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學術理論 > 樂理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中國音樂史料輯注──十三078評黃翔鵬<中國基本樂理的提示>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中國音樂史料輯注──十三078評黃翔鵬<中國基本樂理的提示>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中國音樂史料輯注──十三078評黃翔鵬<中國基本樂理的提示>
    發表:  2004 Jul 31 3:08pm

十三078評黃翔鵬<中國傳統樂學基本理論的若干簡要提示>

此文刊於《傳統是一條河流》p79

(孫新財評注)

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4444&KW=%B6%C0%B5%BE%C4P

http://www.guanglingsa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723&page=1&extra=#pid128339

http://www.mus.cc/thread-43858-1-1.html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1 Jan 05 11:01am

十三078評黃翔鵬<中國傳統樂學基本理論的若干簡要提示>

此文刊於《傳統是一條河流》p79

(孫新財評注)

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4444&KW=%B6%C0%B5%BE%C4P

http://www.guanglingsa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723&page=1&extra=#pid128339

http://www.mus.cc/thread-43858-1-1.html

 

 

一、“均、宮、調”是三個層次的概念

  由於中西理論體系有差別,“五四”以來,人們用現代(西樂)概念來解釋古代    術語時,常常把中國傳統概念(?)納入歐洲體系,就把“均”和“宮”等同起來了。

(否!無論古今中外,都絕        無三層次的「調名」與概念!

黃老師所謂的什麼「宮調體系三層次觀念」,又哪能是什麼”中國傳統概念”呀?

反之,無論古今中外,一均(調號)之下都可有、也曾有七宮(與七音階),則又哪有什麼:”「均」和「宮」等同起來”的事實呀?

  反倒是,西洋的(大小)調式,就是(大小)音階——以是無論古今中外的宮調體系與「調名」,事實上都只有「兩」個層次而已!

  中國是晚到近代,在王光祈、李重光、黎英海、皇翔鵬、陳應時、宋及正…..等,對西洋樂理的誤解下,才又產生了:”每一「音階」,都又還有五個「調式」”的不實誤說!

  在黃老口中, 「音階」「調式」兩者,才又進一步硬被拆分為不同的兩物事,宮調體系才被偽衍為「三」個層次!

  這才是真正:將錯就錯、錯上加錯、與事實不符的錯誤理論!)

這是因為歐洲的大、小調體系,只有調(Key)與調式(mode)兩個層次的原故。

(否!歐美「調名」中的兩個層次,是:宮(Tonic)與調式(mode)

——而非黃老所誤以為的什麼:調高(Key)與調式(mode)

至於西洋的「調(Key)」,實相當於中國的「均」——都是「七」個五度律的集合!

「調(Key)」中的任一音為:宮(Tonic),將其餘六音依高低之序,列於宮(Tonic)之後,就可構成一個:調式(mode)——也就是音階(Scale)。

因此:無論古今中外,在一個「調(Key)」號之下,都可有七個宮(Tonic),都可構成七個調式(mode)——故:「調(Key)」與調式(mode)(——也就是音階Scale), 非同一物事!

西洋的「調高」,則相當於中國的「均主」——本質上只是「一」個「律」!

故:「調高」(——「均主」)與「宮(Tonic)高」、「調」,都非同一物事!

楊老誤把:「調(Key)」與「調高」,混為同一物事了!)

因此:

  均=宮=調高(Key?)

    調(Key)=調式

(否!黃老此兩說,都是無效的反對!

1、在西洋基本樂理中,並沒有「調高」與「均」,這兩個名詞!

西洋是:音階(Scale)=調式(Mode)

而非宮=調(Key?)=均

2、西洋所謂的「調(Key)」與中國的「均」,都是七個「五度律」的集合;

西洋所謂的「調式Mode」與「音階Scale, 則都是七個「鄰音律」的集合——兩者的本質原就完全不同!

該丘斯且說:所有的調式Mode(音階Scale)都發源於「調(Key)——所以無論古今中外,在同一均(調號)之下,就都可有、也實有多個宮(Tonic)與多個調式Mode(音階Scale)

故無論古今中外,也並沒有什麼:調(Key)=調式的事實!——何有?           

  所以,黃鐘均就=黃鐘宮。

    結果是把三個層次簡化成了兩個層次。

  (否!在西洋樂理中,就只有:(大小)音階=(大小)調式,這樣的說法而已。

在西洋樂理中,並沒有什麼:黃鐘均=黃鐘宮,這樣的說法——何有?

反倒是,近代中國才有:每一「音階」,都又還有五個「調式」的不實誤說!

以是事實上無論古今中外,都只有「兩」個的宮調層次,

到了近代中國——尤其是黃老口中,竟被偽衍為三個層次了!

這才是兩者(——中西?)的主要差別。

       

  但黃翔鵬老師卻捨此事實,與重點不論,

  卻把重點放在「均=≠宮」上!

  實則無論古今外,一「均(Key調)」都可有七「宮」(與七調式音階),則又哪有什麼”均=≠宮”的問題可言呢?——這難道還不是一個假議題麼?

  只是:

  中國人的一均(調號)下的七宮(聲調音階),被簡化為燕樂四聲調(音階)

  西洋人的一均(調號)下的七教會調式(音階),被簡化為(大小)兩音階,

  中西之區別,如此而已!

  惟中國在1117年全面實施「之調名制」之後,

  一均下的七聲調(音階),被改為只以一宮(聲調音階)記譜了,

這才是近代誤以為: (黃鐘)均=(黃鐘)宮的真正來源,

  影響所及,連西洋同一均(調號)下的:C大音階與a小音階

也被李重光、宋及正……等改為:以同一C宮的同一個(大)音階來理解與記譜了,

但此與西洋理論及事實不符之誤說,早就被繆天瑞引該丘斯之言,直斥之為:

“極為有害的無稽之談”

“無可補救的音樂理論上之重大誤謬”!)

