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洞簫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2005/08/22)


摘 要      本文從音域、音色、音準特點、製作及保養等諸多方面對洞簫進行了系統的介紹。

關鍵字      洞簫 管樂器 吹口 量度 紫竹 管徑 音準 音量

 

洞簫簡稱作簫,是最常見的民族樂器,多用紫竹製作,亦可用白竹製作。用於樂隊合奏或戲曲伴奏中的洞簫,筒音通常為d1,一般內徑為16mm,從吹口端至下端調音孔的長度為520mm左右,全長為800mm左右。

1 洞簫的音域、音色和音準

1.1 洞簫的音域

管樂器音域的寬窄,除了決定於製作工藝是否優良,吹奏技巧是否得當,以及指法組合是否恰當等因素而外,還同管樂器的量度有關。

量度是物理學名詞,是指管樂器吹奏一端的內徑同管長的比值。量度對管樂器的聲學性質(音色和音域)有著重大影響。例如五度超吹樂器的單簧管【1】,若不借助高音孔就無法吹出比基音高十二度的第二泛音,就沒有現今寬廣的音域;中國的管子同樣是五度超吹樂器,卻毋須借助高音孔就能輕鬆地奏出第二泛音來。單簧管與中國管子音樂聲學性質上的這一差別,乃是由量度決定的。原來就五度超吹樂器來說,量度越大,超吹音就越容易被激發;量度小,超吹音則不容易被激發。可在簫笛一類八度超吹的管樂器上,量度對它們聲學性質的影響,就恰恰同五度超吹樂器相反:量度越小,超吹音越容易被激發。

人們根據常識就可以知道,管樂器的管子越長音越低,管徑越大音也越低。因此,低音管樂器的內徑大、管子長;高音管樂器的管徑小、管子也就短。但是管徑的粗細、管子的長短都是有限度的。筆者曾對簫、笛一類的管樂器作過實驗分析:當簫、笛的管子長到一定限度時,基音就無法吹出,所吹出的也只能是第一泛音。對於洞簫的管長筆者所作的測算是:管長超出管內徑的50倍(即量度小於0.02)時,吹出的便是高八度的第一泛音;若將末端掩沒(此時簫管已成了五度超吹樂器),當管長超出管內徑的25倍(即量度小於0.04)時,吹出的便是第二泛音。再以簧哨樂器來說,作為五度超吹樂器的單簧管,由於管徑小、管子長,以至於量度小,除基音外,第二泛音的奏出必須借助高音孔,而同樣是五度超吹樂器的中國樂器管子,由於量度大,毋須借助高音孔也能方便地吹出第二泛音。

“量度”對管樂器聲學性質的影響,是一個至今未曾引起人們充分注意的問題。量度的正確運用,對簫、笛音域的增擴和音色的選擇,有著很大的意義。例如洞簫(筒音為d1)的內徑一般在1.6釐米,有效管長約52釐米,其量度約為0.031,而琴簫內徑一般為1.4釐米,有效管長約為60釐米,其量度約為0.023。為此,琴簫的高音比洞簫還要容易被激發,音域也就比洞簫略寬。

洞簫為次中音樂器,音區比曲笛低純四度,音域與笛子相似。洞簫的常用音域為d1~e3;若演奏得當,音域則可擴為d1~g3或更寬。

1.2 洞簫的音色

洞簫的音色同笛子相比,顯得格外的恬靜、秀雅,但音量小、發音不及笛子敏銳,便成了洞簫的弱點。

洞簫的音色同管徑和吹奏方法密切相關,除此之外,製作方法是否得當也同樣重要。洞簫同所有的樂器一樣,音色具有大音色與小音色的區分。如小提琴,名琴同一般的琴所奏出的雖然都是小提琴的音色,但它們之間的音質卻有天淵之別。製作精當的簫、笛,由於發音敏銳,演奏起來省力,其音色、音量的控制亦十分方便,使演奏者能隨心所欲。音色能否隨意變化和音量能否自由控制,是簫、笛製作優劣的重要標準之一。吹口開挖得當與否是製作的關鍵所在。

