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笛”瑣談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2005/09/12)


“曲笛”,如今只要略知一點中國音樂知識的,可謂沒有一個不知道它是什麼樂器,好像沒什麼可談。其實不然,別說一般的演奏家,恐怕就連一些專搞民族音樂研究的也未必全能說透徹。如今大家的共識是,“曲笛”是對“梆笛”而言的,第三孔的音高為D(緩吹的絕對音高為d2),“梆笛”的第三孔音高為G(緩吹的絕對音高為g2):含義十分清楚,毋庸置疑。這就象常常有人將八孔洞簫稱作“琴簫”一樣。其實如今的琴簫多為八孔——當然,過去琴簫也有六孔的,甚至還有人認定琴簫應該為五孔,並認定這一樣式才為“正宗”。可八孔簫並不全是琴簫!

查《中國音樂詞典》,“笛”的釋文為:“常見的有梆笛和曲笛兩種:用於伴奏北方戲曲的稱梆笛,音色高亢、清脆;用於伴奏昆曲的叫曲笛,音色較圓潤。”

首先需要說明的是,昆曲和梆子是我國南、北方的重要劇種;當然是先有劇種然後才為劇種選用伴奏樂器。但是劇種形成於後而樂器存在於前;劇種產生以後才選用現存樂器為其伴奏,並往往為伴奏的需要而對現存樂器進行某些適當的改造。昆曲,據明·魏良輔《南詞引正》可知,它創始於元末,明初朱元璋召見昆山周壽誼時就問及周壽誼是否會唱昆山腔,而昆曲的盛行,則是明代嘉靖、隆慶年間(1522—1572)的事;梆子則稍晚一些時候。因此,曲笛、梆笛之名的出現則更晚。那麼“曲笛”、“梆笛”之稱始于何時,“曲笛”、“梆笛”之名能否統括笛之主要用途之實?

1924年6月,上海大東書局出版了祝湘石編的《中國絲竹指南》。該書分樂律、樂器、樂曲、樂餘四編,樂器編中的笛,當然指南方的絲竹笛,並沒強調此笛是否就是昆曲伴奏所用之笛。

20世紀40年代,楊蔭瀏與查阜西二位先生曾就笛子的音律問題進行過辯論。楊先生曾就一支“吹奏者所認為不錯的坊間之笛”進行測音,從而否定查先生提出的“七平均律”;查先生則認定“坊間之笛”非“笛仙”所用之笛,從而認定“坊間之笛”同“笛仙”為昆曲伴奏所用之笛是有區別的。楊先生則說得更透徹:“昆曲所用的笛,就是道士和尚所用的笛,也就是樂器店中到處買得到的最普通的笛。”【1】儘管爭論需要方便的名稱,但楊、查二先生並未提及“曲笛”這一特稱。

近見有專家稱:“曲笛,因伴奏昆曲而得名,又叫班笛。”不僅提及了“曲笛”之名,而且又提及了與曲笛相近的班笛。

較早提及“曲笛”、“梆笛”之名的,是大同樂會的鄭覲文。他在1929年6月由周慶雲資助出版的《中國音樂史》中,對曲笛和梆笛都有所說明。鄭覲文在“笛學”一節中說:笛“用於獨奏,譜亦不少;伴唱昆曲,作用尤大”,並指出“曲笛外更有絲竹笛”,從而將曲笛同絲竹笛(班笛)區分開來。鄭覲文在絲竹樂合奏所用樂器中又說,“絲竹樂中所用之笛較細,音高一字,不宜伴(昆)曲,作用亦小。”他在梆笛條則說:“唱梆子調伴奏,有時用作高音部絲竹樂器。”在現存樂器中的“小笛”中則注明為“梆子腔用”。

曲笛與班笛的音調相近,由於用途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曲笛系為昆曲伴奏所用,由於少用高音,低音又要求厚實,故而管徑比較大,其第三孔的音高大約為#C。班笛用於民間班社和宗教音樂,要求音色飄逸,故而多用高音,因此管徑略小,第三孔的音高約為bE。實際上民間還有“雌雄對笛”之說,雌雄笛之間的音高相差一律(一個半音);由於一笛可以轉七調,一對笛子可轉十四個調,其中兩個調重復,故而一對笛子就可轉全十二個調。雌雄對笛之間,雌笛高半個音,雄笛低半個音。到了20世紀50年代初,笛子的製作開始規範化,以a1為440赫茲作標準音,曲笛和班笛的音調開始統一。本人就收有兩支笛,一支為曲笛,一支為班笛;兩支笛的音調相同,音孔位置幾乎相等,而管徑相差卻懸殊,達0.32釐米!

(刊《中外音樂資訊》2005年8期)

 

注釋:

【1】 見《楊蔭瀏音樂文論選集》,上海文藝出版社1985年6月版。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