 

  按照這種(「之調名制」下的)看法,黃鐘音高為C時,黃鐘均或黃鐘宮指的都是下列這樣一種七聲音階:

 

C(?)調

   

 

 

#F

 

 

   

 

 

 

 

 

正聲音階

首調階名

 

 

 

變徵

 

 

變宮

 

 

 

 

 

 

  因此,認為:黃鐘均=黃鐘宮=C    調(正聲音階)

  (否!黃鐘均之所以=黃鐘宮是因為中國人在1117年全面實施「之調名制」之後

  一均只以同一均主.宮(及正聲音階)記譜之故,

  沒有什麼絕對的「正/誤」問題!

    中國以第一均位(君均主宮)為均名

  西洋以第二均位(徵)為調(Key)名,

  如此而已!有何不可?——隋唐時:黃鐘(均)也是以林鐘(徵)為「調首(宮)」的!

  但作者「=C調」之說,不實故不確!實則:

    西洋的「調Key」與「調式Mode」本非同一物事——故(大小)「調式Mode,不能簡稱為(大小)「調Key!——西洋的C「調Key」實包括著兩個(大小)「調式Mode」:C大調式 a小調式!

    :黃鐘均=黃鐘宮=C正聲音階方是,並非、絕非作者所    以為的什麼=C調」!

不過承認(?)這種(正聲)音階的第四級本來就是高凡,只不過在記譜時應該(?)加上一個臨時記號、升高半音而已。

  然後,又承認(?)除了宮調式(?)以外,商、角、徵、羽都可以當調式(?)(曲調)主音

  這就是第(三?)層概念了。

  (否這是近代國人才特有的東施效顰,卻畫虎不成也不類犬式之誤說!

  實則無論古今中外,調名皆不論什麼「曲調主音」,

  故無論古今中外,也絕沒有什麼「三層次」的調名,或概念!

  事實上,無論西洋的「Tonic(主音)」,還是中國四聲調的「殺聲」,都只相當於中國的「調首.宮」而已!——都和與唱奏無關的什麼「曲調主音」無關!

  將西洋的「Tonic(主音)」,中國四聲調的「殺聲」,誤解為「曲調主音」是沿自日本的誤解與誤譯!

  詳見:《黃鐘》1993-1濤<Tonos(Tonic)是主和絃嗎?>http://tw.tosaint.com/read.php?tid=777 (孫新財評注)

(西洋)大、小(音階宮)調體系的理論,並不承認它們同屬黃鐘宮,並不認為它們是「同一個音階」中的五種「調式」,而認為它們是五種(「調式」就是)「音階」。

(否!實則無論中西,每音都能為「曲調主音」——於此,中/西並沒有任何分別!

但無論古今中外中,同一個「音階」中的五種不同「曲調主音」”,並不能、也絕不能也稱為”五種「調式」”――因為:西洋的(大、小)兩個不同「音階」,就是(大、小)兩個不同的「調式」!

「音階」與「調式」此兩名詞,既本源自西洋,那就當依西洋的原定義——這已不是,也根本就不該是承不「承認」的問題!)

因為,(李重光)《基本樂理》講得清清楚楚:

“「調」中的諸音,按照音高依次由主音(Tonic)到主音(?)的排列,叫做「音階」。”

(否!各書所載並不完全相同! 

該丘斯體系認為:

調(Key)中任何一音都可選為主音(Key  note——Tonic);

將上舉「調」(Key)中七個音根據八度關系,上下移動,使之互相接近,(排列於「主音」之後

就構成七種「調式(音階)”。

(繆天瑞《音樂的構成》<音階與調的關系>)

李重光實已將「調」「調式」、「主音」「曲調主音」混為一談了! 

且若然則無論「音階」還是「調式」,就都就只有「七」音而已!——而非畫蛇添足的什麼:

主音(Tonic)到主音排列”的「八」音!

詳見拙文:<評各教本關於音階/調式的各種不同定義>

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267&KW=%A9w%B8q

這五種調式(?),各有(曲調)「主音」,(西洋樂理認為:)怎能同屬一種「音階」呢!

(否!這是無效的反對——無論古今中外,事實上都並不論什麼「曲調主音」——而只據「宮」與「音階」論調!

“五種「調式」可屬同一種「音階」”,只是黎英海個人,閉門造車、紙上談兵式的不實誤說!)

  歐洲的音樂「理論」和中國的音樂「實踐」在打架!

(否!“每一種「音階」之下,都可有五種「調式」”,只是黎英海始作俑的,與事實不符,無理、無據、無證的錯誤「理論」——哪是什麼中國的音樂「實踐」”呀?

實則西洋的「Tonic」相當於中國的「調首.宮」——與什麼「曲調主音」完全無關!

此正確理論,可單由在上萬首南/北曲,與數百首日本唐傳雅樂調的曲譜中,「曲調主音」並不與「聲調名」的「殺聲」相合,即可得而證之了!

若然則於此,中/西基本樂理,根本就沒有任何什麼"「理論」和「實踐」在打架"之處可言!

反之,黃老「宮調體系三層次概念」此錯誤「理論」,則顯然與「事實」不符——無論古今外,哪有什麼”三層次”的「調名」與「概念」呀?)

  其實,中國傳統音樂中,同均(調號)可以有(七個)不同的宮(,故可構成不同的七個調式音階)

  (否!無論古今中外,在「為調名制」之下,同一均(調號)都可以有(七個)不同的宮,也都可構成不同的七個調式音階——非獨在”中國傳統音樂中”而已!

  反之,中國於1117年後,在「之調名     制」的思維之下,一均(調號)就仍是只有一宮,只用同一音階記譜的!

  李重光不就正是將同一均(調號)下的大小兩個不同之西洋音階,當作同宮同一(大調)音階來理解的麼!

