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 — 哈爾濱 — 瀋陽

高市國2001大陸東北行雜談

文:孫沛元 (2001/07/27)


自從回來後,一直忙著自己的事情,無暇提筆。無奈在網友催促下,還是提筆寫寫。無奈事隔兩週,記憶已不復當時。在此僅以個人此行的一些生活片段,來為大家作個小小的報告。

話說出發前一日,為了忙小孩,無法收拾行李,等到小孩全部就寢,開始一一收拾,才發現有問題啦!因為出國前適逢遷居,大部分的物品,都還深藏在數十只紙箱內。於是只好翻箱倒櫃,大部分的箱子都是書,份量不輕,東挪西挪弄得一身大汗,而偏偏就是要找什麼就找不到什麼,氣煞人也。

而且適逢颱風來襲,也時時注意電視的最新颱風動態,當收拾大致告一段落,不覺東方天空已經魚肚白啦!

所以,當天三段飛機,高雄-香港-北京-哈爾濱,大都是在睡眠中度過。幸而我們飛得比颱風快一步,否則行程想必延誤了。

 

哈爾濱

哈爾濱雖然緯度頗高(由地圖看來似乎緯度還高於日本的北海道),但是氣溫卻不低,有時還達到 38 度。不過由於空氣乾燥,感覺上倒是不像高雄那麼難受。

而由於緯度高,夏季晝長夜短,加以夜間演奏會開始得較早,所以有時演奏會結束,天還沒有全黑。半夜三四點天就亮了,害得許多人睡不好。

這次的東北行,為了對得起納稅人的荷包,因此大都是演出以及排練的行程,遊玩以及自由活動的時間較少。對於我這種不太會玩的人,倒是省得盤算如何打發時間。

在哈爾濱,我們是與黑龍江歌舞劇院的民樂團,聯合排練以及演出。他們樂團編制規模與高市國相當接近。演出時,他們這麼少人,卻還是有四把嗩吶(2高1中1次中)。

兩團有各自演出的曲目,也有併團聯演的曲目。對於高市國的曲目,他們也覺得風格相當新奇,對他們來說,是新的體驗。而他們的曲目,有很傳統的,也有較為現代的,也是讓我們開了眼界。

哈爾濱這裡最熱鬧的是中央大街,是個行人徒步區。來回幾趟走下來,腳都酸了。在飯店侍應生的介紹下,吃了一次此地有名的東方餃子王的餃子。餃子是躺著的一大片,薄薄的,跟台灣常見的水餃大異其趣。

附近還有個著名的地方,簡稱為『哈100』,可以看到許多寫著『哈100』的站牌,路標等等.....原來是『哈爾濱第一百貨公司』的簡稱。妙吧!

三場演出,觀眾都不同。其中以『哈工大』(哈爾濱工業大學)的觀眾素質較高,據說不少是該校的教授與學生。

最後一天,稍事參訪休息,參觀了一處室內冰雕,短短十分鐘,凍得手指都痛了,據說有零下 20 度。而當地人說冬天最冷時,室外可達零下 35 度,也怪不得可以在公園裡面舉辦冰雕展覽了。

頗負盛名的松花江也搭船一遊,不過頗為失望,景色並無特出之處。只是因其具有相當歷史地位爾。

還抽空看了『二人轉』的表演,是相當土的民間演出,不過由於聽不太懂,所以大夥坐了二十分鐘,便紛紛離席了。樂隊中有位打赤膊的先生,小嗩吶,東北大杆,板胡,二胡等等樣樣來,而且還頗有韻味,也是不簡單。看完真正的二人轉,實在不容易和嗩吶獨奏曲『二人轉牌子曲』產生聯想.......

 

瀋陽

瀋陽音樂學院以及其附中,是首先參訪的。對於新秀們的表演以及考試,走馬看花一番,卻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門口有間音樂書店,當我們團員抵達時,就如蝗蟲過境一般,讓店員忙著補貨,老闆忙著結帳。後來還為了我們,特地在演出前,延長營業時間到開演前,以便於大家可以利用演出前的空檔前往購買。附帶一提,東北這邊大部分的商家,下午四點半到五點左右,就打烊了。

這裡的演奏廳沒有空調,坐在台上真是煎熬,汗如雨下。演奏起來自然是速度自動提昇一級.....呵呵.....

最後一天也是參訪,本溪水洞據說是世界第二大的鐘乳石水洞,果然名不虛傳。不過路程頗為遙遠,主辦單位似乎時間掌握不太好,用完午餐大約是下午五點啦!

還有個怪坡,看似下坡,車子放空檔卻會自動倒車上坡滑行。與台灣某處水往高處流的情形類似,也是利用視覺的錯覺造成的。

他們學生樂團的嗩吶要考試,沒能參加,找了其他團體的嗩吶來協演。有一位自己還作嗩吶,品質還不錯。我問了一下製作銷售方面的問題,比較之下,光瀋陽市人口就有 700 萬人,相形之下高雄只有一百多萬,市場規模不可同日而語。

夜間附近有個夜市,大夥也入境問俗,去逛夜市湊熱鬧。感覺上其實與台灣的夜市也差不多,只有講價的風氣更普遍吧!

 

演奏/樂曲

這次來演出,具側面瞭解,觀眾以及當地樂界人士,評價都不錯。

在演奏方面,大陸很明顯的是以培養獨奏人才為主要方向,而在基本功的訓練方面,也看得出這樣的趨勢。然而在樂隊方面,我覺得我們樂團較為適於合奏的要求。

由此看來,獨奏的訓練,和合奏的訓練,其實是有著不同的需求的。所以,培養一個獨奏家,固然不容易,但是要磨出一個好的樂團,也一樣不是隨便就可以辦得到的。

曲目方面,我們的演出以北管改編的『結綵人間』,以及爵士風格的『農村曲』比較受到大陸方面的注意,一般的在台灣流行的合奏曲目(豐年祭,酒歌),可能是比較常見的模式,曲子也比較舊,反而比較沒有迴響。

而在交流方面,當然也是利用機會,互相切磋研究。對於東北大杆,也逐漸知道其實他的演奏法是相當複雜的。近年來,在胡海泉、郭雅志、馮曉泉幾位嗩吶演奏家,陸續演奏錄製了幾首東北大杆的曲目,也造成一陣風潮。這讓我想起當年俞遜發先生的秋湖月夜,也是一舉帶動了低音大笛的風潮一樣。

 

賦歸

有部份團員留在北京,或學習參訪,或遊山玩水,我卻是歸心似箭。所以就一路轉機轉機轉回高雄啦!

報告完畢!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