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本頁 | Close Window

建中國樂社與我

內容來源: 吹鼓吹小站
論壇分區: 主題專文區(新文章請至國樂聯合BLOG)
論壇名稱: 清談小亭
論壇描述: 除了樂器,樂曲等直接相關以外的話題,只要與國樂有關的,就是清談小亭的貴賓。
頁面鏈接: 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718
列印日期: 2019 Apr 25 1:57pm
軟件版本: Web Wiz Forums 10.18 - http://www.webwizforums.com


主題: 建中國樂社與我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主題: 建中國樂社與我
發表時間: 2001 Mar 29  10:50pm

建中國樂社與我

文:孫新財 2000/07/21


民國五十四年,
我還在台北市立大同中學
準備畢業考時,
楊作仁老師指導的大同中學國樂團,
在我班教室隔壁練習。
當時也不到十個人吧!
正在演練〈蘇武牧羊〉。
老實說,
程度當然是不怎樣,
但是竟能「教木頭唱歌」,
實在已很令我這個音樂成績
老在及格邊緣盤旋的人,
羨慕不已!
不過當時因為已行將畢業,
自不能參加國樂團了,
卻當下就已下定決心、
立定大志
-考上高中以後,
也「玩玩」中國樂器。

皇天不負,
高中聯考總算讓我僥倖擠上了建中之門。
還在新生訓諫時,
當時的訓育組長(大胖趙根樁),
大鬍子兼大嗓門,
在台上就不斷吹捧,
建中課外活動之成就。

橄欖球連得十九年得冠軍,
號稱建中精神,
自不在話下。
且光武術社,
就有國術、摔交、柔道、空手道……。
總之,
是「您要什麼,就有什麼」,
呼籲新生們,
請大家現在就選填社團,
出來領社團申請表。

只見眾生新生,
你觀我望,
一時竟無人出列。
我則因少得「志」,
一馬當先,
出列領表。

趙組長順便問了一句:
「你參加什麼社團?」
我答曰:
「國樂社。」
他說:
「哎呀!我們沒有國樂社!」
頓時引起哄堂大笑!
(全校只有我一人報名,
偏偏還就那壺漏,
提那壺。
原來也不是要什麼,就有什麼;
而是有什麼,就要什麼吧!)

只聽趙組長大喝一聲:
「有什麼好笑?
看著好了,
建中,
馬上就成立國樂社!」

開學沒多久,
訓導處就傳來一張條子,
叫我去找趙組長。
一見趙組長,
他二話不說,
拿出了一份名冊,
大約有二十幾個人吧!
說道:
孫新財,你是建中國樂社第一任社長,
把你的團員找來,
希望下個月就能開始活動,
校慶的時候就要表演一個節目!」

所以我這個建中國樂社的第一任團長,
並不是「民選」的,
也還十足是「官派」的!

他還告訴我怎麼樣去找經費與老師。
上年畢業班作紀念冊,
還剩五千元,
趙組長給了我畢業班代表在新店的地址,
要我聯繫他把餘款捐給國樂社。
救國團部的幼獅國樂團,
則就在我母校大同中學旁,
要我想辦法去請個教練來。

當時通往新店的鐵路剛拆,
我還記得是走路到新店,
找到畢業班代表的。

他一口應允五千元可以捐給學校,
但「只能買樂器成立國樂團,不能移為他用」。
以後雖經過一點周折
(製作紀念冊並未有五千元的結餘),
但在校方支持補助之下,
國樂團還真確實添購了五千元
(當時月薪才一千多元)
的創團設備:
櫥櫃一個(五百元)、
台製胡琴十把(共八百元),
除高、中、低等聲部移調樂器,
暫時未買之外,
一般主奏樂器,
如古箏、揚琴、琵琶、三弦、阮咸、笛、鑼鼓等,
可還「真有一套」。

教練則由幼獅國樂團的副指揮,
曹乃洲老師擔任
(他現已在實驗國樂團秘書任內退休),
當時一個月的教練費雖只有三百元,
但他還是自費請到幼獅同事許輪乾
(也是建中前校友,現已退休,任中華民國國樂學會總幹事),
吳武行(當時任職於建中對面的藝術館,現已退休,現任國樂學會常務理事)幫忙。
還在台大就學的陳裕剛(後曾任藝專國樂科主任及實驗國樂團副團長兼指揮)
則也曾偶來代課。

三十年前的台灣國樂界資源非常貧乏。
大陸樂器當然不能進口、
沒有中樂書籍曲譜
(唯一的半業餘國樂團,中廣國樂團所創編的新譜,不准外流)、
沒有唱片(女王唱片公司老闆,就因盜版大陸平劇、國樂而坐牢)。
教練自己也沒有資料,
當然也就教不出什麼明堂兒!

