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主題專文區(新文章請至國樂聯合BLOG) > 餘音繞樑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談樂曲《寒夜聞柝》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談樂曲《寒夜聞柝》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系統管理員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10 Jan 28
狀態: 離線
積分: 72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系統管理員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談樂曲《寒夜聞柝》
    發表:  2004 Nov 08 6:58pm

談樂曲《寒夜聞柝》

文/許文霞 (2005/01/05)


《寒夜聞柝》是一支民樂合奏曲, 1939年,父親(許如輝)任職重慶中央廣播電臺時所作,全曲分 “靜思,憶音,訴情,鬱懷,默禱,聞柝,意音,晚霞”八個段落, 六個聲部,演奏的樂器有新笛,笙,二胡,大胡,揚琴,琵琶等,電臺音樂組排練後,對外首播,並通過電臺傳播全國.

歷史上父親寫過一曲《寒夜聞柝》, 最早是寓居溫哥華的著名音樂家黃錦培先生披露的. 1999年深秋, 黃先生致我的書簡中提到:

“你父親40年代在重慶時,曾經寫過一些民族器樂曲,他寫的曲子是順口易懂,甚為人喜歡的,我這埵頂O灣黃體培先生1983年編著出版的《中華樂學通論》,書中收集了你父親的一些音樂作品.我還記得你父親寫的《寒夜聞柝》開首的幾段曲譜……”

黃先生當年與我父親同在上清寺電臺音樂組工作,朝夕相處, 兩人還同住廣播大廈後面一間宿舍.

重慶中央廣播電臺音樂組,其實是國樂組,而且是當時國內唯一的專業國樂團體.1937年電臺隨國民政府自南京遷至重慶後,電臺音樂組又吸收了一些當地音樂界人士. 我父親就是從上海經南京抵重慶後加盟的,還是賀綠汀(他在音樂組)事先向父親透露的消息.賀先生說:

“我要離開重慶了, 電臺音樂組是搞國樂的,對你有利,音樂組正需要人.”

賀綠汀後來向音樂組組長陳濟略推薦了父親. 陳濟略先生與父親面唔後不久,父親就進入了電臺,時間是1938年.

父親一生從事民族音樂,早在三十年代,他與賀綠汀先生先後加入上海明星影片公司,在電影音樂創作上,既各自獨立作曲,也有彼此合作的時候,如1936年明星有聲片《清明時節》,就是賀綠汀作的曲, 父親(許如輝)與張昊配的器,黎明暉,趙丹主演.

父親進入重慶中央廣播電臺後, 音樂組陣容是父親(許如輝,古箏,兼作曲),甘濤(二胡,兼指揮),黃錦培(作曲),楊競明(揚琴),劉澤龍(琵琶), 高義(鋼琴), 汪繼賢(二胡),高子銘(笛,笙,管),宋錫光,張效賢,王者香,潘小雅,甘楠(甘濤侄子)等十餘人.父親還憶起:

“電臺音樂組的日常任務是演奏練習,參加每周或每隔幾周舉辦的 ‘廣播音樂會’音樂演奏,每次演奏最長時間是45分鐘,其他每周二,四,有20分鐘的廣東音樂演奏.並不是每一個音樂節目都參加,凡有大合奏我都參加.”

1941年,父親離開電臺,與鄭玉蓀(國樂大師鄭覲文之子)主理大同樂會去了,《寒夜聞柝》也帶了去, 成為重慶大同樂會的保留曲目.該曲亦繼續在電臺演播.據在電臺音樂組與許如輝失之交臂的鄭體思先生回憶:

“我聽夏蓀楚先生告知 ‘音樂組曾排練此曲,並曾廣播,有一定效果,反映還不錯’.我對此曲有一定的印象和好感,因為從未有作曲者涉及到這類體裁.《寒夜聞柝》曲譜收入重慶《中央大學白雪國樂團曲選》之中了.”

2001年,我收到了鄭先生惠寄的《寒夜聞柝》珍貴曲譜.

抗戰勝利,中央廣播電臺遷回南京,直至50年代,《寒夜聞柝》依然在重慶地區演奏著.

重慶大同樂會孫培章先生,1949年赴臺灣,曾任 “中廣國樂團”指揮;後又移往美國黃金海岸佛羅里達州,精心打理旅館業,事業有成,不忘弘揚國樂, 在美成立 “中華國樂團”,仍任指揮,《寒夜聞柝》也就經孫先生流傳到了美國.

不同的聽者,對一支相同的曲子,往往會派生出全然不同的感受.我沒有聽過《寒夜聞柝》,鄭體思先生談了他對該曲的理解,寄來了他的感言,閱後頗覺獨特,摘登如下:

“ 關於《寒夜聞柝》一曲的樂曲內容,祗能由聽眾的感受中來加深理解,顧名思義,聽眾的境遇不同,必然有不同的理解.例如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就是貧富懸殊的體現.那些滿腦肥腸,淫亂緋惻的夜生活者們,他(她)們祇顧花天酒地的尋歡作樂,哪能聽到寒夜的柝聲呢?

