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會大閱兵

文:常喜 2001/03/07


在一場音樂盛會中,除了對於音樂的激情之外,是否曾想過,其實還有許多其他好玩的事情都發生在音樂會當中,是否曾經忽略了他。舞台上如士兵排隊般的譜架、麥克風、攝影機……,發生了什麼事?讓我們來一起來充當主席檢閱一下吧!

一、樂 譜

譜架上的樂譜是一場音樂會最重要的元素,他像是沒有生命般的安靜的躺在譜架上,似乎俗世的塵囂都與他無關,但他卻是演奏者奏出令人醉心音樂的大功臣。然而他的擁有什麼樣的「江湖地位」,請各位看倌們聽我慢慢道來。

由於樂譜的出現,音樂傳播的結構形態出現了重大的改變,從早期僅是口耳相傳的方式到以樂譜紀錄下來,樂譜不但是「保存」住原始音樂的形態,這樣也將不同音樂的風格特性保留下來。我們現在所讀到的音樂史,每個時期的音樂風格及音樂特徵和特性皆不同,若僅僅是以文字的敘述來表現音樂,還是無法令人深入瞭解。而樂譜上所紀錄的符號(包括音高、速度、節奏、和聲、力度)可以幫助我們理解「當時」的音樂。口耳相傳的音樂具有其「變動性」,這種變動性豐富了音樂的創作性及多樣性,但在口耳相傳的過程中,音樂的原始形態愈來愈失真,甚至完全變了樣,是故,口耳相傳的音樂對於歷史溯源來說是困難的,但對於戲曲表演的藝術價值來說,許多曲調的演唱大體大同小異,往往骨幹音相同,但是經過演唱者的改變或是加花會出現不同的旋律曲調。所謂的「加花」大多是以口傳心授的方式流傳,這也正是中國音樂常有不同的「流派」。

音樂風格的人來說,從前樂譜的記譜,其中對於術語,包括速度性術語、力度性術語、風格性術語、演奏法術語以及演奏形式術語等等,是以老師傳授的為主,現在樂譜上許多的術語是受了西方音樂的影響才加上的,所以在研究前人演奏的音樂風格是無法完全的,這種情形在戲曲是相當明顯易見的。 

另一方面,對於從事民族音樂研究的工作者來說,在從事田野調查紀錄(採譜)時,簡譜的紀錄速度是可以比五線譜快的多,因為簡譜書寫較五線譜簡單方便,並且記譜的速度較快。而對於學習者來說,簡譜於視覺上的「簡單性」,演奏上的「變化性」都略強於五線譜。但就國際上的「普遍性」來說,五線譜似乎是較為貼切。

二、錄音、錄影

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錄音及錄影的使用及技術是愈加普遍及進步,這在音樂的研究和有聲資料的保存上,有相當大的方便。

(一)錄音

根據巴爾托克(Bela Bartok,1881~1945)的說法:「從科學的觀點出發,只有借助機械錄音,才能獲得唯一可靠的材料」。 (註1) 由於現代錄音器材以及錄音技術比從前更為普及和進步,因此在研究音樂表演(演唱、演奏)的風格時帶來了相當大的便利性。

任何形式的書面記譜都不可能包容和再現原始音響的全部內容,特別是音響所表現出的音質音色風格等音素,記譜者很難準確地進行書面化顯示。(註2)

(二)錄影

「透過演出錄影可建立民間表演藝術的地位」,任何一個表演團體與其口頭敘述自己表演有多麼的完美,都不如以實際的演出錄影呈現更具說服力。

錄影可作為教學推廣及學術研究的對象,根據林鋒雄老師的說法:

「影像」是一種特殊的符號,它能記錄文字所無法傳達的東西,如:聲音、表情、動作…等等,對於從事表演藝術保存工作的人,影像是一種有利的工具,它不僅能幫我們完整的記錄,更能幫我們完整的傳播,……,所以建立影像是保存傳統表演藝術刻不容緩的事情。(註3)

樂團的演出最重要的是要「以音取人」,但光是「以音取人」是不夠的。舉例來說,一個第一次接觸到國樂,卻又無法現場聆賞的人來說,錄影帶的欣賞是最棒的。在錄音的部份,僅僅能以聽的,若是有錄影的保存,可以拍攝到當時演出的情形,不需要苦惱這個聲音是由什麼樂器發出來的,或是這個樂器是如何演奏,有了實際影像的協助,對於想要瞭解的人或是於推廣教學上都有著莫大的助益。

三、音樂與觀眾

根據樊慰慈老師的說法,一般在接觸音樂的過程可分為六個階段:

(一)、不經意的聽到。
(二)、當我們聽到音樂,我們以主觀的態度來看曲子。
(三)、理性的分析。
(四)、體會及了解。
(五)、「台上」「台下」的交流。
(六)、「台上」「台下」交融一片。(註4)

在人與音樂的初步交流過程中,個人的感受往往會深受主觀經驗與情感所左右。(註5)當我們聽到音樂,我們會以主觀的態度來看曲子,也就是說欣賞者會去以自己的心情來聆賞,在聽到了之後,會以具體的也就是實際的演奏(包含現場演奏或聽錄音),在這之中,演奏者的心情和作曲家的樂念是值得研究的。在這體會指的是樂句間的銜接、韻味及留白,而了解則是對於音樂本身之外,例如對作曲家和演奏者的認識及了解。

觀/聽眾,卻是一般音樂研究所常忽略的對象。此處所指的「觀/聽眾」是以廣義的功能而言,亦即包括作曲者和演奏者本身,在不同的時空環境裡也都具有觀/聽眾的身份與經驗。(註6)

而在大部份的音樂理論或是研究中極少數會提及,大部份都只針對音樂的本身,而欣賞者的想像與演奏這樣台上台下的交流顯少提及。

當音樂透過演唱者(或演奏者)被演唱(或演奏)出來時,聆聽者聽到了音樂,並與其產生了交流;演唱(或演奏)音樂的情緒傳達給聆聽者,聆聽者被音樂所表達出的情感渲染而在情緒上有所波動。就演唱來說,曲調的旋律配上歌詞,使得所要表達的情感內容更為明確,而聆聽者在接受到了這樣的訊息時,除了對於旋律的情感之外,更對於歌詞中所表達的內容產生了想像的聯結。

以演唱音樂來說,曲調本身的音樂性(旋律、速度)加上配合劇情的歌詞以及演唱者的詮釋,形成了演唱音樂中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如果將曲調以純音樂的方式來演奏,聆聽者只是對音樂有感覺,進而於腦海中有著屬於個人的想像,加入了歌詞,則會因為歌詞所描述的情境來做聯想。然而歌仔戲的舞台演出,除了聽覺上給予的部份,另外還有視覺上的,聆聽者角色與觀賞者角色合而為一,對於音樂的感受又是另一個層面的。在聽到音樂時,配合著舞台上演員的聲調以及表演的身段,音樂在此已加入了戲劇的成份,觀眾隨著演出情緒而走,不單是聽到音樂而產生的想像,而這些都是建在客觀上的主觀意識。

音樂不同於藝術品和文學作品,繪畫、雕塑都有完成的實品供人欣賞,欣賞者不論是否會創作,都可「直接」和藝術品達到交流,而人們更可以透過文字瞭解文學作品的內容。然而樂譜並無法和欣賞者「直接」達到交流,對於一個不會看樂譜的人來說它就僅是「樂譜」,必須透過演出的媒介,欣賞者才得以和音樂交流。一場音樂會不僅只於聽覺及視覺上的滿足,在滿足的同時,與其相關的周邊,更是促使音樂會完整性的重要因子。

音樂會的閱兵大典到此已正式結束,各位看倌們是否已從中得到一些啟發呢!希望日後在欣賞音樂會的同時,各位看倌們能擁有更多的樂趣。



編按:
孫麗娟,中國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藝術學碩士,畢業論文為「歌仔戲『陳三五娘』音樂版本比較」,目前任職於國立實驗國樂團,並於華崗藝術學校任教。孫君自幼學習音樂至今,在經歷了音樂的學習及演出之後,將音樂的發生、傳遞到接收,藉由音樂會中的的枝枝節節,來做一鋪陳。在探賾所隱之餘,使得欣賞音樂的同時,亦能瞭解音樂呈現的完整過程。


註 釋
1. Bela Bartok 著,陳洪譯,《巴托克論文書信選-為什麼和怎樣採集民歌》,(台北:世界文物出版社,民國82年11月),頁103。
2. 伍國棟,《民族音樂學概論》,(北京:人民音樂出版社,民國86年3月),頁128。
3. 林鋒雄,《布袋戲『新興閣-鍾任壁』技藝保存傳習計畫之執行及其意義》,(傳統藝術研討會,民國88年5月),頁17。
4. 樊慰慈,〈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從白居易「琵琶行」的美學推演看國樂欣賞進階六階段〉,《中國音樂賞介》,(台北:國立藝術教育館,民國88年6月),頁44。
5. 同註10,頁35。
6. 樊尉慈,《本世紀的音樂環境》,(台北:民生報,民國84年1月27日),第14版。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124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