以上所述為做工粗細對音色的影響,而就演奏方法正確與否對音色的影響應至關重要。衛仲樂先生曾經說過,洞簫應該力求“高音似笛,低音似鍾”,當然,“高音似笛”卻不是笛。要達到這一要求,其要領在於口形的正確掌握:口縫要圓,口腔要適當打開,以利於共鳴。筆者曾經做過試驗,用人工吹口吹奏簫、笛,發現其製作材料無論是優、劣;製作工藝的精、粗,其音色同樣空洞、單調,很難辨別各自的優劣。受此啟發,筆者曾有意識地對口形、口腔狀態與簫、笛的音色之間的關係作了比較仔細地研究,發現同一支洞簫至少可以吹奏出三、四種有明顯差異的音色;管徑大,音色的可塑性就大。這都取決於口腔打開的程度。

一般地說,口腔的打開程度,視管徑的粗細和吹孔的大小而定:管徑小、吹口小,口縫要小,口腔也就小;若管徑大、吹口深寬,口縫要適當放大,口腔也要大。口腔的適當打開,不僅能避免吹奏出的音色乾癟,以保證發音堅實,同時還極有利於洞簫音色的變換和音量的隨意控制。這恐怕是很多年輕洞簫演奏者所沒有注意的。

洞簫的音量儘管柔弱,其音量和音色還是有一定可塑性的——當然其音量的大小變化和音色的變換,要遠比笛子困難得多。這音量的控制和音色的變化,全憑口縫和口腔的大小變換來控制。這是需要認真體味的。

洞簫演奏上與笛子發音上的最大差別就是,洞簫發音的初始,不能用舌尖抵於門齒上,因此沒有明顯的音頭。為此,發音之初就得保證口風的準確方向和適當的力度,否則其音色就必然欠柔和。這是初學洞簫的一大難點。

1.3 洞簫的音準

洞簫和笛子一樣,談及音準,人們總認為是製作上的問題。實際上簫、笛的音準,不僅取決於製作是否精當,同時也取決於演奏者的演奏方法是否得當,即:指法組合以及運氣的方法是否得當。

就洞簫音準的具體問題來說,它涉及到相對音高與絕對音高兩個方面的問題。所謂相對音高的準確,就是指各音孔之間的音程關係的準確,絕對音高的準確當然就是指各音孔的音高應該與所對應的絕對音高符合——也就是筒音是否為準確的d1。

就製作來說,音程的準確不僅取決於音孔的位置和大小是否得當,同時更受吹口深淺的影響。1958年,貴州玉屏簫笛廠的鄭輝蒸為查阜西先生製作了一支琴簫,各孔音高幾乎都低一律(半個音)。鄭輝蒸取刀將吹口削深少許,音就全都升高了半音,並解釋說:“削深,其受氣之量較大,氣量大則律深矣”。此事當場使查阜西、沈西園、杜文元“均訝為絕技”。筆者舉此實例意在說明,吹口深淺決定著簫的絕對音高。吹口開深少許,音就能升高半個音,乃是因為管端校正量變小了,故而音也就隨著增高。由於玉屏簫的吹口極小,管端校正量過大,吹口稍微挖深,管端校正量就明顯減小,導致了音的增高。管端校正量的明顯增大或減小,雖然各音孔的音高都會隨著降低或增高,但各音孔所增降的音程並不相等,也就必然會影響音程的準確性。因此,通過吹口深淺的改變來調整音高,是有一定限度的,否則就一定影響各個音孔之間的音程關係。

