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樂器改良之隨想(弦樂)

文:孫沛元  (1994/11分十次連載於BBS)

拉弦樂器組


國樂團中的弦樂,目前一般的編制,是高胡,二胡, 中胡,革胡 (Cello),倍革胡(Bass),一共有五種。

弦樂器的發展,特別是二胡,在所有的國樂器中,可以說是相當快速的。曲目的累積以及深度,演奏技術的進步,學習人口的眾多,學術研究的完整,都是其他樂器所不及的。所以,二胡已經成為國樂器中的 " 顯學 " 了。

多年以來許多的人投入了二胡的改良研究工作,而且都取得了不錯的成果。其中有不少改良,已經實用化了。比方說前八後圓的二胡,雙筒二胡,機械軫,固定千金,抗彎琴桿,擴音琴筒,灌鉛琴托等等都是。
至於有些理論認為應該改為四條弦,放開弓子等等,與傳統演奏法脫節太遠,已經失去了二胡的特性,因此幾乎沒有人採用。

所以,就實用上來說,目前的二胡,已經有了相當不錯的改進。下面我所要提的,只是一些小小的意見,並不是什麼大幅度的改變。

高胡,二胡,中胡


高胡常見的有圓筒的以及八角的兩種,起源不同,音色上也有所不同。至於演奏方法,有的是採用粵胡的夾腿式,也有的是用二胡的平腿式。

我個人的看法,八角高胡比較適合國樂團使用,演奏法也應該採用二胡相同的方式。

在音色的統一上,以及演奏法來說,比較合乎要求。至於粵胡以及其演奏方式,應該算是一種特色樂來使用。

目前的八角高胡,多半已經有加裝一些設備,如雙筒,前後反射板,制音板等等。比較起來算是複雜一些。

至於二胡,常用的有六角的以及前八後圓的兩種,有些也有加裝雙筒。

中胡,多半是用前八後圓的,少數則是六角的。

弦樂組的音色要能統一,才可能發揮整體的力量。不過以目前來看,似乎還有問題。

以二胡為例,近年來流行六角琴,蘇州上海等等,音色渾厚,適合獨奏,但是用於樂團,似乎欠缺了些亮度,音色比較悶暗。

但是若是採用八角琴,整體二胡組的音色就缺乏厚度,在二胡組為主的樂段之中,就顯得缺乏音色上的美感。

還好這個問題目前已經變得次要了。因為近年來二胡蛇皮的品質直線下滑,所以琴筒等等的影響已經是次要的問題。蛇皮好的琴,不管是哪一種型式,都可以採用。

木料也是一樣的,很難強求統一。不過比起蛇皮來,還算是好一些的。

至於中胡,目前常見的八角琴,性能還算不錯,所以使用相當廣泛。

胡琴類的構造基本相同,所以可以一併處理。首先是機械軫的使用。我覺得不管是哪一種機械軫,都有磨損的一天,而且新弦的安裝及調音費時費力,不若傳統木軫快速方便。所以,用傳統木軫,配合微調螺絲,應該是比較好的方法。而且就長遠來說,構造越是簡單,也就可能保存得越久,不容易損壞。

千金的部份,我個人認為應該統一使用固定千金。目前大多數人使用傳統的纏線千金,理由是為了音色,特別是空弦音。不過我認為固定千金只要稍微加以改良,也可以辦得到。主要是弦鉤的部份,要加上一層有彈性的物質,而且要有一定的厚度,才能產生作用。

用了固定千金,對於空弦音準的固定,有很大的幫助。至於音色上的改變,在材料上若是嘗試一些其他的種類,可能會使影響減到最小。話又說回來了,音色如果比較亮一些,其實是蠻適合樂團的。

另外一個是雙千金,本來我認為這是一個不錯的改良。如果高中二胡全部加裝,互相能夠重疊的部份就增加了,也就可以增強弦樂的力度。可是後來想想,雙千金向上延長的部份,音色就不同了,會有點奇怪,而且使用上,必須安排更換千金的時間,即使很短暫,也是一種非常規性的演奏方式。另外在定弦,把位,指距,視譜等方面,都會造成變動,所以還是先用在獨奏樂器上面吧。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蛇皮張力的調整器。這個想法早就有人想到過了,早期的高胡,還可以見到這種裝置。但是為什麼沒有普及,我也不明白。

