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始笛」複製研究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2008/12/30)


《晉書·律歷志》詳細記載了「荀勖笛律」。作為一般的笛律,它應該只是介紹律管的製作要求及音律情況,例如孟康的異徑管律,朱載堉的異徑管律和康熙十四律等。笛律所研究的乃是作為正律器的律管。但是「荀勖笛律」所詳細介紹的乃是「泰始笛」的研製目的、製作方法和音準要求等情況,以及演奏的效果。作為正律器的律管,有的不難用公式來證明其是否合律,例如孟康在注《漢書》時所闡述的異徑律管;有的對律管的合律條件僅僅是出於主觀臆斷,實際上並不合律,例如康熙十四律;有的僅從理論的角度進行分析,並不能完全解決問題,還需要通過製作來加以驗證,例如朱載堉的異徑管律。由於「荀勖笛律」所研究的乃是用來演奏的「泰始笛」,因此,製作驗證本身就更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楊蔭瀏先生在他的《中國音樂史綱》中,介紹了他製作過的一支「黃鐘笛」的情況。該笛系用內徑1.6厘米的竹製作的,笛長和音孔位置悉按「泰始笛」的黃鐘笛。據楊先生介紹,該笛不僅同黃鐘正律音高相近,而且該笛基本上還是符合三分損益律的。但是由於楊先生沒有具體介紹該笛的測頻情況,所以這支黃鐘笛各孔所發之音,同三分損益律究竟有多大差別,就不得而知了。「泰始笛」的製作,除了楊先生而外,未見有別人做過製作研究的報道。細想,人們不注重泰始笛的複製,除了說明存在著只注重理論研究而忽視實際製作經驗的傾向外,更主要的恐怕還是不清楚泰始笛製作過程中我們將得到些什麼收益。實際上,放棄了對泰始笛的製作研究,不僅使我們對荀勖笛律的研究成了紙上談兵,無法深入下去,而且使荀勖笛律的研究失去了客觀標準。筆者認為,對泰始笛的製作研究,不僅使我們對荀勖笛律的研究獲得檢驗其正誤的客觀標準,而且必將豐富樂器聲學的研究內容,比如對提高簫、笛等吹管樂器的製作大有裨益。

此外,筆者還認為,「泰始笛」的製作在樂器工藝史上佔有重要地位。舉世公認,而今留存下來的最早的樂器製作工藝文獻,當數《周禮·考工記》。但是《考工記》並沒有記載管樂器的製作工藝。西漢末年的劉歆,確實監製過一套青銅律管,如今僅存半支殘管於世。別說劉歆監製的這套青銅律管沒有留下工藝要求,就連製作律管這件事,如今我們也只能在古代金石學家那裡找到佐證。因此,泰始笛的製作方法,是我們如今能見到的最早的制「笛」工藝,其地位之重要,自可想見。不僅如此,泰始笛的製作同律學研究統一起來,使每一支笛的每一個音孔,都有穩定的絕對音高。我們每一個研究樂器製作工藝和樂器聲學的同志,都應該清楚地認識到,在一千七百多年前竟能達到如此水平,實在是一件令人稱羨的事。

泰始笛自最長的蕤賓笛至最短的仲呂笛,計十二支。不知荀勖當時是否真的製成十二笛象(象,像則,即標準笛),若確實製作過一套(哪怕是只製作過一套),且十二笛象皆能達到「一孔一校,聲皆相應」的音準要求,那確實該是件極了不起的事。如今要複製出這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古笛,確實有相當多的困難,其中還涉及到一些我們至今尚未認真研究過的樂器聲學問題。正因為這個緣故,我們若將泰始笛全部複製成功,對樂器聲學研究,具體地說就是對管樂器製作過程中的頻率公式的探求,必然會起不小的促進作用。

複製泰始笛,除了如何選定適當的管內徑而外,在製作過程中首先碰到的就是如何定律——如何確定黃鐘正律的準確高度的問題。楊蔭瀏先生在《中國音樂史綱》中列出了他通過律管頻率計算公式計算出來的歷代黃鐘正律音高。但是,製作泰始笛若以楊先生計算出的晉代黃鐘正律的頻率為依據,就存在著三大缺點:一是楊先生計算出的頻率,未畢同律管吹出的頻率相一致;二是以計算出的頻率為依據,製作時得有測頻裝置,起碼得有音分儀(用音分儀還得將頻率同音分進行換算);更重要的是,若計算出的頻率與律管頻率(主要指黃鐘正律)不一致,不僅使複製出的笛音高不可信,還必然因為管口校正量的不切合實際,給製作帶來困難。為此,筆者認為,若以律管定音,不僅簡便,而且可靠。