  但這是錯誤的——因為西洋是採「為調名制」的!)

  (音階)可以有不同的調(式)。──均、宮(音階)、調(式)是三個層次的概念。

  (否!三個層次”只是黃老個人,與事實截然不符的錯誤理論!——實則(大小)音階,就是(大小)調式

  事實上:無論古今中外,在「調名」中,皆並沒有論及什麼「曲調主音」。

  以是也絕無、從無三層次的「調名」——因為「曲調主音」與唱奏無關!)

  宮(音階)、調(式)兩個層次雖然也有中西(?)「矛盾」,但還較易(?)理解,均與宮的區別(?)就混淆已久了。

  (否!對中國燕樂四「聲調」的本質為何?今人確有所根本性的重大誤解──燕樂四聲調原屬四宮(四音階)層次,卻被認為是五調式層次。       

  但此燕樂四「聲調」與五「調式」的混淆已久, 實已很難釐清!

  惟這雖是黎英海的始作俑,但根本問題仍在於今人自己的盲從輕信與不學無術,與什麼「中西矛盾」,則根本完全無關!

無論中西,一均(調號)之下,事實上本就都有七宮與七音階!——於此,「中西」又哪有什麼「矛盾」可言呀?) 

  古人在當初(在採「為調名制」時?)是把它們(——均與宮)區別得清清楚楚的。

後來(1117年實行「之調名制」之後)由於歷代官方理論只承認一種音階(如上例),就把均與宮的區別抹殺掉了。

  (否!此說不實且無據!音階之是否存在?不是官方就可以"抹殺掉"的!

  官方之所論,最多只是「基調」問題。

丘瓊蓀考證:隋唐以下徵調法為「基調」、宋後才以正聲調法為「基調」   

宋徽宗且下召徵求徵調曲,可見絕無什麼"歷代官方理論只承認一種音階"之實。

黃老:”「同均三宮的理論,是傳統音樂中本來就有的,……在古代的理論中,不能這麼講,因為「宮」是「君」,你有三個「宮」,就是「犯上作亂」,要殺頭的”之說,純是黃翔鵬不實無據的誤說!)

   人們只是在官方理論的“名”下,掩護(?)著其他音階之“實”。“均”與“宮”實際(?)仍是存在區別的。

  (否! 1117年實行「之調名制」之後, 一均下的七聲調(音階),已被改為只以一宮(聲調音階)記譜了,

這才是近代誤以為:(黃鐘)均=(黃鐘)宮的真正來源——燕樂二十八調之所以被簡化為七工尺字調,就是明證!

  反之,西洋本為同一層次的「音階」與「調式」,近代卻被黎英海、李重光、黃翔鵬、陳應時、宋及正……等,硬分為不同的兩層次。

  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黃老則卻確智不及此!)

  理論上澄清這個問題,是最近幾年才提出來的,應予細心注意,以免因襲(?)陳說。

  (否!是否「陳說」?實並無關緊要!

  無論是「陳說」?還是「新說」?

    與「事實」是否相符?

  方是判斷「理論」是否正確?的惟一關鍵!)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1 Jan 05 11:02am
二、“同均三宮”是三種音階
   本世紀20年代,楊蔭瀏先生在《雅音集》序言中提出,古代音階理論上的第四級雖是增四度,實踐中(?)卻常常是純四度。後來在40年代的一篇論文中明確提出前者是「古音階」,後者是「新音階」。
    (否!無論古今中外,都不只有一個音階:燕樂四聲調就是四不同音階──宮調的第四級是增四度,下徵調的第四級是純四度。不是什麼"理論與實踐有異"的問題!)
又在《中國音樂史綱》中提出:隋唐的俗樂音階(第七音為“閏”音)即清商音階。這是分別提出的。
(否!古無「俗樂音階」此名詞。且古人所謂的“閏”音,等於變宮(Si),而非降半音的清羽(bSi)這兩誤說,源自張世彬與王光祈的謬見。詳見:陳應時《「變」和「閏」是「清角」和「清羽」嗎?──對王光祈“燕調”理論的質疑。原載《中央音樂學院學報》1982年第2期。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10092&KW=%B3%AF%C0%B3%AE%C9(孫新財評注))
    到50年代,黎英海把這三種音階並提,當作民族音樂的音階體系來看。這是既見樹木,又見森林了。
雖然他把樂種名稱混同於音階名稱;雖然從大、小調體系出發,主要立足於「同宮」的三種音階來看問題,而未從「同均」三宮著眼來從事系統性的觀察,但這已是理論上的重要突破。
    當前的這個研究課題,則已進入了重視同均三宮的階段。在闡述同均三宮問題以前,先介紹一下傳統的階名術語。請注意宮、商、角、徵、羽等名稱除了音階的音程屬性以外,還兼有“序數”的涵義:
    宮——首調的Do,音階第一級。(因此,只作序數看時,它可能並不是首調的do,(總之,宮商原只是音級名,並非固定的首調唱名。)以下均(同)此)
    商——首調的Re,音階第二級。
    角——首調的Mi,音階第三級。
    和——出自“曾侯乙鐘銘”,又稱羽曾,首調的Fa,純四度。
    古代文人曾把它叫做“清角”(#Mi),這在律學上是個錯誤概念(正如F≠#E)
    變徵——一般是首調的#Fa,作為音階第四級理解時,有時也表示♮Fa,如鄭譯所說:“以小呂為變徵”
    嚴格地從律學上說,把變徵理解為宮音上方增四度也是一種錯誤(當是減五度bSo):曾侯乙鐘銘就是把“變徵”(bg)與“商角”(#F)區別開的。
      中——出自朱載堉的創用,即音階的增四度、第四級#Fa。
            這個音在音程上,恰在宮音至清宮(宮音的高八度)之中點。
      徵——首調的 Sol,音階第五級。
      羽——首調的 La,音階第六級。
      閏——首調的bSi,音階的第七級、小七度音。南宋.蔡元定說這是民間理論,並解釋“閏”字的來源是“閏餘”之義。(否!這是王光祈的錯誤理解,閏乃♮Si,而非bSi。詳見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10092&KW=%B3%AF%C0%B3%AE%C9)理論上第七級應當是大七度,“閏餘”是增加“律”(發音體的標准器)的長度的意思,因此Si音降低半音成了 bsi。(現在有的論文把它解釋成振動頻率的增加是不對的,中國傳統律學所用度量數據,從來都是指發音體的長短,而非振動數的多少)。文人又稱之為“清羽”,也是律學知識上的錯誤:#A≠bB。
    變宮——一般是首調的Si,作為音階第七級理解時,有時也表示bSi。
曾侯乙鐘銘的“變宮”指bDo,與“徵角”Si,在律學概念上是有區別的。
 
