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市國【丁魯峰胡琴藝術世界】錄音隨筆

文:孫沛元 (2002/08/05)


這次丁魯峰老師的音樂會,同時也進行了他個人胡琴專輯CD的錄製。音樂會是在 2002/08/02 於高雄市音樂館舉行,而錄音作業則是在演出前一天進行。

這次的曲目,包括有:

河南墜胡─《鬧台》

廣東高胡─《雙聲恨》

內蒙四胡─《牧馬人》

軟弓京胡─《百鳥朝鳳》

高音板胡─《大姑娘美》

雙千金板胡─《美麗的塔什庫爾干》

馬頭琴─《萬馬奔騰》

低音二胡─《二泉映月》

京胡─《夜深沈》

長短桿墜胡─《中州韻》

 

以下是筆者關於這次錄音的一些隨筆。

 

雨果----易有伍

錄音是在 2002/08/01 進行,上午開始裝台。由於錄音時必須針對各個曲目的情況,來調整樂隊的隊形,以及收音麥克風的擺設,音量平衡等等,因此正式錄製之前,有一段相當長時間的作業過程。

下面這張照片,是樂隊大致就緒,指揮閻惠昌先生正在排練一些樂段,而錄音師易有伍先生(左方藍色上衣者)正在調整麥克風位置。

此次負責錄音的錄音師,是我們樂團經常合作的雨果老闆----易有伍先生。下面這張照片,是舞台後方的房間內所拍攝的,也是全部錄音作業的中樞。

從照片中,可以看到,雨果錄音的基本設備其實相當精簡:兩台 MIXER 以及一台硬碟錄音的機器。易有伍先生說攜帶錄音器材進出海關,手續相當麻煩,因此設備愈是精簡愈好。

從照片中還可以看到,有兩樣重要的配備。譜架上的總譜,以及桌上的麥克風。由於易有伍先生也具有豐富的樂隊指揮經驗,因此錄音時同步閱讀總譜,對有問題的地方立刻做紀錄。待錄音過程告一段落時,再以麥克風告知舞台上的樂隊,剛剛的演奏那邊有問題。

所以,只要是易有伍先生操刀的錄音,一般來說都能較快完成,效率較高。

閒談之中,問及雨果網站的論壇,為何關閉之事,易先生告知因為有很多網友,竟然在雨果論壇討論哪裡可以買到雨果的盜版CD,或者以『劫富濟貧』來為這種行為作合理化的辯解,讓易先生覺得維持論壇已經失去了意義。

雨果的唱片,平均需要賣出約 3000 張,才能攤平製作成本。而除了其中少部份暢銷片之外,其他大多數銷售量並不那麼大,畢竟純國樂的唱片市場有限。所以一直以來,雨果出唱片大都是要依賴其他方面的資金挹注,才能持續出片。從這裡來看,不難想像盜版CD對於雨果的殺傷力有多大了。

 

指揮----閻惠昌

這次的錄音,樂隊部份的指揮特別邀請了目前擔任香港中樂團音樂總監的閻惠昌先生執棒。閻指揮曾多次與樂團合作,並擔任過高市國駐團客席指揮兩年。

下面這張照片,是演出當天彩排的時候拍的。由於意外摔傷膝蓋,閻指揮當天是帶傷上場指揮的,真的是相當辛苦。

閻指揮當年來樂團作駐團客席指揮時,在樂團附近租房子住,缺個洗衣機,而正好我也搬家,新的租屋處已經有洗衣機,我原來的那台正好轉讓給閻指揮。

為了搬運洗衣機,於是自告奮勇借了樂團的 12 人坐箱型車,與閻老師一路搖搖晃晃把洗衣機搬運了過來。其實那是有點危險的,因為一來我那時剛拿駕照不久,根本沒開過那麼長的箱型車(好馬747加長型)。二來那台車幾乎已經報廢,已經多年沒有保養,也沒有上路行駛,沒有在半路拋錨算是運氣不錯的。

那時我曾去找閻指揮想上指揮課,不過從頭到尾就上過一節課,不但沒碰到指揮棒,連指揮的手勢圖示也都沒有比劃。因為那堂課閻指揮把指揮專業要學些什麼,介紹給我,結果光聽到這些指揮所需要具備的基本能力,就讓我這個民間藝人傻眼了......

閻指揮到香港中樂團之後,短短幾年內就把中樂團又帶上了另一個高峰,相信未來中樂團的表現,特別是在CD錄製方面,會有更多令人讚賞的佳作。

 

胡琴----丁魯峰

丁魯峰老師是這次音樂會以及CD專輯的主角。這場音樂會使用的胡琴種類很多,筆者把其中可能比較少見到的幾樣,拍攝了一些照片供大家參考。

下面這張,是內蒙古的四胡

接著,是軟弓京胡

這個是馬頭琴

後台休息室內,各種胡琴排排躺....

軟弓京胡以及內蒙四胡的特寫鏡頭

 

丁老師第一次來高市國,記得是高市國創團之初,首次在國家音樂廳演出的時候。當時是由關迺忠先生擔任指揮,而由於身份特殊,不能參與正式演出,因此丁老師的演出,安排在中場休息時進行演出。

那時筆者也是擔任樂團中音嗩吶的演奏,不過那時還在唸書,還是兼任團員。那場音樂會曲目很大,加上丁老師的演出,所以印象中音樂會到十點半才結束,整整三個小時。

丁老師為人處事頗為瀟灑,雖然與大多數團員的年紀有一段差距,但是很快就與大家打成一片,而『丁大帥』的稱號也不脛而走。

這次錄音,筆者特別問丁老師是如何學習這麼多地區的弓弦樂器?原來丁老師當年隨樂團赴各地演出,足跡踏遍大江南北。每到一地,若樂團演出結束後離開,丁老師就選擇留下,學習當地最富有特色以及代表性的弓弦樂器。

所以的確是要下相當大的功夫,才能掌握這麼多種不同演奏技法的樂器,不同音樂風格的樂曲。

而且不要看丁老師年紀比我們大,那股衝勁可是沒人能及的呢!從錄音當天早午晚整天的錄音,以及第二天全程彩排以及演出,誰都有輪流歇著的機會,就是丁老師一個人從頭幹到尾,毫不休息,厲害吧!

順帶一提,有學生來看音樂會,問我丁老師怎麼是個大光頭?而不是海報節目單上的俊俏模樣?我只好說:想來應該是為了環保吧!比較涼快節省冷氣,還可以發光增加照明,呵呵...........

 

後記----

演出當天掌聲安可聲相當熱烈,是個相當圓滿的音樂會。我的中嗩部份,整場都很輕鬆,只有安可曲『田野歡歌』最累。所以前面整場的節目都沒流汗,安可吹完卻是滿身大汗了....

希望這張 CD 早日出版!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