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樂鋸”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陳正生(2003/10/07)


前些年,電臺報道金少白先生的樂鋸演奏,曾勾起筆者少年時演奏鋸琴的回憶。近來翻閱《中國樂器年鑒》的“樂器專利資訊”,發現其中“鋸琴”一項也申請了專利。該項專利寫道:“<申請號>88211739,<發明名稱>鋸琴;<發明人>金少白、陳志康”。這就更引起了筆者的驚詫。筆者想,如今若仔細回憶,將兒時演奏過的“搿塔”(用鼻腔吹氣,用口腔共鳴而發聲的樂器,我們但是叫它“鼻琴”)製作出來,豈不同樣可以申請專利?因為演奏“搿塔”的人遠比鋸琴少。當然,筆者若熱中于專利,自己所設計的“二胡音位指板”、“分孔型全律(十二個半音齊全)八孔笛”、“全律十孔笛”、,以及按照《晉書·律曆志》製作的“泰始笛”,改進後的全律“竹塤”,都是完全可以申請專利的。當然,這是筆者個人的私事,撇開不談,以下就談談鋸琴。

何謂鋸琴?鋸琴又稱“樂鋸”。顧名思義,乃是能用來演奏樂曲的鋸子。樂鋸所選用者乃是手鋸中之大號者。因為,樂鋸的音域同手鋸的大小成正比:手鋸越大,音域越寬。

手鋸是由鋸條和手柄兩部分構成的。演奏方法是,將手鋸柄的上半部置於左腿之上,右腿壓住手鋸的下半部。左手拇指同食、中二指捏住手鋸的上端,借助左腿的上托力和右腿的下壓力,用左手的拇、食、中三指將鋸條微微彎成“S”形,右手持弓於“S”形的凸起處擦奏,即可發出樂音。當左手上、下移動時,“S”形的下凸起點也就隨著上下移動,音高也就隨著產生高低變化。此時,右腿輕微抖動,鋸條的勁度也就隨著發生微小的變化,從而產生顫音(vibrato)以美化音色。鋸琴的演奏,除了憑經驗而外,更重要的是憑聽覺來校正音高、控制音準。

鋸琴曾於上世紀30年代末、40年代初流行於上海。查,1939年4月7日下午,上海的銀錢業在蘭心舉行了一場慈善音樂會。這次音樂會的節目比較豐富,有石人望指揮的大眾口琴隊合奏,有葛朝祉的獨唱,有黃貽鈞、張貞黻的鋼琴重奏,有陳日英、陳俊英兄弟領導的樂隊合奏廣東音樂,有朱沙羅門(朱啟東教授的胞兄)指揮的管弦樂。其中更有一出特殊的節目,那就是有個叫林鳴的女士,獨奏鋸琴。

此外,1940年3月2日,上海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少年部舉辦了一場兒童音樂比賽。這場比賽的評委為丁善德、李蕙芳、吳樂懿、陳又新、曹岑、章毅、王瑞嫻、張雋章、斯義貴、黃永熙、項馥梅、竇立勳等十二位。這場比賽的第一名為8歲的巫漪麗鋼琴獨奏,第二名為12歲的張易安鋼琴獨奏,第三名為10歲的王芝爛鋼琴獨奏。原定取三名,柳仲篪(和塤,《春江花月夜》的改編者柳堯章先生的長子)的提琴獨奏成績最佳,因已13歲(實際是虛歲),“超過”該會規定而屈居第四。這次比賽中也有一個特別節目,那就是十二歲的陸梁樂鋸獨奏。由於該樂器不屬於比賽專案,故而僅作為表演節目。演奏者年少,樂器又新奇,頗受大家讚賞。

除了上述情況而外,當時上海還有個新興音樂社,於1941年5月31日的《申報》上等出過廣告,該社除教授鋼琴、提琴、吉他、尤格悹埵茈~,還宣稱教授樂鋸哩!

筆者出生于南京。解放初期的南京,有個大眾口琴會,會長叫馬慶逸。他周圍有一批口琴愛好者。他認為我當時笛子吹得可以,也常邀請我同他們一起娛樂。這些口琴愛好者中,就有好幾位愛拉鋸琴,其中以舍鄰袁宗發(綽號黑皮)拉得最好。我家同他家是對門鄰居,我就常將他的手鋸借來自娛。

演奏手鋸,左手拇指的負擔較重,於是我們就車木做了個手柄,左手五個手指就全用上了,控制起來真是得心應手;即使演奏數小時,左手也絕不會有一點點酸痛。從金少白先生的演奏錄像來看,這恐怕是金先生所不知道的。

(原載《中外樂器資訊》2003年9月號)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