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傳統中國音樂的世界-為入門者而寫

文:許克巍 (2003/10/20)


中國傳統的樂器和演奏形式,是世界上最豐富多樣的,這和中華文化悠久的歷史、廣大的幅員,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如果僅從打擊樂器來看,中國傳統的打擊樂器就有數百種,譬如鼓來說,有大鼓、小鼓、堂鼓、板鼓、排鼓、手鼓、鈴鼓、太平鼓等,而單單山西的「絳州鼓樂」就將鼓分為數十種,而這僅僅是鼓的分類而已,依此類推,還有其他的打擊樂器,如金屬的鑼、鈸、鐘、鈴,石類的罄,木類的木魚、梆子、板等。如果從我們日常生活認識的樂器和演奏形式來看中國的樂器和音樂,我們一定會驚訝的發覺,怎麼會這麼多樣,這麼豐富。這主要是因為我們平常大部分接觸的都是西方音樂,因此對於音樂的認知就以西方音樂為標準,譬如樂器的獨奏,一般人都知道有鋼琴、小提琴、大提琴、長笛的獨奏等,還有二重奏、三重奏、四重奏,有小型室內樂,有大型管弦樂和交響樂,說到音樂家,巴哈、莫扎特、貝多芬,幾乎人人都知道,因此,對於西方音樂的認識和欣賞,我們幾乎沒什麼障礙,因為平常電視、電台、CD到處聽的到,買得到,反而是傳統中國的音樂,變的比較陌生,甚至不知道如何入門,不過這的確存在這樣的問題,因為中國音樂包含的形式和種類實在太多樣了。

中國樂器可以分為吹拉彈打四大類,每一類都有個別獨奏的形式,譬如吹管樂器的笛子、嗩吶、笙,拉絃樂器的二胡、高胡、中胡,彈撥樂器的琵琶、揚琴、古箏、柳琴、阮等,每一種樂器都可以以獨奏的方式表演,除了這些國樂團常見的樂器,還有其他地方性的樂器,譬如板胡、京胡、管、葫蘆絲、巴烏、馬頭琴等,也經常以獨奏的形式出現;此外古琴,雖然不常見於一般樂隊中,卻是傳統中國最重要的樂器之一。上述樂器除了以獨奏形式出現,我們平常看到的,就是以大合奏為主,除此外,也有以重奏和小合奏的方式演奏,而這正是傳統中國音樂極具特色的部分,這樣的特色主要表現在地方風格,例如廣東小曲,是以高胡(粵胡)為主的小合奏;江南絲竹,是以琵琶、二胡、揚琴、笛子四件樂器為主的小合奏,還有小型的鑼鼓樂、大型的吹打樂等,在不同的地方都有不同的表演形式。

因此我們發現,要認識及欣賞傳統的中國音樂,真的必須具備一些基本的認識,譬如要對歷史有概念,這樣欣賞古琴和琵琶的古曲,就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琵琶最著名的武曲是「十面埋伏」,講的是劉邦項羽爭天下的戰爭故事;「塞上曲」講的是昭君出塞的故事;古琴「胡笳十八拍」,講的是蔡文姬歸漢的故事;「瀟湘水雲」是南宋郭楚望面對浩瀚江水興起國破山河在的感慨。除了對歷史要有概念,對不同地區的民俗文化也要有一定認識,如雲南是歌舞海洋,這裡的民族喜歡唱歌跳舞,常用的樂器有葫蘆絲、巴烏;蒙古是草原,這裡的人喜歡拉開喉嚨用假嗓子唱歌,樂器有馬頭琴、笛子;另外看到樂器,就可以大致分別是屬於哪裡,譬如京胡、板胡、梆笛屬於北方,粵胡、曲笛、二胡(或稱南胡)偏南方;此外還有一些地方有專門的演奏形式,如廣東音樂、江南絲竹、西安古樂,絳州鼓樂,河南打溜子,潮州鑼鼓等。