泰始笛所用的尺度,據計量學家們考證乃是晉前尺,也就是劉歆尺。此尺折合成公制,每尺合23.08864厘米。這一尺度究竟是否可信,筆者是有疑問的。但是由於律管和笛管的絕對長度的標準是一致的,故而也沒多大妨礙。據此,黃鐘正律管長為九寸,折合成公制便為20.78厘米,內徑三分,折合成公制也就是0.693厘米。筆者以為,制此律管不僅耗資頗巨,技術要求又相當高,且無此必要。筆者製作泰始笛時用來校音的黃鐘正律管,乃是兩端無管徑差的標準管。該管長20.78厘米,內徑為0.7厘米。通過律管音程公式的計算,該管僅低1音分,因此認定其合用。

用律管為泰始笛定音的最大優點是,當外界氣溫變化時,律管頻率的升降同笛管溫度的升降同步,這又減小了溫度對律管頻率影響的繁瑣測算。

製作泰始笛,確定每一支笛的管長和音孔位置還是不難的;所難的乃是如何調律。就以黃鐘笛來說,其長度為65.67厘米,笛體中聲合姑洗倍律。但是65.67厘米長的笛管,其笛體中聲未必合姑洗倍律,可能高,也可能低。這是什麼原因呢?原來影響笛音高低的不僅是管長,管口校正量也有著很大影響:管口校正量適宜,頻率準確;管口校正量大,音高偏低,反之則偏高。影響管口校正量的因素,對笛體中聲來說不僅有末端校正量,還有管端校正量,筆者通過製作證明,影響末端校正量的因素,除了管徑而外,還有兩端的管徑差;影響管端校正量的因素,除了管徑、吹口深淺而外,還有吹奏方法的重大影響。

調準了笛體中聲,並不意味著問題已經解決,更困難的是如何調節好兩端的管口校正量的合理比例。這是一個沒引起人們充分注意的問題。從製作的情況來看,兩端的管口校正量對六個音孔的音高影響是不同的:兩端的管徑差大,末端的校正量增大,下手四個音孔(角、變徵、徵、羽)的音程增寬,雖然對下方音孔也有影響,但主要的是使上手三個音孔(變宮、宮、商)的音程明顯變小。如何調節好這兩個校正量的合理比例,也是泰始笛製作研究中需要著重探討的問題。正由於這一緣故,製成之笛若音準不理想,可以用這方法對所制之笛音準(絕對音高和相對音高)進行微調。

筆者無經費、無設備,三次製作僅製作了六支泰始笛。現將這三次製作的情況羅列於下,希望有條件的同志能共同研究。第一次製作的時間是1987年2月。由於材料的長短僅適宜制太簇笛,故依法製作了太簇笛。材料及具體製作的情況如下表:(單位 厘米)

項目

管端外徑

管端內徑

末端外徑

末端內徑

吹口寬

吹口深

音孔直徑

尺寸

3.80

2.40

3.80

1.55

1.70

1.11

1.00

該笛宮音理該合太簇正律(比黃鐘正律高204音分),而實際上僅比黃鐘正律約高50音分。各個音孔之間的音程關係如下:(單位為音分,下同,不另作說明)

音名

變宮

變徵

相鄰二孔間的音程

 233 

 0 

 144 

 163 

 192 

 139 

 199 

此笛的管徑大,音調低。當時筆者曾懷疑泰始笛的音調是否全部低,後來將音孔開深至1.3厘米,末端管內徑增大至1.7厘米,結果宮音增高到比黃鐘正律高115音分,也就是大呂正律。各孔略加修整後,各孔之間的音程又如下表:

音名

變宮

變徵

相鄰二孔間的音程

  198 

  0 

  101 

  191 

  200 

  118 

  196

從這支太簇笛的修改情況來看,充分說明泰始笛的笛長雖然已經確定,但是音高同音程關係都同樣具有相當的可塑性。上表可以證實,泰始笛確實可以完全符合三分損益律。

當然,從上表可以看出,調整後的笛也並不完全符合三分損益律。三分損益律各律之間的音程如下表:(單位 音分)

