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心裁專欄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九10胡琴教習格言說明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九10胡琴教習格言說明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0 May 02 7:01am

昨晚到省交音樂廳

觀賞了敝地友團

的一場正式國樂演出

 

說實話

友團的各項條件

都非常優秀

譬如它們的練習場地

就非常優雅

故團員還須繳月費來維持

並聘請教練與指揮

 

此外不但編制較我團稍優

人員素質(譬如年齡與音準方面)

也較我團整齊

 

社區能有這樣的國樂團

我們在地人當然應該鼓勵支持

 

我基於友團的身分

站在敦親睦鄰的立場

更該隱惡揚善

 

但在此

我卻實在隱忍不住

而要直言公評幾句

 

因為這場演出

重頭至尾實在乏善可陳到

令人如坐針氈了

 

先看看它的曲目

(董榮森)田園風光之三<秋收舞曲>

(  )<驚鳥>

(朱曉谷)<歡騰的節日>

(劉明源)<喜洋洋>

(  )<兆鼓舞曲>

(陳裕剛)<春暖大地>

(彭修文編)<瑤族舞曲>

 

雖然都不算大曲

但還頗富多樣性

相較於三十個人的樂隊編制

應該還算應能有所正常表現的

 

 (陳裕剛)<春暖大地>

(彭修文編)<瑤族舞曲>

甚至(  )<驚鳥>三曲,

都有熱鬧的高潮部份

 

(劉明源)<喜洋洋>

且重頭到尾一氣呵成

此曲在新年時段

不斷於媒體被播放

我們不論老小都早已耳熟能詳了

 

但友團演來

速度上多慢了一半到一倍之多

且不但平鋪直述

(缺乏層次與起承轉合

高低潮差異的鋪排)

 

它如小鼓小鑼的音色怪異
五六把琵琶兩台洋琴
還沒有一兩個人的音量
(只要有其它樂器就必聽不到)

十一把胡琴只偶而兼一把中胡

一把高胡(聲部當然不能平衡)

弦樂的弓法部份

甚至犯盡了所有美學上的缺陷

(無論長短拍

都同用一弓

所以也很少用到滿弓)

以致時常強弱倒置到

令人產生恐怖戰慄的感覺

 

最嚴重的是(陳裕剛)<春暖大地>

此曲的慢板有長一段的

|   X        X   X  |  X            |
|   X        X   X  |  X            |
|   X        X   X  |  X            |
|   X        X   X  |  X            |  ……

這樣的節奏

由絃樂擔任

友團竟然連長拍用長弓,短拍用短弓

這樣的原理都不知道

竟然每一字都用一滿弓

(遇有熱烈的快板時

友團卻反都用不了滿弓)

因此每到第一小節的三四拍

就強得另人雞皮起疙瘩

 
反之每到第二小節的四拍強音長音

卻整個聲部凹陷下去

 

整條旋律就這樣忽冷忽熱

忽收忽縮的

虐待著聽眾的耳朵

 

連這麼基礎的弓法都不懂

下面的切分節奏弓法

不用說就更慘不忍聞了

 

此曲的主題

反複多次層次很深

無論速度與音量上

都應有所級進與變化

友團演來卻頑如鐵石冷如冰霜

也就不必提了

 

國樂界少有三()拍曲目

對三拍子的基本弓法

(第一拍,半宮/第二三拍,半宮

三拍,一弓/一拍半,半弓……)

也就最為陌生

(彭修文編)<瑤族舞曲>

卻恰有一段三拍子旋律

歷來的演出團體

都不懂得修正原譜的弓法

友團卻反能振聾發聵?

當然就不是我們所能期待的了

 

其實友團的拉絃部

有著極根本而嚴重的

俗稱為後弓強的運弓問題

 

                                  

63    36    2  . 1  |  72    17    .5  3  |

這句友團奏來

就必是第二字(有●處)強於第一字

其它樂句也莫不皆然
 
您說一整場聽下來
怎不令人聽得如坐針氈呢?

 

產生的基本原因

還是弱拍、弱音(每拍的第二字)

的用弓

不但沒有比強拍、強音(每拍的第一字)

反比強拍、強音長的關系

 

曾在稍正式樂團待過的樂友們

只要從指揮的手勢一看

本來也就不難知道

她對指揮的打法毫無專業概念

(罔論什麼表演、處理、領導……)

但若連指揮美學,胡琴教練

上的基本素養

都欠缺到這種土法鍊鋼之地步的話

 對於其它的批評指教

實在已無必要

 

我也就不想再多說什麼了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n 29 9:59am

我團的<董榕森作品音樂會>

總算差強人意的勉強完成了

每場音樂會後

我們原都會有一分認真的檢討

報告給經費補助單位

這次我有一些心痛到

如鯁在喉不吐不快的感想

願在此公開分享樂友

 

我個人以為

現代國樂的胡琴教習法

實源於學小提琴起家的劉天華

但劉天華的練習曲與創作曲

單在右手弓法上實已遠遜於西方

譬如他從未提過:

方塊弓、跨拍弓、順連弓、抽弓子、自由換弓、弓段、弓位…….

