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琵琶梁祝」

文:peterkim 2000/01/18


之前,我曾寫過一篇文章,稍微提過梁祝的一些小八卦,有點不務正業的感覺^_^,所以這一次特別嚴肅一點,來聊聊梁祝的一個相當獨特的改編版本-琵琶.
為什麼會提到琵琶呢?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梁祝的詮釋版本,相信也有相當多人是先聽過國樂改編版本的梁祝,才又回頭聽回原編制的交響樂團和小提琴的版本;而琵琶改編的完整協奏曲版本,相信也是許多人第一次感受梁祝魅力所在的版本;而或許有些人有個習慣,就是聽習慣了原本的版本,再去聽到另外一種的版本都有不習慣的感覺,甚至有點挑三撿四;這是很正常的觀念;當人習慣於樂曲的某種特定詮釋下,難免避免不了先入為主的觀念,畢竟一個版本能夠深深的刻印在一個人的心中,一定是經過不斷的反芻鑑賞,所以當聽到另一個版本時,就難免以既有的印象去評斷新版本;這也無關於這種態度好或不好的問題,不過這樣子,很容易影響了自己的視野,讓自己的樂思被限制在原來的版本中,而無法發現新版本的內涵.
因此,我建議聽到熟悉曲子的新版本時,欣賞的角度可以從樂曲的美感結構和作曲者的用意下手,進而欣賞新版本的樂團音響和指揮詮釋,先暫時擺脫舊版本的印象,以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的心情來欣賞它,相信當您回頭和舊版本作所謂"比較"的功夫時,不但得到的感受和思想會更有內容,同時說不定會有更新的發現和獲得!

好了,廢話不多說,讓我們瞧瞧這首曲子的解說:

《梁山伯與祝英台》琵琶協奏曲 (何占豪.陳鋼原曲/何占豪民族樂團改編)
這是以我國家喻戶曉的“梁山伯與祝英台”愛情悲劇故事為題材,以淅江地區民間戲曲越劇部份曲調作素材,嘗試探求管弦交響音樂「中國民族」化為目標而寫成的單樂章標題協奏曲。全曲以“梁祝”故事中較有代表性的三段劇情,深入並細膩地描繪了他相愛、抗婚、化碟三個主題的情感與意境。 

第一部份 呈示部(相愛) 
樂曲開始在輕柔的弦樂顫音的背景上傳來秀麗的笛聲,高音笙和二胡接著奏出了優美的旋律,呈現出江南秀麗的春色,鳥語花香的圖畫。在清淡的樂團節奏和弦伴奏下,出現獨奏琵琶充滿詩意的愛情主題,然後和革胡如歌的對答,比擬著梁祝的相識;琵琶一段祝英台的內心獨奏旋律暗示了悲劇的到來在命運的開始便已注定的無奈。接著樂團導入活潑ˋ熱情ˋ輕快的迴旋曲式及琵琶的快版華彩段落刻劃出梁祝二人同窗三載,同讀共玩的兄弟般情誼的幸福生活。而後曲調由革胡轉入慢板,琵琶和樂團的相對呼應下描繪了長亭惜別,十八相送,依依不捨的情景。
第二部份 展開部(抗婚) 
沈重的大鑼和低音群,弦樂的不和諧音程音響伴隨著管樂的上行音型預示不祥的徵兆,革胡奏出了祝父逼婚主題。獨奏琵琶先用散板奏出祝英台惶惶不安和痛苦的心情;接著用強烈的切分和弦奏出抗婚的主題。這個副題變化而來的抗婚音調與本曲引子發展而來的迫婚主題效應交替出現,管樂和弦樂強烈的刻劃出戲劇性的衝突場面,逐漸描寫出了形成祝英台忠實於愛情的堅毅形象。接著琵琶的獨奏伴隨著笛子,刻劃了祝英台對於舊體制下的深深無奈和心痛,繼而與革胡對答地奏出纏綿悲切,沈痛的曲調,深入地刻劃了梁祝二人在樓台相會,互訴衷情的悲慘場面。接著音樂急轉直下,以閃板及快板的急促樂段來表現梁山伯突然病逝,琵琶驚愕的獨奏表達了祝英台的內心掙扎,繼而的樂段描寫了祝英台在梁山伯墳前向天哭訴,聲淚俱下的悲慘場面。這裡運用了京劇中倒板和越劇中囂板的緊拉慢唱手法,發展出哭靈投墳的情景。在獨奏小提琴奏出最後一個樂句,鑼鼓弦齊鳴,祝英台縱身投墳,全曲達到最高潮。 
第三部份 再現部(化蝶) 
笛子和古箏將音樂帶入了輕盈飄逸的神仙境界,加上弦樂群重新奏出愛情主題,琵琶感人地再度歌頌出了充滿詩意的愛情主題旋律,繼之而起的主題旋律變化於原主題旋律,全團歌頌了梁祝之間堅貞可貴的愛情,表現了人們的美好願望和想像─梁祝化成一對彩蝶,展翅雙飛,翩翩起舞,永不分離,人們永遠祝福著他們淒切動人的愛情。 

