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主題專文區(新文章請至國樂聯合BLOG) > 清談小亭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現代國樂團與西洋管絃樂團的差異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現代國樂團與西洋管絃樂團的差異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系統管理員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10 Jan 28
狀態: 離線
積分: 72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系統管理員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現代國樂團與西洋管絃樂團的差異
    發表:  2001 Mar 29 8:39pm

現代國樂團與西洋管絃樂團的差異

文:SPL  1999/07/04


國樂團演奏「嘎達梅林」、交響樂團演「龍騰虎躍」或搖滾樂(英國最近發行了一張很抱歉的ABBA名曲專輯)、管樂團演「朱彼得交響曲」(「管」樂團經常糟蹋經典「管絃」樂曲)、弦樂四重奏演「婚禮進行曲」、銅管五重奏演莫扎特「G大調小夜曲」都無法獲得良好的效果。主要問題不在於改編的技巧,而是為某種樂團「量身訂做」的樂曲,往往無法在「不合身」的樂團展現她那美好的「身段」。

根據筆者過去應邀改編上列編制樂曲的經驗,「不合身」的問題可以歸類在四個方面,分別是:

1.音域
2.音色
3.相應樂器的音量與數量
4.樂器性能

本文只著重於探討「國樂團」與「西方管絃樂團」樂曲交流上所面臨的主要問題。如果網友對其他編制的問題也有興趣,筆者將再另行撰文介紹之。

有位朋友告訴我,把西洋管弦樂改編成國樂編制是很容易的:「只要Vn1=高胡、Vn2=二胡、Va=中胡、Cello&Bass照抄、Fl=竹笛、Ob or Cl=高音笙、Fag=低管or中笙、法國號=中笙、小號=高嗩、長號=中/次中嗩、Tuba=低笙、打擊照抄、彈撥組擔任豎琴以及弦樂與木管的救火隊就OK了」。

使用這種「擺爛編曲大法」,第一個碰到的會是「音域差異」的問題:

兩種編制最大的差異在於「國樂吹管組的音域,比西洋吹管組大體上要高八度」。只有笛、高笙、高嗩的一般學校社團,則比西洋吹管組音域的「平均值」高了將近十二度。這種差異在嗩吶與銅管的對應上尤其明顯。

陳中申改編的「梆笛協奏曲」序奏的高音嗩吶,比原曲的小號高八度,低音又沒有類似Tuba的樂器撐住,於是在這強調厚實低音的廣板,有被架空的感覺(「叭叭叭」變成「嗶嗶嗶」)。如果編者以傳統大嗩吶代替高音嗩吶,與小號吹同度,保證效果要好很多。這一段的作用是以「厚實緩慢的低音銅管」,與接引出的「輕巧快速的高音梆笛」形成強烈對比,以加深聽眾對主奏樂器的印象。用「犀利的高八度」嗩吶演奏這個廣版,無疑會降低對比,搶了梆笛的飯碗。旋律與和聲移高或移低八度,效果是完全不同的。張心植改編的「春節序曲」中,嗩吶比彭修文版要高八度,彭修文版嗩吶與原曲小號同音高,所以在音響效果上比較接近原曲(管弦樂)。

反過來說,交響樂版的「龍騰虎躍」,以小號代替嗩吶,由於音域相異,不得不經常降低八度。於是,「龍騰虎躍」所需要的火辣高亢嗩吶齊奏,變成了相對低調、沒有生氣的小號齊奏。

四條弦的提琴當然在音域上要大於兩條弦的胡琴,提琴的主要優勢是「弦樂聲部可以相互支援」。記得在管絃樂團練艾爾加「威風堂堂進行曲」時,第九小節起的弦樂主奏,竟然是Vn1,Vn2,Va,Cello在同一個音高上齊奏(集中火力)。由於音域的限制,國樂團的弦樂沒有辦法這樣子作。如果旋律所涵蓋的音域很寬廣,國樂團還得玩令人頭痛的「胡琴家族接龍」遊戲。

西樂經常使用Vn1,Vn2齊奏高音慢板旋律的方式,造成飄在空中的感覺(如久石讓「風之谷」中的「鳥之人」)。由於三把高胡絕對不等於三十把小提琴,在二胡「有效音域」的限制下,一般編曲者必然會以二胡低八度重複的方式,加強這個旋律。殊不知這樣會造就一個不是飄在空中,而是趴在地上的旋律。「音高」與「重量感」確實有關,我想您還未聽說哪位作曲家用Bass描寫小鳥、梆笛描寫大象吧!碰到上述場合,筆者建議用高音笙或新笛同度重複高胡,最好不要在小鳥的脖子上懸掛十幾把低八度的二胡。

