發展步驟,直接建立了大型的管絃樂團。現在似乎是回過頭來彌補這方面空缺的時候了!

 

P.S. 現在距離音樂會結束正好兩小時,燒喔!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120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