就洞簫製作時的校音來說,製作工人依賴音分儀,有人認為,根據音分儀可以將簫、笛校準得“一音分也不差”。這一認識有點偏頗,此處無意從理論上作過細的分析。製作工人雖然依據音分儀,可也常常出差錯。原因何在?原來製作工人校音時總得一邊吹奏一邊一個音孔一個音孔地校音。但他們卻忽視了校音時口縫位置的統一和吹奏力度的勻稱,演奏時由於口風的統一反而會導致相對音高(音程)的不準確。此外,即使校音時的口縫位置和力度都相當統一,而演奏時的口縫位置和吹奏力度不同,音程仍然會不準確。因此,吹奏時有意識的俯仰吹奏角度,可以校正音準。

簫笛演奏者每當發現簫或笛的音不準時,總是用挖補音孔的辦法來補救:音嫌低就將音孔挖大,音嫌高就將音孔補上一點。這辦法看起來很有效,但未必切合實際。假若是個別音孔的音不准,應該用此方法,若是多個音孔的音都欠準確,這樣的校音方法就絕不是良策。因為這樣校音以後,不僅影響了簫、笛音孔大小的統一而影響美觀,同時也證明不是原先音沒校準,而是吹奏方法可能與製作者校音時吹奏方法不一致。此時只要修整一下吹口就行了,尤其是洞簫,修整起來遠比笛子方便得多。

修整之前首先要判斷一下吹孔是否得當。判斷的方法是,首先聽一聽各個音孔之間的音程關係,若上手各音孔之間的音程偏寬,下手各孔之間的音程偏窄,說明吹孔偏深,只需要用銼刀將洞簫上端剉去一點,使吹口變淺一點,音程自然會得到矯正;反之,若上手各孔之間的音程偏窄,下手各音孔之間的音程偏寬,只須將吹孔挖深一點就該得到矯正。當然,若僅是個別音不准,那才應該矯正這個別音孔。

洞簫由於音調比笛子低,管徑也比笛子細,因此音孔的間距也就比笛子大。如今按照十二平均律製作校音,六孔洞簫的音孔設置也就存有矛盾:過分靠近第三孔,下手的按孔就困難;偏下則音準就存在著問題。為了解決這一矛盾,只有用小指按第一孔;若此,則不如使用八孔洞簫——八孔洞簫不僅保證了音準,也方便了轉調。

洞簫同笛子一樣,屬於八度超吹樂器。由於其管長有一定限度,管徑又不是太小,因此其泛音不是很多,只能奏出第一、二泛音,和極個別的第三泛音,音域相對較窄。構成各個音級的音高是由音孔位置決定的,音孔開挖位置具有隨意性,因此音準的選擇就具有很大的隨意性。音孔位置是否得當,它直接關係到洞簫的音域。這是個很值得注意的問題。

2 洞簫的選擇與保養

2.1 洞簫的選擇

洞簫購買時的挑選,當然應注意材料與做工兩個方面。

2.1.1 材料

首先要看竹子是否老結,表皮是否光潔,盡可能沒有破皮現象以免影響美觀。就老結的竹子來說,儘管拿在手中很壓手,同時還該注意竹質纖維是否細密。有些竹子拿在手中雖然很沈,但是由於竹質纖維粗疏,吹奏起來音色就不十分好。

其次得看長度是否得當。有些演奏家追求“九節”,竹子的助音孔以下留得很長。這是不恰當的。就G調洞簫來說,其長度選擇以不超過850mm為宜。實際上這堜畛羲漱E節,所指的是適用長度,即助音孔以下留一截即可;留得過長,也就增加了雙臂的負荷,容易疲勞,而且多留的一截對於音色的改善也沒有作用。原來在適用的長度內,節多的洞簫的兩端管徑差就大;兩端存在的關徑差,保證了洞簫各個音區音色的統一和平衡,而且有利於低音的共鳴,使柔弱的低音變得厚實;洞簫的長度過長、節間距過大,就成了增加雙臂負荷和影響美觀的劣勢。由此可知,洞簫兩端存在一定的管徑差,於保證有良好的音色是有意義的。