國樂團中,彈撥樂器的音域是非常寬廣的,幾乎沒有任何問題。筆者建議將大阮與中阮合併成一種五條弦的樂器(當然低音要夠大聲),如此一來,既能分工合作、又可相互支援(集中火力)。國樂編曲常遇到的問題是,要中阮的時候中阮不夠,要大阮的時候大阮不夠。沒事幹的時候,就用大阮重複革胡或倍革。大阮加入後,固然可以增加低音線條的音量,不過往往會破壞音色的和諧。(PS.這種五弦阮的名稱最好就叫做「阮咸」,一種樂器若有「大中小」之分,容易被認為是參考提琴家族的「變種」結果, 雖然這是事實)。

使用前述的「擺爛編曲大法」,即使音域吻合,用國樂團直接演奏出來的「音色差異」,絕對會讓編曲者大吃一驚。其主要原因在於:

嗩吶與管的頻譜與銅管樂器比較,前者在基頻的震幅相對較弱,主屬音(把被演奏的音當作主音)之外的泛音震幅則相對較強。這是嗩吶與管在聽覺上比較尖銳、凸出、不易與其它音色融合的原因之一。由於基頻較弱,所以低音嗩吶、低音管在吹低音的時候,實際上包含了相當強勁的高音。結果是樂團的低音加強不多,高音反而更強了,而且是把低音的樂譜翻高八度、十三度、十六度...混入已經有很多線條的高音區,所以高音聽起來會更混濁(就像用手臂彈鋼琴高音區),低音仍是空虛的。著名的例子就是國樂團演奏「嘎達梅林」,即使把整個低音銅管組抄給音高相同的中低音嗩吶及低音管去演奏,還是缺乏「厚實低頻」的作用。交響樂團的低音銅管採用粗管的Tuba,而不是細管的倍低音長號,其原因就是避免低音聲部的高頻泛音過分干擾其它高音聲部。

基於上述理由,我非常贊成郭進財老師與站長的做法,將低音管與中低音嗩吶吹得「柔和、飽滿」,也就是加強低頻、抑制高頻。如果像北京中廣那樣採用薄的低嗩、低管哨,加上強調穿透力的吹法,對樂團整體音色的和諧、聲部線條的清晰度會有極為不利的影響。

銅管的音色特性是「低音鬆散小聲晦暗」、「高音緊張大聲明亮」。但是嗩吶、Oboe這種雙簧類樂器,超吹到第二個八度,音色反而比第一個八度悶暗。明顯的例子是「展覽會之畫」中的「基輔城大門」,與前述梆笛協奏曲(北市國版的4分零秒)。

同樣的問題發生在中笙與法國號的對應上。法國號吹高音的音色是非常緊張的,但是笙不論高音與低音,張力都差不多。音量(強度)的變化尚可模仿,但音色的變化卻牽涉到樂器的發聲原理,難以模仿。

中國膜笛的音色比西洋長笛明亮是眾所皆知的事。如果雙簧管主奏、長笛伴奏的段落直接對應成高音笙主奏、曲笛伴奏,就會死得很慘。因為明亮的音色不適合為柔和的音色伴奏(會喧賓奪主)。

嗩吶吹C笙吹E笛吹G,在音高準確的狀況下,沒有三把嗩吶或一把笙或三把笛吹CEG來得和諧。這牽涉到音響學的問題,筆者有空再計算給網友看。同樣的問題發生在擦弦組。彭修文大師一再對後進強調:「Vn1、Vn2、Va基本上音色相同,但高胡、二胡、中胡卻是三種截然不同的音色。」於是,在和聲的構成上,三種胡琴的結合,沒有提琴族的結合來得和諧,理由同前述吹管組的例子(這只是原因之一)。但是在旋律的表現上,胡琴族三種音色的調度,遠比提琴族的一種音色來得豐富。我覺得前述「梆笛協奏曲」的慢板中,國樂版的效果顯著優於管弦樂版,根據我的經驗,國樂團輪流使用個別音色的效果要比總奏要好很多。

