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世界的琵琶

文:許克巍(2003/10/20)


走過千年的歷史長河,琵琶,是中國最引以為傲的獨奏樂器之一,在不同的時代,總展現不一樣的風采。在西元三、四世紀時,中國一個動亂的時代,她走進了中國,為中國人接受並脫胎換骨成中國代表性的樂器,時隔一千多年,又正逢世界文化交流激盪的新世代,琵琶,她會以何種姿態代表中國,走向世界舞台?

南北朝時由西域傳入中國的琵琶(曲項),早已搖身一變成為道地的中國樂器,是中國人喜怒哀樂種種情緒的最佳代言人,相較於唐代傳到日本的琵琶保留了傳統的形制和演奏方式:“沒有品位,用撥子彈奏”;在中國發展的琵琶,表現出更活潑及富於創造的精神,幾乎在每一個時代,都有一個新面貌,唐朝的裴洛兒就已經開始“廢撥改指”;而拿琵琶的方法,也從原來的“首”朝下,逐漸往上仰,最後變成現在的直立演奏;琵琶的音柱,也從頸上的“相”,慢慢增加面板上的“品”,由沒有品柱最後增加到現在的六相二十四品(或更多),顯然琵琶呼吸到最細微的潮流變化,而隨著時代的步伐一直前進,和古琴明顯的不同,一千多年的唐琴還可以演奏傳世的各種琴曲,但是近到民國四、五十年代以前的琵琶,卻已經無法演奏近代創作的大量新作品。琵琶,顯然有更開放的空間和敏銳的知覺來感應時代的脈動。

在一千多年前,中國音樂最頂盛的唐朝,琵琶就取得了卓越的地位,白居易的《琵琶行》,讓我們充份感受到潯陽江畔琵琶女精湛的技術,和動人的演奏;唐以後一直到清的中後葉,雖然琵琶沉寂了不少,但在元代楊允孚“灤京雜詠”中描繪琵琶演奏的《海青拏天鵝》,和明代“湯琵琶傳”中湯應曾演奏的《十面埋伏》,仍留下滿天鵝叫,和驚心動魄的戰爭場面,如同音樂就在眼前;直到清嘉慶年間,華秋蘋(1819)整理刊印中國第一部琵琶譜,才揭開幾百年來琵琶在中國民間發展的面貌,讓後人清楚看到琵琶歷代以來的樂譜(也許只是幾分之幾),《十面埋伏》《海青拏天鵝》的的確確存在,另外還有許多歷史文獻和文學作品未提到的樂曲,這實在是琵琶史上最重要的大事之一,這份譜的刊印發行,可說開啟清末民初琵琶發展的第二個高峰(第一次是在唐代),形成近代琵琶四大流派─平湖派、浦東派、崇明派、上海汪派(其中崇明派傳譜和其他三派較不同)。傳統琵琶最主要的大套古曲,《十面埋伏》《霸王卸甲》《海青拏天鵝》《月兒高》《普庵咒》等,在華秋蘋琵琶譜已經完整成形,平湖派的李芳園根據“華秋蘋琵琶譜”中的文板小曲再整理成新的文套曲《青蓮樂府》和《塞上曲》,並另輯《潯陽琵琶》(後人改稱《春江花月夜》),可說琵琶古曲大致底定,這四大流派,今天我們仍可從各派的傳人看到其不同的演奏風格。

現代琵琶,又有更多元化的發展,從業餘走向專業,琵琶已不僅是彈琵琶的人關起門來自己玩的樂器,學作曲的也對表現力這麼豐富的樂器充滿好奇;世界的門打開了,不少優秀琵琶演奏家走到國外,又吸引了外國作曲家的興趣,開始著手為琵琶創作,於是琵琶由歷史上文學的描述,到清晚期出現清楚而完整的樂譜,直到現在百家齊鳴,甚至再傳到國外,形成歷史上第三次的高峰。琵琶的演奏,也由傳統樂曲,增加強調創作及開展複雜的技巧手法,除了品評演奏家,同時也品評作曲家,可以說創作意識的開放,將琵琶帶入新的領域。