2.1.2 做工 

洞簫的做工是否精良,可分為外在和內在兩個部分。外在部分是比較容易區分的,即音孔、吹孔的開挖是否光潔,音孔的大小是否統一、美觀。

所謂的內在部分,指的是音準和音色。音準,前文已經做了簡單地闡述,此處不擬再作討論。音色除同管徑、管壁厚薄、吹孔深淺和形狀相關而外,更同演奏者的口型密切相關。因此,挑選時應予以注意。

2.2 洞簫的保養

簫和笛一樣,都是用竹子製作的。竹材最大的缺點是易蛀、易裂,因此洞簫的保養就是得注意防蛀、防裂。

洞簫的一般保養方法是:吹奏以後將洞簫放入箱內或絨布套內。春和初夏時節,特別是黴雨季節,竹管內要保持乾燥,防止發黴;夏、秋時節,由於天氣乾燥,簫笛管內可以將濕潤的“膽”放入竹管內,保證管內濕潤;冬季由於氣溫低,吹奏過後管內容易凝聚水氣珠,演奏後應用“膽”將水氣珠擦拭乾淨。

簫、笛膽的製作方法很簡單,用一根比簫、笛有效管長稍長的棒,外裹一曾絨布即成。

3 洞簫的製作

我國的竹材資源豐富,品種眾多,是製作各種管樂器的好材料。簫的品種不同,所需的製作材料也就各異。洞簫的竹材以紫竹為佳,水竹(白竹)次之。竹材以壯實、幹透的為佳。

談及竹材的壯實,就得談及竹齡。紫竹和白竹的竹齡約為八年。竹子太稚嫩,製成洞簫音色不可能堅實;衰老的竹子製成的洞簫,音色乾癟。因此竹材的選擇以四年材為佳。除了竹齡以外,竹子的砍伐時間則以立冬以後為好,此時砍伐下來的竹子不易蟲蛀;春天砍伐的竹子因水分多而不適用。竹子以粗細適用、挺直,沒蟲蛀、不破皮的為佳。砍伐以近根部或齊土截下為好。砍下的竹子,應放在陰涼、透風的地方一、二年,使其自然乾燥。

製作洞簫的竹子,內徑以16mm~18mm為宜,內徑小的音色清亮,內徑大的音色渾厚。製作之前要打通內節,將竹材烘乾矯直;內節打通是為了烘烤時防止竹子爆裂。

民間以九節簫為貴,故而砍伐竹子時以齊土截下為好,目的是為了取九節。洞簫的總長以不超過850mm為宜,因為其有效管長僅為520mm左右,其下端留得過長不僅沒必要,也有失於觀瞻。洞簫取九節,並不完全為了追求外在的美,而是在一定長度之內,節越多,兩端的管徑差越大,低音也就越渾厚。

有人說我們的民族樂器製作不科學,當然認定洞簫的製作也不例外。如今製作簫、笛還沒有公式,除了基本管長而外,各個音孔的位置乃取管長的百分比。這一方法的使用,歷史已相當久遠,《宋書》所載的“荀勖笛律”所製作的“泰始笛”就是百分比。

說我們的民族樂器製作不科學,未必有充足的理由,因為西洋的管樂器的製作也是憑的經驗(嚴格的工藝要求),而不是根據數理公式。我們所用的管樂器與西洋管樂器相比,其差距就在於缺乏嚴格的工藝標準-——沒能做到規格化。要將我國的民族管樂器製作規格化是很難的。這是我們的民族管樂器同西洋樂器的差別所在。西洋樂隊所用的管樂器為銅管樂器和木管樂器,我們的民族樂器則多為竹管樂器。我國的銅管樂器不發達,僅有號筒一種,藏族的欽筒與號筒僅是大小的區別而已。木管樂器也幾乎沒有,管子與嗩呐系用硬木車削後製成,但它們也僅僅是竹管樂器的演化和變異,例如現今的管子就是由竹管製作的篳篥演化而來的。竹材本身的千差萬別,使我們用竹子製作的管樂器規格化不大具有可能性。