律名

黃鐘

大呂

太簇

夾鐘

姑洗

仲呂

蕤賓

林鐘

夷則

南呂

無射

應鐘

音程

0

114

90

114

90

114

90

90

114

90

114

90

其誤差為:

音名

變宮

變徵

應有音程

204

0

90

204

204

90

204

實測音程

198

0

101

191

200

118

196

誤差

-6

0

+11

-13

-4

+18

-8

從上表所列的誤差來看,其誤差在-13音分至+18音分之間,不能算小,但從實際吹奏出的效果來看,還是很不錯的。對於聽慣十二平均律的人來說,這種笛的音調要比「均孔笛」吹出的音調中聽得多。以下幾支泰始笛的測頻情況同這支泰始笛一樣,對吹奏方法未曾細加選擇,在簫笛音律理論研究的若干基本規律弄清楚之前,實際上也很難對吹奏方法細加選擇。選擇最適合的吹奏方法,以保證吹奏者舒服,音準而又能吹出最佳音色,這個問題雖然極有意義,但是很難解決。就音準這一問題來說,除了溫度的影響而外,它還同製作及演奏方法有關,筆者對這一問題雖然已作了初步分析,但要徹底弄清楚,非得花很大力氣不可。由於演奏不如理論分析那麼嚴格,演奏過程中允許有一定的誤差,所以這支太簇笛除絕對音高不合要求外,其音準是可以的。

第二次製作於1988年8月。所制黃鐘、太簇、姑洗笛各一。選材及製作情況如下:

 

管端外徑

管端內徑

末端外徑

末端內徑

吹口寬

吹口深

音孔直徑

黃鐘

3.2

2.0

3.4

1.7

1.3

0.7

1.0

太簇

3.1

2.1

3.0

1.8

1.3

0.7

1.0

姑洗

3.4

2.1

3.6

1.6

1.3

0.7

1.0

這三支笛的宮音同黃鐘正律的音程關係如下表:

 

黃鐘正律

黃鐘笛宮音

太簇笛宮音

姑洗笛宮音

應有音程

0

0

204

408

實測音程

0

-15

182

368

誤差

0

-15

-22

-40

測得各笛音程關係如下表:

 

 

音名

變宮

變徵

應有音程

204

0

90

204

204

90

204

實測音程

182

0

87

203

212

91

218

誤差

-22

0

-3

-1

+8

+1

+14

實測音程

177

0

86

176

194

124

191

誤差

-27

0

-4

-28

-10

+34

-13

實測音程

193

0

81

215

191

115

254

誤差

-11

0

-9

+8

-13

+25

+50

以上三支笛中,姑洗笛的音準最差,雖經調理,總難合理想。分析其原因,可能是兩端管徑差太大,為此,1989年9月,第三次進行了製作驗證。第三次所制為大呂笛和姑洗笛各一。製成後測得大呂笛的宮音同黃鐘正律的音程為116音分,姑洗笛的宮音同黃鐘正律的音程為397音分,因此可知大呂笛的宮音僅高2音分,姑洗笛的宮音低11音分們。兩笛的材料及製作情況如下:

 

管端外徑

管端內徑

末端外徑

末端內徑

吹口寬

吹口深

音孔直徑

大呂

3.4

2.3

3.4

1.7

0.9

1.5

1.0

姑洗

3.2

2.1

2.9

1.9

0.8

1.5

0.95

測得這兩支笛各孔之間的音程關係如下:

 

音名

變宮

變徵

應有音程

204

0

大114

姑90

大180

姑204

204

大114

姑90

大180

姑204

實測音程

207

0

84

200

206

147

207

誤差

+3

0

-20

+20

+2

+33

+27

實測音程

194

0

123

206

189

126

202

誤差

-10

0

+33

+2

-15

+36

-2

從上表的測音可以看出,這兩支笛同樣是不夠符合三分損益律的。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除了材料選擇不一定適當,製作方法不一定恰當,演奏方法不一定妥當而外,筆者也自知測頻的精度也未必高。這些因素中除了測頻的設備為客觀條件而外,其餘三項都含有主觀因素,而這些影響泰始笛製作演奏的音準條件,正是我們今後需要探討的。