    上列各個名稱中,宮、商、角、徵、羽是“五正聲”,一般涵義明確;作為“二變”的四個「偏音」,(首調的 Fa、#Fa、Si、bSi)變宮、變徵則有多義。
(否! 宮、商、角、徵、羽是“五正聲”,變宮、變徵是”二變聲”,
七聲音階中的五多用音稱為「正音」,兩多用音稱為「偏音」,
但五「正聲」不一定是「正音」──”二「變聲」”也可以為「正音」
二「變聲」,也不一定是「偏音」──五「正聲」也可以為「偏音」!)因此,下文採用單音詞“和”=Fa、“中” =#Fa、“閏”=bSi,而單用“變”字表示♮Si,用來列表說明同均三宮的三種音階:
 
黃鐘
林鐘
太簇
南呂
姑洗
應鐘
蕤賓
 
C
G
D
A
E
B
#F
正聲音階
變宮
下徵音階
清商音階
閏(?)
 
這就是黃鐘均的同均三宮。
什麽叫“均”?在“五度圈”的連續音高序列中摘取七律,(古書中叫做“以七同其數”)構成音階(?)(古書中也把七聲音階稱做“七律”),這七個律高所構成的絕對音高位置,與各律間相對的音程關系的總和,就是“均”。
(否!五度「鍊」的部份集合(只有七律),在五度「鏈」上的位置,叫作「均」!所以「均」是五度的音列!並非鄰音排列的,故「均」與「音階」無關!
所以「構成音階」一句,多餘!)
這個定義如果絞人腦汁,不好理解,我們只好簡單化地說,“均”就是七律在“五度圈(鍊)”中的位置。(可不是麼!本來就是麼!若然,怎能說是「構成音階」,及什麼「律高構成的位置」、「關系總和」呢?)
    古書上沒有講過“均”的完整的定義,但講過「均」和「律」的關系,以上和以下的引文,都是從《國語》所載春秋時代的史料中來的。伶州鳩(周景王的宮廷樂師)說:“「律」所以立「均」出度也。”「律」,就是音高標准;有了律,「均」的位置得以確定,就“立”起來了;同時,各個律高都有一定數據(度),音高是很明確的。
    (否!黃詳鵬主張的「均」定義,與此何干?王樸所說的「旋迭七聲為均」,方與黃翔鵬所主張的「均」,定義類同!)
    看上列的圖表,從黃鐘律開始按五度圈(鏈)關系排列;黃鐘——林鐘——太簇——南呂——姑洗——應鐘——蕤賓,這七律是從黃鐘開始的,就叫做“黃鐘均”。(可不就,只是「五度」的音列麼!)
    某一律成為某均的首音之時,就用它的律名來稱呼均名。各均之首,有一個概括性的傳統名詞,叫做“均主”。這個名詞引自《五代史.樂志》中的王樸“奏疏”。(可不是麼!本來就是麼!若然,還提什麼「立均出度」何為呢?)
    “均主”就是各均的七律之首,恰合該均古音階的宮音。“均”既然是指明律高位置的,那麽“均”的意義不就是「調高」嗎?何必那麽複雜!
    (可不是麼!本來就是麼!    黃老師只要說”「均」的意義就是「調高」(Key),而「宮高」並非「調高」”不就結了麼! )
不對!看同均三宮的圖表可以知道,用現代的“調高”概念(何嘗有什麼「現代的調高概念」呀?在此黃老師自己把「宮高」視同「調高」,但無論中西樂書,何有此說呢?黃老師真是庸人自擾了!)來解釋“均”的時候,同屬黃鐘均的三宮,應是三種「調高」(?)。
(當說:一個「調高(均)」有三個「宮(高)」,不就很清楚了麼!)
    記譜時,
黃鐘均古(?)音階是 C調,音階中用臨時記號記#fa;
黃鐘均新(?)音階是G調,全用“自然音列”;
黃鐘均清商音階是D調,用bSi來記♮C音(這都是從首調唱名法說的)。
(否!三宮的記譜法,分線譜與簡譜兩種:
線譜:
正聲音階是最後一#調號後,再加一(#首調Fa),或b調號後再加一(♮首調Fa),
下徵音階用原西洋調號。
清商音階是最後一#調號後,再加一(♮首調Si),或b調號後再加一(♮首調Si),
簡譜:以1=X的方式,表示宮高。
再以調號後,加(#4)的方式,表示正聲音階。
以調號後,加(b7)的方式,表示清商音階。
不後加()的方式,表示下徵音階。)
 