等基本名詞與概念

:四拍用全弓、兩拍也用全弓、一拍又用全弓、

多種拍子長短弓不分的這種不同弓速拉奏教習法

簡直就不堪入耳、貽笑樂界已極!

(以致有人竟將之修正為

先學快速弓

後學慢速弓者)

大都一拍一弓的十大名曲在我眼中

更是原始粗陋

(可詳見我所校注弓法的<良宵>此曲)

 

反之同屬小提琴出身的董榕森

兩拍用全弓、一拍用半弓、(半拍用1/4,四拍用兩自由換弓……)

的這種(同弓速)不同弓段教習法

則多為業餘老國樂們所忽略

                     ┌─┐ ┌─┐

<羅漢戲獅>6  01       05  61  35  6 的弓法,

不就是莫札特<弦樂小夜曲>:

┌─┐ ┌─┐

1     05    1    05  15  13  5 !

哪有辦法都用同一弓長呢?

用了同一弓長,就必是同為短弓,而沒有長()弓了麼!

 

余以為以西樂起家的上海音樂學院

當初瞧不上劉天華

而另聘他人為胡琴技術教練

這恐怕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有著這樣明顯錯誤的劉天華練習曲

以西樂起家的上海音樂學院

又如何會不一眼就瞧出來了呢?

 

實則對(小、中、大、低)提琴的演奏法

(――左手指法、右手弓法)

西洋早有研究規範與出版

國樂的胡琴教本則不但都一語無及

且多反有相反的錯誤觀念與審美標準

 

譬如本次所請的高胡槍手(且擔任樂團首席)

不但長拍/短拍必強/弱倒置不說

且從拉不滿一弓(――必截頭去尾也!)

一長弓必三擺頓且必如划船般的一升一沉

也就是說連初學者的第一個長弓練習都不及格呢!

 

令人納悶:

一個學了五十年胡琴的人

有什麼理由與途徑

竟會學成這種德性呢?

 

更重要的問題是

他自己完全不知也不承認是缺點

硬說:”趙寒陽等大師就全都是這樣!

也就是說:反是我們都沒有學成、學好囉?

 

此老國樂曾進過老中廣

但進得場來連需馬上拿起胡琴都不知道

還靜待指揮出場

 

以首席身分與指揮握手時

又離位躬身顯得卑屈

 

謝幕後不但不知制止新人

不得早於首席自行離位

且在還有批觀眾高喊昂可時

不理指揮的坐下明示

反跟著離位

完全不知指揮可有應有多次謝幕此事

 

當樂隊亂成一團指揮已大筆一揮

終止演出時,他老兄還在一個人53  56  1  ——

因為他老兄從頭到尾就埋頭苦幹沒有看過指揮一眼

更別說什麼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了

以是有人對我說:”此位老兄簡直就是在丟人現眼

 

其次在上一次演出時

已有人早上沒來排練

也有人遲到一個多小時

但因本團副團長報准

因另有演出而不能來排練

我無法差別待遇處理

 

故上次演出後

我已與副團長攤牌不得劈腿兩團

以是這次多位主角請假

我已有立場一概不准

但仍有一個團員(就是上次不准假仍缺席的那一位)

未經報准而獨斷獨行不來排練

有一個槍手我行我素慣性遲到

我都當場謝絕她們參加排練與演出

否則她們必一再重犯如故

 

對士氣與演出或有影響

但長痛不如短痛

樂隊像軍隊一樣不得不注重紀律

否則也是無法維持也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n 30 7:22pm

(陳樹熙老師)>作曲的時候不要(?)撈過界

>管弓法管得太多(?)

