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秦兵馬俑幻想曲」

文:peterkim 2000/01/17


各位網友;這次我們聊聊一首好曲子:「秦兵馬俑幻想曲」;之所以用聊,是因為我覺得我沒有「論」的資格;再來,我希望欣賞音樂讓大家抱著輕鬆的態度,會更有洞燭樂曲美感的能力.

秦兵馬俑幻想曲是彭修文於1984年3月觀秦兵馬俑有感,伏案奮筆一氣呵成的作品(說的實在有點神),創作了這部富於悲劇色彩的作品。它以擬人化的手法表現秦末兵久戍不歸、思鄉心切的痛苦與憤怒心情,間接地揭示了秦始皇窮兵黷武、炫赫武功的淫威殘暴;飽含同情地訴說了苛政之下離人嫠婦的悲愴淒涼。逝者如斯,空留下默默無語的兵馬陶俑,成為歷史的見證。 

全曲共分三段:
(一) 軍整肅,封禪遨遊幾時休? 
描寫士兵們護衛皇帝外出巡行,跋出涉水,日復一日。音樂開始是暗弱朦朧的,就像天將破曉時分遠處傳來的聲音:有士兵的腳步聲、武器盔甲和各種行軍用具的碰撞擊聲。不久,彈撥樂器(中阮、大阮)奏出了軍隊行進的主題,音樂不斷加強,天色大亮,甲仗鮮明的軍隊正浩浩蕩蕩地行進在原野上,軍隊主題完整地由嗩吶吹奏出來。接著,音樂一個轉折,由二胡奏出一段略帶愁苦的旋律,這是士兵們的思鄉情緒;小堂鼓接著奏出一段鼓點,引出大鑼大鼓的輝煌音樂,象徵皇帝的儀仗,這段音樂的前半段是威武雄壯的;後半段則是細吹細打的音樂,象徵一群宮女侍侯皇帝。音樂幾經轉折發展,進入了一段緊張的氣氛中,終於鳴金收兵。安營紮寨,一天的行軍結束了,暮色正美麗。 

(二)春閨夢,征人思婦相思苦 
夜深了,巡營的更鼓聲,不斷地在大地上迴響著。忽然傳來一陣鳴咽聲,古老的壎吹奏出一段思念家人的哀歌,它觸動了士兵們的心弦,情不自禁地,大家應和著唱了起來(由阮和琵琶等彈撥樂器演奏)。胡琴的震音、管樂下行帶半音的短句,彷彿夜風搖動樹梢,使人頓生涼意,頻添淒涼。不急不徐的梆子聲,又引出了另一幅畫面,古箏奏出一段深沈含蓄的音樂,像一位婦女,夜深時在河邊搗衣,疲倦不支的她,慢慢地進入了夢鄉:這是一個清冷秋夜,月光照在河邊,她想起送丈夫從軍時的種種情景,如今他在那?猛然間,看見丈夫就在面前,千言萬語一時全湧上心頭,中胡和柳琴以二重奏的方式表達了這種互相傾訴的情緒……….。忽然一聲鑼響,好夢驚醒,新的一天到來了,軍營中又是一片緊張忙亂的景象。 

(三)大纛懸,關山萬里共雪寒 
軍隊又上路了,還是行軍,還是皇帝的儀仗,音樂是第一段的部分再現,但有了某些變化。天氣逐漸轉涼,陰雲四合,寒風呼嘯,慢慢地飄起了雪花。第一段中士兵思鄉的主題旋律變了,嗩吶吹出的行軍主題也顯得更加悲壯蒼涼,音樂彷彿在向蒼天發問:什麼時侯我們才能回鄉與親人團聚?最後,音樂結束在強烈的吶喊聲中。 

聽完的感覺我想用一句話形容:悲情美的震撼,我的感受的確是如此.