我們初期就只能演練一些抗戰時期,
現代國樂團剛成型時,
中央廣播電台音樂組創編的幾十首齊奏曲與民間曲,
如《萬壽無疆》、《民族曙光》、《金蛇狂舞》、《新年樂》、《將軍令》之類。
我自己到幼獅國樂團練習,
偷抄到的一些曲譜,
如《花鼓舞曲》、《柳岸花明》、《江干夜笛》
就拿回學校油印給大家
(此譜集,我到現在還保存著,因為當時這是很珍貴的)。

後來就多偷錄短波上大陸國樂的名曲,
如《三門峽》、《馬鞍山》
然後自己聽寫記譜演練
(當時的戲稱,是拜「錄老師」學藝)。
因此,
在那個時代學國樂的人,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幾本自抄的
(當時還沒有影印機)
樂譜秘本。
但這可都是「匪曲」,
是絕對不能公開的,
只能交換抄寫,
非熟識的人,
絕不可能無條件借抄。
因為連貴為藝專校長、藝術館館長、市交指揮的鄧昌國
也只因用小提琴演奏了一首,
山東箏曲改編的《漁舟唱晚》還挨告,
棄職丟官呢!
「思想有問題」在當年,
可是白色恐怖時代的大罪,
所以那時的僑生
既能公然帶大陸書譜、樂器來台,
而無此之慮,
自然就變成國樂界的驕子了!

當時台灣製的樂器音質不良,
也是到現在根本無法解決的問題。
我最近才有幸到上海的民族樂器一廠,
及樂器陳列室去參觀。
據資料顯示,
它由八十六家民間樂器製作坊合併而成,
光是製絃部門,
就有幾十架機床。
幾十年來對樂器的研究改良,
更是成績輝煌。
其銷售量已是全世界民族樂器之冠,
因此售價也極其便宜。

而台灣本就是中原音樂文化的邊陲,
少數幾家民間家族式傳承的樂器廠,
單打獨鬥的生產方式,
又何有及之的可能呢?
(兩岸開放後,失去了貨多及價差上的優勢後,台製樂器廠,多數倒店關門)

當時我們所用的,
就是八十元一把,
蠶絲絃的蛇皮黃木胡琴
(大陸用紅木蟒皮,銀絲絃)。
拉中把位已很勉強,
拉到下把位音質就變得沙啞,
音量小則更是它的致命傷。

我主修的揚琴,
問題更大。當時大陸已有十二絃六橋的滾軸微調轉調揚琴,
但台灣直到民國七十三年
(我考進台北市立國樂團已五年)以前,
則仍只有九絃兩橋的傳統揚琴。
不但無法轉調,
且連一個調都調不準
(因揚琴一弦有兩音,
所以左邊調準後,右邊就必不準!)。

台灣也不會作國樂笛子
(民間的勻孔笛,採七平均律,與國樂所用的西洋十二平均律制不合),
更不會作轉調套笛,
所以須用全按E的梆笛,
來吹奏董榕森所創作的梆笛協奏名曲《陽明春曉》,
當時全台灣能排演的人,
僅屈指可數。

總之,
我們當時所用的樂器,
品質之差,
絕非現在的國樂人所能想像的
(這類民間樂器,
現在反成了稀有品種,
博物館都不一定有藏!
我倒保留了一部份,
在樂器展覽會上非常受歡迎!)。

新成立的建中國樂社,
用這種現在看來極粗糙的樂器,
每天中午就在教授辦公室,
或升旗台前的台階上,
自行演練起來。

惟我們的條件雖差,
大部份核心團員的學習熱誠,
卻異乎尋常的熱情。
後來有了專用樂器室後,
有時連自習課,
甚至下課十分鐘也齊聚一堂。
簡直就是以社為家。
所以彼此認識很深,
感情很好。

當時一般社會,
尤其是天之驕子的建中學子們,
對落後之中國音樂的嚴重歧視,
更是我們因傷感而益加發憤團結的動力。
我們在校慶中的演出,
即使臨時配加幾個麥克風,
與管樂團、爵士樂團相較之下,
音量還是很小,
而樂器音質又本就極差,
再加上我們又學藝未精,
往往一出場
(甚至還未出場)就噓聲不斷。

但是我們深信,
這並非中國音樂本質如此。
李小龍說:
「不管什麼拳,打得不好,都是軟綿綿的!」
我們深信只是我們自己還不行,
而並非國樂本身落後,
不值得學!
(若我們沒有聽過女王唱片盜版的大陸國樂唱片,
相信我們的信心是不會這麼堅定的!)
就算真是國樂不行,
那我們中國人也該自己負起責任來。
我們既已犧牲形象,
身體力行,
已為中國音樂親自肩負應盡的責任,
投下心心打拼,
在此過程中,
有所挫折,
又有什麼好丟臉呢?
當時不因氣餒而離團的老戰友們,
大都有這種慷慨激昂的雄心壯志,
否則在那種屈辱的待遇與環境下,
是不會留得下來的!