    同均的三宮既是三種音階,那麽“音階”在中國的傳統樂學中,究竟用什麽名詞?有什麽樣的內涵呢?
    先秦文獻中叫做“音”。“五音”.“七音”就是五聲、七  聲音階的意思。《樂記》“聲成文謂之音”,把五聲、七聲等各  個音級組織起來(成文)就叫做音階。
    晉代的荀勗把它叫做“調”(當是「調法」吧?!)。但自古以來,把調式也稱做“調”(否!此說完全無據!);他就把調式名稱另作區別,稱做XX之調。
    (否!此說無據!──古人根本不論調式。古人若有調式觀念,則荀勗何以會只單論到角調式,而不及其它調式呢?何以又會把角調式與正聲調法、下徵調法並論呢?)
      中國古代傳統的“音階”概念,和歐洲大小調體系的音階概念並不相同。(否!是近代國人才把西洋小音階,當作西洋大調的La調式的!《晉書》中的「清角之調」,正是以角為宮,含b736的西洋小音階。)如前所述,中國音樂中音階與調式是兩個層次;在歐洲大小調體系中,這兩個名詞除了角度的不同以外,只是同屬一個層次,音階的首音也就是調式的主音,這就和中國音樂顯然不同了。
    (否!中西樂的「實質」並無不同。是近代樂人張冠李戴,硬把中國的音階與調式,分為兩個層次。卻套用西洋當為同一層次的這兩個名詞。)
    中國的傳統音樂中音階可以說是:調式的框架。(三)音階(各)有自己的「主音」(「音主.宮」!),由某一音階統屬的各種調式,在另一層次上還各有自己的調式主音。(若然!何以又要說” 音階有自己的「主音」”呢?應是” 音階有其「調首」”麼!」
    春秋時代的史料說:“夫宮,音之主也”(《國語.周語下》)。要說“宮”音,就是音階的主音,音階的主音就是“宮”,或稱”音主”。
    (「音之主」那裡就一定要譯為「音階的主音」呢?稱為「調首」不行麼?)
調式的主音在傳統理論中稱為“調頭”,它的文獻來源見唐.段安節《樂府雜錄》:“太宗於內庫別收一片鐵方響,聲名大呂,應高般涉調頭”。高般涉是當時的俗樂二十八調中屬於“七羽”一列的一種調式(?)。
(否! “七羽”也非什麼「調式(主音)」,而是「音階」!」
「調頭」一詞,只見於《樂府雜錄》,由原文來看,並有什麼「調式主音」的含意!──唐時高般涉的殺聲為黃鐘,屬夾鐘均,都並非大呂!
何況古人本無「調式主音」的概念,「調頭」只可能就是「調首,也就是「宮」。)
宋代人以為它是羽調式,主音(即調頭)是首調的la;我以為在唐代,它是古音階的宮調式,(此話武斷極了!)調頭是古音階首調的 do。當時的“胡部”音高標准比這片鐵方響高半音,(此話同樣武斷!)方響上刻有“大呂”律名,音高相當于胡部的“黃鐘”。高般涉調就是黃鐘均的古音階宮調式,所以這一律“應高般涉調頭”。不論對高般涉調作何解釋,不論是否存在爭議,“調頭”就是調式的主音總是沒有錯的。(否!古人根本就無「調式主音」的概念,「調頭」應就是「調首」,也就是「宮」,絕非什麼「調式主音」。)
總結前文:中國樂學的基本理論中,均、宮、調是三層概念。
“均”是統率“宮”的,“三宮”就是同屬一均的三種音階,而分屬三種調高(「宮高」!)(因此(?),中國音樂中經常出現(?)借調記譜的現象,並且幾乎是不可避免的現象)。不同的音階中,“宮”又是統率“調”的,每宮都可以出現“宮”、“商”、“角”、“徵”、“羽”五種調式。
均、宮、調又各有自己的首音或主音,分別稱為“均主”、“音主”和“調頭”。
傳統的音樂文獻中,當然沒有象上文這樣講得如此系統化。那麽,這是不是人為地“分析”出來的呢?
(可不是麼!本來就是麼!無論古今中外都沒有什麼三層次的調名,因為調式主音與唱奏無關!)
    由於上述這些新的看法,還沒有完全取得社會的公認;下文不得不專設一節,說明同均三宮和三種音階的理論,本來就是我們的傳統理論。
(否!古人不論調式──聲調並非調式,而是音階。所以我們的傳統樂調,無論是理論或事實,都只有兩層次!無論古今中外都沒有什麼三層次的調名。)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1 Jan 05 11:06am

三、荀勗的笛上三調()和鄭譯所論的清()樂黃鐘宮

  晉代的荀勗對物理學中的“音樂聲學”有很大貢獻。

    他解決了管樂器因空氣柱超出管長,導致以管定律發音不准的(管口補正數)問題,創制了十二支“笛律”。

  他是為了當時的樂種——清商樂在演奏實踐中的需用,(何據?)

    而創制這一套音高標准器的,非一般脫離藝術實踐的理論研究可比。

他的十二笛,可以奏全十二()均每均七律的各音。明確宣稱每均都有三宮

    (!七律一均、十二律只能奏準六均、蔡元定十八律方能奏準十二均。)

何況:

無論中外,每一均(七律)既都有七音階,荀勗之笛又怎會只有三宮呢?

反之既有宮徵角三調式,何以竟會沒有商羽兩調式呢?

單由即可知此誤說之非是了!)

可惜唐.房玄齡修《晉史》時,已經不能理解這個道理,妄自把每均三宮,解釋成每支笛律都有三均(也犯了宮=均的錯誤),並在“荀勗奏議”的大字原文之下,用小字加注,與原注混在一起。

其實,這種混亂是不難清理的:

1.既然是音高標准器,怎能允許採用控制氣息、加進抹指(配指、氣控)的辦法,把一均吹成三均?既已全備十二笛各一均,又何需在每窗之上額外吹出重復於他笛的另外兩均?

