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溫金龍的二胡

文:peterkim 2000/02/24


溫金龍,一個就算沒有接觸國樂的普通人幾乎都會知道的二胡演奏家,自從他以全新的演出方式和演奏模式為自己建立了獨特的個人商業化風格後,同時也將二胡這個民族風味濃厚的國樂器將之普及於一般民眾的心中,以推廣國樂的角度看來,溫金龍的做法不但可以說是一種已經成功的獨特方式(我隨便學校裡抓個人,問問台灣的二胡演奏家,有97%的人都告訴我溫金龍的名字;剩下的3%是連什麼叫二胡都不知道^_^);姑且不論其特立獨行或某些前衛的做法是否正確等等一類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我想至少在推廣"二胡",甚至是"民族音樂"方面,他是有不可抹滅的功勞!

溫金龍可能也是國樂界極令人爭議的人士,因為演奏性質的關係,沾惹到演藝圈難免就有緋聞ˋ流言等等一類的事,同時人一出名,非議就多,常常也從朋友那兒(甚至是習琴生)聽到一些不太好入耳的批評,但這篇文章無意討論這些.

底下的文字,我想我就以我一個"國樂人"的角度來談談溫金龍;不是批評ˋ也不是不滿,我是站在一個期待的角度,發表一下我個人對溫金龍的感受.

溫最近越來越喜歡以電子音樂特效加入他的音樂;說實在話,冷冰冰的電子琴要和溫柔的二胡聲朝夕相處,實在聽的有點想給他關掉音響;尤其在這個提倡"Unplug"的時代,原音重現取代了以前電子音樂猖獗的觀念,雖然電子合成音樂未必沒有可取的地方,但在大眾價值觀的改變下,未必可以廣為被講究樂器音色的樂團人所接受.
但是運用的好,我倒是不反對(例如龍音的卡門),但我是想要提醒此類手法運用者,注意這種類型音樂所缺乏的獨特人為張力.
舉個例子,溫在前一陣子辦的跨年音樂會,一台電子琴和插電類似Jazz用途的提琴加上二胡,是可以聽到一些新的韻味,但老實說,我聽不出他的音樂有什麼內容或成長的地方.一樣拉那些東西,一樣循同樣的風格,並且長期的利用了這些他所謂的"革新"方式演出;雖然一般人聽來或許接受度會高些;但在已接觸國樂一段時間的人會發現,溫式的二胡藝術(他自稱的...我可不敢替他抬轎^_^)在長期的商業化下;未免流於不進反退.

說實在話,我挺懷念他在市國時代的演出ˋ和幾個大樂團合作的幾首協奏曲;甚至他那個時候出來兼差拉的流行音樂,我都覺得很興奮,看他獨特的推廣胡琴態度,很受感動!但一路下來,不免因為之前提到的因素,對他越來越失望.
希望他不會掉入商業化的陷阱而不自知;須知音樂的本質在感動人心,而不是利用它來成為自己滿足慾望的工具.
溫金龍有時候表演機會多,演奏不免粗糙流於膚淺,這是不可避免的;但要想想既然自己打推廣民族音樂的名號,公開表演,就要背負"民族音樂"這四字的責任壓力,要求要高,這是一定的;我有一個古典樂友說的很好,他面對音樂家投入商業流行音樂,最怕是一般人額手稱慶;而真正玩音樂的人搖頭嘆息;可見,就算音樂的內容大眾化,仍須有一定的水準支撐其音樂的內涵.
仔細思考,或許這就是他要給聽眾的二胡音樂,但每個人喜不喜愛,各由人評;不過站在欣賞的角度,溫式的某些二胡演奏曲子的做法倒是可以視為新的表演詮釋方式來仔細聽聽.

不過最近買了他跨年的音樂會實況錄音,有一點被騙的感覺,沒有完整收錄不說,演出隨興(隨然所謂的基本音準節奏仍在..);整個錄音也很差,還虧他自己監製的;我想,他如果沒有在他這近來一成不變的演出方式尚再力求創新突破的話,或許我也會懶得專程再去聽他拉二胡了吧;溫式一直聲稱他走的是一條創新的二胡路;但看看歷史上一路對二胡改革且被眾人公認"改革意義重要且成為一派大家"之諸位演奏家ˋ理論家的創新方式(樂器本身的改革ˋ小提琴技巧的引入ˋ甚而是許多奇特的新式演奏手法),溫式的創新手法並非相當特殊且真正具備"獨創性"的改革,對於他一直聲稱自己創新了二胡的演出方式,我是頗有微詞的.難道,把許可等其他名演奏家抓來拉這些東西,他們就拉不好?

不過,基於推廣國樂的立場,我肯定溫式的作為推廣國樂團多元化用途,我的本意並沒有一些專業樂論家這麼深,我只是以一個年輕人的觀點,希望台灣的現代國樂團在推廣國樂的同時,也應當一並思考如何吸引現代生活形式下的年輕人接觸國樂;舉例來說,譬如時下年輕人喜愛的布袋戲配樂ˋ電玩遊戲配樂ˋ甚而在一般年輕人喜愛的傳播媒體上,能不失國樂本義之下;推廣給年輕的族群朋友欣賞;關於這一點,似乎真的有待重視.
溫金龍在這方面無疑是有一定貢獻的,予以肯定!

寫到這兒,想提醒溫先生,藝術家的好名聲得來不易;但好好珍惜更加不易,期盼其投身於流行音樂界推廣民族音樂的同時,能更知自己的意義重大,小心翼翼的發揮自己的所長將民族音樂發揚光大.
相信任何國樂人,都樂見這樣的結果!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40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