我個人更受了中國第一個愛國音樂博士,
《中國音樂史》作者王光祈的影響。
他認為,
救國強種不只在於「船堅炮利」,
「文化」尤其是「音樂文化」
也是國勢之本。
而身為黃皮膚的中國人,
無論把西洋音樂奏得多好,
對我們的音樂文化,
在世界樂壇上的地位,
是沒有多大助益的。

他又有,
認為音樂不只是一種「技術」,
也是一種「學術」的觀點。
這種思想,
影響了我後大半生,
近三十年來的志趣與性向,
遂使我與中國音樂結下了不解之緣,
這是後語。

當時與我同屆的夥伴們,
記得的還有
葉其中呂大陸張仁學唐新民熊耕良王自存
呂正理唐文忠張大立李志龍徐萬伯林谷芳...等。
我二年級時,
才又有一年級新生,
李時銘高志賢劉啟明李錫堤陳志良武又林
鄭麟哲陳慶燦張華克叢新民陳文進........,
及三年級之陳端安史庭輝姚能信談駿逸林聖富高宗銘
六位學長的加入。

屈指算來,
建中國樂社成立至今已三十三年,
參加過建中國樂社的學弟想來也應在六百人的數倍以上,
但目前仍留在國樂界,
能與眾多專業科班畢業生並列,
甚至在國樂界揚名立萬,
或居於重要地位,
最少也桃李滿門的,

李時銘:前北市國,實驗國樂團指揮
林谷芳:前民族音樂學會會長
李志龍:華聲社團長
陳端安:前藝專技術教練
陳慶燦:禪藝琴社負則人
張華克:琵琶文板十二曲譯譜者
張大立:改良笛創制者
孫新財:前北市國演奏組主任
中華國樂學會副理事長
................................
則無一不是出身於此條件最差的頭三屆內。

這種結果誠非偶然,
與當時吾儕之環境背景、資源條件極差,
反而有助於吾人之有志於中國音樂之改良推廣發展,
有絕對之關係。

當年,我輩之學習國樂,
均身兼有一自負的「使命感」,
而與後學及一般「玩」物,
甚至喪志者絕不相同。
以致甚且不務各人之「正務」,
而投身此一了無名利可追的事業中,
盡瘁無悔。

以國樂團為重心的三年高中生涯,
就在志同道合的夥伴們分道揚鑣聲中結束了。

但我建中畢業後,
即蒙業師曹乃洲老師的推薦,
回母校擔任指揮,
率領建中國樂社參加了音樂比賽,
贏過了當時號稱永勝的成功中學國樂團,
獲得了第一名。
第二年又再度擊敗了成功中學,
連續獲得兩年的第一名。

說來也奇怪,
自從我離開母校國樂團後,
三十年來,建中國樂社也就再也沒能贏過成功國樂團了。
(近來,遇到當年的手下敗將,他們還特提出此事,
並以此為榮。可見他們對當年之敗,
是如何的汲汲於雪恥的!)
因為成功國樂團在傳統上
是由校方出面領導組隊的;
建中國樂社則向來只是一個學生社團性質,
無論歷史基礎、設備、出勤與紀律,
原都不足以與成功國樂團較量之故。

但我率領的頭兩次比賽,
初生之犢卻能一鳴驚人,
這與當年的成員,
深蒙我們這些學長的精神感召,
與三年來我輩在校的成果累積有關。

挾著優勝餘威,
建中國樂社又在學校對面植物園內的藝術館,
舉辦了一整場的國樂演奏會。
這在當時還是無任何業餘國樂團,
尤其是高中國樂團所能做到的!
(當時台灣還沒有專業國樂團!)
三十年後今天,
設備條件遠超當年的建中國樂社,
也少有這種風光。
由此,
可以想見當年建中國樂社實力的雄厚了!

多年後,
當年的老同伴聚會,
還打趣說:
「我們孫『大』團長,
當年可是亂有權威,
說一不二。
到鐘就開練,
誰敢遲到缺席?」

回想起來,
我這個小團長,
在團務方面可還實是巨細靡遺,
真可謂是宵旰忠勤。
舉凡是
樂器保養、
譜務管理、
指揮訓練等,
均一手兼辦,
以是才能累積權威而號令嚴明。
哪像是現在的國樂團,
樂譜滿地,
且無一健全隨即能用的套譜,
譜架是各個遍體鱗傷,
樂器不是缺絃缺碼
就是連「品、格」都沒了,
練習時若非三請四請不到,
就是到了也要遲到早退,
(否則豈能顯出主將的大牌?)。
事到臨時(比賽),
才燒香拜佛(集訓),
像這種品質,
又能拿什麼去跟人家比賽呢?

我常說:
「一個有紀律的樂團,
技術不一定就好,
但一個沒有紀律的樂團,
技術可絕對好不到那裡去!」
即此之謂也!

遙望當年,
撫今憶昔,
我這個建中國樂社首任團長,
略有不堪回首之感!

最後,
我還要特別強調一下,
建中國樂社對我個人的影響。

我雙親都沒受過教育,
又沒有任何兄弟姐妹,
因此個性特出,
以是也沒有什麼朋友,
所以開竅的很晚。
少時我生性窩囊,
欠缺思維與判斷的能力,
不會寫作更怕演講。
更糟糕的是,
對這些缺點,
我又都深有自知之明,
以致了無自信,
家庭對我的期盼卻又很高,
以致數度想以自殺謝世!