而貧窮的人,在寒夜交迫中熬著苦難的日子,他們夜不成寐,在寒夜中聽到柝聲將引起共鳴,同情持更擊柝人的苦難生活.而一般平民對寒夜擊柝者必然是會產生好感的,感謝擊柝人提醒人們要防盜賊潛入室內行竊,提醒人們要睡醒些,這完全是善意的,絕不會嫌棄擊柝打擾了他們的 ‘美夢’……

諸如此類的不同感受, 要由聽眾來評價,令尊大人當初創作此曲的意圖究竟是什麼? 祗有查閱他的自傳或生前對您們的口述回憶.”

鄭先生的感言還未好好消化,又意外在 “長江口民俗文化” 網上讀到《江南絲竹》一文. 文章提到《寒夜聞柝》四十年代曾流行上海大場地區,並對此曲別有另番詮釋, 直認表述了 “古時屢試不第的老秀才,鬱鬱不得志”之意,也覺合理有趣,特轉載如下:

“ 絲竹音樂民間稱作江南絲竹。寶山絲竹音樂演奏的曲目眾多,除傳統的江南絲竹名曲《春江花月夜》、《霓裳曲》、《叫花六板》、《湖上逍遙》和八十名曲中的《行街》、《三元》、《歡樂歌》以外,還有一些民間小調和戲曲曲牌如《快樂板》、《鳥夜啼》、《倒騎驢》等等。另外,四十年代流傳在大場地區的樂曲《寒夜聞柝》,樂曲完整,以景抒情,以情感人,把一位古時屢試不第的老秀才鬱鬱不得志、仕途渺茫、默禱未來的心態刻劃得淋漓盡致。

《江南絲竹》拜讀數遍後, 又冒出另一種想法: 《寒夜聞柝》在上海大場地區流行時,演奏員們是否把《寒夜聞柝》中的 “柝(念tuo, 與 ‘陀’字同音)字錯念成 “折”了呢? 所以會生出“古時屢試不第的老秀才鬱鬱不得志,仕途渺茫,默禱未來”的意念? “柝”是用來打更的梆子,也算是中國打擊樂器之一種吧;“折”是可以披閱的文獻載體, 上面記載的是有用資訊和情報. “差若毫氂, 繆以千里”, “柝”與”折”字,可謂風馬牛不相接,《寒夜聞柝》一不小心就會錯讀成 “寒夜聞折”.我第一次看到黃先生提供的曲名, 就讀錯了, 還望文生義地以為曲子是描述一位古戲文中常常能碰到的官府老臣子, 夜籟人靜,朔風凜冽之時, 坐在窗前,用水袖遮住豆油燈, 在昏暗的光束下辨認字跡,虔誠地捧讀著皇上下達的奏摺呢!

《寒夜聞柝》的創作緣由,父親(許如輝)是怎麼解說的呢? 近兩年發現的父親大量 “文革交代”中,有好幾處 “交代”了《寒夜聞柝》,其中一處記道:

“ 我到了重慶中央廣播電臺音樂組工作之後,為樂組寫過兩段國樂合奏曲,一段叫《寒夜聞柝》,內容是描寫當時重慶夜晚聽到擊梆敲更聲而寫的,是一支小資情調的抒情曲.第二段寫的是《原野牧歌》,寫的是當時在重慶看到牧童在田野騎在牛背上唱歌,因而取材寫出這段合奏曲.這兩支曲子,電臺音樂組對外廣播過.”

這《寒夜聞柝》究竟寄託了我父親什麼心境? 他為什麼采 “靜思,憶音,訴情,鬱懷,默禱,聞柝,意音,晚霞 ” 八個分節來為樂曲佈局, 還是個謎.

“一千個讀者, 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寒夜聞柝》一定有機會再度演奏,我期待當代民眾聽曲後的最新感受.


http://suona.com/music/mu20041108.htm
返回頂部
b9326bdsl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4 Aug 20
狀態: 離線
積分: 3486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b9326bdsl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4 Nov 09 9:36am
有樂曲試聽嗎?
返回頂部
楊濤濤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4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631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楊濤濤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4 Dec 17 3:55am
增加視聽就太好啦﹗
交流與提高
返回頂部
wenxia 顯示下拉菜單
新進會員
新進會員


註冊時間: 2004 Dec 17
狀態: 離線
積分: 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wenxia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4 Dec 17 11:42pm
<<寒夜聞柝>>完整的曲譜已找到了,如有機會演奏,就比較容易些.謝謝楊濤濤和b9326bdsl先生對此曲的關注.
返回頂部
楊濤濤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4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1631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楊濤濤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4 Dec 21 3:10am
祝賀你找到了樂譜﹗也希望早日獲得音響﹗<<寒夜聞柝>>是一首很棒的樂曲﹐據說作者的作品很多﹐我可惜聽的很少﹗
交流與提高
返回頂部
wenxia 顯示下拉菜單
新進會員
新進會員


註冊時間: 2004 Dec 17
狀態: 離線
積分: 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wenxia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5 Feb 25 10:57am
謝謝楊濤濤先生,謝謝大家, 條件成熟, 一定會舉辦紀念音樂會.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22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