用天然竹材製作的簫笛,乃是我國的傳統,各樂器工廠都有自己的製作工藝要求。20世紀80年代,樂器製作行業曾進行過簫、笛製作規範化的討論,但是並沒有取得令人信服的結果。如今看來各個廠家的製作也都是各行其是。

業餘的洞簫製作者,最要緊的是基音孔的確定——即基頻公式的求得,也就是如何確定從吹孔至基音孔的長度。開好吹孔以後,首先就是確定調音孔的位置,並校準基音。

關於洞簫基本長度的計算,筆者是通過 L=C /2f - Δ公式求得的。其中L是欲求的從吹孔至調音孔的長度。C是聲波速度,聲部速度與溫度有關,15度C時其速度可取33045cm/s,若溫度增加,每升高一度,聲波速度增加61釐米。f為頻率,若是G調洞簫其頻率則為293.66Hz。Δ為管口校正量,即洞簫的管端(吹口一端)和末端校正量之和,據本人測算為3.8d左右(d為管口一端的內徑)。至於Δ何以要取3.8d左右而不取確數?那是因為竹子兩端的管徑差沒有計算入內,管徑差大,Δ可略大於3.8d,管徑差小,可略小於3.8d。這一長度與實際長度若有誤差,還可以通過調音孔的大小與吹口的淺深加以調節。如此算來,內徑為16mm的G調洞簫(筒音為d1),從吹口至調音孔的長度約為520mm~540mm,內徑為14mm的琴簫(筒音為c1),從筒音至調音孔的長度約為600mm。

基音校準以後,才可以確定各個音孔的位置。表1為各個音孔占有效管長用百分比(所列為八孔洞簫和琴簫資料,六孔洞簫可作參照)。

孔 序

第八孔

第七孔

第六孔

第五孔

第四孔

第三孔

第二孔

第一孔

底孔

百分比

47.90

53.25

56.52

62.30

71.00

75.00

79.90

85.80

100

簫笛製作所需的工具是十分簡單的,只需一把鑽子和一把刀就行。鑽子須用五花鑽或三花鑽,以避免鑽孔時竹子被鑽裂。三花鑽可以選用適當的螺絲刀改制,挖孔的刀,不同于普通的小刀,鋼口比較好的半把剪刀亦可代用。

洞簫定好音孔位置,鑽好音孔,即可校音。為了保證音準,音孔宜鑽得小一點,以便利於音孔的開挖。若該孔所發之音與所需音高所差不大,音孔宜向下開挖;若所發之音與所需音高音低得較多,音孔宜向上開挖。各個音孔除最上面的後出孔應該略小一點而外,其餘各音孔的大小要求盡可能一致;音孔大小的統一,是音色、音量統一的保證。後出孔略小,是為了保證該音孔本孔音與“叉口”音為小二度關係。後出孔必須略小,因為音孔的位置已經提高,不適當縮小音必偏高。筆者稱此法為“提位縮孔法”。

前面已經提到,校音時吹奏的口型、口唇的位置與口風力度必須統一,即管口校正量必須穩定,否則即使依靠再先進的儀器,製成之後的音準好是無法保證的。

 

注釋:

【1】 五度超吹樂器,即人們通常所說的“閉管樂器”。此類管樂器的超吹音同基音為十二度關係;五度乃是八度的轉位。八度超吹的管樂器即人們所說的“開管樂器”。由於把管樂器分成開管樂器、閉管樂器,無論是從管樂器的外形還是看不見、摸不著的“聲波圖示”都無法說清楚,故而筆者主張將管樂器分成八度超吹樂器、五度超吹樂器和無超吹音樂器。理由筆者已撰文闡述。

(刊《演藝設備與科技》2005年第4期)

 

※針對本文發表您的意見※

回到管弦絲竹

【吹鼓吹小站http://suona.com】本站任何內容請勿任意轉載節錄,相關聲明請看首頁之轉貼須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