>有次 Lorin Maazel (洛林・馬澤爾)指揮維也納愛樂

>演出Richard Strauss(理查·施特勞斯)的曲子,

>一練習就開始改維也納愛樂的弓法,

>首席回答說:這些弓法

>當初是R. Strauss本人(?)寫給我們的

 

>每個樂團有自己的慣用的弓法,

>維也納愛樂之所以是維也納愛樂,

>是因為它是跟著偉大作曲家們一起成長的樂團,

>每首經典樂曲的首演,親自站台指揮,

>他們的音樂總監

>這份密切結合所產生出來的 prestige(聲望)

>是不可能(?)被複製的,

 

>因為這段古典音樂黃金歲月

>是不可能(?)重來一次,

>莫札特也不可能(?)復生

>搬到台北來住,

 

>至少我們樂團的弓法就不是R.Strauss劃的,

>傳承是無法被複製(?)取代的,

>高水準的演奏是基礎門檻,

 

>但是音樂的話語權、詮釋權不會是在(?)台灣的樂團身上;

 

>我們只有努力找出一條綜合發展之路,

>同時做為這偉大音樂傳統的在地轉譯者,

>同時更應該積極的嘗試拓展曲目,

 

實則陳老師此段文矛盾重重

若作曲者的詮釋就全都絕對完美無缺

就絕無法改進取代的話

樂界的莫札特權威、貝多芬權威、何以又能存在呢?

 

既然原作者的詮釋原就並非絕對完美無缺

則就算弓法是原作者本人寫的,

原作者本人甚至站台指揮過

又何以不能改呢?

 

弓法只問是否更合理?更優秀?

與什麼是否慣用?

樂團歷史是否悠久?是否有威望?

是否能被複製?――重來一次?

作者是能復生?――搬到台北來住?

傳承是否能被複製取代?

又何干呢?

 

何以見得台灣就不能有某某作曲家的權威出現

(所有西洋?)音樂的話語權、詮釋權

絕不會是在中國人、台灣人、中國樂團、台灣樂團的身上呢?


陳老師自己

在對西洋作曲家與作品的詮釋上

也頗有貢獻與心得

難道這不是最少也有一部分

甚至全是超越

而有一部份甚至全都只是複製

甚至連複製都不如

都作不到麼?


就算你們(與我們、他們)樂團的弓法

雖不是R.Strauss劃的,

何以見得就必遜於維也納愛樂呢?

 

維也納愛樂的弓法若真是完美無缺的話

Lorin Maazel (洛林・馬澤爾)

何以又要改維也納愛樂的弓法呢?


就算西洋音樂的話語權、詮釋權
絕不會是在:
亞洲非洲人、中國人、台灣人身上
但既是名指揮與小提琴家的Lorin Maazel (洛林・馬澤爾)又何嘗是:

亞洲非洲人、中國人、台灣人呢?

何以又不能改維也納愛樂的弓法呢?


此文的標題是:"作曲的時候不要撈過界,管弓法管得太多",

若然則弓法的詮釋權,豈非正屬於樂團首席與指揮?

若然則既是名指揮與小提琴家的Lorin Maazel (洛林・馬澤爾)

何以又不能改維也納愛樂的弓法呢?


這豈非都是無效的論證麼?!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l 06 10:02pm

(黃逸樵老師)>好在沒去 可能更貽笑大方

>弓法東西方皆同 是一種物理法則

>當然學習之初 必然要學好此基礎

>弓法即節奏(拍)

>弓速也是節奏

>只是二胡教育正在扎根之中

 

"學習之初 必然要學好此弓法基礎"當然不錯!

但像劉天華這樣的練習曲就遺害樂界了!

反之既然"弓法東西方皆同 是一種物理法則",

則二胡教育就正該確實而正確的取法西洋,

否則就永無法"扎根",

 

弓速是弓速,節奏是節奏,

兩者不但非同一物事 !

且理論及實務上,當拍子不同時,弓速當是基本相同的

(因為弓長與拍長成正比之故),

絕不可短拍弓速變快,長拍弓速反突然放慢,

否則必然會強弱倒置了!

 

>弓法只是基礎 基本語言與規則

>而音樂才是手段

>不然怎麼有好有壞

>看看柏林愛樂就知

 

黃老師既是科班出身,

我不信竟會如此!

兩拍一弓的話,

一拍當然得改用半弓,

同理半拍當然就得改用1/4弓麼!

哪有四拍,兩拍,一拍,半拍全用一弓的道理與可能呢?

 

<羅漢戲獅>6 01 6 05 61 35 6 的弓法,

不就是莫札特<弦樂小夜曲>1 05 1 05 15 13 5 !

哪有辦法都用同一 弓長呢?

用了同一弓長,就必是同為短弓,

而沒有長()弓了麼!

 

>所言甚是

>6 01 6 05 61 35 6 的弓法

>是重點在後半弓

 

不然!"重點在後半弓"者何意呀?

當是:"重點在後半拍需順連前弓",

半拍者弱拍短弓也!

需與其他弓才能連成長弓,

故前半拍多與前弓順連,

後半拍多與後弓相連,

 

此處的後半拍則例外的與前拍順連,

全拍用長弓,停頓半拍之後,

後半拍再用順連前弓(同一方向)的短弓,

 

>這樣討論無止境

>琴一拉就知道

 

真懂者必不難,難者必不真懂!