參加過建中國樂社,
學習了國樂後,
卻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

在建中國樂社時,
我是團長兼指揮,
一畢業即有幸回校當教練不說,
以後陸續參加了大學、社會多個業餘或專業的國樂團,
只要在國樂團裡,
我不是團長也必是指揮、總幹事,
總之都是領導班子。
(以後又當過二十幾所大中小學及社會國樂團的教練)
對一個沒有領導欲望與能力
又沒有機會的我來說,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經驗與機會。

我的在校成績很差,
英文更是致命傷。
但唯獨在我毫無基礎的音樂一科上,
我卻不僅在技術上學有所成,
在中國音樂基本樂理(官、調理論)
及古譜(古琴指法譜、南北曲工尺譜、南管譜、
潮樂二四譜、西安鼓樂譜、唐敦煌琵琶譜)翻譯等學術領域上,
更堪稱學有專攻,
且領袖群倫,
兩岸知名,
對音樂教本指誤的論文,
屢獲教育部頒獎,
又屢獲大陸學會、月刊
及會議之邀請發表論文或演講。
目前就只靠著一點"學人"的聲譽,
在人才濟濟的中華國樂學會中,
越過多位團長、指揮、主任、教授、前輩,
膺選為副理事長,
我深覺,
這對於一個國樂界中生代,
並非學院派科班出身
沒有任何政治資源
團隊單位為後盾,
又已不住在台北的人來說,
實屬難能可貴的。

當初我在校參加國樂團,
多少也荒廢了學業,
受到很大的阻力
(我媽說:「你將來靠國樂吃飯嗎?」
我的導師說:「你聯考是考國樂嗎?」)

但懦弱的我,
唯獨在學習國樂一事上,
卻能不顧此千山萬水之阻,
義無反顧。
無形中就培養了我日後堅毅不拔、
不隨人是非的獨立個性。

以上三者,
無疑都培養了我的信心與能力。
這是造成我日後還能想、竟能說、且能寫的重要原動力。

我雖念過兩個大學科系,
但最終還是回歸我的性向這行。
無論南行北回中闖,
所賴以維生的,
竟還都是靠著我高中社團中
及其後之自我進修所學。
(當然時代進步、社會觀念改變、
專業化國樂團成立、個人機緣等,也是重要原因)。
豈不正是「靠國樂吃飯嗎?」

我現在的工作環保局,
除了能利用上班時間,
自己讀書進修之外,
沒有一天不借重微電腦,
無時無刻不在寫稿、寫稿式、譯譜。
總之都是我最熱愛的中國音樂方面的工作。
世上有此幸運者能有幾人?
我又如何能不心情愉快、
青春永駐。
(同學會上那些歐基桑,歐巴桑們
都非常氣我還有赤子之心這點)

而以上種種,
都與我參加過建中國樂團
與學習著國樂有關。
所以我之說:
參加了建中國樂團,
學習了國樂,
影響了我一生的際遇,
是絕不為過的。

丘永漢說:
「一個人的第一次就業,會影響了他一生的際遇。」
我則更對犬子說:
「一個人所參加的第一個社團,
可能會影響他一生的際遇。」

最少,
參加了建中國樂社,
確實影響了我一生的際遇。

電視上說:
「學音樂的人不會變壞」。
我想無論音樂也好,
武術也好,
(李小龍也因學了詠春拳後,才再也沒有自殺念頭的),
甚至下棋、書畫、陶藝....等各種休閒藝能也好,
只要能帶動學者的專心投注,
甚至造就了成就感,
都能改變一個人的思維境界
與生活品質,
甚且改變了生涯規劃與性向及人生觀。

當年的建中,
賀翊新校長任內,
非常重視課外活動,
尤其是很多與中國文化有關的社團活動,
這是很可取的教育觀點與政策,
值得各教育單位與獄政單位借鑑學習。

附帶的說,
在建中時,
我參加國樂團及學國樂後,
也不免有些副作用:
我因太過醉心於國樂及國樂團,
而疏於同窗,
甚至到了自外於人的地步。

譬如,我班(六十七年畢業)是建中的少數文組班,
人才之濟濟,
日後還真出了許多政、商、教育界之名流校友。
譬如
馬英九:台北市市長
趙 怡:行政院新聞處處長
蘇永欽:行政院公平會父主委
王壽來:行政院新聞局國際處處長
沈呂巡:外交部註美副領事
鄭世寅:HBO世代衛視董事長
沈國榮:陳水扁中部後援會會長

而其中之絕大多數,
當年在校時,
我幾乎是從未與之有過交往的。
(以是現在,
若有本班的同學會舉辦,
我只要身體尚健康,
又無要事纏身,
則雖已遷居台中,
也無不親自出席,
以贖前愆。)

就拿「小馬哥」來說吧,
記得他當年與我同班時,
就坐在我的左後方。
回想起來,
我就似從未主動與他聊過天,
或交換個人意見。

他之主動與我講話,
好像也就只有那麼一次,
但也還就只有那麼一句話。

那是在足球場上的一次,
我是大腳後衛。
一腳踢去,
連鞋帶球隨腳出。
我有點不好意思,
但放眼四週,
場內場外之眼光,
均追隨足球而去,
似尚無一人關注我的足下已虛。
(隊友往往不等我這大腳後衝出腳,
就已回身過半場去了,
因此也就無緣見到我的精彩脫鞋秀)。
我乃裝作若無其事,
緩步拾鞋穿腳。