於是我們看到當代琵琶大師劉德海,一個人就創作了系列的琵琶曲,從早期改編自民歌的《草原小姐妹》《瀏陽河》等,到中晚期創作的《人生五篇》─《秦俑》《童年》《天鵝》《老童》《春蠶》,以及《宗教篇》《田園篇》等多首樂曲,可以說靠個人的力量,就替琵琶開啟了一條新路,這條路子也為後來許多琵琶演奏者追隨。同樣致力於琵琶創作的,在台灣有王正平,其個人也創作了《琵琶行》《水調歌頭》《滿江紅》《天祭》《春雷》《天問》《青羽綠簑衣》等多首琵琶獨奏、協奏曲,儼然另成一派。除了以演奏家的姿態為琵琶打造新曲,在作曲家的身份中從事大量琵琶曲創作,香港的羅永暉應為第一人,從早期在台灣創作現代曲風的《蠶》與《寒雲路》,到後來返回香港後陸續寫的《一指禪》《千章掃》《潑墨仙人》等,羅永暉為琵琶開創出絕對屬於他個人的一種現代中國精神。

琵琶既然已從傳統的中國走向世界,那麼她未來又會如何走,關於這點,從過去到現在,看傳統樂曲到近代新作品的產生,以及幅射向世界的發展,可以窺得一定脈絡。

一、傳統樂曲─民初以前

武曲:《十面埋伏》《霸王卸甲》《海青拏天鵝》

文曲:《月兒高》《青蓮樂府》《塞上曲》《潯陽琵琶》《普庵咒》

其他:《陽春白雪》等

這些古人智慧結晶的代表性樂曲,看似不多,但每一首都表達了完整而不同的曲境,都是不可取代的。

二、民謠風的作品─50年代以後改編的作品

《趕花會》《瀏陽河》《草原小姐妹》《彝族舞曲》等

這些樂曲是琵琶走向新作品比較容易的作法,結合傳統常用的變奏,和西方曲式的結構,擷取一段好聽的民歌旋律,就產生一首新的琵琶曲。

三、創作的作品

演奏家的創作

劉天華:《改進操》《歌舞引》《虛籟》

劉天華無疑是開啟近代琵琶創作的第一人。

劉德海(大陸):《人生五篇》─《秦俑》《童年》《天鵝》《老童》《春蠶》;

       《宗教篇》《田園篇》

劉德海的作品可以說是繼近代四大流派後,影響琵琶演奏最重要的一位。

王正平(台灣):《上花轎》《琵琶行》《水調歌頭》《滿江紅》《天祭》《春雷》

       《天問》《青羽綠簑衣》

在以大陸風格為主流的琵琶,台灣的王正平創作出屬於自己一套的美學及演奏。

任鴻祥(大陸):《渭水情》

曲文軍(大陸):《秦川抒懷》

來自陜西的任鴻祥、曲文軍,創作出西北秦腔風格的琵琶曲。

吳  蠻(美國):《即興》《拼貼》

吾蠻被譽為將琵琶音樂帶到西方世界的重要演奏家。

作曲家的創作

吳祖強、王燕樵、劉德海:《草原小姐妹》琵琶協奏曲

顧冠仁(大陸):《花木蘭》琵琶協奏曲

趙季平(大陸):《祝福》琵琶協奏曲

唐建平(大陸):《春秋》琵琶協奏曲

羅永暉(香港):《蠶》《寒雲路》《一指禪》《千章掃》《潑墨仙人》等

盛宗亮(美國):《野蜂舞》

四、世界風格的加入

隨著越來越多的琵琶演奏家走向世界,琵琶走進了不同的國家,當地的文化也加進了琵琶,於是我們看到美國的吳蠻演奏許多外國人創作的琵琶曲,琵琶開始跟大提琴、搖滾樂、吉它,或是任何樂器一同演奏;日本的楊寶元、邵容也和當地的演奏家合作,產生日本風味的琵琶曲,如《春之海》等;香港的王靜和羅永暉合作無間,演奏家卓越的演奏技術讓作曲家更能天馬行空的任意發揮,創作出大量而高難度的現代風格作品;加拿大的裘莉蓉也和吉它結成有趣的二重奏,改編西方經典名曲,演奏出新的音響;其他還有琵琶和曼陀鈴的演奏團體,總之,放到世界海洋的琵琶,都能在不同的環境發展出立足的一席之地。

琵琶,代表中國文化“用”的一面,“變”的一面,展現出最大的空間,她柔軟悠遊於每一個時代,開放給每一個人,讓各種新的意識加入,於是,她走過了千年的中國,積累了傳世的經典名曲,她走出了中國,敞開胸懷迎接世界,讓來自各地旺盛的創造力豐富她的生命。琵琶,中國的“樂器之王”,已經在新世紀找到她的立足點,這一點,有傳統的精粹也有新的精神,有豐厚過去的根基,也有現在豐沛的創造力,至於未來,也將在這一條永不間斷的路看到她的新位置。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