為了讓一般人方便進入中國音樂的世界,筆者特別建立欣賞中國音樂的三個座標,讓大家在欣賞中國音樂時有一個清楚的依據,以下分別來介紹:

第一個座標:時間

時間的座標主要是在“古曲”和“近代曲”之間做一個分野。在傳統國樂曲中,常會聽到一些不知作者為何許人的“古曲”,譬如像「月兒高」「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等,這些被標為“古曲”的樂曲,和目前我們一般較熟悉的近代創作曲,不論是旋律的語法、曲式的結構和感情的表達方式,都有很大的不同。近代中國的樂曲受到西方主題音樂很大的影響,而所謂的「主題音樂」通常是句數完整、講求對仗、由較多音符構成的一段優美旋律。這個旋律中音符和音符的空間較小,而且關係密切,不能分割,少掉了一、二個音就會對主旋律的結構造成很大的影響;反之,中國的“古曲”的旋律就自由多了。

一般古曲的「主旋律」很少由成串不可分割的音符構成,它的主要旋律很可能是由一個小節、二個小節片片段段的小句子所組合,每一個小句子中的音符的空間也是極大(音符和音符中間的距離是要表現一種空間感,而不是表現旋律圓滑的橋樑)。所以古曲旋律的圓滑度、優美度雖然不如近代曲,但是因為句子的組成可以自由拆卸,音符也可以增減,整體聽來非一成不變的固定旋律,反而有一種處處生機的擴充感。儘管古曲的曲調聽起來較生澀,但只要調整原有的欣賞角度,反而會因古曲中「單音」的突出與重要,而感受到每個個別音符的豐滿與無限。

再從曲式結構來看,近代國樂曲大量模仿了西方三段體及奏鳴曲的型式,幾乎都是快-慢-快,樂章和樂段截然分明的曲式。習慣了這種 〝清晰〞結構的樂友,一下子要接受找不到頭、找不到尾、段落劃分不清楚的古曲,一定無法馬上適應。傳統古曲通常是由一段段類似「曲牌」的旋律,有機組合在一起;也可能是由一個主題經過不同的變奏聯結在一起;或是一個旋律拆開頭尾,中段夾入其他「曲牌」或旋律而成。而形成一首完整樂曲的最大前提,就是是否符合了「起承轉合」的完整結構,這個結構是否表達了一個完整的情緒,假設一首樂曲符合了前述條件,則有沒有快慢板就不是重要的考量。像二胡傳統曲【二泉映月】,整首樂曲都在中慢板的速度中進行,可是從沒有人認為這是一首不好的樂曲,也從沒有人認為它表達的不夠完整。

古曲音符簡潔,情感的表達較樸拙

古曲猶如一篇「文言文」,音符簡潔卻涵義深遠,情感的表達較樸拙,而與近代曲鮮明的風格、亮麗的情緒,形成一種很強烈的對比。近代曲經常一聽就知道訴說的是什麼,而古曲往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浸淫,才捉得住一絲情感,所以一般人比較易於接受近代樂曲帶來的立即滿足,而懶得花時間在情感上有較多隔閡的古曲上。

流傳至今的傳統古曲,都是經過一代又一代的音樂家、演奏家,在實踐過程中將自己的心得和見解,點滴加上去而逐漸形成的,不比近代樂曲大多只由一個人創作,只代表個人的見解。一首古曲可以說是由一個共同的意識所完成的,正如儒家、道家、佛家思想之於中國,古曲中隱藏的內涵,也傳達出一群人由生活經驗中凝鍊而成的思想。當我們能從時間的分野上分出「古曲」與「現代曲」的差異,再以不同的角度來欣賞,將更有助於我們進入各個時空不同的情境中。

