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塤製作的改進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陳正生(2002/03/17)


竹塤,作為一件新型樂器,筆者一見就對它產生了濃烈的興趣,並撰《竹塤》一文刊載於《中國樂器資訊》2000年4月號。本人對竹塤感興趣的原因,不僅是它那特異的音色和低沈的音區,能在民族樂隊中發揮別種樂器不能替代的作用,更重要的是,竹塤對管樂器音樂聲學的研究有著不可忽視的做用。這一點,本人將撰文《“開管”、“閉管”的分類法欠妥》進行分析。本文只討論竹塤製作如何完善的問題。

竹塤是蘇北農民樂手周壽榮所發明的。周壽榮給筆者的信,談及了他對竹塤製作的完善和規範化問題所做的努力。筆者認為,周壽榮發明竹塤所用的是“超常思維”,而今卻想用尋常思維方式來規範竹塤的製作,顯然難以達到目的。

竹塤的音色似塤,這是所有聞其聲之人的共識。它比陶塤容易掌握,音區是目前能吹奏旋律的管樂器中最低的,音域也比陶塤寬,與我們的民族樂器有很好的親和力,穿透力也比較強。因此,它必將在民族樂隊中起一定的作用。關於竹塤的音高,D調的比曲笛低八度,大G調的則比洞簫低八度最低音可比洞簫低十一度,而大G調竹塤長度僅75釐米!

周壽榮發明竹塤,的確功不可沒。但是對於這樣一件新型樂器,要能在現代民族樂隊中付諸實際應用還需要付出不小的努力。周壽榮所發明製作的竹塤存在著幾個問題:1、音欠准,音律不全,不便於轉調,不能用於合奏之中。2、音色雖然似塤,卻很難吹奏大二度以上的圓滑的氣滑音,因此也就缺少塤所特有的表現力和韻味。

要使竹塤能付諸實際應用,就得要有人製作;所製成品就需要力求克服上述之不足。本人經過一年多時間的研究,也算取得了點滴經驗,說明如下,希望能引起愛好者的興趣。

本人對周壽榮所發明的竹塤作了如下改動;是否算改進且不談,但改動確是事實。

一、製作方面  竹塤原先的頭子與管身是插接的,現改為平接。平接時不僅頭子與管身的接觸面大而可以粘得更牢靠,更由於粘接部分平滑而有利於發聲,胴體也相對增大而有利於共鳴。

二、將原先與洞簫相同的半圓形吹口,更改為稍寬略淺的“V”形。這一改動的優點在於,不僅使低音更為厚實,而且可以利用吹奏的俯仰吹出圓滑的大二度以上的氣滑音。這樣,陶塤能吹出的效果,竹塤都可以奏出來。

三、運用本人對“管口校正”研究的心得,根據“叉口”原理,使竹塤一組七個音孔能方便地奏全十二律(即十二個半音),以方便轉調。

四、將底孔開合的筒音調成小三度。這樣,當底孔裝上鍵後,可以使竹塤的音域向下增擴四至五度。

五、將原先所設計的十二度超吹音更改為十一度。十二度超吹由於缺少升do,會給轉調帶來困難,製成十一度後由於有了升do,音律完全了,轉調時音律就不是缺乏。

竹塤的音區低,這是它的優勢所在。就以大G調竹塤來說,陶塤若做成這一音調不僅難吹,而且音量也明顯太小。笛子演奏家李鎮和“排簫王子”杜沖,對它都發生了濃厚的興趣。今年春節,杜沖拿到本人答應為他製作的大G調竹塤,並開了個膜孔,很是滿意。周壽榮原先製作的竹塤就有膜孔,並取名“陰陽笛”。大G調竹塤,貼上膜,音色很象低音篳篥,蒙上膜孔,音色則是低音塤,只是低音塤的音調沒這麼低。

這兒順便提一下,周壽榮所發明的竹塤是申請了專利的。筆者在這兒也提一下,本人此處所討論的竹塤是完全符合周壽榮所發明之竹塤的“實用新型”條件的。為此,筆者以為,若按照此處所介紹的方法製作,該不會侵犯周壽榮之專利權的。當然筆者也曾設計過“分孔型全律八孔笛”、“鍵孔簫笛”和“二胡音位指板”,但都比較實際地不考慮申請專利。

為了能滿足個別有興趣製作竹塤者的意願,今將筆者製作的D調竹塤的資料羅列於下,供參考。

筒音音高:A(a,220Hz);單位:公分

吹 奏 端

尾 端 內 徑

吹 孔

全 長

外 徑

內 徑

44.50

5.70

4.30

2.10

0.60

1.30

0.90

第一孔

第二孔

第三孔

第四孔

第五孔

第六孔

第七孔

第八孔

第九孔

10.00

13.30

15.70

18.70

24.10

28.10

29.50

32.30

37.40

此竹塤為十一度超吹。指法比較簡單:筒音作sol,依次向上為自然音階;相鄰二孔的音程為大二度的按沒下方音孔即成為小二度;第八與第九孔的音程為小三度,按沒第七孔後第九孔的音高降低小二度,若按沒第八孔後第九孔的音高則降低大二度。

由於竹材的情況各異,各人的手型不同,音孔的位置可以略作改動。若擅長簫笛製作,音孔與音高的變化規律心中自然有數,而此問題非千言就能說清楚,故不贅述。有了D調竹塤的製作經驗,要製作大G 調的就不難了。

(原刊《中國樂器》2002年第二期)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