「生前不能共羅帳,死後天上成雙對, 
 千年萬年不分開,梁山伯與祝英台」


嗯...拉拉雜雜看了一堆,大概了解樂曲的改編內容和不同於原交響樂版本的樂器內容了吧!那麼,讓我發表一下我對於琵琶版梁祝的感覺.

首先,既然是改編,或許會有作曲者原意是否被扭曲的爭議,不過我想改編的作曲家何占豪本身也是梁祝作曲家之一,這方面的問題應改是比較不重要的;那麼,我覺得比較有話說的,就是樂團樂器性質和音響差異;以低音來說,很明顯的改編到國樂團上來之後,原本樂曲的許多低音是不足的,連中音域都被牽連到;原本交響樂中的低音銅管和提琴部拉到國樂團上分給中低管樂及革胡(或提琴)來看,聲音不夠厚,同時因因為樂器性質ˋ音域不同的關係,改編中還犧牲了部分的中低音聲部;同時原本的國樂低音編制本就略顯稀少,先天不足,後天又失調的情況下,以國樂團來說,低音的表現力降低是不爭的事實,同時略為影響了樂曲當初譜寫時考量的主旋律及和聲伴奏音量,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抗婚的低音銅管主旋律;在交響樂中清清楚楚,在國樂版中(提琴和低笙)則不敵高音管樂群的夾攻音量;那麼,這個問題相信對表達樂曲原本應有的音響考量是有相當程度的影響的.

以高音來說,國樂很明顯的就較有強烈的個性和亮麗的表現;同時也因為音質的關係,或許也有些人會認為"國樂器的獨特音色"更能表現中國式的情感;同時,原本已經相當優美的梁祝主旋律在華麗的眾高音齊力表達下,當然是更清楚;甚至更有感染力,但是;也因為改編音域的關係,或許常常會聽到轉換高低八度的樂句;這樣能不能令人接受,相信每個人有都有不同的意見;同時也因為國樂器個性強烈的關係,造成所謂音質打架的情形,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這從版本中,改編者刻意加重笙的份量可以感覺的出來改編者刻意利用笙溫和的音色去協調整個樂團的音色;那麼效果呢?

