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權的中介機構

文:孫沛元 2000/02/27


提到著作權法,一般學樂器或者演奏的人可能沒有什麼概念,但是如果是問問樂團的行政人員,或者寫教材曲集的、出唱片的、編曲的,保證可以聽到不少人會大吐苦水。

其實,著作權法的實施,保障了著作權人的權益,的確是一件好事。只是在實行的規定以及方法上面,似乎還不是很周延且完整,所以就會碰到許多問題。

由於人類的文化,就是靠者知識的累積傳承及交流,才能不斷進步。所以任何人的知識,有絕大部分都是學習前人的知識經驗而來。

所以,一個人的作品,其中的內容,是混和了作者的獨創見解,以及前人的智慧結晶,所共同形成的。

由此來看,任何人的作品,若仔細追究起來,所牽涉的著作權就相當廣了。當然在目前的實務上面,是沒有這樣來作的。

回到一般的情況,一首樂曲寫出來以後,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會逐漸流傳,如果有朝一日此曲成名了,有人想要拿來改編成別的樂器版本,或者納入樂譜教材出版,或者想要灌錄此曲的唱片,此時會碰上一些問題。

首先,流傳的過程不像電腦檔案那麼精確,所以有可能到後來就有了出入。例如失去了作曲者的名字,或者被冒名頂替了,或者曲子被修改了一部份。

再來,好的曲子通常還要經過時間的考驗,只是時間久遠些的話,作者可能搬家、移民、甚至過世。有太多的可能會使聯繫作者成為不可能。

還有,如果沒有一個標準的話,可能會碰到部份作家有趁機撈一票的心態,也就是會獅子大開口啦。

大家想想看,假設今天你想出一本曲集,原來一本只要賣200塊就可以了。現在為了支付這些權利金,可能要賣500才行,而且隨時還有未知的風險,那麼你出書的意願,是否會減低許多呢?

筆者所編寫的嗩吶教材,也是因為自己無法處理,還有成本無法負擔,所以整本教材的篇幅因此縮水了一半以上。

其實這樣的情況,會有些因果循環,不見得對作家有利。也就是說曝光率與成本之間的平衡,說不定有些曲子就因為這樣而無法重見天日了。

所以筆者認為,有必要訂定一個合理的版權費用支付標準,而且必須顧及使用的用途以及數量,來作不同的收費。例如某一首樂曲用在發行百萬張唱片的流行專輯,或者是改編到一年只能賣幾百張的唱片中,收費就應該不同。

而且,這件事情的中介機構,應該由政府出面才是。所有需要使用的人都付費給此單位,即可依法使用。而此單位再來負責把版權費轉交給著作權人。

之所以建議由政府出面,有兩個原因:第一點是費率問題,這應該需要經過仔細審議來訂定,必須同時兼顧著作權人的權益以及使用人的合理成本負擔。第二則是由於聯絡以及付費給所有著作權人的作業,必須具有公信力。也就是說使用人付費拿了收據後,剩下的支付責任就屬於政府,不能對使用人另行要求。而且萬一著作權人失去聯繫,也可由政府的專戶代為保管,以便於日後取得聯繫時發放,或依照規定予以處理。

由於這個中介支付的作業,牽涉到使用者是否能放心合法的付費使用,以免動輒得咎,惹禍上身。因此絕對有必要具由有法律上絕對效力的中介機構,來進行中介支付的作業。而有了這樣的機構以後,對於合理合法使用者來說,除了免於遭受意外求償的風險外,也有提昇時效性的好處,不必一一親自聯絡處理。

而對於著作權人來說,這樣的機構也可以使創作的心血得以持續流傳,並可長期收到使用權利金。不論就樂曲的推廣以及利益來說,也都有正面的作用。

著作權法目前實施的現況,對於著作權的保護有餘,但是對於文化傳承推廣則有些不利之處。若能解決此點,設立正式中介機構,訂定法定使用報酬率等相關規定,相信才能創造兩方雙贏的局面。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41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