能知必能行,不知必不能行也!

 

>何以言我不知?

>法無定法 孰說皆可

>若能讓人起歡喜心才是重點

 

我們在就事論事,

讓人起歡喜心何為呀?

又不是選舉!

 

我尚未言汝不知!

只是請教"重點在後半弓"者何意?

弓法固然並無定法,

但總還是有個基本守則與原理,

而不致於"孰說皆可"!

汝若真知另有可行的他法,

何不明言?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l 07 11:56am

(隆中隱)> 有些(?)樂句要配滿弓,

>有些(?)樂段要配半弓,

>還有些(?)過門音符要配短弓。
>
有些樂句(?)一定要拉弓起,

>有些樂句(?)一定要推弓起,

>還有些樂句(?)要做連續的拉弓。
>
懂得這些簡單的(?)概念,

>死掉的(?)二胡音樂就被救活了。哈!

 

沒有這麼簡單!

國樂界根本就沒有:

自由換弓,順連弓,抽弓子,跨拍弓,方塊弓,()拍弓,附點弓,切分弓,波弓,反弓......

這樣的名詞與概念,

對我提出的兩命題,

隆老師可有什麼建議麼?

總不至於:

法無定法,孰說皆可",

展開胸襟容納不同方法,不需統成一套定規

運弓與長度未必一定要成正比"

"弓的長短,隨時變化,沒有很固定",

天才型的音樂家是不受拘束

固執於幾拍一弓幾個音一弓沒甚麼意義”,

拉琴不是用嘴講的,要琴在手上才品得出味道”,

音樂還是要拉出來聽到聲音才知高下

強調長短弓使用合理化只是運弓技法中很基礎的要求而已,

不值得花這麼大力氣爭辯......

 

>哪兩個命題?我沒看到

 

陳裕剛<春暖大地>:

|6 ---- 1 2 | 2 --- --- --- | 1 --- 2 3 | 3 --- --- --- | 3 --- 5 6 | 6 --- --- --- |

董榕森<羅漢戲獅>:

|6   01  6   05  61  35  6   |

 

>很簡單呀,聽指揮的要求就好,

>演奏員不必有自己的意見

 

哈哈!可不是麼!果然很簡單!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指揮,或別人(如首席)所注的弓法

當然就是()好的!

哪有我們討論的空間,

或研究的必要呀?!

 

反之若沒有指揮,或別人(如首席)注弓法的話,

我們絕不可(也不能)自己胡亂演奏,

又何須學習,討論,研究什麼弓法呢?!

 

"法無定法,孰說皆可",

展開胸襟容納不同方法,不需統成一套定規

"弓的長短,隨時變化,沒有很固定",

天才型的音樂家是不受拘束......者,

即如是哉?良有以也!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l 07 4:56pm

(黃永軒)> !有這種事啊?

>鄙人孤陋寡聞,不知道有人四拍、兩拍、一拍都用全弓。

>那曲子進行中不就變成忽強忽弱了嗎?

>這種方法要保持音量平穩不是很難嗎?

>我拉琴時很自然

>短音用短的弓,

>長音用較長的弓,

>才能保持旋律平穩。

>除非要強弱不同的表現時,

>才隨要求而改變力道和長短。

 

多數樂團就都是:四拍、兩拍、一拍都用全弓的。

忽強忽弱司空見慣,

強弱倒置屢見不鮮,

因為劉天華練習曲不正就是這麼教的麼?!

 

>!我從初學就沒人正式教,

>自然讓弓進行的速度保持一樣,

>好讓音量平穩,

>所以短的音自然就用比較短比較輕的弓了。

>好奇怪!這不是很自然的事嗎?

 

多數人都由劉天華練習曲

(多用一拍一弓的)十大名曲入門,

所以我認為:

劉天華遺害後學匪淺,

同樣的,王光祈,黎英海,李重光,陳應時,黃翔鵬,宋及正

......等的聲調調式說

(小音階即大音階La調式說),

同均只有三宮三音階說,

宮調體系三層次說

......,也全都遺害海峽兩岸中西樂界匪淺,

其危害及影響也許永遠都修正不了!

 

>我也是練劉天華的練習曲和十大名曲,

>但是並沒有完全依照他的弓法。

 

陳裕剛<春暖大地>

6 ---- 1 2 | 2 --- --- --- | 1 --- 2 3 | 3 --- --- --- | 3 --- 5 6 | 6 --- --- --- |

您建議怎麼拉呢?

 

> (兩拍)用拉拍子滿了,大約是拉到弓尾。

>12用尾端的那一小段輕輕推拉到底,

>再用慢弓推2(四拍)

>這首曲子我沒練過,

>不知道上面說的是不是正確。

>如果後兩拍是要強音,

>應該用長弓加力道吧?!

