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草原小姊妹」

文:peterkim 2000/01/19


文章開始前,先打打屁,輕鬆一下...

話說peterkim家裡的4.1聲道環繞音響,歷經921的左搖右晃下,正前方的兩顆高音喇叭,不幸正中回馬槍,落地而亡.本來好好的沒事,沒想到死撐到近幾天,終於宣告不治,peterkim滿懷著悲痛(靠...好歹也是我省吃簡用了快三個月的錢耶..),把這兩顆高音喇叭送醫治療,從此,一向入夜後,peterkim房間總會大大聲傳出來的國樂聲,終於暫時消逝了,連隔壁的鄰居都跑來問我老媽:"阿,您們家晚上不是都在聽那個交響樂?最近怎麼沒有了??"
評論:原來沒有音樂素養的,不只是窮人家而已;希望我的親密戰友喇叭能趕快歸隊,否則peterkim的文章可會寫不下去;不知道喇叭陣亡,可以領賑災補助金嗎?

續打屁,元旦那幾天,中視相繼轉播了維也納愛樂和台北愛樂的音樂會,相較之下,現實果真是殘酷的;尤其是這兩場的轉播只在兩天之內;照我的說法是:"美夢驚醒",我一個古典樂友的說法更玄,他說:"惡夢才剛開始..."
評論:好險電視台沒有立刻轉播對岸三大的新年音樂會和台灣樂團立刻比較,讓台灣樂團沒有被人立刻槍斃的機會...(真怕寫完之後我的E-mail會接到恐嚇信^_^)

再續打屁(讀者曰:你到底要不要講主題阿??),最近用嗩吶在吹鐵達尼號原聲帶中的蘇格蘭風琴引子,模仿的還亂像一把的,連管樂社的都跑來聽聽瞧瞧了...
評論:再扯,我看就寫篇"國樂瘋話"的文章算了....

OK..我們切入正題(終於可以抒一口氣了...)
上次談完琵琶梁祝(還被可愛的Sona站長放了馬後炮,竟然還有我沒找到的版本,讓我差一點有想跳樓的衝動);這次我們談談同樣也是一首琵琶協奏曲的大作-草原小姊妹(也有版本作草原英雄小姊妹)

首先,我們先看看這一首協奏曲的簡介(聽說知道的人不多):

草原小姊妹 琵琶協奏曲(作曲者:吳祖強ˋ王燕樵ˋ劉德海)
樂曲原以琵琶為主奏樂器,西洋管弦交響樂團協奏.內容描寫蒙古族少年龍梅(有些版本常常沒提到他,但在原曲譜上的題解是有的)和玉榮小姊妹倆與風雪搏鬥,保護羊群的英雄事蹟.曲調素材來自吳應炬作曲的卡通動畫片「草原英雄小姊妹」主題歌以及阿拉騰奧勒先生所作的一隻內蒙古風格的歌曲;作曲者將民族傳統曲式中的多段體和交響樂中常用的奏鳴曲式結合起來,用琵琶擔任主奏來撰寫富有民族風味的協奏曲;使天真爛漫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形象躍然弦上.
全曲分五個部分,不間段連續演奏:

(1)草原放牧
(2)與暴風雨搏鬥
(3)在寒夜中前進
(4)關懷記心間
(5)千萬朵紅花遍地開

1970年代末期,大陸展開音樂外交(就是用音樂向外國進行「形象洗腦」...),「草原小姐妹」琵琶協奏曲就是在這種環境下的大作,當時所謂的自由地區台灣ˋ香港也不甘示弱,台灣有馬水龍「梆笛協奏曲」;香港有屈文中「十面埋伏」(評價;嗯嗯,台灣人畢竟比香港聰明..);所以看看草原小姊妹的各段註解,也就嗅的出一種深深的政治味道,音樂被政治所干預是一件悲哀的事,但是我想這一點在許多古典音樂大國尚不能避免,更何況是我們的「共匪」?所以囉,欣賞這首曲子,我想是不用太在意這些段落的題記的;更何況我想作曲者也不可能在心中想像著三個小孩子在草原上向共產黨高呼萬歲才靈感泉湧的寫下這首作品吧!
因此,欣賞這首曲子,我在意的是內容;或者是有些人自行想像讓音樂具備一個敘述故事的架框也可以(高雄女中國樂版精華區就有一篇爆笑版「草原小姊妹」曲意解說故事),不過畢竟樂思被限制在標題音樂中而未能更有精進,總是一件比較遺憾的事;不過這樣入手來聽曲子,入門容易沉浸快,我倒也不反對.
只不過我想提醒欣賞這首曲子的人,除了表面的故事之外,可以注意這首曲子的一些更深入的東西;像作曲者利用樂器特殊效果描繪想像場面的做法ˋ豐富的和聲寫法造就的豐滿優美音響效果ˋ段落的鋪陳ˋ素材改編的用心;相信注意過這些東西的網友們會發現,「草原小姊妹」不只告訴我們一個故事或傳說,他更帶給我們一些內在的音樂收穫;而這些收穫可就看人造化,看您怎麼聽囉!?

簡單順帶介紹一下五個樂章的精采內容:
(1)草原放牧
銅管的引子破霧而出,引出琵琶和樂團互相呼應的節奏旋律,活潑生動逗趣.
(2)與暴風雨搏鬥
大提琴奏出詭異的低音,帶出樂團和琵琶的特殊段落,琵琶的上行下行模仿暴風雨的輪音及樂團和擊樂的精采段落描繪了栩栩如生的暴風雨場面.
(3)在寒夜中前進
這一段相當淒美,略帶有感傷的氣息;木管和琵琶在這裡多有著墨,整體來說在前面兩個樂段嚇到這裡剛好喘個氣,還可以對音感傷追思一下^_^...
(4)關懷記心間
風格一變,轉成行版的歌詠樂風;樂團和聲豐富飽滿,和琵琶一起歌詠一段相當優美的旋律.
(5)千萬朵紅花遍地開
重現變奏曲首的活潑主題;新機再現,全曲就結束在充滿新希望的有力結束中,餘韻猶存.


「草原小姊妹」的錄音版本也很多,我這次挑選出來與以比較的版本,都是市面上容易見到並且購買的,也順便給各位網友一個方便,看到之後,也可以在台灣買到.

(註:圖片中,中唱波士頓交響樂版本因為手上沒有原版所以沒有圖片;HK版為影印封面;而中華汽車版當初為購買雜誌所贈聽,並沒有封面,只有一張薄薄的曲目表,所以只好放這張曲目表代替)

(編後按:站長設法補足了peterkim所缺的一些圖片,HK原版以及中華汽車的封面,另外劉德海與波士頓與小澤征爾的,用的是菲力浦的版本,不過錄音應該是一樣的。)

交響樂團版本:

1.中國唱片 

劉德海與波士頓交響樂團 指揮:小澤征爾


2.搖籃唱片-俠情中國
(此張CD樂曲版權均出自於中國唱片) 

劉德海與中國中央交響樂團


3.奇樂唱片-花木蘭

KRD-001A
張燕與中國中央交響樂團

4.龍音唱片-草原小姊妹

RA-951015C
張強與中國中央交響樂團


國樂團改編版本:
5.HK唱片-不屈的蘇武

8.880026
何樹鳳與中央廣播民族樂團


6.中華汽車-中央民族樂團在台北1993

吳玉霞與北京中央民族樂團


OK!!前面已經說了一堆廢話,現在立刻說說有關各版本我的感想.

中唱版劉德海和波士頓交響樂團的組合,走起草原小姊妹來非常剽悍;琵琶表現雖然未刻意多加著墨技巧或在表現方式上加東加西,但是大師功力一聽即知,深厚的基本功力及乾淨的音質聽起來自然且舒服,同時這一版的琵琶速度相當搶眼,所以風格也就略偏於流水似的順暢感;伴奏的波士頓交響樂團樂團音質乾淨,演奏功力紮實,每個聲部都相當清清楚楚,雖然速度比起原曲略快,但是每個樂器一個音一個音完完全全清清楚楚;樂句的銜接俐落有力,整體音響很有層次感,聽起來很過癮.身為一個首演的公開錄音版本,總評是力道起伏足ˋ速度感強,慢板流暢,整體表現剽悍搶眼.

