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 藝 絕 技 二 則

文:天津音樂學院教授 陳 重(2004/12/22)


一、吹笛顏面不出汗法

  吹笛,講求冬練三九、夏練三伏。三伏天吹笛,常因汗流滿面、下頦部滲汗而影響演奏效果。現今的設備優越,劇場常設有空調,但在酷暑而沒有空調的場合,演奏效果必然要大打折扣。我在青年時期,曾向民間藝人學得暑天吹笛顏面不出汗的吹奏方法,於演奏效果的發揮,確有極大的裨益。

  1944年,我在通商銀行供職。因我酷愛民族音樂,時常吹吹簫笛、拉拉二胡,或彈彈古琴、琵琶。一次,一位與我同一辦公室的同事告知,其岳父亦善於吹笛,並告知其岳父名莊海泉。我一聽,知道莊海泉乃蘇灘名家,莊海泉的女兒乃是錫劇皇后莊寶寶。他們常在時代劇場(舊址在原上海音樂書店樓上)獻藝,我也常去看戲。乘此機會,我便結識了莊海泉,經常聽他聊聊前灘(蘇昆,莊乃大章班笛師)、後灘的軼聞。

  一次,莊海泉向我談到,吹笛者暑天最怕顏面出汗,應學會吹笛顏面不出汗的方法。我一聽,深感詫異,忙向莊海泉請教。莊說:“暑天不出汗不可能,是讓顏面不出汗,而讓汗全部由背上流出。”莊又說:“我們蘇灘藝人,常要化妝出臺,顏面出汗又不能揩,而身上穿‘竹衣’,卻可任汗流淌。因此,師父常要徒弟練此功。其要領是:吹笛時,顏面肌肉要極力放鬆,雙手持笛時兩肩用力。此力只能用陰勁,不能用蠻勁,否則影響手指靈活。”最後告知,此功只要掌握要領,練些時日即可掌握。

當時正是熱天,我依照莊海泉所教的方法練習了一段時間,果然應驗。以後我在教學生時,也總希望他們能練練此功。吹笛諸君,若於此功有興趣,不妨一試。

二、王喜雲“喜”吹“喜新婚”

  吹笛的口型,民間向來有尖嘴、婆嘴之分,現今音樂院校的教師對口型則更是講求。然而這都是講的一般的或規範的演奏方法。我就碰到過特殊的演奏方法。

  1954年4月,全國音樂、舞蹈觀摩匯演之後,查阜西、馮子存、管平湖、趙春亭等來上海演出,下榻在“哈同花園”旁的滄州飯店。我有幸去拜會幾位演奏家。當時,我特別對馮子存先生的演奏倍加推崇。馮子存先生指著身邊的王喜雲說:“人家能張著嘴吹笛,那才叫絕技呐!”聞聽此言,我極力懇請王喜雲先生能賜奏一曲,以長見識。在馮子存先生的慫恿下,王喜雲先生終於首肯。此時只見王先生雙眼眯縫,兩口角後收,舌尖外露,口風從舌面噴出,真是“笑容可掬”。如此吹笛方法,若非親眼所見,真難相信竟有如此絕技!

  王喜雲先生吹出的音色,堅實有力,手雖無法舞,足則隨著旋律蹈之,氣氛歡快熱烈。。

  一曲奏畢,我請教王喜雲先生何以學得此技。王先生回答:“我們民間吹鼓手,喪事則要哭喪著臉,喜事則要喜氣盈盈,也是生活所逼。

  社會已前進,生活已改善,王喜雲先生已作古;此技恐已不傳。

(陳正生  整理)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