 

若四拍一弓,則兩拍與兩個一拍(連成一弓)都只用半弓,

若兩拍一弓,則兩個一拍也合用一弓(或各用半弓),

四拍則用兩個自由換弓

 

>因為我都是自己拉,不是樂團,

>我都隨便拉,沒那麼固定,

>只要聽起來覺得合理就好了。

 

若短拍與長拍用了同一弓長,

就必不合理麼!

真懂的人就算自己拉,也不會隨便

 

>其實(運弓與長度未必一定要成正比,) 這話

>我最贊同,

>我只聽自己的曲子是不是好聽,

>其實很少注意弓的長短,

>有時樂曲進行中心血來潮也隨時變化,

>沒有很固定。

>孫老師指揮樂團才比較需要統一弓法吧!

 

"讓弓進行的速度保持一樣,好讓音量平穩,

所以短的音自然就用比較短比較輕的弓"

"很少注意弓的長短,隨時變化,沒有很固定"

非同一物事!

"聽起來是死的"則抽象而並不具體。

"運弓與長度未必一定要成正比",當然不錯,

但意指:

長拍強拍可以再長再強一些,

短拍弱拍可以再短再弱一些,

使對比加大,而非:

長拍不夠長,短拍不夠短,

長短不分,甚至長短倒置,

弓法的另一原則是:

盡量避免方塊弓(一拍一弓),必須多用跨拍弓,

讓長弓/短弓,連弓/分弓對比變化出現!

孫老師指揮樂團才比較需要統一弓法之說

正好相反!

我從不統一弓法,只要求不要犯規

(抽弓子-----短拍拉長弓,李鎮東稱為"汪汪汪")

究是連弓?還是分弓?

究是推弓?還是拉弓?

尤非重點!

但須盡量變化:

不要全用連弓,也不要全用分弓,

尤其不可一拍一弓,(西洋稱為方塊弓)!

而應多用跨拍弓

(如附點音,切分音,半拍音,強弱變化,速度變化......)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l 08 7:58am

Tuan Chen>首先不要批評劉天華,

>他是英年早逝還來不及編寫中高級練習曲教材。

>個人偏向黃逸樵的看法,希望:

>展開胸襟容納不同方法,

>不需統成一套定規,

>天才型的音樂家是不受拘束的,

>固執於幾拍一弓幾個音一弓沒甚麼意義。

>音樂還是要拉出來聽到聲音才知高下,

>(太極拳高手軟綿綿的手根本在外型看不出名堂)

>一直強調的長短弓使用合理化

>其實只是運弓技法中很基礎的要求而已,

>不值得花這麼大力氣爭辯,

>弓的藝術遠比此高深很多,

>擦弦樂器的藝術其實就是運弓的藝術。

 

不然!又不是毛澤東,那有什麼人是絕對不能批評的呀!

"
長短弓使用合理化"既然是運弓技法中
最基礎的要求,劉天華卻連此都還不知道,
連初級教本都已錯誤百出,
我們哪還能指望他編寫出什麼
高明的中高級教程來呢?j
若真如此,那就更要遺害樂界後學了!

黃逸樵的看法,雖是: “法無定法 孰說皆可
但我相信黃老師絕不反對弓法有其原理原則,
"展開胸襟容納不同方法,不需統成一套定規",
則才相當於黃老師的孰說皆可
然而: “弓法有其原理原則”,
不需統成一套定規"、孰說皆可
豈是同一物事呀?!

此話當然不錯!
但若連長拍拉長弓、短拍拉短弓
這樣的基本弓法原理,都還不知道的「天才」
有可能懂得什麼更高深的運弓藝術麼?!

有網友說:”樂團才真的要統一弓法,否則即是非優樂團呢!
您卻說:” 不需統成一套定規
固執於幾拍一弓幾個音一弓,沒甚麼意義

懂者根本就無須聽,一看即知!
長短弓不分,甚至強弱倒置
哪還能稱得上什麼音樂呀!

我們在就事論事討論問題,
何嘗有所爭辯?爭辯什麼?爭辯何為?
反之"長短弓使用合理化"既然是運弓技法中
最基礎的要求,劉天華卻連此都還不知道,
您卻反說"不值得花這麼大力氣爭辯"
這樣的說法那就與差不多先生何異哉?
胡適說莫做調人,
魯迅說莫做差不多先生,
是同一個意思!

