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雜音?

文:Jasmine Ku 2000/06/27


基本上我們希望能解決的雜音問題,應該都是屬於『音質』上的聲音。什麼是音質?什麼又是音色?二者如何區分?簡單的說,音質是我們最常使用的聲音,音色則是加入了外在因素的聲音。譬如我們平常走路時,不急不緩,輕鬆平穩的步伐,可以解釋為音質;但如果遇到緊急,高興,或是心情低落的時候,步伐便為之改變,可解釋為音色。又如正常說話為音質;而尖叫,撒嬌,怒罵的語調為音色。以上的比喻解釋了音質與音色之間的從屬關係。由此可知,音色是在音質的基礎上加工後的產物。能夠了解這一點,進而在樂曲中將音質和音色相互使用,便大大豐富了我們的音樂性格及內容。

入絃角度的改變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在音色上的改變,對於雜音的解決並不治本 。當我們先單彈一音時,絃會依照我們指甲的觸絃角度,方向,力量來進行振動。約五,六秒以後再彈第二音,會發現幾乎不會出現雜音。但彈第一音之後接著立刻彈第二音的話,會發現較容易出現雜音,由此可知,雜音是因為絃在振動尚未停止,而我們的指甲又再度與它接觸產生摩擦碰撞的結果。這樣便可理解琵琶的輪音有多難練了吧?當然囉,較高音的樂器或較高把位絃的振動較短,雜音自然會少一點。然而絃的振動是定律,想減少雜音,要改變的就是我們觸絃的方法,掌握好一個原則:與絃接觸時要輕,不要撞上去。讓絃和指甲的撞擊不要那麼大,雜音自然會減少。但要再一次強調的是,雜音不可能完全沒有,只是能少到我們耳朵不易聽出,也就是讓樂音大於噪音,便是我們所追求的了。

在上一篇拙文『如何減少雜音』中所提,觸絃四個階段中的第二個階段“放好”→手指妥貼的放在絃上,目的就是在使減少與絃接觸時的撞擊力。第一,二,四個階段都不是發音點,手臂,手腕,手指都保持在放鬆狀態。在字義的解釋上,『鬆』指的是不需使勁,但肌肉和關節還保持支撐動作的基本力量。而“懈”指的是連支撐動作的基本力量都沒有,整個像垮掉了一般,我們需要的當然是前者。先放鬆手臂及手腕,把手指輕輕送到絃上,讓手指靠住絃,讓手指感覺到整個手臂的力量,絃與這個力量產生阻力,然後手指『有彈性』的經過絃,便是第三階段→發音。在指尖會有經過絃時產生的阻力感,彈的過程就結束了,聲音也不會再有所改變,最多只是左手的揉絃罷了。接著手腕就走到挑的位置,進行挑的四個觸絃步驟。當這個彈性的阻力感越大,聲音也越大,也意味著使絃振動的充分與否。使用彈片的樂器,彈片就好比是我們的手指一般。不要一味的把注意力全放在手腕上,真正與絃接觸的是彈片,不是手腕。切記!

在追求一個好的音質時,我要特別強調『有彈性的阻力感』這句話,這種感覺只能意會,不能言傳,若真要比擬,則如同彈一條繃緊的橡皮筋似的,那種感覺相當接近。但橡皮筋與硬梆梆的絃總是有一大段差距,必須各位在練功時仔細去體會。在練樂器的過程堙A對於肢體需要運作的動作部位如指、腕、肘、臂、肩等,都要保持相當敏銳的感覺。你使用什麼動作部位,指甲用什麼鋒入絃,要發出什麼樣的音色,音量的變化,節奏速度的穩定與變化,甚至樂曲的風格、特色、情感、呼吸起伏,自己是否都一清二楚,充分掌握?而心裡想表達的是否可以藉著兩手完全呈現出來呢?花時間下功夫苦練固然重要,但在練琴時保持高度靈敏的感覺,才能發現細微的差異。找的出問題的人,才具備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手、腦、耳並用,能體會這些,並實踐這些要求,相信各位的琴技一定一日千里,突飛猛進。

 

Jasmine Ku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109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 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