胡琴族除了採用異音色構成和聲,造成和諧度下降之外,胡琴本身「泛音列」的特性,更是造成和聲屬性不明、功能失效的主因。

音色豐富的彈撥組是國樂團的優勢所在,不過許多受過西樂訓練的作曲家不但不會利用這種優勢,反而嫌她礙手礙腳。遇到旋律就使用「輪音」,好像希望用她來「吹」管弦樂的木管樂譜一樣。劉星借用流行音樂那種重視彈撥(鋼琴、吉他、Bass)、和聲的觀念,運用到國樂團上,取得空前成功的效果。劉星鮮少以彈撥重複其他聲部的做法,證明了彈撥組在國樂合奏中是無可取代的。筆者認為「彈撥樂器應該獨立運用,若與其它聲部齊奏,多半會降低音色的彩度」。太多種音色混合的結果就像多種高彩度水彩混合的結果——最後變成沒有生氣的灰色。

傳統打擊樂器也是國樂團的優勢所在。作曲家應多多發揮她的長處。想像一下用定音鼓和西洋鈸演奏「五聖佛」或「第一西北組曲」中的「十板腰鼓」,會是什麼效果.....。

「音量與數量」也是一大問題:

管樂團用二十把豎笛,兩把長笛,十把小號。如果把管弦樂總譜上(二管編制)這三種樂器的譜,原封不動的抄到管樂團的總譜上,就準備等著看好戲了。基於同樣的理由,把Vn1的譜抄到高胡也會很慘。二胡與中胡拉高音也沒辦法拯救高胡,因為二胡與中胡的特性是,愈高音愈小聲,而且音色會愈緊張。這與提琴族的特性是不同的。

長笛在交響樂團中的份量(音量)與中國笛在國樂團中的份量(音量)大不相同,所以直接移植肯定會得到令人頭痛的效果。國樂作曲往往用整個國樂團為一隻中國笛伴奏,把這種配器搬到管絃樂團上,長笛的主旋律很容易被伴奏吃掉(除非用室內樂團)。想像一下用交響樂團為秀氣的長笛伴奏「陽明春曉」,會是什麼景象?

國樂團裡,低音樂器所佔的比例較低,所以直接從管弦樂移植過來的配器,往往無法獲得令人滿意的效果。交響樂團的音響頃向低頻震幅略大於高頻的「金字塔」結構;國樂團則呈現「倒金字塔」結構。所以國樂團若是想演奏出西洋管絃樂團的厚度,低音組的人數必須增加。

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就是「樂器的性能」:

叫連七聲音階都不容易吹準的「八孔嗩吶」與「六孔竹笛」吹十二音列,是強人所難,音高會準才奇怪(尤其在快板)。如果編曲者漠視這個問題,就準備聽「鋼琴上找不到的音階與和聲」吧!作曲有個重要的守則是:「讓每一個聲部都易於演奏」。如此這般,演奏者才能發揮功力,對樂曲產生加成的效果。叫六孔笛吹十二音列,或讓胡琴拉八度以上的大跳音,演奏者連「找音」都來不及了,如何能表現最佳的音色與詮釋呢?相信您也聽過「大家來找音」的音樂會。編曲者要儘量避免玩這種折磨演奏家與無辜聽眾的遊戲。不過,「『技』到用時方恨少」,演奏家仍須多多練習這種強人所難的材料。其實演奏半音的問題,使用蔡敬民的「新竹笛」與加鍵高音嗩吶(只加很少的鍵)就可以解決,只可惜沒有人願意採用,或許在設計上還不夠理想(註1)。

銅管樂器的一個單音,通常包含突強的頭音、音色的明暗變化、以及最後音量的衰減。這與嗩吶的特性不同。所以兩者就算是音色接近,也不會獲得一樣的效果。

傳統嗩吶與六孔笛可作八度大滑音,可是西洋管絃樂團的木管與銅管中,唯一真正能滑音的長號,最多也只能滑四度。一些國樂常用的裝飾音,也難以在相應的西洋樂器上演奏。比方說次中音嗩很容易加裝飾音,但是長號幾乎沒辦法吹裝飾音。中國笛常用的小三度滑音,即使採用「開孔式」長笛,也不見得演奏得出來。笙可以用快速吹吸的方法吹出類似弦樂「顫弓」的等音高顫音,而西洋木管與銅管頂多用「花舌」......。笙是可吹可吸持續演奏的吹管樂器,13131313...等不中斷的音型可以輕鬆的被演奏。可是西方的木管與法國號,都不能不換氣,銅管樂器持續演奏也很容易疲勞。