第二個座標:空間

中國地域廣大,山川水土各有殊勝,在不同的地理環境中孕育出不同的人文風俗,自然,語言、生活習慣、民情好惡的差異就全部反映在音樂上。江南風景秀麗、物產豐富、多山多水,人民講話較溫婉平順,音樂便也表現出這樣的特質。像「江南絲竹」的小、輕、細、雅,旋律多級進進行,情緒較放鬆,音色也柔和飽滿,充分顯現出一片和樂安詳的水鄉澤國氣氛。而往西南走進雲貴地區,因為多山,旋律線的起伏就比較大,加之林木茂密,溼氣較重,曲調便傾向小調的風格,又西南少數民族極度喜愛唱歌跳舞,所以節奏變化多,也極富跳躍性。

中國音樂富含地方特色 反映不同的人文景觀

中國北方氣候乾燥,多大山卻少林木,高原常黃土漫漫,人民生活多困苦,所以音樂高亢激昂、情感粗獷、音符多跳進,曲調也較強烈有個性,像吹打樂、嗩吶、梆笛等,都是很典型的北方音樂和樂器。而到了蒙古的大草原,在一望無際、大地合一的開闊環境中,嘹亮、蒼茫、孤寂的情緒就成為蒙古地區音樂的特質,寬廣的人聲混著假聲以及嘶啞的馬頭琴,也就是陪伴蒙古人民走過這片草原聊以自慰的工具。

多彩多姿的地方音樂是中國音樂最大的特色,也是中國音樂最大的寶藏,在欣賞中國音樂時,除了先以時間為經區隔外,接下來以空間為緯來認識不同地區、不同民族音樂的特殊風格,就成了第二個重要參考座標。習慣現今西方交響樂團,鋼琴與小提琴單一、純淨、和諧音色的朋友,對於「五味雜陳」的中國音樂是比較難以理解和接受的,但假若跳脫既有的欣賞觀念,去聽聽這些由生活中孕育出來的聲音,去體會他們的人及背景,去感受他們根植大地的生命力,或許,對於中國音樂的本質和中國音樂的遼闊將會有更深的認識。

第三個座標:樂器本身

中國每一件樂器都有一樣的特性,樂器語法、旋律線條、演奏方式都各有一套完整體系的美學觀,假若以同一標準來看待不同的樂器,都將失之偏隅而難窺器樂曲的全貌。在眾多國樂器中,古琴與琵琶是最早發展為一個完整的獨奏樂器,二胡系的弓弦樂器和笛子等吹管樂器,則多脫自地方戲曲的伴奏,於近代才逐漸成為一件獨奏樂器。所以二胡和笛子的樂曲帶有濃郁的地方色彩,旋律性較強,而古琴、琵琶多為古曲,旋律性較弱。

中國獨奏樂器的演奏手法表現中國音樂審美觀

古琴和琵琶都是用左右手直接與弦接觸,用撥彈的方式發聲,不過由於古琴沒有品柱,單音的自由度更大,常使用「綽」、「注」的滑弦指法填滿音與音之間的空隙,產生虛實相映的對比。又古琴和琵琶皆不擅長旋律性的表現(此為中國彈撥樂器的共通特性),但弦的軟硬適中,適合左手吟揉推拉,音的幅度可隨演奏者的心境自由控制,產生不同的韻味。反而由此發展出中國獨奏樂器演奏手法的最大特色,也由此產生一套和西方音樂不一樣的審美觀。

二胡和笛子的演奏感覺和西方的小提琴及長笛較類似,但二胡是蒙蟒皮,沒有指板;笛子以竹膜共振,沒有機械按鍵,在音色上與西方不同,演奏手法上人為的因素也更多。笛子在南方崑曲系統發展出來的曲笛,音色較淳厚,講究氣韻、深遠;在北方梆子系統發展出的梆笛,音色嘹亮、高亢,並在管樂興盛的北方,創造出許多氣息與按指配合的吹奏方式。二胡是中國樂器中最易抒發情感的樂器,近年來已有不少作曲家為其創作了許多好聽的樂曲。

在不同的樂器演奏基礎下去聆聽各自的語法與特色,才能充分掌握器樂曲中的曲趣和意味,同是也會發現中國共通的審美觀,在不同的樂器上發展出異曲同 工的影響。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