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本頁 | Close Window

關于我的四重奏《酒狂

內容來源: 吹鼓吹小站
論壇分區: 樂器樂種
論壇名稱: 古琴
論壇描述: 這是古琴的專屬版面,不論是琴曲、琴人、琴事皆可在此交流。
頁面鏈接: 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2045
列印日期: 2022 May 17 12:03am
軟件版本: Web Wiz Forums 10.18 - http://www.webwizforums.com


主題: 關于我的四重奏《酒狂
發表人: bao yuankai
主題: 關于我的四重奏《酒狂
發表時間: 2002 Aug 29  4:33am
我19歲的時候,在金文達教授的古代音樂史課上第一次聽到古琴曲《酒狂》。據成書于明洪熙乙巳年的《神奇密譜》解題,這首樂曲為東晉竹林七賢中的阮籍因“嘆道之不行” 而“托興于酗酒”,表現了古代文人倨傲不遜、豪放不羈的的性格和不媚流俗,不懼權貴的精神。它以中國傳統音樂中極難見到的六八拍惟妙惟肖地刻畫出酒後佯狂之士的恍惚神態、?跚步態和囁嚅語態,給我留下了至今難忘的印象。
二十多年後,廣陵派古琴家張子謙老先生在天津收關門弟子,兩位才女──彈琵琶的李鳳雲和拉二胡的宋飛得以入室,加上天津樂團藝術室主任陳樂昌在馮驥才主編的《藝術家》雜志上發表了他同張子謙老先生的極為精彩的長篇談話,由此,在天津掀起了一股張子謙熱。我從本系的唐樸林教授那里借來張子謙老先生在九十高齡演奏的八首樂曲錄音,以我當時的心態,最令我震撼以至敬畏的,還是那首《酒狂》。
如果為這首樂曲找一個貼切的文字注釋,則非辛棄疾的那首《西江月》(遣興)莫屬:
醉里且貪歡笑,
要愁那得工夫?
近來始覺古人書,
信著全無是處。
昨夜鬆邊醉倒,
問鬆:“我醉何如?”
只疑鬆動要來扶,
以手推鬆曰:“去!”
我從1992年初就想把這首古曲改編成弦樂合奏的樂曲,還設想將它與另外三首令我神往的古琴曲《流水》《梅花三弄》《瀟湘水雲》連綴,寫成弦樂隊的《琴曲四章》,進入未來的《中國風》系列。後來,因為忙于籌備1992年底在北京世紀劇院的作品音樂會,加上1993年全年心境不佳,所以便一直沒有動筆。
50歲生日一過,躲過死神的僥幸和邁向新生的喜悅襲上心頭,我想,我也該“狂”一把了!
寄出了《中國風》文章,心里更加塌實,我悶在琴房全力投入創作:1月11日到14日猛聽張子謙的《酒狂》,15、16日按弦樂四重奏構思全曲的結構,17日用鉛筆起稿,21日寫完,23日用鋼筆抄總譜,22日由同琴房的學生陳國望抄出分譜。23日請我的摯友,南開大學創辦人張伯苓的嫡孫張元龍用傳真發到台灣,同時把全部樂譜復印,交天津樂團四重奏組排練試奏。恰巧,1月26日他們要在音樂學院新落成的演奏廳參加開場音樂會,于是,由管文寧、吳經齊、楊世奎和黃小龍組成的天津樂團四重奏組就陰差陽錯地先于台灣省交提前在天津首演了。音樂會後,一位知道我將把這個作品帶到台灣的黨務幹部對我說:“你做的很對,就應當在咱們這里首演,不把首演權給台灣。”我無言以對,不知如何面對這空穴來風的表揚。
3月31日,由台灣省立交響樂團主辦的《當代新作──第三屆中國作曲家作品演奏會》在台北中正紀念堂音樂廳隆重舉行。4月1日晚,又由同一樂團在花蓮文化中心演出了同樣曲目外加東道主花蓮作曲家林道生的兩首歌曲。音樂會上,七十多人的樂團在省交的男女指揮家張玉祥、李秀文的指揮下演奏了張昊的《東海漁帆》、徐景新的《布達拉宮》、徐振民的《楓橋夜泊》和馬水龍的《孔雀東南飛》幾部宏偉的大部頭作品。這幾位作者,除一生中“將歲月的三分之一度在在湘鄂吳越,三分之一遊學在法意德瑞,終于托居寶島台灣”的張昊老先生已八十有二,其他都是比我略長幾歲的同輩人。音樂會上的兩部室內樂作品──郭文景那只用了13個演奏者的《社火》,和我這首只有四頁總譜,兩分多鐘演奏時間,由四位女樂手演奏的更小的小品《酒狂》。據代表們說,由于編制上和風格上的“另類”,反而給大家更深刻的印象。
4月1日的演出結束後,陳澄雄團長興致勃勃地請會議代表在花蓮自由街的竹陽海鮮館吃宵夜。在陳團長帶領下,大家把六十度的 “金門高粱”不斷倒進我的酒杯。來自台北的河北老鄉,專欄作家陳宏在一旁幫腔起哄:“你能寫出《酒狂》,就一定能痛飲,狂飲。今天就一醉方休吧!”我素無酒量,但主人的盛情和現場的氣氛使我實難推卻,只好就著“九孔”“紅娘子”的美味海鮮,把曾經象征兩岸軍事對峙,曾經落下無數炮彈的那個著名小島的液體產品一杯接著一杯地灌進肚里。
那一夜,我真的醉了。
六天以後,我和在會議上新結識的阿鏜先生一起到台北敦化南路女作家羅蘭家拜訪。
聽了3月30日音樂會的羅蘭問我:“你為什麼在這麼大的音樂會上演出那麼小的作品?”
我說:“如果大家都拿大作品,這場音樂會就盛不下了。再說,這里本來應當是台灣同行的地盤。”
這位親身經歷過屈文中《西廂記》事件的長輩笑著說:“你好聰明!”
我深深懂得這四個字背後一言難盡的潛台詞。
《酒狂》的總譜在我出發到台灣前給遠在美國小石城的張雷寄去一份。張雷是天津音樂學院畢業生,他在科林頓故鄉的阿肯色交響樂團擔任小提琴演奏員,並參加了那里的Quapaw四重奏團,後來到洛杉磯專事鈴木小提琴教學的推廣。收到《酒狂》的樂譜之後,這首令美國聽眾感到新奇的小曲就成了Quapaw演奏我《中國民歌主題八首四重奏》的“安可曲”。1995年,美國國家廣播電台NPR在今日演出(Performance Today)欄目播出了他們2月4日在當地音樂會的演出實況,2月5日的阿肯色州的報紙Arkansas Democrat Gazette還發表了該報文化版編輯哈里森(Eric E.Harrison)對我作品充滿溢美之辭的評論。
1996年,張雷回天津探親時談起《酒狂》在美國的演出。他說:“我們的體會是:只有先喝足了酒,演出這首曲子的感覺才對勁兒。”我看了張雷送給我的演出錄象帶,那位演奏大提琴的美麗金發女郎(根據節目單的介紹,她的名字叫Elise Buffat Nelson)邊拉琴邊吃吃傻笑,不知她是否在演出前喝醉了酒?
台北演出《酒狂》後的四年,應北京《音樂創作》主編龔耀年之約,《酒狂》總譜發表在該刊1998年第三期上。


-------------



列印本頁 | Close Window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 http://www.webwizforums.com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 http://www.webwiz.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