在此當口,
「小馬哥」卻不知何時,
潛身余後,
湊在我耳邊,
一本正經的說:
「欸!老孫,
您這鞋真不錯,
是哪買的?」


http://suona.com/interest/20000721.htm
----
系統轉貼



回覆: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2pm
【1】Jazz 迴響:7/21/2000
嗯嗯嗯...
真是說不盡的豐功偉業,只是不知道說的是建中國樂社還是孫新財?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2pm
【2】路人 迴響:7/22/2000
很簡單
把題目反過來一下不就很貼切了?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2pm
【3】孫新財 迴響:7/24/2000
根據交換律
建中國樂社與我
我與建中國樂社
不是一樣的嗎?
汪煥庭說:
"乾豆腐就是豆腐乾呀!"
梭羅說:
"我若對任何旁人的認識
超過於自我的話
也就不會在此
說這麼多的自我了!"
我就只不過是
多說說了些自我而已麼!
有何不可呢?
就只是些奮鬥史啊!
有何豐功偉績可言呢?
倒看過一本自傳的開頭說:
"鑑於世界上的偉人都有其自傳
所以我也該來談談我的生平!"
我倒還沒有談到我的生平哩!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2pm
【4】小小 迴響:7/24/2000
我贊成孫老師寫一篇生平自傳
對我們這些非科班出生的學生在學習國樂上有一定程度的幫助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2pm
【5】@@ 迴響:7/24/2000
想到暑假作業.....一篇自傳~@@"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3pm
【6】百鳥朝鳳 迴響:7/24/2000
我也是建中人,比起文中所提諸位開社元老的成就來說,還差了一大截.....
其實最初參加的是古典吉他社,到了一下級才加入國樂社,從大提琴學起,後來拉胡琴,吹嗩吶。
當時的國樂社,能打入決賽的話就很高興了,沒有想過能與成功一較高下。而我在學校的日子裡,只有一次比賽打敗了甫成軍北一女國樂社。那次也是印象深刻。
再見中國樂社的日子,長達一兩個月的公假,讓我整天泡在社上。一邊聽著花木蘭琵琶協奏曲,一邊看著數學課本唸書。這樣的日子真是蠻逍遙的....不才還考了個滿分,氣煞其他坐困愁城的同學。
高中國樂社與大學的氣氛頗有不同,也打下了不少基礎。蠻懷念那段時光的。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3pm
【7】木芙蓉 迴響:8/10/2000
孫前備:對於你寫的文章,我感同身受。我雖然還在念國中,也不是團長。但我們國中的國樂社情形也與您當時一樣,只是我們少了一些動力,有時後還會勾心鬥腳,我時常感到無助。真不知怎樣才能讓大家提起勁兒練習。孫前備,您能教我嗎?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3pm
【8】孫新財 迴響:8/10/2000
您與你們的標準如何呢?
我認為只要有四個人
就可以練得很愉快了
我所組的絲竹樂團
經常只有十個人左右
(隨然每次表演也可有30左右)
有什麼材料就作什麼菜
照樣可以練得很愉快
(總有些曲子是大家都沒聽過的!
有時更唱唱歌!)
前題是能用的譜子要多
無論出席了什麼編制
總有相當的樂譜可用!
我們積了幾十年的經驗與努力
年輕人可能一時作不到
但也並非有什麼絕對的困難
現在兩岸開放
一些從無人奏的曲子照樣可得到
(不必隨人是非!)
你可到汀州路
百樂中心去買或拷貝
比我們當年的條件
還是要好得多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3pm
【9】百鳥朝鳳 迴響:8/11/2000
木芙蓉:
讀樂樂不若與眾樂樂,維持每次練習的出席率以及高昂的興致,就可以造成正面的滾雪球效應。而反過來的話則會累積負面效應。
給你參考一下。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4pm
【10】孫新財 迴響:8/11/2000
我也贊成人越多越好
(我組織小樂團
也並非就反對大合奏
而是能作什麼就作什麼嗎!)
但我相信你們面臨的問題是
根本就沒開練
或練不起大曲來
這時不妨只練小曲
也不要停練或強練大曲
我的意思是這樣
沛元兄是否認為
此時不練或仍續練大曲呢?
若否!
則主張應無大異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4pm
【11】孫新財 迴響:8/11/2000
"維持每次練習的出席率
以及高昂的興致"
大都是無法強求的
尤其是已實際面臨
練習的出席率很差
練習又已毫無興致時
此時不妨抓住核心份子
大刀闊斧斬亂麻
前提就是不必怕人少,嫌人少
(當然要讓所有的核心份子
有此退一步的共識
若連四五個有共識人的支持
都缺乏的話
就只好換檔看看囉!)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4pm
【12】百鳥朝鳳 迴響:8/11/2000
我想原作者的社團應該是已經往負面發展的趨勢,所以孫老師提及的抓住核心份子,繼續練習一些編制較小的曲子,這個我也覺得是正確方法之一。
我們以前則是還要採用其他的輔助辦法,就是透過行政體系的力量來集中人氣。包括事前掌握所有團員的出席可能性,排定一些特殊活動等等。讓僅有的幾次集合能夠提高人氣,比起每次來都是小貓兩三隻的慘況,至少可以有些彌補的作用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4pm
【13】木芙蓉 迴響:8/15/2000
二位前備:我對這個團用心之至,但無論我用什麼辦法,那些不願配合的依然我行我速。我也不好撕破臉讓大伙兒都難堪。但我不會放棄的。謝謝二位的指教,我會試著去做的。
再請問:有何方法可使團員們關心本社團呢?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5pm
【14】SPL 迴響:8/15/2000
要讓大家覺得自己是社團的一份子
團練之後的感情交流非常重要
我在唸高中時,團練完大伙就移師到學校附近的市集吃挫冰
大學時代,團練完大伙就去吃消夜
吃完消夜再串個門子
就不用怕找不到人手了
團練之後鳥獸散,是一大忌諱
當年的死黨們如今成了校友團的骨幹,
要不是經常在一起唱卡拉OK聯絡感情
恐怕校友團也不會成立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5pm
【15】孫新財 迴響:8/16/2000
社團活動對業餘樂團也許是有其功能的
我以前組的靈安社國樂團
業經25年
部份成員之彼此還有連繫
據說就也只是
曾辦過一次集訓活動的關係而已
但樂團成員間之會產生摩擦或串聯
當也是因為成員間有其互動關係之故
若練完就鳥獸散
彼此根本沒有往來與關係
也就不會有什麼摩擦或枝節
省交出國一本
<交響樂團的經營與管理>
是從不強調什麼社團活動的
因為"專業"樂團的向心力
本不依賴團員間的情感
但我們講的當然不是專業樂團
我的意思是
藉"辦社團活動"增加團員間的感情
只是實然而已,並非應然
樂團若以本身的紀律,程度為號召
向心力才是最大的
若已經走下坡時還這麼講
就好像有點不夠實際,就變成唱高調了
但若已走到這一步
就是再辦社團活動
效果可能也是有限的
可能的話
就仍不妨考慮考慮
放棄一些老人
另加一些新的人手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系統管理員
發表時間: 2001 Apr 01  11:45pm
【16】小迷 迴響:8/16/2000
說實在的,我們社上也是面臨人氣不旺的問題
每次團練的出席率都是固定那幾個
而且不但人少,遲到早退的穩況也很嚴重
剛剛入社的時候實在是對團練有點失望
不過現在是習慣了啦~~~
後來,我覺得其實會常來社上的就是會常來
不會來社上的就不會常來啦
反正我體認到一個事實,每個人加入的心態都不同
好像也不能強求人家一定要來練習
像我們一些當幹部的每次都要千拜託萬拜託大家來團練
結果花了很多電話錢,人家還是不見得會來
我們這些幹部也很煩很無奈
本來以為大家是因為喜愛國樂才加入的
可是後來才知道,其實有些人是因為國樂社有一群人可以認識
才進來的,聽到以後簡直覺得@#$%....
但是大學是自由的~~~再加上社團當初又沒說這種人不能加入
所以~~就樣囉!反正我覺得是運氣運氣啦
幸運的話就招得到乖乖練習的,不然就得自己認了
----
系統轉貼

