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現代國樂研討會後記

文:孫沛元 2000/10/26


日前在台北市舉行的台灣現代國樂研討會,筆者有幸全程參與。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一些心得。


這次研討會的標題是這樣的:『台灣現代國樂之傳承與展望——與傳統音樂接軌』。其實也是由於國內政治情勢轉變之後,有許多批評國樂的聲音浮現出來,以致於可能影響到國樂未來的發展。而這次研討會,即是想以自省的方式,檢視國樂目前有哪些問題以及未來如何發展。


由原本研討會的標題,可以看出原本的研討重心,可能是放在『本土化』方面。不過由會中所發表的論文以及與會者的討論來看,倒並沒有侷限在此議題上。大部分的討論,都是從大處著眼的角度,來檢視國樂在整個音樂、藝術、文化等等方面的種種問題。


在諸多發表的論文之中,可以看到意見互相衝突的情況不時發生。但是硬要說誰對誰錯,也有困難。所以整個研討會下來,在某些議題方面是沒有什麼交集的,真的只能『各自表述』了。



現代國樂的定位


現代國樂,到底是延續傳統,還是新興樂種?由與會者所發表的論文來看,大部分偏向於將現代國樂定位為一個新興樂種。


在這裡面,就不可避免的牽涉到『傳承』的問題。如果說國樂是個全新的樂種,那麼在傳承方面,基本上是會有侷限以及衝突的。例如以往常有要求國樂團演出一些傳統的地方音樂,卻發現根本難以做到原汁原味,這就是因為國樂團的演奏訓練,自始至終就與傳統有極大的差異,整個思維模式也大異其趣,所以不可能做得好。


所以,會中有一派的論據,主張要回歸文化以及人文素養,讓國樂能夠重新找回自己的特質。這一派以林谷芳先生為代表性人物。


而另外也有某些意見,認為應將國樂定位為全新的樂種,必須擺脫『傳統』的包袱,大步前進,這樣的看法也有好幾位。其中又以楊忠衡先生的論文最為突出。


筆者聽了幾位的發表之後,覺得由於切入角度的不同,每種論點都有其正確性以及優點,但也各自有不足之處,所以很難說哪一種看法絕對正確。


以筆者的看法,會有這麼多不同的意見,也是由於國樂本身就是個綜合體,包羅萬象,所以雖然矛盾很多,但是也造成他可以有多采多姿的內容。如果國樂都只是演奏地方音樂,或者都是浪漫派的合奏曲,或者全都是運用音色的前衛音樂,相信這樣的國樂,是不會受到大多數人的歡迎的。


所以,這樣的複雜性,雖然造成定位上的模糊,但是對於現代人來說,也許反而是最能接受的一種模式。原本生活在現代的人,其生活環境、文化習俗等等,就是混和了古今中外的混合體。所以多元化的藝術形式,正切合這種特質。


本土化


這個名詞,有狹義也有廣義的解釋。不過以目前的大環境來說,大體上還是以台灣為主。


國樂在台灣發展這麼多年以來,的確在本土曲目的比例上,有偏少的情形。筆者以為這是由於兩種主要因素所致:第一是由於當初國樂發展是負有復興中華文化的任務,而予以提倡。第二則是台灣的人口結構因政府遷移而有大陸各省的移民,使得各地的音樂就如同地方菜一樣,全部集中到台灣一地。


所以隨著時代變遷,如何發展出有台灣特色的音樂,日益受到關注。然而要本土化的音樂,不是把一些老的旋律拿出來重新編配就算數了,這樣只是表象式的本土化。真正重要的,是要有好的新作品出來。


作曲家


由上面一段可知,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好的作品,才能真正做到實質的本土化。才能讓台灣的國樂團,擁有一批有特色的曲目。


以大陸的樂團為例,廣播、中央、上海、前衛、吉林等等民樂團,幾乎都各有自己的一套曲目,也都各有特色。台灣的樂團目前也有不少各團獨到的曲目,但是經典之作似乎還不夠多。而完全台灣的作曲家更是少。


『靠作曲吃飯會餓死!』,這句話雖然不能套用在少數成功的作曲家身上,但是對於絕大部分人來說,還是寧願選擇演奏路線,在現實面比較好過一些。因此筆者曾在研討會中提出,公設樂團有無可能仿照香港以及大陸樂團的模式,設置專職作曲家的編制?答案當然是被否定的,這也是在意料之中。不過最後總算激盪出,由政府相關單位舉辦作曲比賽的結果,也算稍有幫助。


樂器改良以及編制


在會中有論文提及國樂團應放棄效果不佳以及可笑的改良樂器(例如:加鍵嗩吶),把西洋樂器直接拿來用,最後形成一種類似電影樂團的綜合樂團。


這樣的組合方式,在現實面已經相當普遍了,在電影配樂,流行音樂之中,早就組合運用了。出來的音響效果雖然好,我們聽的人聽得也很舒服,但是我們會把這樣的音樂歸類為國樂嗎?