一開始的吊鈸和管子構成了神秘的感覺,低音部的朦朧節奏將氣氛襯托出來,繼之而起的是中阮和大阮,一種很棒的聽覺享受(彭大師似乎對中阮大阮情有獨鍾;他在作曲中善用阮的功力,是許多作曲家中難得一見的),再加上琵琶的引子帶出嗩吶的軍隊主題,聽到這裡我只能用"驚艷"二字形容我對彭大師對中國民族樂器和配器功力之深了;他完全把中國合奏樂的配器寫到了一種獨特的中國藝術交響美;像彈撥樂器是國樂中最值得自豪的地方(因為西樂很少這種樂器,也做不出那種效果..)而彭修文硬是把把他表現的淋漓盡致,佩服!而二胡的弦樂構成具強烈節奏性的伴奏,帶著相當不同其餘作曲家一貫使用弦樂的手法,感覺上他已經把中國樂器所謂的"交響性"先為後人提了一盞明燈,讓大家不斷驚嘆之餘,還能有所創新;後面的二胡旋律就是蠻傳統的弦樂使用慣例,一相比較之下,實在令人印象深刻;而嗩吶的軍隊主題段落,我想也一定讓聽過的人印象深刻,精采的擊樂加上剽悍有勁的嗩吶群,活生生的軍隊幾乎是衝到了你面前了說;第一次聽到秦兵馬俑,我想幾乎每個人的第一印象,就非嗩吶莫屬.
緊接那一段細吹細打的音樂突然讓我有江南絲竹風的感覺,小鑼的節奏很漂亮,整段音樂令人印象深刻,在大合奏中是難得一見的細緻國樂表現;末尾速度略略加快,全團幾乎是用盡全力拼出氣勢和震撼感;我想,全曲光聽第一段,就有值回票價的感覺.

在第二段主題中,模仿報更的鑼鼓深夜打擊和中音笙營造出的氣氛棒呆了;使壎的獨奏更哀淒(一段真是可怕,模仿軍人的思鄉之歌可以說是維妙維肖,半夜聽到都會起雞皮嘎搭),緊接的彈撥(這裡的阮也相當引人注目)和伴奏的弦樂又把彈撥的特色再重奏中再度表達出來了;緊接著的動人旋律,透過古箏牽引,由琵琶伴蕭及弦樂詠出,這一段淒美的程度可以說是和梁祝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跟隨其後的中胡和柳琴的二重奏,真是美呆了;中胡幾乎是英雄式的悲歌(我差一點以為是真人用唱的),柳琴的應和把這個才發明不到30年的國樂器特色表達出來,聽完這一段可以說是心靈上的洗滌,感覺真的是一種很奇妙說不出來的感受,您只要聽聽,我想您會明瞭我心中的感動....提到這裡不得不提一點,這首曲子的彈撥表現真的是可圈可點,像阮的表現是我看過大合奏中最棒的一種表達手法,琵琶的激情,柳琴的溫柔深情...國樂的彈撥特色讓人感動.

第三個主題讓我看到了同樣旋律但因配器節奏的不同給出完全不同感受的國樂作曲手法,悲壯的音符讓我閉上眼睛就能感受到當時秦兵的深深吶喊和無奈;悲壯,除了悲壯還是悲壯...很少有音樂能給我這麼深刻的心靈感受;曲終,我被音樂牽動的感情仍久久收不回來

總結全曲,真的是國樂大合奏中難得一見的悲壯風格大曲,粗曠處豪邁壯盛;細微處細膩動人,一首曲子兼具動態美和情感美,實在令人難以相信這是一首「伏案奮筆一氣」呵成的作品.

不過,或許有些人覺得整首曲子起伏極大,尤其是第二樂章只有幾件樂器獨奏(輔以輕伴奏),感覺作曲者似乎有點做作刻意去營造那些感覺;不過我覺得曲子的主題是幻想曲;自然便是作者在幻想之下的作品,我們應當欣賞的是他幻想的內容ˋ類似電影場面的過場起伏ˋ樂團精采的音響及作曲者的配器巧思;如果硬要以曲式或者嚴格的古典作曲觀點去看這首作品,未免流於小題大作;彭修文老師寫曲子,一向很習慣聲稱他的音樂非雅非俗;他的用意就是想讓聽眾去聽他曲子裡的內涵意境,去感受他常常自我謙稱自己作品的"可聽性",而不是拘泥於理論上.


秦兵馬俑幻想曲在市面上總共有三個錄音版本,全部都是彭修文親率子弟兵中廣民族樂團演出,在此列出比較:


福茂2006「秦兵馬俑幻想曲」

 


雨果HRP 761-2「秦兵馬俑幻想曲」

 


中國唱片CCD 97/748「彭修文作品專輯」


另外,國內的三個職業國樂團全部都表演過這首曲子,中山國樂BBS站的站長DJ有作過介紹,大夥兒可以到telnet://140.117.11.2的國樂版精華區觀看.

