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音雜談

文:孫沛元 2000/01/28


前幾天,樂團演出了一場『民族打擊樂之夜』,而且在演出的前一天以及當天上午,也在演出場地進行了唱片錄音的工作。

這次也是由雨果唱片公司的易有伍先生,擔任錄音師的工作。雨果唱片成立以來,可以說對於國樂唱片市場開啟了一個新的紀元,也立下了一個高標準的典範。

高市國以往幾張由雨果錄製的唱片,可以說是樂團最好的宣傳了。許多海外或者大陸的樂界人士,往往都是先聽到了唱片,才有了後來實際的接觸。

所以說,對於一個演出者來說,錄音的重要性,在這個世紀以來,已經逐漸提昇到相當主要的地步了。

演出當時的表現,有視覺、場地、觀眾、距離、以及稍縱即逝等等的因素影響,所以對於音樂以及演奏的細節,無法深刻掌握。

但是唱片就不同了,可以反覆聽、專心聽,所以一切的細節,都會在多次聆聽中逐漸被發掘出來。如果有瑕疵,現場演出可以容忍或者根本會被忽略掉的,到了錄音成為唱片之後,可就會成為無法遮掩的缺點,嚴重的甚至可以到達『遺憾終生』的程度。

由這裡來評估,當然要把錄音當作是頭等重要的任務來辦理。所以一次錄音任務下來,比起正式演出還要累得多。

錄音的好壞,除了演奏以外,最重要的就是錄音師對於音響效果平衡的感覺了。利用座位的改變,可以調節樂器音量的平衡,有時還是不足之處,還可以加上輔助用的麥克風來收音加強。不過最主要的收音,還是必須由一個主要的麥克風來作。如果像是跑外場那樣用了一大堆麥克風,每樣樂器都有,然後再用混音器來調整,效果就比較差了。

因為即使是平衡可以調整,但是距離卻是差異很大的。我們聽樂器大都是在觀眾席,如果把麥克風擺在離樂器很近的地方,即使把音量調成一樣,聽來的距離感、以及混和了反射音響等等的綜合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大都是以調整距離(某樂器與麥克風之間的距離)。例如嗩吶太大聲,就退後個幾公尺,倍革胡音量太小,就加個輔助收音的麥克風。如果像某些打擊樂器特別吵的,也許就得請他們退到音樂廳反射板的後面去了。(指可以打開一部份的反射板)

對於團員來說,錄音無疑的是一種很消耗精力的任務,後台往往要準備諸如『康貝特』、『蠻牛』之類的提神飲料。咖啡以及茶當然也是少不了的。

演出時,一旦樂團列車開動以後,一直到樂曲結束都不會停止下來(若真的停了可就『代誌大條』了),而且不管演出失誤如何,演過了就算了。

可是錄音就不同了,會不斷重複不好的地方。即使好的地方,也為了安全起見(怕機器或帶子出問題),至少也得錄個兩遍。所以一張唱片的錄製,大約要花上兩天左右的時間。

而決定好與不好的關鍵人物,就是在錄音室同步監聽的錄音師以及音樂總監。一般這兩個職務的專業是有所不同的,錄音師要作的是調整音響效果,讓錄製出來的音樂能有美好的音色,而音樂總監則是要對音樂演奏的內容作出判斷以及調整。

然而大多數樂團,指揮已經在台上了,也不見得有音樂總監,那麼誰來監聽呢?

有個方法是錄一段,指揮就跑去聽一段,這是相當浪費時間的,而且不論是指揮以及演奏團員都會很累。

雨果唱片之所以能有目前這樣的成就,主要就是解決了這一點。因為易有伍先生本身就是個優秀的指揮家,又是個頂尖的錄音師,所以等於是把雙方面的品質把關工作加以統合了,所以不但可以掌握最好的效果,挑出需要改進的地方,而且可以節省寶貴的時間。

最後來說說演奏的部份。以我個人來說,錄音、演出、排練,這是三種不同的任務,要求也依序遞減。為了錄音,可能必須預先花時間修些好哨子,把樂器整理一下,音孔該挖該補的也要調整一下。其他樂器的情況可能不會這麼麻煩,但是僅以調音一項來說,錄音前一些定音樂器如笙、雲鑼等等,也都應該加以保養調整才是。

近年來各樂團的錄音工作持續進行,可以買到的唱片也就愈來愈多了。希望將來能夠逐漸做到把所有好的曲目都錄製唱片,並且要能容易買到。這樣相信對於整個國樂的推廣,會有相當的助益的。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38

回到清談小亭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