-------------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發表人: 孫心裁
發表時間: 2005 Jan 08  5:35pm
建中國樂社故事重談
本文選自建中國樂社社刊<海歌>第二期(1976/06/12)
(道南山人)凡亭觀夜話(孫新財評注)
(前略)
五十六年九月—─五十七年八月:
56年時,建中國樂社剛成立且不到一年,
(否!建中國樂團成立於54年11月)
由曹乃洲老師指導,
當時的高手不多但傑出,
如孫新財社長,林谷芳、李志龍、鄭麟哲、陳端安等。
(否!陳端安為夜間部重考生,並非國樂社成員。)
唯規模甚小,練習樂器粗劣,練習場地是在大辦公室,
而時間只有十二點半到一點,
下課就隨便找個非高三教室充數。
當時高一的新手,有張華克、陳慶燦、章安濤、李錫堤等。
(這些人後來在國樂界都估很重的份量)。
在篳路藍褸的耕耘下,國樂社漸有預展,
樂隊人數由十人增至三十五人之多,
故樂社轉移陣地,到新大樓地下室去,
在那昏暗的七十坪空間中,我們聊音帶、聽曲子.
看老前輩「展功夫」,
甚至在那兒「打伙」,
那惆小電爐、那座破唱機,
六、七張「衣冠不整」的唱片,
不知給了我們這三十發個人,
多少甜美的回憶,多少的進步。
下學期開始.
曹老師為我們選了「普天樂」和「春遊」做為比賽曲,
這段時間內,每個日子的下午,
都是我們最快樂的時侯,不管功夫多「菜」,
不論樂器多破,我們除了玩國樂外,還是玩國樂。
很榮幸,我們在台北市和全台灣區的比賽,都爭個第二。使得我們欣喜欲狂,
(否!記得當時,大家都很失望,
因為只有兩隊參賽!)

