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琴於國樂界之應用商討

文:孫新財 2000/07/18


──在二十世紀的今天,
電子計算機與音響學結合之下產生的電子樂器,
尤未能將音樂從平均律束縛裡解放出來,
這是音響工程師與電腦音樂工程師的恥辱──

十七世紀以前,
無論中國與西方音樂均在五度律制度的籠罩之下。
儘管十四世紀西方已有兩種鍵盤樂器出現,
但都無法正確的奏出轉調與和聲。

1691年德國的Werckmeister
首先提出十二平均律的主張,
1722年巴哈完成了十二平均律鋼琴曲示範作品
Das Wohitemperierte Klavier一書,
奠定了十二平均律應用於樂器上的理論
與製作基礎。

平均律的完成,
大大簡化了鍵盤樂器轉調
與和聲演奏的技術,
卻犧牲了純正的和聲效果,
使音樂從此失去光彩。
因此採用之初,
遭受無數音樂家的反對,
因為它不是"純正的"音樂。
但儘管純律基礎下的和聲理論矻立數百年,
實際上運用的卻仍是平均律。

幾百年之間人類甚少聽過真正的「天籟」音律,
在半自覺與不自覺的忍受之下,
有些人已經麻痺了,
必須到重新聽聞真正純律的一天,
感受到它的明艷韻緻,
才會甦醒過來。

但凡是懂得音律學的音樂家、音響家
沒有不厭棄平均律的。
平均律的實行不知扼殺了多少民間歌唱家,
也使得那些西洋歌唱家
多費了無數歲月精神去苦練平圴律
與固定唱名。

有些理論作曲家
看穿了和聲學與平均律樂器間的矛盾,
它們採用全音音列、
十二音樂制、
音中心制....等
種種理論與手法
企圖揭發皇帝並未穿著新衣的把戲。
他們知道孫悟空已翻不出如來佛的掌心了,
只好就平均律樂器繼續發掘它們自以為是的規則,
從一個象牙塔走出又走入另一個象牙塔。

平均律的依舊採用,
繼續轟擊愛樂者的聽覺神經,
音響學家認為長期忍受下的結果,
將會使耳朵神經在不自覺之下,
積聚了超過人體所能承受的疲勞。
一個勤勉的音樂家,
聽力鮮有不受到或少或多影響的。

人的聽覺系統聽到簡單整數比的音線或音層
會有悅耳的感覺,
近親音程的聽覺運動不甚費事。
如果是毫無關係的雜音就是噪音,
在設計與計算之下,
短短幾分鐘的強迫刺激
就能使一個完全正常的人耳盲或發狂。
介於兩者間的音響振動,
雖只造成似是而非的忍,
依然會產生不自覺的疲勞,
長期忍受之下就有可能造成耳鳴
與精神狀態上的失常。

現在我們從頭檢討一下,
平均律既有其弱點與缺失,
音樂界又為什麼要採用它呢?
是為了要使各個不同的樂調
須能在同一十二音列的鍵盤上演奏!

但是如今自動控制與微電腦的採用
已能使電子琴的選音、轉調在一瞬間完成,
並能經過設定
由按不同的單鍵產生各種不同的、預設的和聲組合,
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從此尋求放棄平均律的途徑呢?

十二平均律在以前是一種必要的「惡」。
雖然它是惡,
在無計可施之下,
吾人只好將就延用。
但雖然它曾是必要的,
但終究是惡,
只要有此可能,
我們就要去惡佈新,
揚棄成規。

我們建議最少電子琴應該採用純律,
這表示說一個音級之內,
可以也應有五十三個律
以應付轉調與功能和聲。
A作為F之三音與作為D之五音
其音律就不相同,
我們可以利用選音裝置
自動控制產生。
在運用單鍵和聲時尤其適合。

我們還不當以此境界為滿足,
更進一步,我們還可以經由電子琴
「創造」必要的音律與和聲。

大三和弦之頻比是4:5:6,
小三和弦之頻比是10:12:15。
這兩個和弦之所以令人有協和的感覺,
是因為人耳樂於聽簡單整數比的悅音。
4:5:6較10:12:15簡單,
因此大三和弦也較小三和弦協和。
5:6:8,
3:4:5之大三和弦轉位也因此比小三和弦協和,
所以才併入大三和弦系統。

將來我們可以創造一個5:6:7的和聲,
它的效果當介於協和與不協和絃之間。

譬如頻比為21/20之中D構成(圖一)
譬如頻比為14/ 9之中A構成(圖二)
譬如頻比為 7/ 4之中B構成(圖三)
譬如頻比為 7/ 6之中E構成(圖四)
譬如頻比為21/16之中F構成(圖五)
譬如頻比為 7/ 5之中G構成(圖六)

