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國樂(1)-音響的迷思

文:peterkim 2000/06/16


最近開始每天上班的生活,隨然只是類似打打工的性質,但是工作方面其實也算輕鬆,常常一天下來也是挺累人的;常常晚上回家後,泡杯咖啡,鈕開音響聽一下巴烏或蘆笙,坐在床邊,就想想事情,品嚐一些回憶或胡思亂想,也算是一種放鬆自己的方法。

這個時候,音響對我來說就不是那麼重要了,我要的是聲音中的情感。

同樣是玩音樂,我也認識不少所謂的音響發燒友,他們瘋狂熱愛追求音響上的完美的那股狠勁,絲毫不會輸給專業的音響工程人員,錢也砸了,配備也不斷的購買更換了,音樂更是聽了不少,耳朵的靈敏度更是不在話下;他們可以告訴你兩顆喇叭聽同一張唱片,嗩吶的音會差幾度,音質會如何改變,樂團的聲音會由硬變軟或軟變硬,或者更專業的一些聲音名詞,說到興起,一張張的唱片拿出來,不斷的撥放以誇讚他們的音響多好,好的讓你目瞪口呆;其中,甚至不乏職業的音樂工作者。

對於常聽音樂的我們來說,一個稱職的音響的確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尤其在國樂的合奏方面,現代錄音的技術雖然進步,但真正能掌握好的錄音師卻不多,相對之下,一對「適合用來聽國樂」的喇叭真的是非常的重要,至少可以讓你感受到更多細緻的聲音波動。

但過與不及都是容易失去許多內在的因素的;一味瘋狂追求聲音的極致,常常會讓人迷失在音樂的外表裡沾沾自喜,被華麗的聲音外表所吸引的結果是無力集中更多的注意力或精神,傾聽聲音裡真正的感情。

本來我也是相當注重音響效果的一個人,也不吝惜花較多的錢得到我主觀認定的更好的效果,為了追求我心目中理想的聲音,音響也的確成了我唯一能下刀改變的外在因素。但是有一陣子假期出去外地幫朋友忙,住在他家5、6天的期間裡,我只能用我的隨身聽接在他那副只有200、300的小電腦喇叭上聽音樂,聽了兩三天,我從原本的不適應,到後來逐漸驚訝於便宜喇叭的中音卻是那麼的清楚,讓我聽到了更多許多平常沒有注意到的聲音。在與朋友熬夜趕工的夜裡,小小一對喇叭撥放出來的卻是慰藉和滿足;聲音的動態小了,聲音的細緻度消失了,但是我聽到更多聲音裡的吶喊,有了更多音樂想像的空間,在那一瞬間,我才發現我不是一個樂匠,而是一個真正在享受國樂的人。

即便只是一個隨身聽加濫濫的喇叭,國樂所散發出來的魅力與魔力卻絲毫不會減退,因為我對聲音越來越迷惘,一路下來的結果,卻促使我的心靈和音樂更深入的接觸,而這一切歸功於那一對只有200、300元的喇叭。越不華麗的聲音卻能吸引你去接觸更華麗的內涵;音響,真的只是一個工具,而不是捷徑和正途。

我曾經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古帛錄音的那兩張唱片,弦樂的聲音不清楚;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我把它在音樂教室百萬級的音響上撥放,弦樂突然活生生的跳出來在我面前飛舞,反而擊樂朦朧黯淡了;在沾沾自喜的同時,我突然警覺:原來我們的耳朵這麼脆弱,永遠只能聽見眼前的!!

試著想想,我們的耳朵已經被全天下多少的音響和喇叭蒙蔽了?每聽一副喇叭效果感覺就不一樣,即便是號稱原音重現的鑑聽級喇叭也難逃聲音的扭曲,而這一切又難保我們不會對音樂的內容做出錯誤的體會和判斷,音響?喇叭?真的值得我們拼命去追求他的極致嗎?更何況因為主觀的認定,又真的有極致嗎?

現在的我,打開機器聽起國樂,卻一反之前動手調EQ、調音場的習慣,就這麼慵慵懶纜的讓音樂歌唱,而我試著去傾聽出其中更內在的吶喊,聽不出來就讓他像跑馬燈一樣過去,我就只是傾聽,只是傾聽;傾聽出我的享受。

批評的時候歸批評,可是我們要音樂,不就是要一個享受嗎?即便是令人感冒的聲音,即便是難以入耳的聲音,他的存在也有另類的價值阿!

音響真的很重要嗎?沒錯,很重要!沒有音響,我聽不出這些真正的感受!換句話說,他的功用就是如此而已吧!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107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