2.原注與加注之間的矛盾,已在文字中明顯暴露。

(詳見:丁承運<誰是“荀勗笛律”的原始作者本文刊《音樂研究》1998-2。p11

 http://suona.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1848&KW=%A4B%A9%D3%B9B (孫新財評注)

所以,對於這一史料的判斷,我認為其實無須爭議、讀者對上列這幾行的內容如感簡略難解,也盡可不去管它;

如果對於上述問題也須寫一本書來澄清它,那麽我們來研究傳統樂律學問題,可真要在假充知音的歷代文人,所造成的混亂中,寸步難行了;

(如果此問題,用寫一本書都無法澄清它的話,那麼黃老又如何能指望別人,在武斷主觀無理、無據、無˙論之下,反能理解它?信服它呢?)

  荀勗笛律的每均三宮,正是魏晉清商樂兼用的三種音階:(正聲)音階、(下徵)音階加上俗樂(清商)音階的商調式

(荀勗對這第三種稱呼,區別於前兩種明確定名的音階,是用了特殊的命名法的)。

 

    (否!「清角之調」當就是清角調法。

     只是黃老師自己不承認角調音階,才硬說它是清商調法的角調式! 

    如上所述,荀勗何以會把清商調法的的角調式,與正聲調法、下徵調法並論呢?

    清角調法何以就必是清商調法的的角調式,而非其它調法的其它調式呢?)

    請注意,以清商樂這個樂種為例,就兼用各種音階。

    (可見)音階的屬性,不等於樂種的屬性,按照歷史真實情況,恐怕(?)音階不能用樂種來命名吧!

    荀勗留下的文獻說明:

1.我們所謂古音階,歷史上原稱“正聲調(法)”(我主張用今例,稱之為“正聲音階”)。

2.我們所謂新音階,歷史上原稱“下徵調(法)”(我主張用今例,稱之為“下徵音階”)。

  對於第三種音階,由於情況略為複雜,我們先研究一下有關荀勗黃鐘笛三宮的圖表,然後再引申開來,另作討論。

  下面嚴格按荀勗原有名稱列表,請注意他的宮、商、角……名稱,主要涵義是指“音序”(可不是麼!本來就是麼!),如果對前兩種音階,也可把它們理解作“階名”,那麽對第三種音階,則只能理解為商調式(?)的音序(?)

    而音序不從“宮”音起算時,是表達不出階名實質的。

    (何意?不懂!既然不從「宮音」起算,表達不出,不就正可見得黃老此說之非是了麼!

因此,加上了第四行,用俗樂音階的正常次序標明,以便認識它的階名實質:

 

 

荀勗律音高

#F

#C

1正聲調(法)

2下徵調(法)

3清角之調

4俗樂(清商)音階

商調式?

 

俗樂(清商)音階,唐人稱做‘俗樂調“(何據?),荀勗的時代也許還沒有形成這種音階的規範;

也許雖有這種規範,但在宮廷的清商樂中尚未承認這種音階理論。

(否!兩者皆非!

既已有「清角調」之名,則又怎會是什麼"沒有形成這種音階的規範"、

"雖有這種規範,宮廷的清商樂中尚未承認這種音階"呢?)

總之,從實際出發,荀勗把第三種音階在笛上的排列形式稱做“清角之調”是用了特殊的命名法,並有當時“清商樂”的藝術實踐作為依據的(?)

他不給正式的音階名稱,不稱“調”而稱“之調”,實在是把宮(音階)、調()分為兩層,稱為清樂之角調式(清角之調)

(否! 在蘇祇婆七聲調前,中國且不但連完整的七「聲調」理論都還沒有呢!甚至連「律調名」都還沒有!

連今人都並不論「曲調主音」呢!古人又何嘗反會有什麼「調式觀念」呢?

《晉書》的「清角之調」,明明是「調」麼!何以見竟必需是某「音階」的某「調式」呢?

就算是某「音階」的某「調式」,又何以見得不是:

正聲音階的角調式、下徵音階的羽調式、律旋音階的徵調式……

而必是「清商音階的商調式」呢?

《晉書》的「清角之調」,若屬雙層次,何以與單層次的兩其它「調法」並列呢?

單由此亦可知此誤說之非是!)

即以清樂正聲調(?)為准,當做清樂正聲調之角來稱呼的。

繼承了魏晉清商樂傳統的(?)琴曲調弦法中,有一種"清角調” ,就是從它來的:

(何據?琴樂中的清角調當就是正調定弦呀?!)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1 Jan 05 11:07am

正調定絃

 

 

 

 

 

 

 

 

 

角調音階

 

 

b3

 

 

 

b6

 

b7

 

 

 

b3

商調音階

 

 

 

 

 

b7

 

 

 

 

 

 

#C

 

 

#F

 

 

 

 

清角調

宮絃

 

 

二絃

 

 

 

三絃

四絃

 

五絃

 

六絃

 

 

七絃

 

 

 

 

 

 

 

 

 

 

 

 

 

 

        

七弦琴的“正調”原是:c、d、f、g、a、c、d,把一、六弦調低半音(即所謂“慢”。反之,向高半音調弦,則稱之為緊”。)三弦調高半音,就成了“清角調”,括號中的#c、e,是七弦琴空弦音不能用七聲的緣故。(不懂!)

這種調弦法,連絕對音高都和荀勗的“清角之調”一致。

  荀勗把他的每均三宮,稱為“三宮二十一變”,証明他已經意識到(?)清角之調”在實質上已屬另一種(清商)音階(的商調式?)

  因為黃鐘均的七律,只有(?)在每種都有三種音級的實質變化情況下,才可能得出(?)二十一變。

    如果“清角之調”在實質上真地只是正聲調的角調式,那麽就有七個雷同的音級,而只剩下兩宮十四變了。

    (否!這是無效的反對!——笛上三調本就並非三調式,而是三不同音階!

    「清角之調」若是清角音階的話,不就只是西洋的小音階而已麼?!有何不可呢?