此六個新創的律:
中D、中E、中F、中G、中A、中B
我們叫它作跨音程,

4:5:6:7這個新創的和弦,
我們若把他叫作跨七和弦,
這個跨七和弦應比大三和弦更豐滿而充實,
且不協合的成份比七和弦小。

此外(圖七)又構成三個新的和弦。

某一個頻比為28:35:42之跨三和弦
與後兩個頻比為70:84:105之小跨三和弦。

這是三個人類從未聽過的新三和弦,
所以由其他和弦進入這三個和弦,
或由這三個和弦進入其他和弦,
以及三新和弦間之互動,
必將產生新的,
異樣的感覺。

跨七和弦的省略如
4:5:7,
4:6:7,
5:6:7
以及擴充,(九和弦)如
4:5:6:7:9
加上兩者之轉位如
5: 7: 8,
7: 8:10,
7: 8:12,
6: 7:10,
7:10:12,
(省略之轉位)
5:6: 7: 8: 9,
6:7: 8: 9:10,
7:8: 9:10:12,
8:9:10:12:14
(擴充之轉位)
再加上九和弦之省略等等,
又將加入許多新的協和
與中介和弦,
這些豐富的寶藏等待我們去採用與實驗。

這六個新律與主音之間的音程頻比
有一共同點,
即均包含了七的頻比關係。
也就是泛音列中第七泛音的轉位。
興德密勒在他
〈Graft of Musical Gomposition>一書中
即提到
「這一個神祕的第七泛音,我們不要碰它」。

可是中國民間歌樂與器樂中常有介於
F與#F間
B與bB間的音程。
(王光祈曾說這可能是受到外族音樂的影響)。
它的頻比值若恰為中G、中B
則其來源即可以理論加以規範了,
可惜我們尚未進一步加以研討。
若經求證後可以證實,
則這種音階很可以另創一部和聲體系,
以增加中國調式音階的特有風格。

在平均律的枷鎖之下,
音階與和聲
在橫與縱的結合上均被歪曲了,
沒有發揮最大效應的親和力。
欣賞平均律,
在本質上已像隔著一層面紗,
永遠無法享受到真切純美。
這可能就是國人無法欣賞西洋古典音樂、歌劇,
卻較能欣賞國樂,民歌
或熱門爵士樂的潛在原因。
(爵士樂較重節奏而忽略音律)

我們在國樂與民歌中
較能獲得音樂純美的本質,
面對西洋的平均律則恍如隔靴搔癢,
這是一般性的直覺經驗。

今天我們有純正音律的鍵盤樂器,
從此不必作繭自縛
來苦練平均律與固定唱名。
讓中國音樂解開束胸與纏足的限制,
還我自然的本來面目。

如果有幸我們能舉辦一次音樂欣賞會,
讓兩種律制
先後演奏同一音樂曲,
我們就會很容易的發現,
相信與承認,
音樂實在受到許久的折磨、
梏桎直到今日才再現光明與自由。

至此
我們感到仍未將電子琴之功能
充份發揮盡致。
我們可以要求電子琴亦能發五度律與潮州七平均律,
以模擬南管及潮州弦詩樂。
甚至可以經由再設定發出爪哇、印度、阿拉伯......等
任一國家的律制。

現有的電子琴缺乏中國傳統樂器的音色、奏法
也是我們改進的方向之一。

電子琴不但應能發出中國的傳統的吹管、拉弦、彈撥樂的聲音,
亦應能發出打擊樂與少數民族樂器的音色。

經由音頻泛音分析器與合成器的聯合使用,
這都是毫無困難的事情,
我們埋怨現有之電子器
無能將各樂器之音色模擬的唯妙唯肖,
仍因分析的不夠徹底之故。

同一胡琴內弦與外弦音色不同,
高把與低把音色不同,
不同人的顫音音色也不儘相同,
假如我們一一分析合成
(每一弦位,指使均加以分析),
使音色絕對逼真,
在理論上並非不可能。
若再加上音量與顫音速度的控制裝置,
則電子音樂之質感必將更加提昇。

中國彈撥樂器特有的輪音奏法、
古箏按放奏法加入電子琴後,
電子琴使用於國樂界與傳統音樂的可行性、合理性
亦將大大提高。

現時坊間之傳統宗教喜慶戲曲音樂,
大量的受西洋電子樂器(如吉他等)的侵蝕,
像誦經、野台戲、哭孝、超渡、出陣、鼓亭、八音法會......
大量採用電子琴來取代傳統樂器,
這當然不是我們所樂見的。

假如他們採用的是傳統樂器音色的電子器,
發中國鑼鼓節奏,
與中國音階及比平均律更優美動聽的和聲,
甚至可以用七平均律演奏出廣東的乙凡調、
潮州的活五調、重六調的絕品呢!

這時電子琴在國樂界
將一改其過街老鼠的地位了。
我們預測將來這種電子琴將成為各學校、社會國樂團的必要設備,
並且可以取代欠缺的樂隊編制,
變成傳統音樂的恩寵。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111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