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鼓吹小站 主頁
論壇首頁 論壇首頁 > 主題專文區(新文章請至國樂聯合BLOG) > 學術論文
  最近新文章 最近新文章 RSS - 《管子》中的"素"不能詁釋作"弦"
  幫助 幫助  搜索論壇   註冊 註冊  登錄 登錄

《管子》中的"素"不能詁釋作"弦"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發表人
內容
  主題 搜索 主題 搜索  主題功能 主題功能
系統管理員 顯示下拉菜單
Admin Group
Admin Group
頭像

註冊時間: 2010 Jan 28
狀態: 離線
積分: 723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系統管理員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主題: 《管子》中的"素"不能詁釋作"弦"
    發表:  2003 Nov 21 2:03am

《管子》中的“素”不能詁釋作“弦”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 陳正生 (2003/11/20)


三分損益律乃是我國古代的正統律制。目前能見到明確用三分損益法闡述這一律制的最早文獻,當數《管子》。《管子·地員篇》載文:“凡將起五音,凡首,主一而三之,四開以合九九,以是生黃鍾小素之首以成宮。三分而益之以一,為百有八,為徵。不無有三分而去其乘,適足以生商。有三分而複以其所,以是生羽。有三分而去其乘,以是生羽。”這段文字,由於宮音“四開以合九九”,及徵音“三分而益之以一,為百有八”,故而可知宮、商、角、徵、羽五音的律數為:

宮:  =81;  徵:  ;  商:  ;  羽:  ;角: 

產生這五音的振動實體是什麼?不少人認為它是弦,因而也就認定這段文字所闡述的乃是“弦律”。其理由是,文中的“素”應該詁釋作“弦”。張爾田在《清史稿·樂律二》中就有如下一段注釋:“小素雲者,素,白練,乃熟絲,即小弦之謂,言此度之聲立為宮音,其小於此弦之他弦,皆以是為主。故曰以是生黃鍾小素之首以成宮。”

不少音樂家——包括王光祈先生在內,對《清史稿》的這段注釋都深信不疑。以下不妨分析一下張爾停的這段注釋究竟是否得當。

根據張爾停的解釋,素是白練,也就是熟絲;小素也就是小弦。此度(81)之聲立為宮音,因此小於此弦之弦皆以這宮音(黃鍾)為主。話講得似乎很明白,實際上只要對這段注釋細一推敲,就不嫩發現其牽強附會之處。

按張兒田的理解,“以上午生黃鍾小素之首,以成宮”,就是用“四開以合九九”的方法生出小素之首的黃鍾,那小於此弦的弦,皆以此弦為主。這兒我們且不必死扣“以是眚黃鍾小素之首”一句在語法上是否有值得推敲的地方,單就那“小於此弦之他弦,皆以是為主”一句,也就令人摸不著頭腦。既然小素乃是小弦,黃鍾乃居“小素之首”因此宮、商、角、徵、羽五音都應該是弦,都應該稱作“小素”,也就談不上“那小於此弦之他弦,皆以是為主”了。相反,若“小於此弦之他弦”的詮釋處理,也應該有“大於此弦之他弦”。《管子》五音中,宮音居中,商、角的律數確實小於宮,但徵、羽的律書卻又大於宮;若此,商、角可以“以是為主”,可徵、羽又該以何為主呢?

“素”能不能詁釋作“弦”呢?查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辭源》“素”條:“一生絲潔白者。……素為生絲,練為熟絲也。”由此可見,“素”確實可以詁釋作絲。歷代詩歌或文學作品中,常見用“絲竹”、“管弦”來借指絃樂器和管樂器,如白居易《琵琶行》中的“舉酒欲飲無管弦”。劉禹錫《陋室銘》中的“無絲竹之亂耳”等等。這些都是借代式的修辭手法。但是我們卻無法找到以“素”借指絃樂器或弦的例證;若說《管子》中的記載就是例證,呢至多也只是個孤證而已。筆者認為,張爾田犯了望文生義的毛病,“素”是不能釋做“弦”的。

“素”既不能釋作“弦”,那它又該作課解釋呢?查中華書局1948年版的《辭海》“素”字條,其下共列八個義項,第六項為:“本也。《廣雅釋詁》王念孫疏證補正:”《說苑·反質篇》雲:‘是謂伐其跟素,流于華葉’。”可見“素”就是根,相對應的是本,今日常用的“素質”一詞,亦不難看出其中的“素”含有“本”義。