「孤臣無力可回天」;效果是有,但是孤掌難鳴,畢竟樂團不是靠一個樂器聲部就能達到所謂和諧的地步的;所以,以整體樂團音響來看,低音在下;交響樂團是個正三角形;國樂團則是個上高下窄的梯形,甚至有點接近倒三角形;這樣的音響對習慣於交響樂團的人來說,可能覺得刺耳難以接受.但我自己認為,欣賞國樂改版的梁祝,應當把注意力放在情感的表達和音色的變化上;先不論有沒有"中國樂器音色比較能表達中國式情感"的理論正不正確,在情感的表達上,我相信感性的國樂器是比理性的西方已制式化樂器來的更有表達感情的能力;光以改變音波的振幅(揉弦)或扭曲音高的泛音來看,國樂器採用的手法不但多(上面兩點還不包括滑音等微分音技巧),同時幾乎是每個樂器都具備這樣的能力,有的豐富的程度甚至到光以這些技巧就成立一個新的流派的程度;沒想到國樂器簡陋必須以較大人力下手演奏的缺點,卻使的它更具備操作上的個人變化;所以以情感表達力來說,國樂器更接近聲樂"唱"的自由度,富有濃厚的感情;而以後者來說;個性強烈化的國樂器雖然會造成融合上的困擾,但也造就了層次感豐富的音色變化;而國樂曲如果能善用這些音色,在音色的交互變化ˋ支援上多所著墨,那麼國樂曲至少就具備了讓人欣賞注意的條件了.

用這兩點出發去看國樂版梁祝,那麼我相信一定也能在改編的國樂梁祝出聽到收穫;同時,對於其他一樣由交響樂移植改編到國樂團上來的作品,我想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欣賞方向.

用琵琶來改編原本是小提琴協奏曲的部分,或許也有很多人不習慣弦樂一貫的連綿音色被強烈的顆粒性音色所取代,認為破壞了原本樂曲的圓滑度及表現力;但在我看來,琵琶的音域寬廣ˋ音樂語言豐富ˋ音準演奏的穩定,在這種種看來,琵琶的確是梁祝改編的好角色;原本小提琴弦樂的流暢特色改編後,反而活用了彈ˋ挑ˋ帶輪等琵琶的特有技巧,加上四弦掃音可以彈出原來小提琴的四弦合音;大大強化了其音樂表現力,在眾多國樂改編版本中,算是相當有特色,值得傾聽的版本.

琵琶梁祝在我手上有兩個錄音版本(市面上大概只有這兩個),列出比較:

  

1.潘娥青 與 上海電影民族樂團
中國龍發行 JRAF-1101

 

2.何樹英 與 上海民族樂團
HK發行 8.880012



或許有些人會感覺奇怪,只有兩個版本為什麼有三張CD圖片呢?原因是因為中國龍的版本早期和現在的封面是不同的,但錄音內容是一模一樣的;所以就有了三張圖.想當初自己只為了新封面比較漂亮結果就又心痛地下手再買一張,中國龍實在得頒發最佳支持獎給我才是.

先談談HK的何樹英版本;這個版本錄音時期較早,最大的特色是剽悍的音樂風格;全曲只花了25分鐘就飆完了;而伴奏的上海民族樂團想當然爾也是展現了它的瀟灑本色,風味十足,樂曲黏密;兩者配來還真有點絕配的味道;尤其在小快版部分,我想一聽到的人可能會被充滿速度感和節奏性的音符所震撼;以各聲部的表現來看;笙略顯小聲了些,但是嗩吶和弦樂表現的挺精采,充滿原本梁祝越劇曲調的風味;另外革胡的表現也挺搶眼,滑音和揉弦用的不亦樂乎,甚至有點誇張到影響了音準,但更富歌唱性的演奏手法,顯的在表達感情方面相當成功突出;樂團整體編制整齊;聽來可以說是十足過癮的梁祝新詮釋.