    「清角之調」若是清角音階,不也還是“三宮二十一變”麼?

    又怎麼個「只有」?「才可能得出」法呢?)

    就算「清角之調」必須是某音階的某調式,又何以必是:「清商音階商調式」

    而不能是:別的「音階」之別的「調式」呢?

    以上數問應都是黃老,無論如何都難以答得通的!

        因此,我們可以(?)把“清角之調”,看作俗樂(清商)音階正式成立(?)過程的第一階段,即魏晉階段。

    這時,它在實質(?)上是採用俗樂(清商)音階的商調式(?)音列:

    (!「音階」又哪有什麼正式成立過程的「階段」可言呀?

    又哪有什麼:實質上/形式上之分呀?

    西洋的(大小)「音階」就是(大小)「調式」!——哪有什麼清商音階的商調式音列)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1 Jan 05 11:07am

 

 

 

 

 

正聲音階角調式?

 

#4

 

 

 

下徵音階羽調式?

 

 

 

 

清商音階商調式?

 

 

 

b7

 

律旋音階徵調式?

 

b7

 

 

b3

 

西洋小調音階

 

b3

 

 

b6

 

b7

日本都節音階

 

 

 

 

  (此說難解!<清角之調>當就只是中國的「正角調」─日本的「都節音階」、西洋的「小音階」而已麼!)

  從南北朝到隋代是俗樂(清商)音階成立過程的第二階段。

  《南史.王僧虔傳》》記載,王僧虔留意雅樂,上表請正聲樂,朝廷采納了他的意見,命令一個姓蕭的官員,負責“調整清商音律”

  這條史料說明當時的“太樂樂府”並不像宋代以後那樣雅、俗分家。

    (!既然從南北朝到隋唐當時,無論「樂」與「律」,都是並無/俗之分——太樂和樂府是一回事,則作者又是何以得知:「宋代以後」,就竟是雅、俗分家的呢?)

    當時的太樂和樂府是一回事(見《晉書》),雅樂也用俗樂(清商)音階“清商音律”。

    (何謂「俗樂音階」,不就是「清商音階」麼?

反之, 「清商音階」「清商音律」,又豈是同一物事呀?

不過,它的排列形式,(排列形式豈能任意指稱?)比起魏晉時已有變化,也不象唐代那樣正式形成了俗樂(清商)音階的規範罷了。

    (!「音階」又哪有什麼:實質上/排列形式上之分呀?        )

  可以從《隋書》“鄭譯樂議”中看到關於這種音階的記載。

    不過歷來對于這段文字的解釋頗有失誤,我們也不得不在此給予訂正。

  鄭譯在西元588年批評宮廷樂師們所用的“樂府鐘石律呂”時,下結論說“莫有通者”

    其實這是他自己對“清商音律”(?)不通。

南北朝以來,“清商署”(音樂管理機構,有時獨立,有時歸屬太樂樂府)的鐘、磬調律法,是象下列圖表那樣和鄭譯的主觀想法相違背的:(見下頁)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1 Jan 05 11:28am

 

 

 

 

 

 

 

 

 

1、隋太樂府鐘磬

    黃鐘宮正聲音階徵調式?

 

 

 

 

雅樂、清樂

以林鐘為調首

2、鄭譯林鐘宮

    正聲音階?

 

 

 

 

 

變宮

 

3、鄭譯黃鐘宮

    正聲音階?

 

 

變宮

 

 

 

 

 

 前人對鄭譯樂議的原文解釋不清,主要是由於下列各點:

  1.拘泥于宋代以後的看法,以為「太樂」和「樂府」分別是掌管雅樂、俗樂的兩種機構。

被鄭譯忽稱「太樂」、忽稱「樂府」、忽稱「雅樂」、忽稱「清樂」的提法迷了眼。

  考晉代以來的史籍可知,那時的“太樂樂府”只是同一機構,樂種雖有兩種用法,雅樂和清樂在鐘磐音律上卻是共同的。

(就算如此,又何以見得「清商音階的徵調式」,是此「樂府律呂」呢?)

  2.有的弄不明白,清樂即清商樂的簡稱(見杜佑《通典》),誤以為是清商樂以外的另一種民間俗樂。

    (既然樂種與音階無關,則對此樂種之是否有所誤解,與樂府用何「律呂」何干?)

3.鄭澤講樂府的“三聲乖應”(三個音級對不上號)、講太樂的“三聲並戾”指的是同一事物。 
(否!鄭譯考尋「樂府」鐘石律呂所得結果是「三聲乖應」;
考校「太樂」所奏之林鐘之宮 所得結果才是「聲聲並戾」。
且以時間言之:
考尋樂府鐘石律呂是在「終莫能通」之前,
考校太樂所奏之林鐘之宮則是在「始得七聲之正」之後。
由此,都可見兩者並非同一事!)

即如上表1、2間虛點斜線所示。

(原文應非「三聲並戾」,而是「聲聲並戾」姑不論! 

原文之「三聲乖應」,非必為兩「樂種」律/呂之比較,亦暫不論。

所謂「乖應」,何以見得不是音高上些微的不準,而是音階結構上的「半音」乖應呢?

又何以見得:必是此三律位差半律呢?)

有的以為“三聲並戾”即文字表面所講的宮、商、角三聲位置不同(那麽其他各聲同嗎?);

(可見當是「聲聲並戾」而非「三聲並戾」麼!)

有的以為“三聲乖應”指的是律制的不同(那麽三聲以外的其他各音級在不同律制中就有相同音高嗎?

(可不是麼!其它音差不多!有三音差的多一點麼!有何不可?)

何況鄭譯明明說是“七聲之內,三聲乖應”,講的是“聲”而不是“律”,是有關音級(聲)的樂學問題,而不是振動數方面的律學問題啊!)。

(此說牽強! 

是此三聲的音律問題麼!