更在我們心中,滋長了一份「妄想」和「野心」
——打敗成功中學,拿到第一名。
五十七年八月—─五十八年八月:
孫、林、李等人走了,八位老前輩升到「高三」,
在這段青黃不接的時候,又接二建三的發生了一些事:
曹老師因事繁不能再來指導我們,
地下室被封閉,
我們被迫到「工藝教室」練習。
這時候,我接了社長職務,為了救亡圖存.
便召開會議,一面請高三的同早再回來助陣,
一面招兵買馬收了卅幾個新人,
又請陳裕剛及吳武宏老師來指導,
漸漸國樂社開始有了新的衝力,
也受到校方的重視。
58年年初,
我的一項冒險成功了,
建中團國社在國立藝術館舉行演奏會,
大專以下的國樂社團,能獨立舉行演奏會的,
建中國樂社是第一個,這個成功,
給了每個人很大的鼓勵,
再加上唐代因(第五屆社長)、
李長榮、張欽民、鄧利源、黃彭梁等的加入,
使我們決定用「陽明春曉」和「雁南飛」
去和成功的「巨人頌」與「百戰榮歸」拼一拼,
當時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那是以卵擊石,
但我們這一群不服輸的建中人,
卻管不了那麼多,
終於三月中的台北市比賽,
我們把成功打敗了。
(否!曹老師之因有課,
而不能常來指導我們,
是從來如此的!
所以一直都由許輪乾及吳武宏兩位老師在建中代課。
我則是由吳老師邀請,
代理他在演出與比賽時指揮的。
本文卻對我這指揮與訓練者,
未著一墨,
其偏失可知。
建中選曲時,是並不能得知對方用何曲?的,
自亦不可能有”大部分的人,
都認為那是以卵擊石”之說。)

可是那並不意味著我們勝利了。
為了在台灣區贏得決定性的一戰,
全部除具放棄春假,集中練習,
終於在台中一役,取得了台灣區第一名,
但成功也和我們旅列第一,
所以當時我們喊了一句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口號,
來鼓勵新進的人。
同時我們創立「笛子班」,
人數竟建一百卅人,
是建中有史以來最龐大的社團
(偷偷告訴小鬼們,
笛子班是訓導處註冊無案的違章建築),
但因為經營不善,享年二個月半便短路了。
這是建中國樂社的一大憾事。
(國樂社本就可開新班,也一直有新班,
何須經訓導處註冊呀!
且一百卅人的班,
總不會是無疾而終的吧!)

再者,學校因為我們拿了第一名,
頂有面子的,應孩有個像樣的社址,
於是國樂社又搬家到「軍械庫」旁邊,
同時由於沈文瑞組長的大力幫忙,
樂社在人事、樂器財務方面,
都能左右逢源,得心應手,
於是我們便重建了一個新的風氧,
多聽演奏會,多上台,
所以當時不論師大、台大國樂演奏會,
都可以看到幾個建中小毛頭,
在裡面「撐大柱子」或「濫竿充數」,
由於和外面國樂界人士,
做開放性的接觸,
使建中人的名氣,也更加響亮了。
五十八年九月—─五十九年七月:
這一年內,我將社務交路唐代因同學,
而我專負責和「高階層官方人士」聊路及樂隊練習,
新的人才在個別指導下,被造就出來了,
像武又林(第六屆社長)、王雙傳等人,
但是「小小的勝利」,
卻使我們鬆懈了樂隊的練習,
雖然當時每個人的個人技術,
都很夠水準。
那特候我們最喜戳的是:請二個月「下午公假」,
帶著樂器錄音帶,冒著細雨到碧潭去「撐船」,
或「三缺一」在樂社幹橋牌,
或十來人到「南海」去鬼扯,
總之早上上課前,
中午吃飯梭,
下午太陽一偏西,
你就可以聽到樂社內,
有三五成群的小合奏聲,
或「殺雞殺鴨」的「新生心聲」。
最可佩的是高三的老像伙們,
冒著考上「G」「D」大學的危險,
到樂社來K書,
瞧他們在那吵雜的房子,
都能記下一大連生字、公式,
真服了他們的功力。
總算有人提醒要音樂比賽了,
我們挑八挑七地,
選出一首「大」曲子「新中國序曲」
和一首「小」曲子「迎春曲」,
在女師專迷迷糊糊地上了台,
然後迷迷糊糊地抬宰了下來。
(上了台還迷迷糊糊地,也就難怪會被宰了!)
從女師專回建中的路上,
大家沒精打采地拖著步子,
扛著樂器,當時大家都眼眶紅紅的,
此後樂隊因而停止練習,我也打算退休K點書。
(其實就是消極罷練麼!)
就在這時,
唐代因同學做了一個明确的抉擇,
重新邀我回隊主持大局,
並請張武男老師來指導我們。
(胡說!當時我還是指揮,
是我邀請張武男老師來接手的,
吳武宏老師因此,
對我還頗不諒解!)