 

>早已瞭解兄台直爽個性。

>辦音樂會需要各方朋友共成好事,

>可能需要多結善緣,

>爭贏了一口辯論

>輸了朋友就划不來了。

>你已經做了很多別人做不到的事,

>不需要再去證明甚麼或比較甚麼。

 

兄台的個性我也早已瞭解,

(所以汝之人緣遠勝於我)

但這並非我人追求的惟一目標,

甚至也並非最大目標,

天生我材必有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戰場,

我求真之心遠勝於求善,

有所為有所守

當然也會有所失!

不宜用自己的標準來衡量甚至勸導別人!

像您"不要批評劉天華"這樣的求善法,

我人(以及許多人)是無論如何也學不來的!

我人投身國樂是盡其在我,

並非作生意,

交朋友更是當以誠相待

以意相投,哪會算計什麼划不划得來呢?

 

劉天華的練習曲與十大名曲的弓法,

有著根本性的問題,

是我多年來的研究成果,

我人將之如實合盤托出而已!

本來就沒有要與別人比較什麼?

證明什麼!

只要還有英雄用武之地

就盡其在我麼!

如此而已!

故能言所當言,為所當為!

毫無所顧,全無所憂!

並沒有計較什麼利害得失!

 

如有不同意見,

盡可就事論事有理說裡各述己見麼,

真理越辯越明,

與什麼有無歡喜心,

需要多結善緣完全無關!何干?

 

言不言在我,信不信在人麼!

我們又何需依靠歡喜心,

結善緣來求人信服呀?

 

>你自己也有出過二胡教材,

>請繼續把你認為最好的教材整理出來造福後人。

>有空一同切磋一下琴藝,

>二胡,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都可以。

 

就算我倆都有空,

又何能(何須)一同切磋琴藝呢?

言不由衷了!

 

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的弓法,

我倒是還真都用心看過幾本,

您若真有興趣與誠意,何不就在此討論一下,

嘉惠樂友!

 

譬如上舉的陳裕剛<春暖大地>

董榕森的<羅漢戲獅>首句,

應用什麼弓法呢?

 

總不會是:

"展開胸襟容納不同方法"

"孰說皆可

不需統成一套定規

固執於幾拍一弓幾個音一弓,沒甚麼意義”,

"天才型的音樂家不受拘束"

"音樂要拉出來聽到聲音才知高下"......

在此時此地就絕無法討論的吧?!

 

不到四十年前,我確有出過一本<二胡調式教習法>

但一本也沒賣,

故並沒有像劉天華那樣遺害後學,

 

我雖沒有繼續把我的教材整理修訂出來出版造福後人,

但光所寫的<胡琴教習法格言------胡琴左右手指法弓法原理原則>此文,

海峽兩岸所轉載的網站多年前就已有三十個以上

(現在似已近百)

 

劉天華的四十四首練習曲,

對其弓法指法

我倒是早有大幅度的評註修訂,

現在想來我倒是可以

也應該先予披露!

 

>拉琴不是用嘴講的,

>要琴在手上才品得出味道,

>更不需要在公開場合抬槓。

>請繼續努力並讓大家接受並學習你的方法。

>用你的方法教出幾個得意弟子,

>並開場獨奏會也是個方法。

 

正確的"理論",必歸納自"事實",

故必與"事實"相符!

否則最多只是需經求證的"假設"!

 

而非:"理論需要靠實踐來證明",

也非:"理論永遠趕不上事實"!

 

學長畢業於法律系,

深闇形式邏輯,

怎會亦有此類失言!

 

劉天華當年若真有這樣子做過,

我們當然無需在此多言。

反之正因他連此理都不知,

我們方在此不得不多言麼!

 

由種子裡當就能看出未開的花朵了,

若要"拿起提琴來練"方知弓法的正誤優劣,

那正就是不懂學理的下場麼!

ZusuKi!

 

有哪一個樂團首席注弓法時,

不是憑自身所知的學理,

而必得拿一把琴試奏方知,

"要琴在手上才品得出味道"來的呀?

與事實不符的論據,絕非正確的論據!

 

<四愚集>的作者龔大砲(龔德柏)嘗說:

聰明的中國人,多不願透露自己的心聲,

因為他是個愚人,乃不為聰明的中國人所喜,

 

余則以為:

惟其所發皆為心聲,

所為文才率多可讀性,

他的<四愚集>我已閱十餘次,

但每次重讀,

都仍有終古常新之感,

是否為聰明人所歡迎?

又何足道哉!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l 09 8:33am

(隆中隱)>如果你是指揮,你會怎麼弄

 

若四拍一弓,則兩拍與兩個一拍(連成一弓)都只用半弓,

若兩拍一弓,則兩個一拍也合用一弓(或各用半弓),

四拍則用兩個自由換弓

 

我已答了一題,

隆老師最少也答一題如何?

這麼通俗的命題,

只要真懂長拍長弓短拍短弓的原理,

人人皆應,皆可答對才是呀!