中唱版另一個黃金組合,是劉德海與中國中央交響樂團的合作,先提一句題外話,為什麼中唱版的錄音不是中唱發行而是搖藍呢?原因有二,一是中唱版發行的唱片已經在台灣絕版,二是有可能搖藍買下了中唱的錄音版權與以出版;另一個可能的例外是,搖藍利用早期台灣的有聲出版法漏洞給盜X了...呵呵...

劉德海與中國中央交響樂團的組合,相當富有中國人的器樂演奏特色,各個樂器在走旋律時都很自然的使用各樂器的技巧去賦予樂句感情和表情;以樂團來說,表現一貫中國中央交響樂團的特色,樂句承接圓滑順暢,連密動人;木ˋ管樂的聲量震撼;弦樂質感乾澀些,但不失刺耳,樂團整體在和琵琶的配合度上相當高,相輔相成,表達出身歷其境的情感;獨奏的琵琶劉德海大致和上一版相同,但聽的出來,這次有在技巧上注意了一下,同時在慢板速度上又略為放慢一些;並且很注意和樂團的融合度.身為劉德海的第二個錄音版本,總評是音響豐滿ˋ感情深,整體表現和諧自然.

張燕(成都民樂團首席)與中國中央交響樂團的組合;以琵琶來說,非常細膩婉約,起伏雖不大,但她以女性的角度去詮釋「草原小姊妹」,很多樂句都表現的很精采,琵琶聲部的每一個音都紮紮實實的彈出來,在彈奏的同時,也聽的出來演奏者也很注意左手的技巧及感情的表達,演出上雖有幾處小失誤,但大都是過於用心導致的一點猶豫,不影響全局;而伴奏的中國中央交響樂團在胡炳旭的掌棒下風格也略為改變,整體音響稍稍偏硬,並且在各段的節奏變化上也稍有變化;不過整體來說,不脫中國中央交響樂團的一貫音色.
張燕的錄音版本,總評是表達細膩多情,爛漫天真,整體表現從容沉穩.
不得不提一下,奇樂唱片這一張的錄音稍微糟了點,音場偏低沉,聲音卻反而單薄;動態不足,樂團的聲部音響很難被完整傳達,算是美中不足;而且說不定還會誤導聽眾的耳朵.

張強和中國中央交響樂團的組合;以琵琶來說,速度上相當類似張燕,他的詮釋手法也相當類似她,但在力道ˋ力度上的起伏較做的出來,不過在此同時,感情的表達上就較為潛伏;感覺上聽起來他很像劉德海的放慢加強版,只不過多在有些樂句作速度強弱的變化;伴奏的中國中央交響樂團在王甫建揮棒下,雖然木管樂一樣震撼,但弦樂的音量增大了,在某些段落上也聽的出來管樂有控制音量,整體聲部的感覺清晰和諧浪漫,色彩性高些;同時整體的配合度也很不錯.
張強的錄音版本,總評是無論整體樂曲詮釋ˋ音響效果來說,都是一個挺標準的版本.

在前面的版本中,有趣的是中國中央交響樂團主宰了大部分的伴奏錄音版本,不仔細多聽聽發覺比較細微的指揮詮釋,還真覺得每個版本都很「中央」說^_^;所以聽到波士頓的版本,就會難免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其實小澤征兒的處理我也相當欣賞,他賦予了曲譜新的生命力,走出有朝氣的草原小姊妹,我倒也挺喜愛這個版本的.

國樂版本的改編,全都是彭修文大師親手動筆改編的;從交響樂曲改編過來,和上一次的琵琶梁祝討論也有相類似的情形,整體音響不夠寬廣渾厚;但是我仍然秉持上次的觀點,國樂團音色的變化和旋律強烈的線條感是國樂版本相當吸引人的特色,相信已經聽習慣國樂合奏的人不但可以聽出這兩點端倪,而且說不定還可以在國樂版本的「草原小姊妹」來聽出一些新感覺.
舉例來說,以第二樂章的與暴風雨搏鬥,國樂版本的色彩性就相當濃厚精采,高音和打擊的表現力在這一段展現無疑,相信仍然不能接受改編國樂版本的網友一聽到這一段,一定是會發現光就這一段而言,比起交響樂是毫不遜色的,甚至在情境的表達上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另外,草原小姊妹是以和聲技巧方式寫成的曲子,雖然國樂器的和聲先天上似乎也有點感冒,但對於樂器配器打架的機率可以說是減少不少;同時這一首曲子也有濃厚的內蒙古音樂風格,在國樂團的詮釋下,對於重現原本音樂素材的特性而言,相信也有許多正面的表現.

