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 笛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 (2001/10/06)


誰都知道笛是一件古老的樂器。這兒不討論出土的8000年前的“賈湖骨笛”,也不討論出土的7000年前的河姆渡“骨哨”。因為這些實物作為樂器來說,還有不少讓人不明白的地方。若從文獻的記載來,最早記載笛的當數《周禮》,《周禮·春官》就記載著“笙師掌教吹竽、笙、塤、龠、簫、篪、笛、管”。但是《周禮》所載的笛與後世的笛是否為同一物件呢?這就不得而知了。

時至漢代,笛的起源就有三種說法:一說是漢武帝時人丘仲所造,一說為張騫出使西域由西域帶回;一說乃由羌笛改進。那麼這三個說法究竟哪一個對呢?也許都對。因為不僅是古代,即使是現代,不僅一種事物往往會有多個名稱,而多種事物也常常有同一個名稱,我們目前沒有根據證明它們是同一件樂器;若為同名異物,其來源就當然不同。

漢、唐期間的笛,乃是指的豎吹之笛,也就是由漢代的羌笛演化而來的。此笛原先只有三個音孔,西漢的京房(前77年—前37年)增加了一個後出孔,便成了能吹全宮、商、角、徵、羽五音的四孔笛;至遲於三國時期又增添了變宮、變徵二孔,成了六孔笛。魏晉時期的豎笛不僅長(長笛),據《宋書》和《晉書》的記載,當時的長笛最長的竟長達四尺二寸!魏晉長笛到了唐代就演變成了“尺八”,長度也短了。

何以知道唐代的尺八乃是由魏晉長笛演化而來的呢?這是本人研究複製“泰始笛”後證實的。

西晉泰始十年(西元274年),中書監荀勖為正雅樂,設計了十二支符合十二律呂的“泰始笛”。我國音樂大家楊蔭瀏先生曾依照洞簫的樣式製作過“黃鍾笛”,並認為與《晉書》的記載基本吻合(實際上誤差和大);本人也曾按照日本現代尺八的樣式製作泰始笛,此地雖然符合三分損益律,但與十二律呂卻不合;而按照唐代尺八的樣式和工藝要求製作,無論哪一調門,卻能完全與《晉書》的記載吻合!這是巧合?不!這只能生命唐代的尺八是由魏晉長笛演化而來的。

尺八是初唐時期的呂才設計的,尺八之名始見於唐代。呂才設計尺八的目的與荀勖相同:正雅樂。但是《唐書》中卻鮮見尺八之名——《唐書》中 提到尺八之名的僅兩處。原來唐代樂壇上尺八之名尚不盛行,而最負盛名的笛就是尺八——豎笛!

何以見得唐代盛行而被詩人們所詠唱的笛乃是豎笛,而不是橫笛呢?這就設計到唐代之前的豎笛和橫笛的功能了。誰都知道,被人們所注重的樂器,其性能必然優越;優越的性能就是具有很強的表現力。現在我們來把豎笛(尺八)與橫笛作個比較。

從日本正倉院所藏存的八支分別用竹、石、玉和鑲牙製作的唐代尺八和雕石、竹質橫笛,以及日本法隆寺所藏隋代的“笛”(與正倉院藏存尺八製作工藝要求完全相同)來看,其製作是相當嚴格的。例如橫笛上留有竹枝,而雕石橫笛也同樣雕出竹枝。再細觀橫笛的構造,很值得我們注意。橫笛在吹口的上端,是用軟木或其他什麼東西塞住的。此物我們稱作“笛腦”,從笛腦到吹口的中點稱作“海底”。“海底”的深淺對笛子的音域影響可不小,太淺了不利於吹奏,這是人們早就注意到的,但是太深了卻會影響八度超吹——使同一音孔的八度音程變窄。日本正倉院保存的唐代橫笛,是用竹子原有的竹節做笛腦的,這樣的橫笛,其海底就很深,八度音無法吹准,從而影響了橫笛的音域。試想,一件一濃鬱不寬,音色又不脆亮的樂器(當時橫笛還沒有笛膜),其表現力怎麼會強呢?

關於笛腦位置不當造成海底太深,從而使八度不准的問題,這是不難驗證的。你只要將笛腦通深一點再吹吹看(尤其是軟木的笛腦是很容易做到的),八度是否還准?

再來看看豎笛(尺八),它兩端通洞,上端必須用下頦掩住(否則無法形成駐波而不發聲),這樣它的海底就很淺音域至少有二組,其表現能力自然比橫笛強。

由此可知,宋朝之前的笛所指的乃是豎笛。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