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正義的使者』發言再談著作權問題

文:孫沛元 2000/06/14


前幾日,本站討論區有一位署名為『正義的使者』的網友,提出了一個關盜燒CD唱片的警告,並呼籲大家重視著作權。並且也在這幾天陸續有了一些網友的回應。

為了看看新修訂的著作權法,筆者剛剛也特別上網找到了全文,並全部看了一遍。

這不是第一次看著作權法的全文了。數年前為了寫教材,那時就把還沒有經過這次修訂的著作權法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相較之下,新修訂的著作權法是比較合理了些,不過仍有些模糊地帶存在,也還有些互相矛盾的地方。

以筆者編寫的嗩吶教材為例,原本收集了許多樂曲的片段以作為輔助練習之用,但是由於著作權法的關係,除非取得所有原作曲者的授權,否則就不能放進去。可是這對於任何一個編寫教材的人來說,都是不可能的任務。有很大一部份的樂曲,根本無法聯絡到作者,或者不知道哪天又冒出來一個自稱是作者的人.....

所以,著作權法規定了罰則,卻沒有強制提供解決的方案,造成許多窒礙難行之處。個人以前就曾為文提出應由政府成立專門機構處理著作權的授權使用等問題。如此有需要利用著作的人,可以有一個單一窗口來支付費用,著作人也可以更普遍的得到應有的使用費。

在國樂方面,情形與微軟的軟體遭到盜版的情況很類似。如果從一開始就沒有人盜版微軟的軟體,現在的世界首富可能就不是比爾蓋資了,我們也許用的是OS2或者MacOS?而一首國樂曲如果都沒有人翻錄,翻印,任意搬演,我想他要流行起來也很難,所以是不是完全的依法行事會對於作曲者比較有利?其實也很難說。

另外打個比方,幾年前,沒有人會想到免費軟體可以打敗商業軟體,可是現在呢?情況似乎很難說了。採用以往的高利潤以及獨佔保護,或者是現在的免費而開放,相信很容易可以知道誰容易拿下市場的佔有率。而佔有率所帶來的實際效益,往往比起產品本身的銷售利潤還要高。

若從出版商來說,著作權法對正當的出版商是比較有利的。就以樂譜來說,真的就是由於市場本來就小,加上影印猖獗,所以很難出版樂譜。這是筆者前些日子有意出版樂譜時,明查暗訪所得到的結論。

唱片也是一樣,小眾市場,製作成本高,如果再加上盜版,當然會使得出版商損失慘重。香港雨果唱片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所以支持購買原版,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

最後的關鍵問題,在於『絕版』或者『難以購得』的問題。這個問題除了牽涉到法律的規定以外,更多的是關於現實面以及道德面的問題。

記得第一次去大陸遊玩時,最想去的地方不是風景名勝,而是書店與唱片行。不料一去之下,大失所望。一個大都市最大的新華書店,書也沒有多少種,倒是同一本書放了數十本。後來即使是到了專業書店,也是無法買齊。

這就牽涉到幾個問題,管銷通路是一個,但是經濟政策可能也是個關鍵。據說現在許多書要出版的話,要由作者自己掏腰包才肯印,這樣對於一個作者來說,負擔實在很沈重。但是迫於現實,也只有接受或者放棄出版一途了。

所以,有相當多的珍貴錄音資料,就這樣買不到了。有些是真的絕版,因為連公司都倒閉了。有些則是公司還在,但是他偏偏賣完就不賣了。倒也不是限量發行,反而主要是由於經濟的因素。

這樣問題就來了,著作權法到底是要保障出版商呢?還是著作權人呢?還是著作的合理使用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依據具體的情況不同,會有不同的答案。主要還是看被侵犯的權益而定。在上述的情況,可能有必要引用著作權法四十六條,四十七條,四十八條,五十一條,六十五條等條文,來作較寬鬆的解釋。

------------------------------------------

最後,歸納出三類人。第一種是恪遵著作權法,非原版不買的。第二種是只要借得到的就大燒特燒,幾乎不買原版的人。第三種則是有原版的一定買原版,買不到或絕版的才借來燒。

第一種人當然沒有觸法的問題。對於後面兩種人,筆者以為不能一概而論。畢竟在現實面與法律面,兩者之間還是有相當大的灰色地帶以及矛盾存在。對於一味盜燒者,當然必須予以嚴厲譴責。但是對於第三種情況而被迫燒錄者,筆者認為就應當視情況而定。

這個問題若要解決,相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無論如何,對於原版的支持,『購買』是最直接的動力了。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106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