剩下短短地五天春假,
在化悲憤為力量的努力下,
我們選了「陽明春曉」、「五福臨門」為比賽曲。
(也就是去年參賽的老曲子麼!)
五天內我們在樂社吃、玩、練、看書,
甚至睡在裡面,就這樣在女師專第二回合,
台灣區比賽我們又光榮地,奪回第一名,
這次沒有「並列第一」,
而是踏踏實實的第一名,
大家反而不知該說什麼好,
太興奮也太值得珍惜了。(後略)
(我個人認為,初賽時作者消極不合作、
不願擔任主奏,是導致失敗的一大敗筆。
當時我之請張武男老師接手的最大原因,
就正是因為那時,他剛到校任數學老師,
我以為他以學校正式老師的身份,
應較可獲得學生們的合作。
事實也可證明,作者積極主奏後,
又獲得最後勝利。
但張武男老師也並未獲得團員們的合作,
不久也去職。
為掩飾其窘境且竟宣稱,
他對任職國樂團教練並無興趣,
乃以之為進入建中任教的敲門磚而已!
此說以常識辨之,
即可知絕不可能。
我邀他時,
主因他已在建中任教之故!)



發表人: 楊濤濤
發表時間: 2005 Jan 10  6:10pm
積極響應與支持!

-------------
交流與提高


發表人: 天風寒徹骨
發表時間: 2007 Jan 02  11:23pm
聽起來好像以前成功國樂就很強的樣子
今年大團
北一 成功
附中 建中是墊底的
社里還是很冷清,放學時有一兩個人在那就很不錯了[:0]

-------------
初出茅廬的小夥子


發表人: 賢琴藝致
發表時間: 2007 Jan 02  11:54pm
quote:
社里還是很冷清,放學時有一兩個人在那就很不錯了


[:(]去補習班報到了

-------------
http://www.tosaint.com - 賢琴藝致tosaint.com + http://huqin.com - 胡琴設計huqin.com =【胡塤阮語揚柳琴。琶笛箏鳴簫嗩笙】


發表人: 哇!沙米
發表時間: 2008 Jan 18  9:03pm
我是建國樂的現在式(公關)(笙)
看著 海歌 孫學長的文章
真的好羨慕那種依頭栽進的感覺
建中國樂社
一個現正進行
卻又遙不可及的名詞
http://tw.club.yahoo.com/clubs/ck_cm/

-------------


發表人: blkblt
發表時間: 2008 Feb 11  12:25pm
ㄏㄏ,我也算建中國樂社的老人了(66字頭),還主編過一期海青.
一別三十年後,去年首次再度踏進社裡,發現社團早就搬到紅樓對面的活動中心,裡面還有個室內游泳池,但是社團環境仍然殘破不堪,與三十年前似乎沒有兩樣,很難理解這是全國首善之都一所頂尖公立高中的設施,真令人不勝唏噓!

-------------
欲辯已忘言


發表人: 孫心裁
發表時間: 2008 Feb 11  12:43pm
>社團早就搬到紅樓對面的活動中心,
>(裡面還有個室內游泳池),
>但是社團環境仍然殘破不堪,
>與三十年前似乎沒有兩樣,
>很難理解這是全國首善之都
>一所頂尖公立高中的設施,
否!
既只是一個國樂社團麼
就算是首都頂尖公立高中
還須要什麼特別的"設施"呢?
既已進駐了活動中心,
且還有了專屬的團址
則無論多殘破
又能不堪到什麼程度呢?
(很多大學國樂團都還沒有喔)
----只有(可以改進的)髒亂
才能說是另人難堪入目的吧!
若三十年前
都已有這樣的環境的話
則光論環境條件
比起我們以前的草創之初來
也還是有天壤之別麼!
更別說樂器,器材,樂譜,師資(經費),歷史基礎,
及外在條件(如影印,音影出版品,音樂會......)了
社團而已麼
能不景氣到什麼程度去呢?
就算全是新生
(只要有一個人學過)
也可以重新訓練麼
就算只有幾個團員
也可以小合奏呀!
問題是眼高手低
不肯練小曲易曲而已吧
只要肯從練小曲易曲著手
若不在乎人數與程度
則要維持一個國樂社團
(一個禮拜最少聚會一次)
在已有場地,設備,歷史基礎......的條件下
應不致於很困難才對呀!
就算要升學補習吧
也總不可能
人人都補,天天都補,時時都補吧
難道連一個禮拜聚會一次都作不到麼
決大多數的學校或民間國樂團
就都只是一個禮拜聚會一次而已呀
(反之
放學時就算連一個人都沒有
又何妨呀?)
前年校慶時
我應約到過此團址
不但在當天沒有人呆在團裡
連幹部也沒有任何一個人
前來會面接待
這才是問題(癥結)之所在吧!
---想發展甚至維持建中樂團的人
連一個都沒有哩!
否則何以堂堂建中國樂團的學子
連個專屬網站都無法維持呢?
這才真是,曾是,已是,仍將永遠是ZuZuKi麼


發表人: 管長榕
發表時間: 2011 Aug 16  3:19pm
孫新財同學好,我是管長榕,跟高宗銘,林聖富同班,但失聯已久,您能幫忙聯絡上這兩位嗎?謝謝費心。我的email是open的。


發表人: 孫心裁
發表時間: 2011 Aug 17  6:05am
昨天已傳上林聖富的資訊
到您的Email


發表人: 孫心裁
發表時間: 2017 Jul 21  11:15am



列印本頁 | Close Window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 http://www.webwizforums.com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 http://www.webwiz.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