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舊金山  北京

蘇文慶作品專輯北京錄音剪影

文:Liuqin (2001/04/18)


二月初,北京的氣溫依然寒冷,路上還堆著前幾天下的雪結成的冰,嘴裡吐著陣陣的白霧。儘管是攝氏零下的溫度,走出中央民族樂團的排練室,心裡卻是激動雀躍的。這是我第二次來北京,來的目的還是錄音,合作的對象還是中央民族樂團,不過這次除了是在冬天,卻還有點不同。

這次錄的作品,是蘇文慶老師這幾年來旅居美國舊金山時的一些創作,包括兩首合奏曲「台灣追想曲」與「牛郎織女」,與兩首協奏曲,二胡協奏曲「燕子」與柳琴協奏曲「雨後庭院」。「台灣追想曲」的源由大家應該都了解,這次算是改寫後首次正式錄音。「牛郎織女」原本是蘇文慶老師應國立實驗國樂團之邀所寫的一齣音樂劇,後來蘇老師將音樂劇當中的片段重新編配成為一首合奏曲。「燕子」與「雨後庭院」算是蘇老師在美國時的心情寫照,兩首協奏曲也特別請台灣本土的二胡演奏家溫金龍與柳琴演奏家陳怡蒨擔任獨奏。

排練與錄音的地點是在位於北京市北四環小營路的中央民族樂團。排練是在樂團的排練廳,錄音則是在樂團的音樂廳。剛剛說這次比較特別的是,蘇老師這次錄音對於樂團合奏的音響有了一些新的構想。以往的國樂團融合性不高,是大家早就體會到的問題,不過一直也沒有能夠提出什麼解決的辦法,而蘇老師打算以弦樂作為樂團的基礎,藉以融合彈撥樂與吹管樂,而達到樂團音響合諧融合的效果。

 

這個編制的效果雖然在前兩天的排練當中,因為排練廳的音響效果不佳的影響感覺並不明顯,不過隱約可以感受到樂團一種潛伏的澎湃氣勢。也的確,錄音當天到了中央民族樂團的音樂廳,整個樂團的音響全部顯現出來,在超過半數的弦樂包圍之下,將樂團吹管與彈撥聲部膠結在一起,弦樂的比重加強了,聲部表現也清楚了,特別是管樂、弦樂、與彈撥樂之間的平衡關係較一般的樂團改善許多。

 

樂團全景
指揮︰蘇文慶老師

二胡協奏︰溫金龍

(燕子二胡協奏曲)

這張照片比較有趣的是,溫金龍還是站著拉二胡,錄音的方法也有的改變,由獨奏者正前方兩支與腰同高的麥克風負責收音。

樂團側面全景。可以看到樂團左邊密密麻麻的高胡與二胡演奏者,相當壯觀。
管樂︰笛子組

笛子有六個人,因為角度的關係,只有照到指揮左邊的四個人。最右邊穿灰色衣服的是笛子首席王次恆先生。

管樂︰嗩吶組

六個嗩吶,最前面的是低音嗩吶,最低音可以到G(中央do往下第二個sol音)。往後依序是次中音,兩個中音,與兩個高音。

樂團一角

左邊第一個高胡演奏家即是中央民族樂團樂團首席唐峰先生。

彈撥組︰揚琴、柳琴、琵琶

與一般比起來,琵琶的數量是比較少一點。兩個柳琴與兩個揚琴倒是一樣的。放在樂團正面的彈撥樂聲音比較清楚,也沒有阻礙。

彈撥與低音組

中大阮與Cello、Bass組成樂團的中低音弦樂群。加大的編制,對於樂團的中低音加強的效果十分明顯

 

經過兩天的錄音,出來的效果令人雀躍。當然就在欣喜於調整編制後國樂團音響改善的同時,也得知中央民族樂團即將大幅改變編制的消息。這樣的編制是否成為絕響不得而知,不過據說北京的中國廣播民族樂團要擴大編制,或許現代國樂團在北京中央民族樂團調整編制的鼓動下,將會激發出更多的表現空間,我們可以拭目以待。反觀台灣的樂團,也許應該要加緊腳步了。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