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主題專文區(新文章請至國樂聯合BLOG) > 學術論文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談談《月兒高》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談談《月兒高》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系統管理員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10 Jan 28
狀態: 離線
積分: 72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系統管理員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談談《月兒高》
    發表:  2004 Jan 26 11:08pm

談談《月兒高》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 (2004/01/26)


臺灣實驗國樂團的《繞梁》雙月刊第23、24期上,連續發表了賴繡綢小姐《關於<夕陽簫鼓>》和《關於<月兒高>》兩篇文章。賴繡綢小姐的文章,比較詳細地介紹了這兩首名曲的演變。

本人早就想寫點關於這兩首樂曲流變的討論文章,談談自己的一點看法。讀了賴小姐的文章以後,便仔細翻閱了手頭能找到的資料,發現我國著名的音樂專家楊蔭瀏、曹安和等前輩,對這兩首樂曲竟有不小的疏忽。本文提出自己的一點“發現”(是否能算是發現)。若自己的發現成立,那楊、曹二位的疏忽,也該算是智者千慮之一失了吧?

關於《夕陽簫鼓》、《潯陽夜月》和《春江花月夜》,恐怕不僅僅是曲名不同,樂曲本身也是經歷了不同的提煉、加工階段,所表現的意境也完全不同。就柳堯章先生將汪昱庭先生傳授給他的《潯陽夜月》改編成《春江花月夜》來說,並不僅僅是改變各段名稱,簡單地將旋律加花,《春江花月夜》是在《潯陽夜月》的旋律基礎上增添了不少新旋律而形成的,因此樂曲也就更為流暢動聽。筆者曾將柳堯章先生抄于1926年前後的工尺譜《潯陽夜月》,同《春江花月夜》進行過比較,認定其差別是十分明顯的。

關於《春江花月夜》的問題,本人想以後通過譜例進行比較。此處只想就《月兒高》的問題談點看法。

看了賴小姐的《關於“月兒高”》以後,筆者找出了塵封多年的《弦索十三套》 (註一) 。它是曹安和、簡其華根據容齋等《弦索備考》譯譜後的出版物。

《弦索十三套》中的《月兒高》,是由[月兒高]、[桂枝香]、[解三酲]、[玉胞肚]、[金絡索]、[畫眉序]、[紅繡鞋]七支曲牌組成的。曲名乃是以第一支曲牌來定的。這不難使人一眼就能看出,它跟《夕陽簫鼓》一樣,是以第一首曲牌或第一段標題來定曲名。

看了《弦索十三套》中組成《月兒高》的七支曲牌以後,筆者很快就想到,它們應該是昆曲曲牌。因為筆者曾從事《中國戲曲音樂集成·上海卷》編輯八年,主要就是聯繫“昆劇分卷”的編務工作。筆者僅從新版《振飛曲譜》 (註二) 中就找全了這七首曲牌。

這兒需要指出的是,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的《弦索十三套》,無論是《月兒高》還是《琴音月兒高》,其中的[解三酲]都誤排成了[解三醒]。這可能是容齋等人不熟悉昆曲曲牌而把字寫錯,這當然是可以理解的;賴繡綢小姐沒能看出其中之誤,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為譯譜的曹安和,審校的楊蔭瀏這二位前輩大家,似乎就難以讓人理解了。楊蔭瀏先生不僅是音樂大家,而且精通昆曲,曹安和先生也同樣精通昆曲。20世紀50年代,中央音樂學院中國音樂研究所曾經編輯出版過不少音樂叢刊,楊、曹二位就參與不少昆曲摺子戲曲譜的譯定,由當時的音樂出版社出版。再就是曹安和曾編輯出版過《現存元明清南北曲全折樂譜目錄》,由人民音樂出版社於1989年1月出版。曹安和所編之書的封面就是[叨叨令]、[脫布衫]和[小梁州]等三首曲牌的曲譜。該樂譜的版本比較早,因為這種工尺譜不是後來所用的“蓑衣譜”。因此,他們沒能注意組成《月兒高》等七段樂曲乃是昆曲曲牌,真是一大疏忽。造成這一疏忽的原因,恐怕是他們認定《月兒高》乃民間樂曲的組曲而未加深究。賴小姐不就是認定“《月兒高》脫胎自民間曲牌,經過發展,曲牌間連綴的痕跡已不明顯”了嗎?

再談一個問題,1918年出版的《南北二派秘本琵琶譜真傳》(華氏譜),同1895年李芳園編訂的《南北派十三套大曲琵琶新譜》(李氏譜),確實都收有《月兒高》。但是這兩個譜本中的《月兒高》並不是同一首曲子,這兩首曲子僅僅是部分音調相同而已。如今流傳的是“華氏譜”,很少有人彈“李氏譜”,因此人們沒能注意它們至多是同名異曲。柳堯章先生當年挖掘《月兒高》時就指出過,“李氏譜”中的《月兒高》“與‘華氏譜’不是同一首樂曲”(見柳堯章回憶錄—未發表),實際上這兩首曲子至多只有極少部分音調相同而已。只是不知賴繡綢小姐是否查過“李氏譜”,是否認真將兩個譜本比對過?如今比較好找的“李氏譜”有朱荇菁、楊少彜傳譜,任鴻翔整理的《平胡派琵琶曲13首》(註三) 。

為了證實這七支曲子都是昆劇曲牌,筆者現僅從去年出版的《振飛曲譜》中將這些曲牌的頁碼羅列於後:

[月兒高] 下冊 253頁; [紅繡鞋] 上冊 47頁160頁;

[解三酲] 下冊38頁、261頁; [桂枝香] 下冊45頁、178頁194頁;

[玉胞肚] 下冊141頁; [畫眉序] 上冊110頁、123頁;

[金絡索] 上冊346頁。

民間器樂曲中有不少是由昆曲曲牌改編而成的。例如上海地區的道教科儀中常用的器樂曲《玉芙蓉》、《迎仙客》《水紅花》(《中國民族民間器樂曲集成·上海卷》誤作《水荷花》),就都是昆曲曲牌。

在比對時可能會發現有不小的出入。這是不奇怪的。因為就昆曲的曲牌而言。演唱者常常會因為情緒的需要而加以變化,而改編成器樂曲以後又會有更大的變化。例如上海地區的江南絲竹樂曲《絮花落》,人們會發現他的旋律與《中花六板》類似。實際上《絮花落》就是20世紀20年代後期由祝湘石、呂文成等人將江南絲竹樂曲《中花六板》移植作廣東音樂樂曲,上海的絲竹團體再次將它搬回來的。儘管《老六板》——《中花六板》——《絮花落》因樂種風格需求,旋律變化已很大,可板數卻未變。可是曲牌改編成樂曲以後,有時連板數都會產生變化,這就給我們的辨認帶來了困難。

注釋:

註一:1955年12月由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

註二:上海音樂出版社2002年7月版,上、下冊。

註三:人民音樂出版社1990年7月版。


http://suona.com/study/st20040126.htm
----
系統轉貼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62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