何樹鳳和中央廣播民族樂團的組合,是相當標準的一個帶勁組合;中廣「中式交響」的強悍樂風和何樹鳳有別於一般女性演奏家的力度十足一搭配起來,聽起來可以說是一波波的高潮;以琵琶來說,何樹鳳的詮釋相當清脆嘹喨,演出灑脫自在;而彭修文棒下的中廣也秉持一貫優良傳統,音響強勢,重音強弱分明,整題樂句有菱有角;彭大師同時也在後段的行版樂段改變速度,使整個原本音場漸漸薄弱的國樂團在嗩吶和擊樂的帶領下把氣勢撐上來,手法堪稱一絕;而琵琶和樂團的配合默契也相當不錯,兩者風格幾乎是同時轉變對應;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廣的六把高胡威力在這個版本突顯無疑,許多弦樂段落但見六把高胡左衝右突,如入無人之境;雖然表現亮麗搶眼;不過整體音場未免仍顯偏高並且單薄;這或許是特意的詮釋吧!
以這個錄音版本來說,總評是,處理俐落不失力道;整體表現民族風味濃厚,具層次感.

吳玉霞和北京中央民族樂團的組合錄音,是中央1993年訪問台灣時的現場音樂會錄音版本;演奏上免不了一些失誤,但大都是細微的地方,但也不妨礙;不過在第四樂章的尾聲部分,吳玉霞可能彈的太沉迷了,有一個小節應該是三個漸高音的輪音卻輪去樂團下一個小節的主旋律譜;好顯咱們的劉文金指揮臨危不亂,指揮棒帥氣一揮,定音鼓碰的一聲把樂團正常的帶出來,同時吳玉霞也警覺了,作個漸小收掉;聽起來還亂像一回事的;對「草原小姊妹」不熟的人我想應該聽不出來,頂多覺得怪怪的罷了;不過後來的樂段可能是吳女是被之前的失誤影響了,速度一變,來到了中廣現場變成何樹鳳的調調了;樂團也挺合作的,兩方齊力ㄅ一ㄤˋ完最後一段;似乎也喚起了沉睡的聽眾,一曲完畢掌聲四起;看來結尾倒是挺亂成功一把的ㄝ,呵呵呵...
吳玉霞的詮釋相當緩慢,聽起來似乎有點鬆散;這從笛子的獨奏樂段有時候尾音吹的花枝亂顫可以感覺的出來;不過速度放慢,吳玉霞似乎並沒有表現出更多細微的東西,可能是音樂會現場緊張了點吧!
北京中央民族樂團的表現就相當不錯,在吳玉霞的速度上頗多配合,樂團詮釋上音響豐滿穩健,同時樂句的處理圓滑順暢,聲部音量平均;和中廣的風味是南轅北轍,另有一番味道.
以這個錄音版本來說,總評是,現場演出雖偶見失誤,但是整體表現踏實穩健,充滿臨場感.

整理這個協奏曲的手上版本雖不敢說是盡心盡力,但是卻對每一個版本至少都聽了5次以上;愈聽愈有感覺;其實沉溺到最後,我想版本的差異幾乎不影響我的耳朵了;我只能沉醉在作曲者的巧思中,去品嚐樂曲音符背後的感情和境界;現在寫起樂評整理來,倒覺得自己越來越感情用事,越陷越深不可自拔了^_6...

也希望大家也多加加油,一起來推廣介紹更多的曲子出來,否則peterkim每次都一個人孤單奮鬥,不但怕誤導了大家,減少了各方觀點意見的出現;而且一個人奮鬥的感覺真是無奈;寫著寫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說
T_T...

嗯,不過也希望大家去找找這首曲子聽聽,什麼版本都行;去聽出屬於您的感動吧!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63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