“素”既詁釋作“本”以後,“以是生黃鍾小素之首,以成宮”一句是否就通了呢?海不能,我們還應該弄清“小素”一詞的比較切實的含義才行。

我們是否可以這樣理解,《管子》中既然有“小素”一詞,是否還應該隱含其相對應的“大素”呢?若有“大素”,那麼這“大素”又該指什麼?關於“大素”和“小素”,《淮南子》中的一句——“樂生於音,音生於律”,對它們作了極好的詮釋:既然“樂生於音”,那麼宮、商、角、徵、羽便應該統被稱作“小素”;既然“音生於律”,那麼黃鍾、大呂、太蔟、夾鍾……等十二律呂便理當是“大素”。至此問題是否解決了呢?。 筆者認為還沒有,這一句的斷句應該是:“以是生黃鍾,小素之首以成宮”。即,“主一而三之,四開以合九九”,用這辦法生成的乃是律呂這一“大素”的首音——黃鍾;若把它當作音名,那它就是作為宮、商這一 ”小素“的首音——黃鍾均的宮音。

由此可以得出結論,“素”只能詁釋作“本”,而不能詁釋作“弦”。

    1990年2月11日完篇  載《中國音樂》1991年第一期


http://suona.com/study/st20031120.htm
----
系統轉貼
返回頂部
somesheng 顯示下拉菜單
見習會員
見習會員


註冊時間: 2003 Aug 01
狀態: 離線
積分: 12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somesheng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3 Nov 21 3:32pm
小弟補充一下,
「素」之釋「本」,乃因「素」之本義為未染色的絲布,
故有本來的意思,也有不加修飾的意思。
古書中未見以「絲」作為其訓解的,其他解釋大多由此本義引申而出。
很多人以為「素」指白色,這是因為布料未染前的顏色很接近白色,
但考究的話不能說是白色,要漂白了才是。
然而,「素」應作何解,恐尚無法定論,
因為也有可能此處只是聲音的假借,
實際上應訓為另一字,必須要加以更細膩的考證。
另外關於黃鐘音的問題,向來的說法都是以管求之,後來的史書大多有此記載。
古人認為天地萬物背後有一套共通的規律,
因此以竹管製作一器,即今日所言之標準器,
它同時作為全國長度、容量、音律等等的標準,由政府頒行天下遵行。
返回頂部
孫心裁 顯示下拉菜單
特級會員
特級會員


註冊時間: 2000 Aug 21
狀態: 離線
積分: 9829
文章功能 文章功能   引用 孫心裁 引用  發表回覆回覆 點擊鏈接返回原帖 發表:  2003 Nov 21 6:11pm
管子的這段文章
記得是插在地員篇中吧
該篇是講種植與挖井的
所謂
凡聽 (一施而至於泉之井,得)徵,如負豬豕,覺而駭。
凡聽 (再施而至於泉之井,得)羽,如鳴馬在野,
凡聽 (三施而至於泉之井,得)宮,如牛鳴窌(ㄐ一ㄠ\窖也)中,
凡聽 (四施而至於泉之井,得)商,如離群羊,
凡聽 (五施而至於泉之井,得)角,如雉登木以鳴,音疾以清。
都指對井喝一聲
不同深度的井
得聲不同
緊接著的後文:
凡將起五音,凡首(?),
先主一而三之(即四)。
四開(3的四次方)以合九九(81),
以是生黃鐘小素之首(?)以成宮,
三分而益之以一(81X(4/3)=),為百有八(108),為徵,
不無有三分而去其乘,適足(?),以是生商(108x(2/3)=72)
有三分而復於其所,以是成羽(72x(4/3)=96)
有三分去其乘,適足(?),以是成角(96x(2/3)=64)
以上所謂三分損益法最早出處的兩段文字,
夾在1-5施及6-20施之間。
且與地員篇種植之旨無關,
而商、羽、角之數,並未列出,
通篇且又多有文義不明之處。
據郭沫若考證顯系錯簡,
若然則原文本也就多有不足為憑之處!
我個人以為
無論解作素,
或解作本
多不甚通順
古文之不可考
有許多原因
不一定要強解
返回頂部
 發表回覆 發表回覆
  分享文章   

論壇跳轉 論壇權限 顯示下拉菜單

Forum Software by Web Wiz Forums® version 10.18
Copyright ©2001-2014 Web Wiz Ltd.

本頁處理時間為 0.629 秒