在彈撥樂器方面,一般的古箏雖然無法演奏「七聲音階」的大琶音,不過西洋豎琴同樣難以做到「五聲音階」的大琶音。古箏、柳琴、琵琶、三弦、阮咸的推拉、滑音、吟音、輪音,也不是交響樂團中的豎琴、鋼琴、弦樂撥弦能夠辦得到的。如果一位作曲者不了解這些彈撥樂器的推拉滑揉等特性,硬是把鋼琴譜搬過來用,自然會抱怨:「為什麼彈撥樂器的效果不能像鋼琴一樣....」。如果一位編曲者心裡總是想著鋼琴、提琴、銅管的音色與技巧,是沒有必要,理論上也沒有資格來編寫國樂團的合奏樂譜的。很不幸的,大部份西學中用的作曲家,或多或少有上述的問題。

一首樂曲之所以能夠成為經典,往往是作曲家已經為所有的音符找到了最佳的「出路」(最適合的音色)。雖然現代國樂團無可諱言是仿造西方交響樂團的編制而設計的,不過兩種樂團卻是各有擅場(註2),硬是要玩連連看的遊戲,不但沒有必要,而且多半無法得到良好的效果。希望喜愛作曲的朋友們都能夠體認到這個事實,發揮該編制的長處,隱藏其短處,如此方能編寫出「合身」、「適用」、「非她莫屬」的樂曲。


註1:
有些朋友瞧不起加鍵國樂器,認為國樂器不應該作任何改良,殊不知西方管樂器也是從挖孔起家的。西樂器可以改良(薩克斯風仍在改良中),國樂器難道就不應該改良嗎?或許就是因為過去有這種古是今非的觀念,所以嗩吶到現在仍是難以控制音準的樂器。(PS.這讓我想起一個笑話:「一位西樂指揮家應邀指揮國樂團,因為管弦樂團用雙簧管調音,他一上台,就叫嗩吶給個A,讓樂團調音。所有團員當然是笑翻了」)

註2:
筆者認為國樂團的長處是豐富的「音色」,以及特殊的「裝飾技巧」等。「和聲」則是國樂團的主要弱點。


http://suona.com/interest/19990703.htm
返回頂部
系統管理員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10 Jan 28
狀態: 離線
積分: 72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系統管理員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1 Apr 03 10:51pm
【1】天才 迴響:2000/11/14
既然國樂團不适合演奏西方音樂的話
那作曲家們乾嗎不自己作曲,改編交響樂曲做什麼le
三思啊.
----
系統轉貼
歡迎光臨吹鼓吹小站
請多多參與本站的各項交流活動,踴躍發言!
返回頂部
741852963 顯示下拉菜單
見習會員
見習會員


註冊時間: 2008 Aug 30
狀態: 離線
積分: 1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741852963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9 Mar 16 12:44pm
感覺上
國樂團如果想要有好合聲效果的話
中嗩 中笙 因該要是主要樂器 (數量要多)
次中嗩 低嗩 應該也要比高嗩數量多
高嗩也應該用加鍵嗩
而不是一大堆噁心的傳統D調高嗩
PS:有些不懂的吹奏者 會因為譜上的音域不夠 或是自己爽 高八度吹奏 聽到都會起雞皮疙瘩
返回頂部
newman 顯示下拉菜單
見習會員
見習會員


註冊時間: 2008 Sep 08
狀態: 離線
積分: 16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newman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9 Mar 16 3:26pm
國樂團想要有好的合聲效果的話
是要把總譜中每個音,每種音色的份量輕重,大小,顏色調配好即可
調配好後上台演出,寫的不好的合聲的曲子會自然浮現
然後被社會自動淘汰
樂器的數量,音域高低要由作曲家指定才對
返回頂部
百鳥朝鳳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15
狀態: 離線
積分: 5068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百鳥朝鳳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9 Mar 16 9:38pm
以目前世界各地的國樂團編制來看,有一個大致的輪廓比例,是經過了半個世紀幾代人實踐出來的結果,已經逐漸形成規範性。
所以,就現在樂團普遍的編制來看,作曲家在配器方面,針對樂器的性能及編制數量,採用揚長避短的方式寫作,應是比較合理的作法。
用力回應是一種美德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74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