張力調整器的構造很簡單,就是在蛇皮內面,加上一圈金屬框,比琴筒略小,形狀相同。而後利用可以調整的螺絲,固定在琴筒內壁。蛇皮本身是固定在琴筒前端的外面,與現在相同,內面則由金屬框撐起。若是蛇皮太緊,就調整螺絲把金屬框退後一些,太鬆,就向前一些。這樣,有兩個好處。第一,可以延長胡琴的壽命,使蛇皮能夠在調整之下使用得更久,而不必重新蒙皮。第二,遇到天氣的溫度濕度變化,也可以加以調節,使音色相應得到調整。

以上所言,都是現有的改良技術,只是我認為應該全面使用在樂團的胡琴類樂器身上。我認為樂器的改良需要推廣以及統一,才能更有利於推廣及製造。

革胡,倍革胡


關於這兩樣樂器的使用, 由於音色的特性 ( 皮膜震動 ),以及對於國樂團整體音響效果的彌補能力 ( 中音區 ),因此要比其他任何木板面的樂器要好, 包括大提琴在內。

不過就樂器品質來說,目前的革胡還是相當粗糙的。

目前,只有三個樂團採用革胡,分別是香港中樂團,高雄市實驗國樂團,以及臺北市立國樂團。在整個樂團的音響音色上,絕對與採用大提琴的國樂團不同。只要打擊樂器不作怪的話,革胡的音量也是不小的。
所以,我認為革胡才是最適合作為國樂團低音聲部的樂器。不過,先要把它的品質提高,缺點改進才行。

首先,是蛇皮的部份。看革胡的尺寸,就知道要多大一條蛇了,更別提倍革胡了。蛇皮的不易獲得,是很容易明白的事情。而且即使有這麼大的蛇皮,能夠有好的蛇皮嗎?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再來從生態保育的觀點,以及蛇皮的日漸稀少,我覺得應該先從革胡類做起,率先停用蛇皮。 一來是革胡的蛇皮大,二來是對音色的影響比較小 ( 琴碼並非直接壓在蛇皮上),所以可以先拿來改進。

大陸方面,很早就提過了用人工合成的薄膜來代替蛇皮,不過似乎沒有太大的成果。

主要原因可能是沒有辦法做到蛇皮的張力,厚薄等條件的合而為一。在二胡上面,音色定然不佳,也就無法成功了。

但是在革胡上面,我覺得有可能成功。因為革胡的琴碼沒有直接加壓在皮上,所以皮面的壓力很小,純粹是震動而已,因此張力可以比較小些。二來似乎應該隨著音域的降低,而增加皮膜的厚度,音色才不會太空。現在的革胡蛇皮,一般都不厚,甚至比二胡的還薄,是不是不太合理?

所以,人造皮膜縱使無法用在二胡上面,應該還是可以用在革胡以及倍革胡上的。對於氣候的敏感性,也會比蛇皮好得多了。

再來,也是皮膜張力的調整裝置。原理與二胡類的相同。這種裝置我本人沒有見過,但是曾經聽說早期有的革胡就是這麼做的。總之皮面的樂器,應該要有張力調整的能力才行。方的革胡前面的部份就有些困難。基本上,革胡若是改造,皮面應該還是留下一面就好了,比較簡單一些。

接著是琴碼的問題。革胡的琴碼,對於震動的傳遞,有著不錯的設計,發音的方式及構造與大提琴完全不同,很能發揮皮面的震動。不過由於設計上的原因,無法前後調整角度,因此使得琴橋容易彎曲。

我認為,應該把琴橋的上半截,做成分離的,也就是類似於大提琴的琴橋。下半截 (從槓桿支點開始 ),則固定在琴筒上。這樣子應可以解決彎曲的問題。而且由於下半截固定,也比較不會造成內部爪子(我不曉得該如何稱呼)與琴橋之間的問題。

底下的腳(支撐在地面的)應該全部做成金屬的,而且要有分節處或是小洞可以固定。

琴筒適度減少厚度,不要音窗,琴頸也適度修改,減少不影響張力的部份。以減輕整個樂器的重量。

取消機械軫,可以減輕重量,減少維修問題,可以有快速換弦,快速大幅度調音等等的好處。配合下端的微調螺絲即可。下端採取類似大提琴的作法,取消固定式的裝弦處,也可以減輕部份重量。

琴弦的粗細比例,要重新調配設計。以符合各弦音色音量的平衡要求。

大致上,這些改良應該是必要而有效的。如果能夠使革胡的品質趨於穩定,演奏容易,維修簡單,發音正常,應該可以更為普遍的運用在國樂團之中,徹底解決大提琴代用的問題。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43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