福茂的版本,最大的特色莫過於剽悍具有速度感的軍隊嗩吶主題及完整的樂團編制(中廣全員到齊);尤其它一貫福茂自己錄音的本色,超大的Echo迴響;所以當中阮大隊出來時,可能會有一堆人被嚇到(中阮也能這麼猛?太恐怖了),這是錄音上的一種技巧,但有好有壞,好處是整個樂團有相當漂亮的堂音,只要樂團整齊一致,樂團整體的音響性是相當聲勢攝人的,而中廣便發揮了本身長期訓練的嚴謹演奏風格,把這個特色發揮的淋漓盡致;所以這個錄音版本演起來氣勢磅礡,令人不記住也難.
但在此同時,也帶來些許缺點,首先是部分聲部會因為麥克風的收音不當造成被其他聲部蓋掉或模糊掉,雖然音響開大聲點一樣可以聽到,但畢竟不夠清楚,這個缺點尤其在弦樂伴奏及部份中低音樂器伴奏打後半拍時相當清楚.

雨果的版本,特色是一貫清楚乾淨清晰的錄音,各部樂器清清楚楚,令人能夠更清楚這首曲子中許多引人注意的精采配器技巧;同時,這個錄音是彭修文大師較晚期的錄音,詮釋略為不同,尤其是在第一樂章裡節奏變慢,旋律不再流暢,彷彿士兵們步伐也不再穩健;取而代之的是充滿不甘心的情緒,全曲更濃濃的帶著無奈的氣氛,這個版本,彭修文似乎想要更深入表達士兵內心及時勢的無奈;同時,也因為樂曲錄音清晰乾淨,第二樂章變得更清楚,不需要調高音量,便能輕易的聽見許多聲部更細膩的表達;綜合這些,都算是雨果版本的特色.
不過,雨果的版本不乏缺點存在;首先是錄音的編制,一聽就知道人數相當少,大約只有30到40人左右,麥克風都必須擺的很近,以利收音後以錄音混音技巧彌補,整首曲子於弱奏處缺乏朦朧美,於強奏處又缺乏氣勢和魄力,在表達曲子意境上,有很不利的立足點;彭修文的曲子在音色的變化上相當豐富,需要許多樂器去"疊"出種種強弱起伏的音色,以這一點來說,雨果的錄音並不完美;同時也因為混音的關係,聽起來實在是不像真正在聽樂團的感覺,每個聲部雖然清晰但分離度很高,和聲之美難以表達,同時,聲部之間互相支援去疊出音色的感覺,似乎被剝奪了.

中唱的版本,聽來是似乎是早期LP上轉錄的錄音,聽的出來錄音的器材有點簡陋,同時還偶而可以聽到LP的小小細微爆音;這一版的錄音土味十足(嗩吶群超霹靂的大聲),速度只比福茂慢一點;錄音方面,樂器的定位感和清晰度尚可,但整體的感覺有一點糟糕,演奏上也不如前兩個版本的講究,有一點敷衍的感覺;唯一可取的地方大概是第二樂章兼具前兩個版本的優點:清楚且不減淒美,除此之外,似乎沒有可以引人注意的地方.

整體來說,我還是偏愛福茂的版本;既然是幻想曲,我想整體的情緒感覺都很重要,尤其這一首曲子有許多氣勢磅礡的地方,必須大樂團才能作出和擊樂相抗衡的厚度和音響;因此以福茂的版本來說,可以說是符合以上的條件;同時對於樂思的表達方面,這個版本或許顯的深度不夠深層,但是卻不減它錄音的經典地位;尤其我想它的速度感和魄力一定會使許多樂界年輕的朋友們愛慕至極;一方面我的音響不算太差,福茂錄音的問題在我的音響上只要音量調大,不管是演奏及詮釋方面幾乎是沒有缺點可以挑剔的完美,所以它的錄音方式並不影響我對它的欣賞.
不過,雨果版本也有它相當可取的地方,雖然聽來或許不那麼完美,但對於樂思的重新省思和整體樂曲的結構內容更進一層的了解,這個版本無疑的是相當優秀的版本.
至於中唱的版本,我想在具有以上兩個版本之後,應該是沒有存在的必要了^_^;偶而會拿出來聽聽第二樂章吧,順便追思已逝的彭大師,緬懷先人一番了.

不要遲疑了,再不趕快去聽,就來不及了!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61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