西方管弦樂目前也遇到瓶頸,所以流行化,與商業結合等等,也是早就相當普遍了。但是筆者認為,如果當標準的交響樂團全數都變成半流行的模式(如波爾瑪莉亞樂團),傳統古典音樂也就名存實亡,只能留在唱片裡面找尋了。


所以,一個基本的規範,還是必須維繫的。即使各種各樣的與流行結合、與商業結合,但是原來的交響樂團,還是必須維持其規範。國樂團也是類似的情況。對於目前大部分樂團所採用的樂器以及編制,其實已經逐漸靠攏。而且從文化以及審美的角度出發,國樂團採用改良的民族樂器,還是比採用西洋樂器為佳。


這裡面還牽涉到演奏風格的問題。從交響樂團的角度來看,國樂器融合度以及音準都較差,不過如果真的把某些國樂器用西樂器代換掉,演奏同一首樂曲,風格肯定會截然不同。筆者經常以幾首同時具有管弦樂版本以及國樂版本的樂曲為例,有些曲子就是國樂團演來才好聽,有些曲子則是交響樂團演來舒服。所以演奏風格以及樂器,有很大的關連性。


其實,什麼樂器該留?什麼該淘汰?哪一種西洋樂器可以加入國樂團中?.......這些問題在數十年來各個樂團的實踐經驗之中,逐漸會找到答案。


觀眾在哪裡?


西方古典音樂以及國樂,都面臨到這樣的問題。如果由戲曲來看,似乎有許多類似之處。最主要的,就是時空環境已經變遷,大眾有更多的選擇時,過時的產品就會逐漸邁向衰退。


而目前的作法,似乎都是以企業化經營的方式,來做包裝、行銷,以謀求票房能夠提高。這雖然是現實的問題,但是筆者以為這樣只是短期的,而且對長遠的發展不利。


這樣的作法,可以說是流行歌曲商業模式的翻版,希望在短期內能夠創造佳績。但是我們也知道,流行的另外一面是什麼呢?絕大部分是藝術價值的降低、淺化。而這樣的副作用,對於生命週期預估可能只有半年的流行歌來說,可能關係不大。但是對於國樂來說,這樣的副作用,可能就很嚴重了。


目前觀眾流失的問題,除了行銷包裝以外,還有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藝術層次還不夠深入,所以每年雖能創造新的觀眾,但卻留不住舊的觀眾。年齡層達到一定,進入社會以後,絕大部分的國樂聽眾(以及曾參加社團者),就很少參加國樂音樂會了。


筆者以為,除了工作壓力忙碌等等原因之外,國樂作品的深度以及演奏水準,仍有待提昇,才能讓年齡層中上者,也能在裡面找到感動。這樣才能留得住觀眾,音樂會也才能打破平均年齡偏低的情況。


當然,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筆者忝為專業演奏者,也自覺頗有不足。只希望未來國樂能持續進步,特別是在作品方面,能夠感動更多的人。如果有朝一日,國樂演奏會也有不少中年人參與,社會上也有名流企業家欣賞國樂時,就真的算是紮根了。


『國樂』必也正名乎?


有人認為在現今的政治環境下,用國樂為名就背負著原罪;有人認為不必在意一時的外在環境因素;有人認為應採用民族管弦樂為名;有人認為國樂已經是約定俗成的名詞,不必更動.....


這個問題,已經吵了幾十年,也還沒有結論。而在目前顯得突出,也無非是因為政治情勢的關係。


國樂團的形式以及內容,大部分都同意它是個新東西,也可以歸類為一個新的樂種。這是他的實質內涵。


但是如果把國樂這個名詞,拿來訪問一般民眾,看看會如何理解的話,相信最多的人會選擇『中國音樂』,而不會是『本國音樂』這四個字。會刻意選擇『本國』音樂四個字的,心中必然對於這個敏感話題,有著自己的見解,並且影響到他對此名詞的觀感。


所以,這裡必然牽涉到意識型態的問題,所以與政治也脫不了關係。


以台灣的多元社會來看,每一種意識型態都有他的支持者,目前也很難有哪一種可以取得壓倒性的多數,所以這個問題,在沒有政治力量干預下,短期內似乎也不可能形成共識。


所以對於這個問題,筆者是採取牆頭草的看法:國樂一詞已經普遍運用,約定俗成,所以繼續使用並無不妥;但是若因此會在現實面帶來不利發展甚至妨礙生存的話,那麼改為民族管弦樂或者其他名詞,雖然花費一番功夫,也是可以接受的。


後記


這是筆者第一次參與研討會,其實也只是個觀察員的身份,也沒有什麼特別值得大書特書的見解。在這裡寫出一些想法,也希望能引起大家的一些討論。畢竟只要有人關心它、討論它,那麼還是有希望的。若干年後再來回頭檢視自己的想法,也許會有更多的收穫!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118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