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華樂團與台北市立國樂團

文:Singlish (2000/03/11)


今年二月28,29日,於台北國家音樂聽看了由北市國承辦的『台北市傳統藝術季開鑼音樂會』,新加坡華樂團受邀來台與台北市立國樂團聯合演了兩個場次的音樂會;分別於28日場由新加坡華樂團擔任上半場全部曲目(胡炳旭指揮),下半場與北市國聯合演奏(陳中申指揮);29日場則由北市國擔任上半場全部曲目(陳中申指揮),下半場是兩團聯合演奏(胡炳旭指揮)。針對這兩場音樂會,以下是個人的觀後感:

新加坡華樂團』成立於1996年,是新加坡的國家華樂團。筆者也是新加坡人,以前在中學就參加了學校的華樂團,經常參與華樂音樂會。兩年前為了求學,來台北唸書,就很少有機會聽到華樂團的演出了。

新加坡華樂團』的前身,就是『人民協會華樂團』。該團成立於1968年,是新加坡唯一的專業樂團,當時的駐團指揮是顧立民先生。而客席指揮過此團的有已故的彭修文先生、二胡大師湯良德先生等好幾位名家。該團的演出水準向來很高,可謂是南洋地區數一數二的樂團。此次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發現舞台上有不少很熟悉的面孔,如彭天祥老師、林信有老師、楊票敬老師、藍營軒老師等。但是也發現不少新面孔,看看節目單,竟有三分之一的演奏員都來自大陸或香港,再加上胡指揮,感覺上像是聽了一場北京中央民族樂團的演出。可幸的是,有幾個重要聲部的演奏員還是由新籍的人才來擔綱。


先從新加坡華樂團擔任上半場的節目說起:(2/28)

1.春節序曲
2.傜族舞曲

就以樂團的音準穩定性來說,就可博得滿堂彩。印象最深的該是春節序曲的西洋鈸的演奏員,不論是節奏、音色、力度都恰到好處,不過火、不急躁。再以就是樂團的兩個笛子的平均(梆笛、曲笛)配合,音色、力度都是最佳的搭配,音準的穩定性相當好。

反之傜族舞曲的高胡領奏就有點遜色,不知是場地音效的問題還是演奏者臨時怯場?

巧的是,2/26日晚間,公共電視有轉播一場某國樂團演出的新年音樂會,也正好有這兩首曲子,感覺上就不如新加坡華樂團演奏得有光彩,我想指揮一定也有很大的影響。

3.舒利蘭

這是一首馬來民謠。在新國,馬來族的人口也很多,僅次於華人的人口,所以馬來文化也相當受重視。沈文友老師擅於編配樂曲,尤以馬來舞曲最為擅長。他所編過的樂曲有:陳瑪莉陳畚箕舞與草帽舞等,台灣這裡的朋友們可能只聽過他的浪裡銀橋綠蔭來,此曲乃為描繪新國的一條泛島快速高路而作的。

4.烏蘇里吟

雖然樂曲很長,不過筆者前陣子剛聽過某國樂團演奏過此曲,所以以比較的心態來仔細聽完這首樂曲。上次聽到的印象中是由兩位女性演奏者來擔任演奏,兩把胡琴的音色配合得很好,唯獨少了一點個性,還有些許的音準問題。這次聽到的是由李寶順朱霖這兩位男性演奏者,各有個性,顯得陽剛味較濃,演奏水準很高,讓我對此曲的印象又加深了。

下半場由陳中申先生指揮:

5.廟口搬大戲

作曲的概念不錯,筆者感覺似乎演奏的人太多了,聽來不只鬧,而且吵。試想想,在廟口演戲時,可有看過由35個吹打樂演奏人員一起上場演奏?

6.第二民族交響樂

在此之前,筆者便曾買過由雨果唱片灌錄的一張CD,是由高雄市國樂團演奏,閻惠昌先生指揮的。此次特地先聽了幾回再來欣賞兩團聯合樂團的演奏。感覺上,人多不一定好辦事,覺得除了吵以外,很多的地方都不太整齊,甚至有點兒亂。不知道是演奏員拌蒜還是指揮失誤?反之唱片的錄音以及氣氛都處理得很好。

7.西北組曲

這是北市國的招牌曲,這次聽聯合大樂團的演奏,效果非常好,可能這是唯一人多有好處的曲子吧?印象最深刻的是吳曉鐘先生的一段管子獨奏,可聽出耳油!


再來是 2/29 的演出場次,上半場由陳中申指揮北市國:

1.絲路駝鈴
2.層疊

不好意思,筆者聽到差點會周公去了。但我想北市國有一定的演奏水準,無奈怎會選這兩首小型室內樂作為開場?感覺上很容易被人比下去。

3.天山風情

節奏以及音樂表現都不錯,就是音準以及力度上的表現不太令人滿意。

4.阿詩瑪

電影我有看過,非常感人,可惜整首樂曲未能給我這種感受。再加上笛子獨奏者的服飾以及大動作,更令人不敢恭維。

下半場由胡炳旭先生指揮聯合樂團:

5.將軍令

聽過最原始的上海民族樂團的吹打樂版,也聽過彭修文先生指揮廣播民族樂團的版本,覺得先生的詮釋顯得有些急躁,威嚴不夠,可惜了演奏人員那麼多。咦!又見到了那位打西洋鈸的演奏者與另一位團員的“扑、擦、扑、擦”配合得不錯。

6.夢蝶

對筆者來說是全新的曲子(從未聽過),看了曲目介紹後閉目聆聽,還覺得聽出了一些感受。整個配器恰到好處,樂曲也讓人十分容易接受。

7.江河水

如果少了女聲,樂團的張力、爆發力都非常足夠;加了麥克風的女聲音量,顯得有些失真;配上了詞的江河水筆者不太能接受,總覺得怪怪的。再加上女聲那種唱腔似乎有些過火,不知那是屬於哪一派、哪一樂種的唱法?

8.穆桂英掛帥

此版本由楊培賢老師改編、移植。楊老師也是個怪才,據說早年是以演奏JAZZ黑管為主,後來才加入人民協會華樂團擔任三弦演奏員,改編創作了許多樂曲。

此版本筆者較不喜歡,感覺沒什麼個性。幸好當晚演出,台上有一百二十人的陣容,若果人數減半,效果一定會顯得很差。若聽過香港中樂團關迺忠先生配器的版本,相信大家一定會喜歡。該版本除了有原創的戲曲個性,再加上配器上由京胡貫穿全曲來表現京劇風格,實在很好聽。


看了兩場演奏會,覺得兩團的規模都很不錯,共同的缺點就是吹管聲部的中低音部稍微弱了些。若能比照香港中樂團的編制,加以擴充,相信音響效果會更為豐滿厚實。

以上是個人對兩場音樂會觀後的感言,敬請多多指教。


Singlish  

2000/3/11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65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