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哨”質疑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2004/01/26)


 1973年,浙江余姚河姆渡出土了四十余支鑽有二、三、四孔不等的禽骨。這些鑽孔的禽骨經碳十四檢測,已有七千年歷史,經專家們鑒定,認定他們是先民用以誘捕飛禽的狩獵樂器。《中國樂器圖志》【1】開卷就是“河姆渡遺址骨哨”。該圖收有7支“骨哨”,這7支“骨哨”的形制,乃是出土“骨哨”之樣式的典型。現將該圖附列於後。

該圖有如下說明:“本圖系1973年浙江河姆渡遺址出土骨哨,距今約七千年左右,屬年代較早的新石器時代遺物。骨哨是用鳥禽類的肢骨中段製成。長6—10釐米不等。中空。器身略有弧度,在凸現一側穿有一至三個圓形或橢圓形孔。有的在一側兩端各穿一圓形孔,表面磨平。此遺址共出土骨哨160件,其中有一件出土時內腔另插有一根肢骨。近似現代兒童樂器竹哨。部分骨哨,至今仍可以吹出簡單的音調,與鳥鳴相象。可能是先民們利用骨哨發出的鳥鳴聲誘捕各種飛禽的。

這些骨哨是助獵工具,也是後世簫笛類吹樂器的遠祖。它們的發現證明,早在幾千年前,我們的祖先不僅在黃河流域,而且也在長江流域乃至更廣闊的地區,同時創造了原始音樂文化”

首先,筆者對這段說明就有疑問。既然此遺址共出土“骨哨”有160件之多,而只有“部分骨哨,至今仍可以吹出簡單的音調”,那麼另一部分無法吹出音調,究竟是何原因,是損壞,還是本身就沒法吹奏出簡單的音調?沒有交代。再就是這能吹出簡單音調的,同連簡單音調也吹不出的數量之比是多少?沒有說明。筆者以為,能吹出音調的同無法吹出音調的數量之比,是很重要的資料。它應該是判斷這批開有圓孔之禽骨用途之根據。

再就是這批“骨哨”被定為“樂器”,以及它的功用,乃是出於推斷。這推斷的過程是:由於“部分骨哨,至今仍可以吹出簡單的音調”,這音調“與鳥鳴相象”,因此判斷這“部分”(注意:只是部分,而不是全部)能吹出簡單音調的,可能是先民用來作誘捕各種飛禽的“助獵工具”。這推斷看起來順理成章。但是那些連簡單音調也沒法吹出的,究竟派何用處,專家們就不予理會了。那些連簡單音調也沒法吹出的是“廢品”?專家沒作交代。若是廢品,為何又把這具有一定數量的廢品同“成品”混於一處?專家們認為毋須說明,可專家們就沒有注意,這確實是個很難讓人理解的問題。這問題不解決而把它們定為樂器,豈不是有難圓其說之嫌?

再就上圖這張收有七支骨管的照片來說,若作為原始的吹奏樂器是否能符合實際?這張照片上的七支骨管,有以下幾種開孔形式:1、兩端各開一孔(右1、2);2、中段並排開雙孔(左2);3、對穿雙孔(左3);4、兩端及居中各開一孔,計3孔(中);5、一端開一孔,另一端並排開雙孔(右3);6、開有一孔的殘管,管中插有一支骨管(左1)。

如今先討論一下專家們何以會把這些骨管定為樂器。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末,出現了一件新型管樂器——口笛。口笛管身短小,開有一孔(吹孔)或多孔,音調尖銳,善於模仿鳥鳴。1971年“五·一”,俞遜發首先用口笛演奏于上海萬人體育館。1973年河姆渡遺址發現了這許多骨管,人們很自然地把這些短小而開有小孔的禽骨管同口笛聯繫起來。當然,其中會有幾支能吹出簡單的音調,於是就把它們定作“骨哨”(亦稱作“骨笛”)。

河姆渡出土的這批骨管,若把它們定作樂器是否可信?筆者就根據這張照片談談自己的觀點。

這批出土的骨管為“長6—10釐米不等”,若設定左七的長度為10釐米,那麼自左二至左七的長度則分別約為:左二,5.50cm;左三,5.34cm;左四,6.30cm;左五,7.60cm;左六,8.22cm;左七,10.00cm。這幾支管子若作為管樂器,就各自音孔的開挖情況來看,是很難符合實際。

左六和左七為同一種類型,兩支管的兩端各開一孔,左六兩孔的中心離管端約1.50cm,左七兩孔的中心離管端約為1.20和1.30cm。這種管子該如何吹奏?若從頂端吹奏則很難吹響;若從小孔吹奏,不僅難成音調,另一孔的位置又不十分順應雙手的生理功能,由此可見,這兩支骨管就不象管樂器。同樣,左二這支管也不大適宜豎吹;若橫吹,兩個小孔的形狀不僅不適宜發聲,而兩個小孔相挨過近,一做吹孔,另一孔掩按則影響吹奏。由此可見,左二這支管也不像是樂器。左三的雙孔對穿,顯然不符合管樂器的設計要求。左四同左五看來應該是這幾支管中最適合吹奏的了,但是若作為管樂器來說,其中亦有難以理解的問題。對於管樂器來說,多一孔就應該多一個音,左四兩端的孔離頂端過近,掩按不僅不方便,對豐富音調來說並無多大意義。左五的雙孔由於靠得過近,食指同中指必須疊按才行。當然,先民未必有豐富的音樂聲學知識。正因為如此,先民們所注重的只能是實際,它們是不可能製作出違背生理機能之管樂器的。

以下再來討論一下左一這支管。這支管內腔確實另插有一根肢骨,它真的“近似現代兒童樂器竹哨”?常言道:“差之毫釐,失之千里”。這是極有道理的。我們不妨來看看這支插有肢骨的骨管,同竹哨是否有相似之處。

竹哨的構造雖然簡單,但是要能發出鳥鳴聲或者樂聲,卻不可缺少必備的成聲條件。竹哨的發音孔的下邊沿必須為楔形,發聲孔的上沿塞沒,留一孔隙,使氣流通過孔隙噴向發音孔的邊棱而發聲。孔隙同發音孔邊棱之間的距離和角度必須得當,否則就不易發聲。竹哨下端的“活塞”必須同管子密縫而又能自由滑動。由此可見,左一這支管同竹哨之間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

根據以上理由,筆者認為把這批骨管定為“樂器”,那是太牽強了。

注釋:

【1】 見劉東升、胡傳藩、胡彥久編著,輕工業出版社1987年12月版《中國樂器圖志》第25頁。

(載《中外樂器資訊》2003年7月號)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