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琴四重奏之華樂發展困境

文:琴聖 2000/01/09


1999年12月12日,新加坡華樂團呈獻了一場被本地華樂界列為『前所未有的音樂會』-胡琴四重奏。其樂器組合是完全按照傳統西洋弦樂四重奏的模式,並採用中國拉弦樂器高胡,二胡,中胡與革胡。由于本地華樂團自八十年代起改用大提琴,革胡這個樂器在新加坡已相當罕見。在國內,還適合演奏的革胡估計不超過五把。胡琴四重奏成員潘語錄先生因考慮過音色融合度的緣故而決定採用革胡。

除了些膾炙人口的華樂曲目,音樂會還包括了幾首較『前衛性』的作品。大體上演出蠻成功。不過,有兩首曲給予了我深切的感觸。

最令我難忘的是開場的『迎春花』。本以為是指在春節常聽慣的那首,怎料到在作曲家何志光的筆下卻變成了像Kronos前衛弦樂四重奏一般演出的曲目。很失望的,作曲家完全沒有考慮胡琴的特殊演奏手法與限度,聽起來整體效果顯得力不從心。有許多突強突弱的樂段,在音量有限的胡琴是不可能有好效果的。尤其明顯的是低音聲部缺乏暴發力,音量太小,音色不夠飽滿。這到底是華樂,還是西洋樂的仿制品?我仔細瞧瞧聽眾的臉色,有幾個較年長的,似乎被弄糊涂了。一些旅客,還一直皺眉頭。雖然為了創新,往往得打破傳統,而中國音樂的定義,也一直在改變;我還是認為,他們在創新的過程中,喪失了太多。

接著的『粵曲三章』(旱天雷、平湖秋月、和春郊試馬)基本上只是借用原來的旋律,演奏形式跟傳統廣東音樂不同。其實,華樂已不是非一般的傳統樂種,而是建立在傳統中國音樂的基礎,加上現代特點的音樂。至于什麼是『地方味道』,每個人的見解都不一致。音樂學家曾發現,在中國寺廟演奏的江南絲竹,跟他們在音樂學院所聽到的,區別及大。我們是否應該向音樂學院的教授學習江南絲竹,還是廟堂的道士?華樂至今大體上還是區域性的。這或許就是華樂發展的困境。華樂的根源來自傳統樂。完全脫離傳統,就等于破壞華樂的本質。相反的,死按照傳統就無法發展。

中國文化根源很深,這是我們中華民族應值得驕傲的。惟有繼續把現代文化的精華同化在中國音樂文化體系,中國音樂才能發展與同時保留其生命力。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60

回到餘音繞樑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