哪裡需要依靠指揮,首席,或原作者呢?

 

反之,從劉天華練習曲入手練習的首席,指揮,

尤其是劉天華自己所注的弓法,

又怎可能無誤而被信賴呢?

 

再出一題<賽馬>:

6 .35 |6 .35 |6 .35 |6 .35 |6535的弓法

不是有兩個不同版本麼?

隆老師認為應如何拉呢?

 

>陳裕剛<春暖大地>:

>6 ---- 1 2 | 2 --- --- --- | 1 --- 2 3 | 3 --- --- --- | 3 --- 5 6 | 6 --- --- --- |

>四拍、兩拍、用滿弓,

>一拍用半弓

 

><賽馬>:

>6 .35 |6 .35 |6 .35 |6 .35 |6535
>
若獨奏演出,兩個不同版本的弓法都可以拉,

>端看演奏者本身拉出來的效果

>(不同演奏者,同弓指法的樂譜,拉奏出來的效果皆不一樣)

>二擇一,擇其效果好的那一種而用之。

>若齊奏演出,則以領奏者使用的弓法為準。

 

兩拍用滿弓,一拍用半弓

固然不是(不會)強弱倒置

四拍,兩拍都同用一(滿),

何以見得就不是(不會)強弱倒置呢?

 

既然<賽馬>不同版本的弓法

拉出來的效果皆不一樣

究竟哪一種效果好呢?

好在哪裡?

既必有一種效果較好

就當擇善固執麼!

又怎會都可以端看演奏者本身?

 

領奏者使用的弓法若非較好的那種

(甚至根本就長短弓不分,前弱導置的話)

何以又要以領奏者使用的弓法為準?

 

>四拍、兩拍、一拍都用滿弓,這樣用才會強弱倒置。
>
四拍、兩拍、用滿弓,

>一拍用半弓,這個是合理的弓法,

>四拍,兩拍都同用一(滿),

>不一定會強弱倒置,

>基本功到位的話,

>四拍滿弓和兩拍滿弓的強弱,

>可以控制到很接近。

 

>四拍滿弓和兩拍滿弓的強弱部分,

>就看演奏員的素質了。
>
演奏員的素質不好,

>就算是方法對了,結果也是不對的。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

>不這樣做的話,

>演奏難度就會變高很多倍。

 

既然兩拍一弓,四拍就當拉兩弓啦!

這叫自由換()!

命運交響曲的第一句:

333| 1 --- --- 222 | 7 --- ---

三拍就有用自由換()弓的版本!

懂者,練過者不難啦!

 

"方法對了結果也不一定會好"的話,

方法已然不對,結果反有更好的可能麼?

 

既然"兩拍、一拍都用滿弓,這樣用會強弱倒置"

何以見得"四拍、兩拍都用滿弓,就不會強弱倒置"?

劉天華的四拍、兩拍、一拍、半拍

(如切分音前之一短音,附點後之短音)都用滿弓,

究竟會不會強弱倒置呢?

又怎能怎會不致強弱倒置呢?

 

只要素質夠好就可能不會的話,

我們還研究弓法何為?

連原理原則都不知,

方法都不對的話,

「素質」又何從「好」起呢?

 

>兩拍一弓,四拍就當拉兩弓
>
這樣用也是可以呀∼我不反對

>弓指法的使用原則還是需要的,

>但是不必強調的過分硬性。
>
藝術,就是沒有標準答案的課題

>沒有標準答案,

>不代表沒有答案。
>
既然有答案,

>就會有作答的原則存在。

 

可不是麼!

"兩個不同版本的弓法都可以",

"以領奏者使用的弓法為準",

"這樣用也可以",也就是:

"孰說皆可",

"展開胸襟容納不同方法"

"不需統成一套定規"

"天才型的音樂家是不受拘束的"
"
固執於幾拍一弓,幾個音一弓沒甚麼意義",

"音樂還是要拉出來聽到聲音才知高下"

"強調的長短弓使用合理化,不值得花這麼大力氣爭辯"......!

既然如此,

當然很簡單,

也就當然無需研究什麼弓法(指法)了麼!

 

()法若真是沒有(標準)答案,

不必過分硬性強調之課題的話,

又哪還有什麼研究弓()法原理,原則的需要呢?

 

樂譜上何以又要加註,甚至統一弓()法呢?

西洋人何以又有長拍長弓短拍短弓之原理,

少用方塊弓之原則呢?

 

一拍一弓的方塊弓,豈還不夠簡單與標準麼?

音樂當是句甄字酌,食不厭精,語不驚人死不休,

既是技術更是學術的藝術方是啦!

