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實驗樂團“聽戲弄樂韻自來”音樂會

文:Liuqin (2000/03/28)


似乎承續著幾天前可能面臨因為示威遊行而影響演出的陰霾,三月二十五日實驗國樂團的演出從開場便顯得些許忐忑緊張的氣氛。這場名為“聽戲弄樂韻自來”的音樂會,打得是傳統戲曲與現代國樂結合的旗幟,在傳統與現代不同的表演形式當中開創出一種嶄新的組合。不過,這樣的組合,卻也凸顯出一些存在於現代國樂合奏當中值得思考的現象。

首先談談韻味的問題。從當天表演的劇種當中,有豫劇、京劇、崑曲、歌仔戲。在表現這些不同的劇種當中,韻味的掌握我想是相當重要的一環,而韻味的掌握有賴對於音樂音響的認知。由於樂曲編配的關係,國樂團有許多與演唱者有相同音樂表現的機會,但在一致性的掌握方面樂團就顯得失色許多,特別是二胡組在傳統韻味的掌握與音色一致的表現上有著比較明顯的疏失。個人認為這應該是樂團對於所要演奏的音樂文化內容較為生疏的緣故,畢竟台灣人一般對於豫劇、京劇與崑曲文化就不是那麼的熟悉,但對於歌仔戲,樂團顯然就坦然多了,表現相對的也就生動了起來。這樣的不足在【亂雲飛】的演奏當中可說是赤裸裸的顯露出來。記得彭修文先生與中國廣播民族樂團第一次排練亂雲飛時,為了能夠使樂團掌握樂曲,曾經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讓每個團員都學會唱這段戲,然後才開始正式的排練。這樣的做法或許在台灣幾乎不可能實行,但做法的立意確實值得我們借鏡。

其次是有關獨奏擴音的問題,這個問題似乎是所有國樂團在音樂廳大廳演奏的罩門。獨奏者面前架設的收音麥克風,透過懸吊在舞台兩側的喇叭放出來,音場整體被誇張的放大。獨奏者的體積瞬間增加了十倍,好像一個從天而降的巨神,使得與樂團音響絲毫沒有融合的機會,整體的美感破壞殆盡。加上音樂廳擴音設備對於高頻有一定的抑制,相對的對於低頻有著過度的渲染,這樣的結果也經常淡化或掩蓋了獨奏者在音色上的表現,對於獨奏者的演出無疑的是一個戕害。這個問題造成在音樂廳演奏協奏曲最大的陰影,不過台北的兩大職業樂團似乎也不曾做過努力,音樂廳本身也似乎不太正視這個問題。現在音場音效的的技術相當的進步,在音樂廳的舞台上搭建起適度擴音與準確定位的音響設備應該不是一件難事。既然國樂器獨奏或演唱需要擴音有其必要性,音樂廳或樂團都應該盡快尋求適當的解決方案。

整體說來,獨唱者精湛的表現,讓很難得接觸傳統戲曲的我來說有著一次相當不錯的經驗。傳統戲曲以“清唱”的方式登上音樂廳的舞台,對於傳統戲曲表演者來說無疑的開拓了另一個新的演出空間。傳統戲曲文武場的交響與大型化,對於傳統戲曲來說也不失為一個相當不錯的發展方向。但傳統與現代手法如何適當的結合?從這場音樂會看來,除去一些因為面對一種嶄新組合而產生的不適應、生疏等等因素所產生的失誤外,如果可以從獨唱者、作曲者、指揮以及樂團團員方面投入更多的努力,應該還是相當值得我們期待的。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98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