以上六支笛的音程測定,筆者所用的乃是弦,並未使用測頻儀器,因此誤差在所難免。但是筆者自信聽覺尚可,故而誤差不會太大。筆者測算音程時,每一支笛只奏一次音節,吹奏過程中只要求管端校正量的穩定,而並未尋求最佳的吹奏力度和管端校正量,因此所測的音程並不是最合理的。關於這個問題,下面將略作分析。這是筆者需要所作的說明。

關於這幾支已經製成的笛,我們還可以通過製作的修正以及演奏方法(主要是氣口)來改善音準的。例如上表所列的那支姑洗笛,只要將吹口略微增大,或者少許加強些口風力度,再將幾個音孔略加修整,音準必然會大有改善。

以第二次製作的姑洗笛為例。從姑洗笛的製作條件來看,角→變徵、變宮→羽、商→宮的音程是極近於準確的,宮→變宮、徵→變徵、的音程偏大,羽→徵的音程又偏小。該怎麼調整,應該有個通盤考慮。從姑洗的材料情況來看,應該略微增大末端內徑。但是該笛的管端內徑2.1厘米,末端內徑已1.9厘米,兩端管徑差只有0.2厘米,似乎已不可再挖大。為了使角音的頻率增高,比較合適的辦法乃是增加吹口的寬或深度,即將吹口開深至0.9厘米。這一辦法必然使角音的頻率增高,同時又使偏低的宮音和商音的頻率增高,宮、商二孔的音程有所增大。此時若宮、商二孔的音仍不夠高,只將商孔略微增大,慎勿動宮音的孔徑,因為宮音同變宮的音程偏大,也就是說變宮偏低,此時開大變宮孔徑,由於該孔距宮孔極近所以宮音的頻率必然會適當增高。當然,變宮亦不可升得十足,得考慮羽孔變動後的影響。變宮的頻率增高後,變宮→羽的音程必然有所增大,此時適當開大羽孔即可。羽孔音升高以後,羽→徵的音程也必然由189音分有所增大,若音程仍不夠大,看來只有變動羽孔。徵→變徵的音程偏大,只有開大變徵孔來縮小音程。當變徵的頻率增高以後,變徵→角的音程看上去又該增大了。實際上毋須多慮,我們別忘了吹口已經調大,笛體中聲已增高。經過如此調整的姑洗笛,可以說該是符合三分損益律的了。

最後,筆者製作了六支泰始笛,只制黃鐘及比它短的笛,且有重複。為何不制林鐘、蕤賓等笛呢?談談這一問題,對有心搞製作研究的同志會有好處。首先,由於對泰始笛該是什麼樣子,該如何製作,是否合律等問題,筆者心中無底,重複製作可以摸索出製作經驗。其次,製作一套(十二支)泰始笛,不僅耗資、費時,且筆者對荀勖所用的尺為晉前尺(每尺折合公制為23.08864厘米)頗有懷疑。因為蕤賓、林鐘笛過長而「不可吹」;認為這尺寸不合當時的實際則又缺乏充足的理由。除了以上原因外,筆者認為,製作僅僅是製作,製作的成功與否,存在很多偶然因素,它絕不能全面地反映泰始笛可能有的實際情況。要想全面地反映泰始笛的各種可能性,必然要求助於理性分析。可是時至今日,連個切合實際的簫笛頻率公式也沒有,而泰始笛的製作和影響音準的因素要比簫笛多,所以這種理性分析目前便不可能。

註釋:
1 孟康,魏晉時人。他為《漢書》做注,認為黃鐘長九寸,內圍應為九分;太簇長八寸,內圍八分;林鐘長六寸,內圍六分。按孟康的意思,內圍乃是管長的十分之一。這種異徑管律,筆者認為是完全合律的,並在《「竹聲」果真「不可以度調」嗎?》一文中通過公式作了證明。

2 筆者認為楊蔭瀏先生計算頻率的公式並不完善。筆者在《黃鐘正律析——兼議律管頻率公式的物理量》(載《藝苑》1989年第2期)一文中作了初步分析。

3 宋·薛尚功《鐘鼎款識》著錄有新莽大呂律管的銘文。現上海博物館藏有新莽無射殘管。這兩支管的銘文同新莽嘉量龠實物銘文一致。故可認定公元九年確實製作過一套青銅旅館。

4 請見拙文《簡論簫笛音準》,載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出版、上海藝術研究所學術委員會編的《上海藝術研究論壇(一)》


(載《中國音樂學》1991年第1期)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