何以見得必是「有關音級的樂學問題」呢?)

  作了上列辨明以後,參看圖表來讀下列引文。也許可以不必再作許多解釋了:

  “譯云:考尋樂府鐘石律呂,皆有宮、商、角、徵、羽、變宮、變徵之名。

    七聲之內,三聲乖應。每恆求訪,終莫能通。……”

       

  “考校太樂所奏,林鐘之宮,

    應用林鐘為宮,乃用黃鐘為宮;

    應用南呂為商,乃用太簇為商;

    應用應鐘為角,乃取姑洗為角……

    故林鐘一宮七聲,三聲並戾。

其十一宮七十七音,例皆乖越,莫有通者。……”

  《隋書.音樂志》鄭譯:

“案今樂府(雅樂?)黃鐘,乃以林鐘為調首,失君臣之義。

清樂黃鐘宮,以小呂為變徵,乖相生之道。

今請雅樂黃鐘宮,以黃鐘為調首;

清樂去小呂,還用蕤賓為變徵。“

 

  只有一點需要解釋。

    清樂黃鐘宮(圖表中的1)既然是清商音階(商調啦!),即俗樂音階黃鐘為宮的序列,和黃鐘宮古音階(宮調啦!),應(只)有兩聲之差(宮調音階與商調音階,差兩#b調號!),為什麽只要“去小呂,還用蕤賓為變徵”就能解決鄭譯的問題呢?

    這不証明了清樂音階即新音階嗎?

    (真正的問題是,既差三音,就並非是宮/商調音階之差!

    而是宮/羽調音階之差,或徵/角調音階之差!

    再者,何以是太樂為清商,蘇祇婆為正聲,

    而非如夏野所主張的,(太樂為正聲),蘇祇婆為清商呢?)

  請看圖表中的1,相當於黃鐘宮古音階變宮音之處還有一個“應聲”在。

    鄭譯十分強調“八音之樂”中的這個“應聲”,道理就在這堙C

    因為歷史上的清商音階中,閏、應二聲在實踐中,是靈活替代的(何據?),今天的“西安鼓樂”依然如此;

    (再者,何以見得「應聲」位在閏音高一律為處呢?)

       楊元亨(保定地區管樂名藝人)“正調”奏法中同時出現“清五”(bSi)和“乙”(Si)可能也是這種遺蹟。

因此,鄭譯認為只要改仲呂為蕤賓,就足以回到標准的正聲調黃鐘宮了。

(咦!表中閏/應相對之律,明明是無射/應鐘麼,與仲呂/蕤賓何干呀?如下所示: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1 Jan 05 11:32am

 

 

 

 

 

 

 

 

 

林鐘為調首

 

b3

 

 

 

b7

 

太樂之雅樂、清樂皆以林鐘為調首以小呂為變(徵)屬羽調律旋音階

黃鐘為調首

 

 

 

 

 

#4

鄭譯主張的黃鐘正聲音階

1、隋太樂府鐘磬?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1 Jan 05 11:32am

用了應聲,再加上“去小呂,還用蕤賓(為變徵?)、及”改用黃鐘為調首”之後,就成為鄭譯主張的是黃鐘正聲音階了!

  然此說與一般所認為的,樂府及清樂為一體之兩物不同。鄭譯明說「小呂為變(徵)」而非如上表的「小呂為閏」!總之無論雅樂的「以林鐘為調首」,或清樂的「以小呂為變(徵)」都是下徵因階,而非羽調(律旋音階)──清商之商調式。)

  清商音階有歷史的變化蹟象,在今天的華北一帶已經漸向新音階靠攏,就是極少使用“閏”音而改用“應聲”了,因此,華北一帶的清商音階極易混同為新音階的徵調式,(否!在七勻孔律之下,三音階差別不大──都類同下徵音階,與用Si↓,還是用bSi↑無關。何況清商音階,與新音階的徵調式,本就同形而可互換記譜,何言「極易混同」?)我想把它稱為隱伏形式的清商音階(?),這是個變種,不象陜西省的清商音階那樣明確無誤。

  回過頭來再看圖表中1處的清商音階。它在琴曲弦法中是明確叫做“清商調”的: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頭像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75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11 Jan 05 11:33am

正調定絃

 

bE

 

 

 

bB

 

 

bE

 

 

 

 

 

 

(徵)

 

(閏)

清商調

一絃

 

 

二絃

 

三絃

 

四絃

 

 

五絃

 

 

 

 

 

 

 

 

 

 

 

 

 

 

 

 

 

        

    

  這就是陜西“眉戶調”以Sol為調首的,今天仍在使用的清商音階。

(「調首」何解?一般就作「宮」解!黃翔鵬則另認為是「正(本)調的起點」,然則又何為「正(本)調」呢?我的理解,當就是丘瓊蓀所講的「基本音階」。

任何樂種都不止有一個音階,無論「太樂樂府律呂」、「蘇祇婆調」、「鄭譯調」、「清商樂」、「燕樂調」….都非只一個音階,所以當我們討論它們時,講的都只是它的「基本音階」(其它音階的調型,是用「基本音階」來陳述的),而「基本音階」,則是由「調首」的相對「律位」來決定的!非關它的絕對「律高」。

  俗樂音階即清商音階歷史發展過程的第三個階段是在唐代。

  請注意,隋以前這個音階的宮位,已和唐代相同,只是「調首」音不在宮音,卻在徵音。

    (那不就是我說的羽調──日本的「律旋」而已麼!)

 

 

 

 

 

 

 

b3

 

 

 

B7

 

 

  一宮、二商、三角、四和、五徵、六羽、七閏的序列(如下)則是唐代確定的。(何據?)

 

 

 

 

 

 

     只在此時才和我們今天所認識的清商音階(日本的「呂旋」)完全一致。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頁  12>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1.14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