 

四拍用一弓與用兩弓的效果(與難度),哪裡竟會一樣呢!

四拍、兩拍都用滿弓,又怎能不會強弱倒置呢?

符合原理(長拍長弓短拍短弓)原則(少用方塊弓)的弓法,

就是合理弓法,

才是合理弓法麼!

 

哪是什麼沒有(標準)答案呢!

國樂界根本就沒有自由換弓此名詞與練法,

甚至連長拍長弓短拍短弓之原理,

少用方塊弓之原則,

都從不知道,

(方有孰說皆可,不必過分硬性強調之說)

方是事實啦!

 

答案當然必有,

沒有(唯一之)標準答案,意謂:

只要不違反長拍長弓,短拍短弓之原理,

符合少用方塊弓之原則,

都屬合理可行的弓法,

故學習研究此原理原則絕對必須,

 

而非只:

"孰說皆可",

"展開胸襟容納不同方法"

"不需統成一套定規"

"天才型的音樂家是不受拘束的"

"固執於幾拍一弓,幾個音一弓沒甚麼意義"

"音樂還是要拉出來聽到聲音才知高下"

"強調長短弓使用合理化,不值得花這麼大力氣爭辯",

"不必過分硬性的強調",

"四拍、兩拍都用滿弓,也是可以的,就看演奏員的素質了"

,......這麼簡單!

只需依據指揮首席作者之所注,更非符實之正論!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1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7 Jul 19 3:20pm

網上見一名人拉大提琴,由頭至尾都用中弓與分弓,毫無抑揚頓挫的任何表情。

之後再見到他用小提琴當大提琴拉<賽馬>,依然是只用1/3的中弓,拉完全曲。

若然豈非用一把梳子就可以演練弓弦樂器了?

但可悲的是,就算在音樂比賽中,演出<賽馬>此曲時從拉不出滿弓的,正就比比皆是!

反之另見一樂團的兩個胡琴主奏,則無論有理無理都打一扁擔,那不就誠如蕭老師所說:

因為這些人聽不出曲子應該用什麼技法去詮釋,只能整曲都用長弓強力度去演奏,因為不知道重點,都是重點,每一音每一拍都是重要的,哈哈!

惟他們自己以及部分網友們,恐怕根本就不覺得他們的演出慘不忍睹耶!

所以我忍不住就回應了許常惠常說的一句話:在所有的音樂能力中,知道什麼是好音樂,才是最重要的

若連長拍用長弓、短拍用短弓、避免方塊弓(一拍一弓)這樣的弓法基本原理原則都還不知道的話,又怎可能知道什麼才是好音樂?

前年我到南華去大師講座時,親見隔壁班所開的學分,正就是小提琴的弓法

相信西樂將小提琴的弓法開為一個學分,恐已非一兩年了吧!

但在我們的胡琴講義中,卻確從未講過弓法的原理原則。

黃老師說:二胡教育正在扎根之中、當與我之所說:國樂界胡琴的教習成果,遠遠追不上西洋的理論是同一個意思

余意以為:國樂界若不知、不願深入研習西洋早有的這些正確理論,反還停留在仍相信:

弓指法的使用原則,是不必強調的過分硬性。
藝術,就是沒有標準答案的課題

都隨便拉,沒那麼固定,只要聽起來覺得合理就好了

很少注意弓的長短,有時樂曲進行中心血來潮也隨時變化,沒有很固定

自有領悟,但也無需多言

拉琴不是用嘴講的,要琴在手上才品得出味道,更不需要在公開場合抬槓

弓法只是基礎 基本語言與規則 而音樂才是手段

音樂還是要拉出來聽到聲音才知高下

這樣討論無止境,琴一拉就知道

 運弓與長度未必一定要成正比,因為很容易聽起來是死的。
主要還是以聽到的音樂為準,畢竟音樂才是重點!

希望展開胸襟容納不同方法,不需統成一套定規

法無定法,孰說皆可

天才型的音樂家是不受拘束的

固執於幾拍一弓幾個音一弓沒甚麼意義。

"一直強調的長短弓使用合理化,不值得花這麼大力氣爭辯

演奏員的素質不好,就算是方法對了,結果也是不對的。

擇其效果好的那一種而用之

懂得這些簡單的概念,死掉的二胡音樂就被救活了

聽指揮的要求就好,演奏員不必有自己的意見

以領奏者使用的弓法為準

四拍、兩拍、用滿弓,是合理的弓法,就看演奏員的素質了
四拍滿弓和兩拍滿弓的強弱,基本功到位的話,可以控制到很接近”……

階段的話,則國樂界地胡琴教習法與成果,就永無「札根」的一天!

就永遠都會被西樂界恥笑與瞧不起!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2.02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