以錄音來說,雖然帶點雜音,但是尚算清晰;尤其錄音的地點似乎是反射性相當強的音樂廳,殘響不但長,連麥克風的收音都給予人很遼闊的立體感;整體錄音的感覺和現代的國樂錄音相當不一樣.附帶一提,何樹英靠這首一曲成名,可以說是一曲歌后,但移民加拿大後可能少有練琴;但在很久之前北市國的傳統藝術季,臨陣脫逃(聽說是尿遁),造成當時團長陳橙雄對著音樂聽後台大喊開門的史無前例場面;呵呵,聽聽她在CD裡十分傑出的剽悍表現,實在難以想像也會有生疏的時候.
再插一句話,上海民族樂團和指揮夏飛雲的組合,還真的只能用"黏的亂七八糟"來形容(^_^);樂句圓滑順暢,音樂的承接作到幾乎"無接縫"的感覺;沒想到上海人軟語呢儂的溫吞樣,來到了音樂上也嗅的出味道;這樣好不好,也很見仁見智,在我以上的說法似乎是褒,但是也或許會招惹來"準則準矣,但是音樂性不夠細緻"的批評.

中國龍的版本錄音較晚,指揮是黃曉飛,她對地方戲曲的研究可以說是有一定功力,同時在國樂現代作品的詮釋上也蠻有她個人的想法;這一個版本她和潘娥青搭當演出,速度四平八穩(27'32"),聽來相當舒服.潘娥青對這首曲子掌握的也相當成功,他並沒有一味的耍弄彈撥樂器的技巧和自身的功力,基本工相當紮實的她,走起梁祝來令人神往,輕鬆寫意的勾勒出梁祝的深情款款,尤其她的輪音相當好,具備顆粒性又不失圓滑,技巧掌握上也很得心應手,用耳機聽他彈琵琶是很棒的聽覺享受,尤其在27分鐘多的演奏下仍然平穩悅耳,非常不容易.
伴奏的中國電影樂團也具有一定的水準,尤其笙的表現相當出色,不但兼顧了國樂的獨特柔美音色,更帶出了整體的交響效果,雖然有時候音量大了一點,但是表現實在令人激賞.這個團的二胡ˋ笛子表現中規中矩,但是他們很能配合樂團,在整體表現上不但稱職,而且在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結果下有時候反而有令人驚艷的表現,聽起來很舒服.我也很欣賞他們的打擊,音量控制的非常好,在樂曲中不但順利帶動樂團的氣勢,更能兼顧動感和美感,和HK版一味的震撼感覺完全不一樣,適合喜歡另類打擊風格的人.不過還是有美中不足的地方,梁祝的另外一個主角-革胡就顯得的功力不夠(可能是樂團編制不足的問題),很多地方張力都不夠,至於團中的嗩吶比較小聲些,技巧也少些,或許和樂團比較融合,但表現力就差了些,基本上整曲帶出了該有的感覺,尤其是在化蝶的時候,平穩的速度和均衡的樂團音響,更加添益了原本的美感.
以錄音來說,音場似乎是低沉了一點,但低音部並未因此而加強;在其餘方面都還算不錯,只是帶點樂聲的混濁感,但大致上不影響傾聽的過程.

兩個版本來說,最能著墨比較的就是速度;何樹英雖然以較快的速度達到了快版熱烈歡快;並且和慢板對比出了強烈的不同;但在此同時她也失去了些表現旋律線條美感的機會;而潘娥青以較慢的速度,卻能紮紮實實的展現她美好的音色音質,以較明顯的左手技巧將旋律的美感徹底發揮;相較之下,是各有所長的,正所謂有一得必有一失.

對聽眾來說,心思細膩ˋ感情豐富的人或許較偏愛中國龍版,而愛恨分明ˋ起伏觀念強的人可能就較偏愛HK版;但在我聽來,青菜羅蔔我都愛,全部照單全收,相信大家也像我一樣不會這麼排斥才對!

梁祝版本奇多,可能不下百張:自己家裡大概就有將近30個版本,不知道是不是有網友有這個"雅興"(瘋了!!??^_^)把這些版本的照片一起集中來個大展示,讓大家開開眼界?

走筆至此,相信看習慣我文章的人也該知道我的下一句話..........
「沒錯!!還不趕快找來聽!!」


編後按:站長這裡還有一個版本,看看封面吧!

何樹鳳 / 中國廣播交響樂團
威聲音像 VSD-3005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62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